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圣山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43 字数:3356 阅读进度:17/81

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六十名水蛟儿在前面开路,所过之处群兽避让,让我有种皇帝出行的感觉,自从进入青铜门,从来都是我们小心翼翼的行走,什么时候能这么横行霸道了。

圣山离水神村很远,以我们的脚程大概需要走三四天的路程,这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心情也无比的放松,吃的食物有水蛟儿负责捕捉。宿营时,水蛟儿围住一圈。如果带上整齐的小黄帽,我们就是一个旅行团,一路上有说有笑,观看着美丽的风光。

我也在每次烧烤食物的时候,偷偷拿给上次我给他烤鱼的那个水蛟儿一些,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我已经能从几乎长得一样的水蛟儿中把他认出来了,我叫他小黑,他也能知道这是在叫他,我们用各自的语言交流,虽然都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是我们成为了朋友。

为什么是偷偷的呢,因为河伯在我们几次把烤熟的食物给水蛟儿后,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从此以后,这些水蛟儿就不敢再拿我们送过去的食物,而且远远的躲开我们。

我知道这些水蛟儿很有可能就是河伯的儿子,但是河伯除了那苍老的面容和强壮的体魄不正常之外,其他都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无疑,作为一个父亲,为什么对待他的孩子像对待奴隶一样呢。

经过四天的长途跋涉,我们来到了一座巍峨的高山脚下,山高万仞。山石硬比金刚,峰顶白雪皑皑,此时正放出耀眼的光芒,圣山的山顶就相当于水狱世界的太阳。

南宫心月拿出指南针,指南针指向圣山,他兴奋的道,没错,磁力源找到了,就是这座山。如果因为引力而打开通道裂缝的话,一定是在这里。

凌友阳施展望气术,观察一阵后说道:此山妖气冲天,似有大妖藏于其中,我们要万分小心了。

我心想,我们这就有六十头鲛人了,应该也算妖怪吧,怎么你就没看出来,还能看出山里妖气冲天?其他人估计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都没有人回应他。

凌友阳发现大家的表情不对,解释道,你们也可以理解为这座大山里到处都是狂暴的能量。平和的灵力会使自然变得安逸,唯美,青山绿水,蝴蝶纷飞。但是狂暴的能量会使里面的动物、植物变得怪异,嗜血。

这么一说大家还算可以接受,因为在我们接近圣山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慌感。

河伯走过来说道,我们从南面上山,危险要小很多,那条路上一共有两处险地,金蟾谷和盘蛇峰。

金蟾谷里都是粉色毒雾,这些毒雾是山体中发散出来的,正午最浓,夜晚子时最淡,我们只能子时通过金蟾谷,不然那些毒雾就能要了所有人的命。但是子时也是三足金蟾活动最频繁的时间,这些三足金蟾是我们进入圣山的第一道障碍。

熊大力道:这可是宝贝啊,金蟾代表着招财进宝,店铺里不是都摆着三足金蟾吗?要是能捉一两只回去,肯定能卖个大价钱。

河伯道:等你看它们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三足金蟾最小的也有六尺多高,里面有一只金蟾王,有一丈多高。

熊大力回头小声问我,疯子,哥们数学不太好,这一丈有多高?

我也被河伯的话吓到了,小声说道:一尺是三十多厘米,一丈就是三米多,三米多的大蛤蟆一口就能把我给吞了。

熊大力也吓得咽了咽口水,这么大的癞蛤蟆啊!

它们主要攻击手段是舌头和背上的毒囊,舌刺能飞出自己身体三倍远的距离,刺中猎物,然后卷入口中吞噬掉。而毒囊里就储存着那种粉色毒雾,遇到危险时会喷出,是他们的防御手段,使对手中毒麻痹,而且阻挡视线,他们就可以趁机逃跑。

那么我们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呢?还请老前辈赐教。

你们跟着我走就行,有危险水蛟儿会救你们的。小女娃,你跟在我的身边。

我跟南宫心月对望一眼,从他的话音里感觉到对我们这些人的生死并不关心,但是特意提了一下让南宫心月跟着他,难道我们这群人里只有南宫心月对他有用,而南宫心月是我们这群人里的唯一女性,说明他需要一名女性来完成某种仪式,而我们只是配搭。在这一刻我柯南附体,脑子里瞬间做出一番推理。

盘蛇山上是一群蓝环银蛇,夜间极寒冻气笼罩,触之成冰,无法通行,只有在正午时分阳气最旺的时候才能通过,但是蓝环银蛇都会在这个时间出来晒太阳,小的蓝环银蛇还受不了冻气带来的伤害,需要吸收阳气,来中和体内的极阴之气。

因为他们生活在极寒冻气中,所以身上的蓝环就是聚集在他们体内的冻气所化,蓝环越多说明越厉害,蓝环银蛇的蛇王已经全部变成蓝色,周边十米范围内的生物都会被冻成冰雕。

那蛇王也出来晒太阳吗?我问道。

蓝环蛇王不需要晒太阳,即使大一些的蓝环银蛇也都只在夜间出没,只有那些不成气候的小蛇才需要白天晒太阳。

哦,只是一些小蛇啊?熊大力松口气道。

但是他忘记了刚才三足金蟾的大小,就算是小蛇体型也一定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小。

河伯继续道,他们在晒太阳时是非常懒散的,只要我们不去打扰他们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但是有点多,可能绕不过去,只能硬闯,到时候大家小心吧,别碰到他们身上的蓝环就没事。

交代完毕,我们就在河伯的带领下开上向山上爬去。

这山还真不是一般的陡啊,熊大力身体胖,没过多久就气喘吁吁,疯子,要是有把登山镐就好了,这么陡峭的山,爬起来太费劲了。

我也停住喘口气道,给你登山镐也没用,看这石头的硬度,你往哪插镐啊?

我们抬头看到如猿猴一般飞速攀爬的水蛟儿和河伯,让我想起了那晚河伯和七条美人鱼的故事,这体力真强的不像话,哪像一个老头啊。

喘匀了气息,跟熊大力道,别歇着了,赶快爬吧,都上去了。妙清虽然瘦,但是内劲悠长,轻松的跟在我们旁边。

南宫心月这个女孩子都比我们快,停下来等我们。等我们爬到她身边时,跟我们说道,一会我们到了金蟾谷,要是遇到危险一定要静止不动,蟾蜍和青蛙都是动态视觉,只能捕捉动的食物,如果静止不动,他们是发现不了我们的。

这个知识我生物课上也学过,但是没有南宫心月这么细心的想起来,谢谢提醒。

我看到南宫心月俏脸一红道,客气什么,快走啦,你们这三个大男人都被拉下这么远,丢不丢人。

我们四人快速向前爬去,追赶前面的大队伍。

攀上最后一块岩石,我们来到一处宽大的平台,不远处是一处粉色迷雾笼罩的山谷,应该就是河伯说的金蟾谷,但是其中若隐若现一些树木的影子,不知道这些树木是怎么存活的。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周天佐他们已经在山谷前面搭好营地,围坐在一起休息。

过来先吃点东西,周天佐拿出一些煮好的食物递给我们,我确实也是又累又饿,接过食物大口的吃了起来,边吃边问,那些水蛟儿吃什么?我看他们一天都没有进食了,他们那么大的块头,我们的食物肯定不够分给他们吃,也没有看到他们带着背包之类的东西。

河伯说不用管他们,周天佐答道。

我看到那群水蛟儿或坐或躺的在一边,甚是可怜,我趁河伯不注意,偷偷的扔给小黑一大块肉,小黑赶快扔到嘴里,然后迅速转头蹲下,怕被河伯看到,但是不时瞟向我的眼神里像是在表达谢意。

吃完东西,我们都躺下休息,为午夜子时的行动积攒体力。

当手表指针来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们看到山谷中的雾气已经基本消退,那些树木在红光的笼罩下,发出淡紫色的光芒,甚是漂亮。

就是现在,快走,河伯大喊道。然后领着水蛟儿率先冲进山谷。

我们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听到河伯的命令,也都快速的跟着向前冲。

山谷里凹凸不平,我们跑的又快,好几次都差一点被乱石绊倒,眼看着河伯他们越跑越快,我们焦急的大喊,等等我们。但是根本没有回应。

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熊大力说道,我们不会被河伯算计了吧。

别想那么多了,快跑吧,我已经听到有咕咕的声音在四周传来,应该是三足金蟾出来活动了。

跑在前面的周天佐突然停了下来,我没有停住脚步,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我扶住周天佐问道。

你自己看,周天佐指着前方,一个两米来高的巨大蟾蜍出现在我们的正前方,金黄色的皮肤,白肚皮,三只巨足有磨盘大小,一蹦一蹦的向我们这边跳来。

应该没有发现我们,大家慢慢退到旁边,不要乱动。它是动态视觉,要是逃跑直接会被它的舌头卷到口中。我低声提醒道。

所有人慢慢的退后,让出了足够的通道让金蟾前行,看到它越跳越远,我们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