第二十二章 血玉的秘密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9:08 字数:2918 阅读进度:22/81

我们去看看南宫心月吧,我对熊大力道。这次的秘境之行,经历重重磨难,让我们建立起深厚的友谊。

我们来到了南宫心月住的特护病房,看到她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样,我看到她额头出现了一个血色符文,我仔细观察,正是那个“水”字符文,是谁这么调皮给她头上印了这个呢?我伸手想帮她擦掉。

当我的手在她的额头擦过,红色的符文亮了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我看到了,吓得我赶快缩回了手?问熊大力,你看到了吗?

熊大力说:看到什么了?你见鬼啦?

我指着南宫心月的额头道:那个符文亮了。

熊大力赶紧凑了过来,仔细的看了半天道,哪有亮,你昏迷劲还没过吧,赶快回去休息吧,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这小妞额头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符号,但是别说还挺好看。

南宫心月眼皮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我看到南宫心月醒了过来,对熊大力道:快去叫医生。

熊大力赶快跑了出去,没过一分钟,屋子里围了一大群人,各科室的主任都过来了,对着南宫心月问着问那,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确认南宫心月各项指标正常,要不是我们是周天佐的客人,估计他们能把南宫心月绑架走去做研究,毕竟她的身体状况太奇怪了。

把他们都赶了出去,我坐到床边跟南宫心月道:感觉怎么样?都好了吧?

南宫心月微微点了点头问我道:你怎么样?谢谢你救了我。

原来她当时并没有昏迷,只是被陈友谅抽取了全部能量,使她身体无法动弹,但是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是知道的。

我说:我很好,感觉有用不完的力量,但是没有像陈友谅那样变成怪物,力量也只是稍微大了一点点,就像一个大水池,里面蓄满了水,但是出水口很小,只能一点点流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南宫心月道:我在昏迷中,好像被困在一个蓝色的空间里,有一个声音说我成为了她的血奴,要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红光一闪,然后我就醒了。

我们身上发生的事情都太奇怪了,不知道谁能给我们解答。

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周天佐得到南宫心月醒来的消息赶了过来,跟我们说道:我爷爷要见你们,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不要问我,见到我爷爷自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我问周天佐。

金蟾谷下面有一条密道,直接通到山顶,我逃跑时无意中发现的。

凌友阳和仙云子呢?辛长海和他的队员呢?我一口气问了两个问题。

辛长海他们都死了,凌友阳和仙云子据他们说是金蟾谷逃跑时掉到了一个洞穴,因为外面已经生气了毒雾,他们就躲在了里面,然后水狱崩塌后他们掉到了江水里。还有问题吗?周天佐问我。

没有了,我们走吧。

我们来到楼顶的停机坪,没错,又是飞机,在普通人还在为交通拥堵发愁的时候,有钱人都是高来高走了。

我们坐飞机又来到了周氏大厦,迎接我们的还是周良益,还是在那间密室,我们又见到了周老,这次是我跟南宫心月两个人,不出所料还是那个椅背,周老还是没有打算让我们看到他的长相。

我们又见面了,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有很多疑惑想要得到解答,现在我给你们讲一个传说,听完之后你们就明白了。

相传在很有以前,地面大妖横行,为祸人间,生灵涂炭。

天庭震怒,派出十二名神将镇压,但是这大妖已经达到不死不灭的程度,所以神将化身为狱,用神魂炼化大妖成为血玉,永世镇压。

后来有人通过机缘进入到了这个狱世界里,吸收了血玉的力量并继承了神魂,成为了拥有神之力量的人。

他把这件事记录了下来:得到血玉的人都会继承神将的神魂,吸收血玉的力量,成为神子,但是血玉的力量不是人体可以承受的,需要在一年内找到第二颗血玉来跟体内的血玉能量相辅相成,达到一种平衡,否则必然爆体而亡。

相传一共有十二颗血玉,我还知道一处藏有血玉的秘境空间,当初答应过你此事过后,还你自由,去还是不去,你自己决定。

你得到了一颗血玉?我看着周老的背影道。

我需要一块血玉,至于原因不便告诉你们,这次的血玉我没有拿到,所以我们的队伍会在一个月后出发另一处秘境,如果你帮助我得到那块血玉,我保证会告诉你第三块血玉在哪里。

哦对了,还有一个情况,神子都是一个人继承魂印和血玉力量的,你们竟然一个继承神魂,一个获得力量,这种情况我还没有听说过,所以没有办法判断你们会怎么样?是福是祸还要你们自己去探寻。

他说的跟陈友谅有些出入,但是大体还算是对的上,无论谁在骗我,我已经被卷进来了,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提线木偶,被人一步一步牵着走,这难道就是命运?

我跟南宫心月对望一眼,齐声答道:我们去。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座椅后传出,就知道你们是聪明人,我也会信守承诺的,只要帮我拿到这块血玉,一定会告诉你们第三块的地点,并提供你需要的任何帮助。一个月后天佐会来找你们的,说完屏幕变黑了。

我们出来的时候只看到周良益,周天佐早就已经离开了。我跟南宫心月道别道:南宫教授,我们一个月后再见了。

南宫心月粉面微怒,还叫我南宫教授,我们不是朋友吗?我的朋友都叫我南宫。

然后娇羞的低下了头道:或者叫心月。

熊大力也凑过来跟我道,就你假正经,都这么熟了还一口一个教授的叫,都把人家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叫老了,是啊南宫?那个大老板叫你们进去干什么了,是不是给钱了,可不能忘了我那一份啊?

我跟南宫心月同时撇了撇嘴,熊大力这个活宝现在还想着分钱呢。

我们跟南宫心月道别后,她被周良益安排专机飞回上海,我们也又坐直升机回到了镇上。熊大力赶快回家报平安去了,我带着妙清回到了我的小院门前。

看到门还是锁着,就知道爷爷还没有回来,突然有一种悲凉感!

从小到大爷爷教会了我很多,但是为什么没有教我道术呢?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道士,但是除了我,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

二十多年的平静生活,让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这么传奇的经历,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好青年,怎么也想不到世界上会有这么神奇的地方,这么多神秘的怪物。

这次江底秘境之行,让我大开眼界,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迫切的希望自己强大起来,好在朋友出现危险的时候有能力帮助他们。

我们还是去酒店吧,我突然不想回这个家了,空荡荡的烦心,还不如去酒店住,反正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早知道就住在周良益那里算了,还省下一大笔吃喝住的费用。

我带着妙清来到镇里的酒店住下,前台小妹不断偷瞄妙清,显然被妙清那俊美的容貌和出尘的气质所吸引,还以为是哪个明星来这里拍戏呢。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带着妙清吃喝玩乐,路过我的铺子三元居,竟然看到在开门营业,我惊讶的走进去,看到一个精明的老先生迎了出来,看到是我,赶紧请了进去。

听他解释我才明白,原来是朱五爷的安排,看到我攀上了周氏集团这个髙枝,知道我没有时间管理铺子,就派了他最得力的师爷帮我管理铺子,师爷拿出账本给我看。

我说不用看了,我给你留个卡号,要是挣钱了就打进这个卡里,要是赔钱了别找我,别给我弄黄摊子就成,说完在师爷谦卑的恭维中,带着妙清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