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美人鱼的歌声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37 字数:3405 阅读进度:16/81

河伯跟我们说,他还需要四五天的时间准备一下,让我们安心在村子里住下,我们只能听从他的安排,我也想就便观察一下这个古怪的“水神村”。

晚上回到我们住的茅草屋里,我叫上熊大力、妙清和南宫心月开了一个小会,现在我们这个队伍明显分成了三个小团体,我们四个走的比较近是一组;凌友阳和仙云子是一组,周天佐和他的队员是一组。

我把今天的发现和心中的疑虑讲给他们听:首先这个河伯肯定有问题,他说的话我们不能信。

他说这些水蛟儿是共工肉身所化,都是他的孩子。但是白天的事情很明显,他只是在利用他们。自己明明会煮熟食物,但是却不把生火的方法交给他们,还说是教会他们生活技能才成为村长的,明显就是骗人的。

还有那个石台,应该是一套阵法组成的祭坛,妙清你怎么看?我问妙清道。

这个祭坛可能是个嗜血聚灵阵,我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类似的描述,天地间拥有无数灵气,只有修炼者才能吸收一些灵气为己用,但是生物的血液里也拥有一些微薄的灵气,于是就有大能者发明了炼化血脉灵力的阵法,为那些初级修炼者炼制血灵丹,加速修炼过程。后来因为有人用此法杀人—练人丹,因为人为万物之灵长,天生体内所含灵气就比动物要多上许多,所以被封禁,慢慢的也就失传了,没想到河伯竟然会这种阵法。

我们就差一点被练成人丹,熊大力道:想想都可怕。

还有,他要去那座圣山肯定有目的,周天佐肯定是要跟着去的,他要找的宝贝或者长生之法应该就在那里。

也许正如他所说,出去外界的大门就在那座圣山之上,所以我们也只能跟着一起去,别无选择。

我叫大家过来是想提醒一下大家,别被那个河伯老头卖了,凡是要留个心眼。

他们三个点头称是,明白我的意思。

在这个村子住的第三天傍晚,河伯特意请我们到他的小屋里吃饭,还请我们喝鱼汤并嘱咐我们道,今天是太阴日,也就是地面上的十五,满月之日。红芒会笼罩大地,水狱里所有的生物都会疯狂杀戮,我们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屋,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明日就可以带我们踏上去往圣山的路途了。

夜幕来临,他们返回屋内就都昏睡了过去,显然是中了迷幻。我留了一个心眼,听到他吓唬我们不要出屋,又热情的盛汤给我们喝,我猜想他肯定是想要做什么事情不能被我们看到,怕他在汤里下药,就偷偷的吐了出来。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了,现在清醒的只有我一个人。

河伯来到我们门前拍了拍门道,你们都睡了吗?我倒在地上假装睡着。

他站在门口听了听我们没有动静,还不放心,打开门查看了一下,发现都睡的死死的,才放心离开。

我迅速起身,趴在门缝向外望去,看到他叫起几个水蛟儿,扛起昨天捕捉到的泰坦巨蚺向外走去,这条巨蚺没有被嗜血聚灵,还是一条完整的巨蚺。

我悄悄跟在他们身后,现在整个水狱都笼罩在殷红的血色光芒之下,确实像河伯说的,水狱里的生物都疯狂了,无论大小生物,都在疯狂的厮杀,天敌压制在这一刻已经失效,老鼠都敢咬猫了。

但是无论多疯狂的生物,在遇到河伯这只队伍的时候,都主动避让,飞速的逃离,这让我更确定河伯肯定有古怪,看他行走如飞的步伐,根本不像年迈的老人,就凭他当初能听到我们逃跑时的小声交谈,白天被捕时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定是想要把我们炼成人丹,但是出于某种目的,暂时又不杀我们了。

在走出七八公里的路程,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美妙的歌声,虽然听不懂唱的是什么,但是一定是人类的歌声,那种优美的旋律,如玉珠一般的嗓音,犹如天懒之音,让人忍不住去寻找歌声的源头。

这片区域红芒好像都在歌声的冲击下淡了不少,也没有大型生物踏足这片区域,我趴在一个石头后面偷偷的望去,只见前面是一个不大的湖泊,在湖边的岩石上,有七名绝色美人坐在那里,曼妙的身姿遮挡在水草和贝壳做成的衣服下面,优美的歌声正是从他们嘴里唱出,让人头脑发晕,想要冲过去一亲芳泽。

我摇了摇头,掐了一下自己,在剧痛下那种眩晕感才好一些,不至于冲出去暴露自己。

河伯带领水蛟儿们向他们走了过去,七位美人见到河伯过来,停止了唱歌,齐齐跪倒在地,向河伯行跪拜礼。

我这时才发现,那七位美人竟然没有脚,下半身是宽大的鱼尾,传说中的美人鱼出现在我面前,对精神的冲击是相当的震撼。

难怪歌声那么有魅惑性呢,传说听到美人鱼的歌声,就会不自觉的被他们所吸引,然后坠海身亡,成为他们的食物。

虽然没有传说的那么无法自已,但是确实勾人心魂。再看到那么美丽的身体,很多男人会把持不住的。

河伯点头叫他们起来,竟然用的是华夏语,虽然带有口音,但我还是听懂了。

河伯又用那种听不懂的语言吩咐水蛟儿把那条泰坦巨蚺解开扔到小湖里,得到解放的泰坦巨蚺昂起身子,那只猩红的独眼四处乱扫,好像有什么更可怕的怪物在四周窥探它似得。

突然,水面下窜出十多只人形怪物,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们虽然长有四肢,但是都拖着一条鱼尾。浑身长满漆黑的鳞片。头部像人,但是嘴巴前突,长有利齿。头顶无发,长有鱼鳍。

这些怪物身高一米左右,长满利爪的十指深深抓入巨蚺的身体,把自己固定在巨蚺的身上就开始啃食起来,泰坦巨蚺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不断悲鸣翻腾,但是都无法摆脱被啃食的命运。

这些小怪物比银翼飞鱼还厉害啊,河伯为什么要抓泰坦巨蚺来喂食他们呢?我小心的躲在远处继续观察。

隐隐约约听到河伯对七名美人鱼说:圣山……转化……同伴……月圆之夜……归来……血玉……,但是由于距离太远,加上他的话是古语,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

仔细看那些小怪物跟这些水蛟儿有点像,难道他们长大以后就是水蛟儿,那么这里就是水蛟儿的育婴池了,水蛟儿身上的鱼鳞甲就是真正长着身上的鳞甲,而不是我以为的穿着甲胄。

我突然有一个可怕的想法,那些水蛟儿不会是这七只美人鱼生出来的吧,要不然怎么解释水蛟儿里面没有一只雌性,但是这么美的人鱼怎么能生出如此丑陋的怪物呢?

我看到河伯已经停止与美人鱼的交谈,然后纵身跳入水中,七条美丽的人鱼也跟着跳入水中,然后沉入水底消失不见了。

我继续观察湖面,没想到这二十来米的巨蚺竟然被这十多只小水蛟儿吃掉了大半的身躯,那小小的身体里怎么能容纳如此多的食物,除非他们吃进去就消化为能量了。我想他们应该是把这些能量储存起来了,再慢慢吸收转化,也没见河伯天天来给他们送吃的,而且成年的水蛟儿也没有他们吃的那么多。

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这些水蛟儿说不定就是河伯和美人鱼的孩子,怪不得这些水中怪兽都怕他们,他们应该算是鲛人了,血脉上是水族王者,对水族有天生的压制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微微发亮,河伯和七条美人鱼才再次出现在水面上,向岸边游来。

我不能再在这里隐藏了,如果回去河伯发现我不在就坏了,我还要与他虚与委蛇,假装不知道他的秘密为好,否则会发生什么后果不敢想象。

我偷偷的退后,向村子的方向摸去,此时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殷红的光芒逐渐退去,疯狂的杀戮也都结束了。

哎……运气啊,如果还像来的时候那样,不跟在河伯他们身后,我不知道被吃多少回了,幸亏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将近一个晚上,要是半夜就回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一路顺利的逃回水神村,回到屋里,看到他们依然酣睡,我也回到原来的位置躺下睡觉,这次是真的睡着了,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和奔波劳累,使我身体和精神都高度疲劳,河伯肯定是要利用我们做某种事情,所以暂时肯定不会对我们动手,所以我安稳的睡了过去。

这是我这些天来睡的最安稳的一次,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我才起床。

河伯走过来试探的对我们说道:昨晚睡的可好,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吧?

经过这几天的磨合,我们可以跟河伯简单的交流了,熊大力抢着说道,从来没睡的这么舒服过,在河伯您这吃的饱,睡的暖,赶我走都不想走了。

河伯点头道,睡的好就好,我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吃完午饭我们就出发去圣山,进入圣山一定要听我的指挥,不要乱闯,里面危机重重,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的。

我们点头称是,一定唯命是从。

这次我们烤了两条六米长的鳄鱼,一条我们吃,剩下的肉打包作为储备干粮,另一只送给了水蛟儿他们,这是我的主意,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跟他们打好关系可能会在危险的时候帮上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