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河伯的算计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44 字数:3267 阅读进度:18/81

现在河伯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就算是死,也要冲到山顶,看一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宝贝。我给大家打气道。

我们继续向前出发,路上避开几只路过的金蟾,好在这里树木繁多,河伯他们跑过的地方总会有一些踪迹可寻,我们顺着他们的足迹向前摸索。

这些散发紫光的树木,让我们仿佛置身于童话中一样,但是现实却是我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走过20多分钟的路程,我们来到了金蟾谷中心的位置。

万里长征已过半,兄弟们,胜利就在眼前,大家加油。熊大力开心的说道。

我们躲在一颗树后面观察地形,远远望去,金蟾谷中心位置是一个湖泊,已经有大量的金蟾聚集在那里,而且还有大量的金蟾从树林里向这里赶来。

你们说这些金蟾来这里干什么?凌友阳说道。

我觉得他们是来开Pat的,熊大力调侃道。

辛长海道:如果他们都聚集到那个湖边,我们就可以从旁边树林绕过去,虽然花费点时间,但是比较安全。

我们都点头同意辛长海的建议,静静的趴在这里,等待树林里的金蟾都蹦到湖边,我们再行动。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树林里基本没有金蟾再出来,是我们开始行动的时候了,这次也不在小心翼翼,直接夺路狂奔,有多快跑多快。

就在我们飞奔的时候,一阵嗡嗡声从远处传来,一片乌云飞到湖泊上空,是手臂大小的巨蚊,他们是来水里产卵的,怪不得金蟾们要到这里聚集,原来真如熊大力所说,是来聚餐的。

巨蚊在水中产完卵就飞速向四周逃逸,金蟾们也四处乱跳,追捕巨蚊,这下我们的计划泡汤了,不但要躲避金蟾的踩踏和飞舌,还要躲避巨蚊的追杀,亲眼看到一名特战队员被巨蚊瞬间吸成人干。

混乱的场面把我们都给冲散了,我跟熊大力,妙清和南宫心月走在一起,四处躲避。突然南宫心月被树上伸出的一只强壮的大手抓住,我们赶快向树上望去,看到隐藏在树冠里的河伯和水蛟儿。

原来他们并没有跑远,而是一直在树冠上偷偷的跟着我们。

河伯,你要做什么?我紧张的问道。

我只需要这个女人,她会成为新的水母,助我登临神位。

果然被我猜中了,他需要南宫心月帮他完成某种仪式,但是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们,在水神村你就可以杀死我们的。我对河伯喊道。

我本来是想让你们被这里的金蟾和巨蚊杀死,她失去所有的同伴,一定会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水母,但是没想到你们的命还真硬,坚持到现在还没有被吃掉。我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自生自灭吧。说完打昏了南宫心月,在树上飞跳几次就不见了。

我们拼命逃窜,躲躲藏藏,终于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追杀,来到了金蟾谷的边缘,此时时间也快到凌晨1点了,金蟾谷中的粉雾开始逐渐升腾,逃散的巨蚊向乌云一样向远处飞去,但是比来时至少少了三分之一,金蟾们结束了这场饕鬄盛宴,也都满意的返回巢穴。

我扶着一块大石,拼命的喘息道:Pat结束了,我们没有……我们没有成为开胃小菜。不知道周天佐他们和那两个老道怎么样了?

各人自扫门前雪,哪还能管他人瓦上霜,我们能活下来就是老天爷开眼了。前路漫漫兮挺远,壮士一去兮快点。

我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由于刚才场面极度混乱,很多东西都在逃命的时候丢掉了,现在我身上就只有一个绑在背部的黄布包,里面放着我那柄雷击桃木剑和七张符箓,头上戴的战术头盔也跑掉了。

熊大力和妙清更是刁然一身,除了自己没丢,其他的都丢了,我苦笑道:现在所有的补给都没有了,前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凶险,金蟾谷这里就被他算计了,后面肯定也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简单,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河伯不让我们活,操起家伙干老河啊。爷爷要不把这老家伙的牙掰下来,熊字倒着写。

熊大力这家伙虽然不靠谱,但是这种乐观的精神正是我需要学习的,在这种逆境中如果意志消沉,等待我们的只有死亡,给自己找一个目标,让我们有了前进的信心和动力。

对了妙清,你看看我这有几张符箓,说着拿出爷爷屋里找到的七张符箓给妙清看。

妙清拿到手里,双目瞪的滚圆,声音颤抖的对我说道,师叔祖,您这七张符箓是哪里来的?

看他的样子,莫非我这几张符箓来头挺大?于是对他说道,怎么来的你别管,就说你认不认识吧?

妙清点头道,这几张符箓可是名震天下的神级符箓,最少也需要元婴期大能才能画出来,里面蕴含的灵力极大,然后一一指出给我看,紫薇葵水符,紫霄神雷符,三味真火符,玉清元阳符,太清幻神符,上清破煞符,最后这一张更了不得,玉皇请神符,激发此符可请天神附体,而且最弱也是有品阶的正神降临,没有化神后期的修为是无法画出此符的。

这么厉害?我也惊得有点合不拢嘴,我爷爷是化神期大能?一万只乌鸦在我脑袋里乱撞,但是很快又被我否定。怎么可能,要是老头子这么厉害也不会跟我窝在铺子里二十多年,不早就找个地方羽化飞升了。肯定是他收来的古董里面的,要是知道这么珍贵,他也不会直接扔垃圾桶里。

想通了这点,我又兴奋的对妙清道:凝神符才是中级符箓就那么厉害了,这神级符箓是不是吊炸天那种啊,你能使用吗?

师叔祖,我使用不了,越是强大的灵符,越是需要强大的灵力作为引导,不然很有可能被反噬,不但灵符被毁,使用之人也可能因为灵力反噬,灵脉尽断,变成废人。

这么严重啊,看来对于我们来说跟废纸没有什么区别。我失望道。

那这柄雷击桃木剑你能用上吗?我把黑色的雷击桃木剑递给妙清。

师叔祖,你宝贝真多,这柄雷击桃木剑比师祖的千年桃木剑还要好,施展五雷咒法肯定威力大增。

那就送给你用吧,我对妙清道。

真的吗师叔祖?我早就想要一柄桃木剑了,师兄师伯们都有。但是师傅说要等我成年仪式上,才能由掌门师祖传授一柄。我偷偷用师祖的千年桃木剑练过五雷咒法,真的好棒,但是却被师傅关了十天的禁闭。妙清珍惜的抚摸着雷击桃木剑道。

真的,师叔祖什么时候骗过你。走吧,我们去干老河,救南宫。

熊大力也附和道,对,我们去干老河,救南宫。

转眼时间已经快到早晨了,我们三个大步奔向下一个山头,人活着就要有目标,我们给自己定了一个常人看来非常可笑的目标,但是却是我们逆境中的一盏明灯,指出了我们前进的方向。

在中午之前,我们来到了河伯说的盘蛇峰,果然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蓝环银蛇。大小都在一米左右,银白的身躯上有三四个蓝色的环形条纹。

怎么过去呢?这里山峰险峻,只有这里稍微平缓可以通过,河伯他们肯定是走的这条路。他们是怎么过去的?以我看到的蛇群密集程度,是无法在不惊动蛇群的情况下通过的。我看着蛇群思考起来。

我注意到在山脚下,有一群蓝环银蛇聚集在一起,好像缠绕在一个什么东西上面,身上的蓝环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深深寒气,不一会他们散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个大冰坨,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水蛟儿,他被冰封了起来。

这群蓝环银蛇用尾巴敲击冰封的水蛟儿,只见它慢慢布满裂纹,然后轰然碎裂,变成了一地的碎肉块,连里面的血液都被凝固,一滴血都没有流出,这恐怕需要零下四五十度的的寒冷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蓝环银蛇纷纷上前抢食,一眨眼的功夫就吞噬干净,蛇群又恢复了平静,我看着靠近山壁这一条线上的蓝环银蛇,肚子都是鼓鼓的,难道河伯是靠水蛟儿拼命硬闯过去的,我不由不寒而栗。

在水狱世界里称王称霸的水蛟儿,到圣山里却步履维艰,好像什么生物都能欺负吃掉他们。看来圣山一定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这个河伯有着人的外形,却有着一颗魔鬼的心,那些都是他的孩子啊,他到底是什么妖怪变的,怎么能这么狠心!

凌友阳曾经使用探妖符试探过他,对他并没有起到任何反应,说明他身上没有妖气,但是他年迈的身体却孔武有力,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河伯靠牺牲一些水蛟儿强行通过了盘蛇谷,但是我们怎么办呢?只有天空可以安全通过,要是有一支大鸟背我们过去就好了,我幻想着。但是水狱里所有的生物都是水生生物,一只飞禽走兽都没有。我们又陷入了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