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脱离秘境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9:02 字数:3415 阅读进度:21/81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赶快帮忙,不能让他夺取血玉全部的力量,周天佐急道。

帮什么忙?我诧异的问他。

陈友谅通过八凤驼龙阵吸收了八女的阴之量,加上他自身的阳之量,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可以吞噬能量的阴阳漩涡,如今他只吸收了一大半血玉的力量,只要给他引到这个祭坛里,我就可以施展逆五行阵法,让他把吸收的能量吐出来。不但可以把它打回原形,还可以救回这八女的命。

周天佐从背包里拿出一包好像蜡一样的东西,通过融化后盖住了祭坛上原本的刻痕,又趴在地上用刀刻画起来。

他边忙边说道:我需要最少半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在这个时间内一定要拖住他,不要让他回到这里,半个小时后,把血玉丢给他,他自然就回到这里继续完成仪式,正好中了我们的圈套。

可是血玉是被一个黑衣人抢走的啊,又不在我们手里,熊大力道。

周天佐努力刻画阵法,低着头只说了三个字:想办法。

刀山火海都闯过来了,还害怕对付不了这个妖怪?大力,妙清,我们走。

等我们冲出神坛,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由于作为太阳的血玉被拿走,水狱世界失去了光明,圣山里的生物都狂怒了,也许守护血玉就是他们天生的职责,如今血玉被盗,所有的生物都在向山顶聚集。

由于陈友谅吸收了大半血玉的力量,他那闪着蓝色光晕的巨大身体成了最好的目标,各种奇形怪状的怪物,疯狂的攻击着他,但是,不是被他巨大的蛇身碾碎,就是被打巨大的双拳打成肉酱,如今我看到有噬蛟麟蜥王、蓝环银蛇王,还有一头巨大的鳄鱼和一头长有四肢的怪鱼四大Boos级的怪物在与陈友谅缠斗,一旁的怪物尸体无数。

但是,我看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根本就是小Boos跟大Boos的区别,用熊大力的话就是根本破不了防,所有的进攻都被陈友谅身上泛起的水蓝色光晕挡住,使它们无法近身。

陈友谅沙包那么大的拳头,确是拳拳到肉的,凶猛无比,要是他吸收了全部血玉的力量会强到什么程度?

我看到黑衣青年躲在一块巨石后面,捂着胸口不断喘息,显然是受伤了。

我偷偷溜过去,想跟他说话。黑衣青年条件反射般自右手衣袖里甩出一柄长棍,横在胸前。

我举起双手,轻声道,是我,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

黑衣青年看清楚我的容貌,收回了手中的长棍,我这才看清楚,他的长棍就是他在神坛内用的锁链钩,十几节三十多厘米的铁棍组成,中间连有锁链,棍头有一弯刀,不用时,可以缩成一节藏于袖内,使用时可当锁链钩,也可拉紧成枪,只弹出枪头还能当匕首用,设计的真巧妙。

你受伤了。我有一个计划可以消灭那个怪物,但是需要你抢到的血玉。我一边说一边想着说辞,怎么才能让他把血玉给我。

给你,黑衣青年竟然二话不说把血玉扔给了我。

这就弄得我很尴尬了,想好了一大堆的说辞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我心想着,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嘴里却说,你拼命抢到的血玉就这样给我了?

黑衣青年点头道:不是我要找的。

我拿着血玉对黑衣青年到:我叫张子枫,兄台高姓大名?

黑衣青年捂着胸口,冷漠的回答道:无伤。

好,无伤兄弟,你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们消灭了那个怪物就来救你,我对黑衣青年道。

不必,黑衣青年还是冰冷的回答两个字,真是惜字如金的人。

我拿着血玉跑回祭坛,看到周天佐还在刻画阵法,看到我回来,抬头道:拿到血玉了?

我点头称是。

阻挡住陈友谅了?

我还是点头称是,不用我们阻挡,那些圣山的怪物替我们完成了。

周天佐继续完成他的阵法,

我现在对周天佐有些看不清了,一个国际大集团的公子哥,怎么能在那么危险的境遇中逃脱,就算跟我们一样主角光环加身,但是他又怎么会阵法,而且好像对此有所准备,难道他早知道这里的事情?此人绝对不简单。

过了片刻,地上出现了一个复杂的图文,我是看不出跟刚才的符文有什么区别?

周天佐向我伸手道:拿来。

我知道他给我要血玉,就把血玉交给了他。

周天佐拿到血玉,放在了莲台上,微弱的血光似在召唤陈友谅。

陈友谅与血玉似乎真的存在某种联系,当血玉放在莲台上那一刻,陈友谅放弃与几头凶兽的缠斗,蛇尾一甩,把几只巨兽扫飞,然后飞速的从神坛顶端返回祭坛之上。

当他双手捧起血玉的时候,周天佐念动咒语,祭坛又涌起红色的光芒罩住他们,但是这次丝丝红光从陈友谅巨大的身躯逆流回八女身上,血玉也在抽取他身上的能量,从新由浅红色变回深红。

陈友谅巨大的身躯也在逐渐变小,困在红色光罩里的陈友谅慌了,不停的敲击光罩却无法打破,被死死的困在里面。

但是他的巨尾无意中拍扁了一个美人鱼,却使流失的力量缓慢下来,看到这个结果,凶相毕露的陈友谅把目标对准了八女,无法冲出光罩,但是同在光罩里的八女却成了这个逆五行阵法的弱点,只要杀死逆流的源泉,就可以保住自己一身的能量。

又有两个美人鱼死在了陈友谅的利爪之下,眼看就剩最后的南宫心月也要遭受毒手,我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当时也是脑袋一热,没想太多,但是光罩竟然没有阻挡我,使我在第一时间抢到南宫心月面前,抱着她滚到一边,躲开了陈友谅致命的一击。

就在我冲上祭坛的时候,异变发生了,漂浮的血玉竟然发出嗡嗡声,飞速飘到我的头顶,红色光罩瞬间笼罩住我和南宫心月。

我蒙住了,刚才拿着他的时候也没有反应啊。

注入陈友谅身体的能量瞬间被血玉抽离,使他一下就变成了那个黄昏迟暮的老人,跌坐在祭坛之上,无法相信眼前的一些,不断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血玉就像归家的游子一样,迫不及待的贴在了我的额头,血色能量自天灵盖进入我的身体,前后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情,比陈友谅在那吸收了半个多小时还只有一大半不知快了多少倍。

我浑身燥热,感觉身体里的力量要把我撑爆一样,使我痛苦不堪,却没有像陈友谅一样变成巨大的蛇身,水蓝色的光晕在我身体表面像燃起了一层蓝色火焰,我忍不住仰天咆哮,巨大吼声响彻天际,所有骚动的怪兽此时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我忍不住一拳轰向地面,以我为中心数十道裂纹在地面向四周蔓延,发泄完这一拳我昏了过去。

血玉也变成了透明的白玉掉落在地上,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由于刚才南宫心月是跟我一起笼罩在红光之下的,所以她离我最近,在血玉落地的一瞬间,一丝蓝光从血玉里一闪不见,南宫心月的眉心处多出了一个古老的血色符文。

整个水狱好像都被我那一拳震碎了一般,不断的震动,山石倒塌,江水倒灌,怪物们四散奔逃。

就在这时,古墓里的青铜大门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把水狱世界内所有的东西都吸入门,就好像青铜门后连着一个看不见的空间一样。

大门关闭,随即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于天空之上。

我们这些水狱外的人没有被吸入,随着水狱世界的消失,被排斥到了长江的滚滚江水之中。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听值班护士说,这是周氏集团旗下的医院,是周天佐少爷亲自安排我住在这里的。

刚醒来没多久,熊大力就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人未到,声先到,疯子,你可醒了,周少爷真是阔气嗨,给哥们一人一个豪华套间,住的呗舒服,我都不想走了。

看护士出去了,熊大力趴到我的床沿上小声说道,疯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吸收了血玉的能量,怎么没有像陈友谅那样变身呢?最后你那爆发可以啊,一拳打碎了整个水狱世界,我们莫名其他的就出现在了长江里。

周天佐似乎早就算好了似得,江面上有三艘快艇等候在那里,我们落水后被迅速救了上来,疯子你不知道,凌老道和仙云子竟然也没有死。

妙清和南宫心月怎么样了?我问他道。

妙清什么事情都没有,出去吃饭了吧,一会应该就回来了。怎么说也是个道家高手。

南宫心月跟你一样昏迷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检查说她脑部好像有一股混乱的能量,给她做脑部CT片子时,机器都差点爆炸,现在住在最里面的特护病房。

我突然想起了黑衣男子—无伤,就问熊大力,有没有看到那个我们救过的黑衣男子。

熊大力摇摇头道:没有看到他,你问他做什么?

我隐约觉得此人能进入到水狱世界肯定不简单,而且他似乎也在寻找血玉,他说过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就是把血玉扔给我时说,不是我要找的,难道还有很多块血玉?他一直在寻找的血玉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