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噬蛟麟蜥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50 字数:2940 阅读进度:19/81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蛇群却骚乱起来,有几只蜥蜴头从山峰的另一头露了出来,猩红的信子不停卷起地上的蓝环银蛇送入口中,像吃面条一样,蓝环银蛇身上散发的冻气竟然对他们没有一点作用。

噬蛟麟蜥,我大惊道,这种生物在我们被水蛟儿抓到的时候就碰到过一只,后来听河伯说过,好像是圣山里看守神坛的圣兽,看他们吃蓝环银蛇如此轻松,应该是这圣山里的霸主吧。

蛇群四散逃逸,一共走出来六头噬蛟麟蜥,而且看体型比当初看到的那头还要大一些,身高足有三四米,鳞片呈现浅蓝色,如果河伯说的没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成年的噬蛟麟蜥了。

我们赶快找了一块石头隐蔽起来,偷偷的向远处观望。

疯子,你说如果那几头怪物吃饱了,我们能不能趁机冲过去?

熊大力跟我想到一起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对他点点头道,我们静观其变,河伯说过这些只是幼蛇,打了小的,引出老的,一会肯定有成年的蓝环银蛇出来的,不会任由自己的幼崽被吃。我们在那时趁乱冲过去。

正如我说的,十几条两米多长的大蛇从洞里钻了出来,十来个蓝色光环套在身躯上,昂起头对着噬蛟麟蜥发出嘶嘶的威胁声。六头噬蛟麟蜥也放弃了对小蛇的追赶,好像对这这些大蛇更感兴趣,从四周围拢过来。

我对熊大力道,憨熊,我记得当初那头噬蛟麟蜥只对水蛟儿感兴趣,对我们都没有多看一眼,是不是他们只喜欢吃这些蛇蛟之类的生物,只要他们打起来,我们就从旁边向前冲,成功的几率大不大?

噬蛟麟蜥,噬蛟麟蜥,熊大力念叨着,听这个名字好像他们就是吃蛟蛇的生物,疯子,我们相信你的判断,只要一开战,咱们就冲过去。

妙清点头称是,听师叔祖的。

噬蛟麟蜥率先向蓝环银蛇发起进攻,虽然身躯庞大,但是步伐非常轻盈,一头麟蜥轻巧的用利爪按住一条银蛇,使它无法动弹。

蓝环银蛇不断的扭动身躯,却无法摆脱琳蜥的巨爪,身上的蓝环猛然亮起,深深的寒气顺着麟蜥的巨爪向上蔓延。

这次噬蛟麟蜥没有像对小蛇那样无视了,迅速向旁边跳开,显然这些大蛇的冻气是能伤害到噬蛟麟蜥的。

只见他们身上的浅色鳞片发出蔚蓝的光晕,刚才还被霜冻的脚掌恢复如初。

一头噬蛟麟蜥同时对付几条蓝环银蛇,上蹿下跳,左突右闯,游刃有余。

但是反观刚出来的这十几条蓝环银蛇就有些吃不消了,疲于应对,且战且退,慢慢向出来的洞口转移。

噬蛟麟蜥显然并不想放过他们,相比较小蛇,他们更喜欢这些大蛇的味道,一步步追到蛇洞口。

我看这边的场地空出大半,正是我们通过的好时机,拉住熊大力和妙清,大喊一声,快跑。

我们三人如利剑一样冲了出去,显然我们赌对了,那些噬蛟麟蜥微微发愣,瞄了我们一眼就继续进攻蓝环银蛇。反而有几条蓝环银蛇被我们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被噬蛟麟蜥抓到破绽,一个舌刺刺中七寸,随即卷入口中,成为了麟蜥的美食。

我们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跑过了盘蛇峰的中间地带,这里虽然还没有脱离盘蛇峰,但是离蛇洞已经很远了,只是偶尔看到一两条小蓝环银蛇,被妙清用雷击桃木剑挑飞,它们视乎对雷击桃木剑有些畏惧,剑尖碰到它们,小蛇就萎靡在地上,不在挣扎。是不是它们已经属于妖邪的范畴了,被雷击桃木剑的属性克制?

正在我们逃跑的时候,忽然大地震动,我们赶快抓住旁边的树木才没有摔倒。

我们回过头向蛇洞望去,只见一只巨大的蛇头从崖壁上的蛇洞里伸了出来,光这个头就有两米多高,像个小汽车一样,猩红的蛇信吐出一米多长,光是整个身子爬出山洞就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

一条整体幽蓝的巨蛇盘旋于盘蛇峰之上,显然是对噬蛟麟蜥捕杀他的子孙感到愤怒,吃一些小的也就算了,还打到人家家门口了,怎能不让蓝环银蛇王感到愤怒,冰冷的竖瞳紧紧盯着眼前的六头噬蛟麟蜥。

这回这几头噬蛟麟蜥也腿脚发软了,没想到惹出人家老大出来了,颤抖的一步步向后退,这时一道黑影突然从盘蛇谷入口处向我们这边飞冲过来,那速度比我们快上一倍不止。

蓝环银蛇王被突然出现的人影激怒了,一口寒气喷出,瞬间方圆数十米范围内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那六头噬蛟麟蜥虽然没有被冻成冰雕,但是也被冻在原地不能动弹,仰天发出痛苦的嚎叫。

这道人影虽然速度快,而且离得也比较远,但还是被寒气捎到了一点边,双脚被冻住,摔倒在地。

当蓝环蛇王正要从山峰扑下,吞噬掉这些入侵者时,一声似龙吟,似虎啸的恐怖怒吼声从圣山顶峰传出,所有的蓝环银蛇都萎靡在地,就连蓝环蛇王也垂下高傲的头,匍匐在地,像是拜见他们的王者。

我趁此机会快步跑回,把那个黑衣人拉了出来,我以为是周天佐他们,但是走进一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青年。

都是人类,我也不能见死不救,而且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多个同伴也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

我们背着这个黑衣人跑出了盘蛇峰的范围,正在要找地方休息一下,看到六头噬蛟麟蜥从我们身边的树林里跑了过去,吓的我们赶快转移,又走了半个小时,才在山壁上的一个小山洞里停留下来。

这个山洞不深,里面也没有野兽生活的气息,应该是安全的。

经过这一路的奔逃,我们的身子像散架一般,加上没有食物和水补充体力,我们只能躺在地上休息。

那个陌生青年想要站起来,但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看来这双脚恐怕是废了,那些蓝环银蛇幼崽都有零下四五十度的冻气,蛇王的冻气还不超过零下百度啊?

要不是那声怒吼,恐怕他早已成为蛇王的腹中餐。

在这个危险的世界失去双脚就等于失去生命了,我怜悯的看着那个黑衣青年。

但是没想到经过几十次的尝试,他竟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虽然还有些不稳,但是已经可以行走了。

我惊讶的张大嘴巴,看着这个不可能的奇迹发生在我眼前。

黑衣青年对我们抱拳道:多谢。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费了这么大劲救了他,就蹦出两个字?熊大力说着要追出去跟黑衣青年理论。

我拉住他道,我们救人时也没图过他有什么回报,他要走就走吧,我看此人也不是一般人,竟能抗住那么强的冻气,说不定以后还会见面的。

熊大力坐了回来,嘴里还地里咕噜的叨咕着。

熊大力回头对我说道;疯子你说刚才那声巨吼,会不会是噬蛟麟蜥的老大发出来的,看到他的子孙要被蛇王吞了,出来站场子了。

我觉得不太可能,他们应该也是一个很大的族群,不会关注到每一个成员吧,噬蛟麟蜥吃小蛇的时候也不见蓝环银蛇王出来啊,要不是最后都快进入到人家蛇洞里了,我想蛇王也不会出来的。我分析道。

那会不会是河伯他们进入神坛,惊扰到那头噬蛟麟蜥王了呢?他不是说要进入祭坛吗?而且也说过,任何想要进入祭坛的人,都会被看守的噬蛟麟蜥无情吞噬。熊大力又说道。

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我们也赶快去吧,要不然南宫心月就要被他变成什么水母了,刚才那个黑衣青年显然也是奔着山顶的祭坛去的。

经过短暂的休息,我们也恢复了一些体力,三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看到彼此坚定的眼神,我们出发,我说道。

前进、前进、前进,我们的队伍像太阳,向着那祭坛出发,打断河伯的门牙,救出美丽的南宫。熊大力又开始胡乱编造歌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