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水狱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31 字数:3380 阅读进度:15/81

河伯带领我们来到一间空着的茅草屋前面,指着几间房子说,这几个屋子都是空着的,你们随意住,我们明天见,说完又走回他的屋子。

这里的房子除了河伯住的那间比较矮小,其他都建的非常大,但是想想那些野人的身高体格也就释然了,我轻轻推开将近四米高的大门,发现里面很干净,除了一张草席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为了安全我们选择了两个挨着的屋子住下,虽然拥挤一点,但是如果发生意外可以随时会和,每间屋子留有两个人守夜。

我是没睡着的,闭着眼睛在那里养神,脑袋里很混乱,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来大多数人在这种环境下也是无法入睡的,但是有一个人除外,熊大力那小子竟然打起了呼噜。

朦朦胧胧中,我听到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喊叫声和杂乱的脚步声,想来是那群野人发现我们逃跑了。我赶快爬起来,趴着门缝向外面观察。

这时候,河伯出现了,混乱的野人们都跪倒在地,叽里呱啦的向河伯述说着什么。河伯也用那种听不懂的语言跟他们对话,他们向河伯叩拜后,又几人组成一队,打开寨门出去了。

看到野人们都走了,我们才敢出去,南宫心月向河伯作揖道:河伯早上好,您现在能告诉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吗?

河伯笑了笑说:不要急孩子,先过来吃些东西,然后老夫再慢慢告诉你们。

我们来到河伯的房间,发现一个石锅里正飘出阵阵香气,是一锅鲜美的鱼汤。

你们人多,老夫的食物有限,你们先垫垫肚子吧,等孩子们打猎回来再让你们饱餐一顿。

熊大力也许是饿极了,拿出随身的多功能军用水壶,舀起一碗滚烫的鱼汤就往嘴里送,烫的直咧嘴。

在这种陌生的环境里,做什么事都要谨慎小心,河伯的汤我们都没敢喝,还没弄清情况就冒然吃陌生人的食物是很不理智的,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的道理。

河伯似是有心或者无意的拿起一个椰子壳一样的碗,舀起一条鱼,在旁边美美的吃了起来。

我转念一想也确实是谨慎过头了,如果他要杀我们,昨天喊一声就有大批的野人冲过来了,也用不着这么麻烦的在鱼汤里做手脚,也就大方的舀起一条鱼吃了起来。

这条鱼异常鲜美,虽然没有咸味,但是却一点都不腥,入口即化,还有点丝丝甜味。

周天佐和南宫心月他们也都过来舀了一碗,但是显然不够我们这二十多人分的,辛长海带着特战队员吃起了压缩干粮,同时对我们也是一种保护,他们是主要战力。

河伯边吃边说道:你们想要找到出去的路,那是十分困难的,老夫来到这里已经五十年了,如果有机会,也想再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们什么困难都不怕,还请老人家赐教,南宫心月道。

那就要从这个村子说起了,水神共工你们都听说过吧?这里就是囚禁他的牢狱—水狱。

我想起青铜门上那两个字,水字之前周天佐就已经破译出来,另外一个就是“狱”字喽。

听河伯继续讲,当年共工撞断不周山,被天帝囚禁于这里,一半不周山被炼化成翻天印,另外一半就放在这里,化为圣山镇压共工神魂。共工大神神魂被镇压,肉身不朽,化为神子,就是外面那些孩子,我叫他们水蛟儿。

由于他们是大神肉身所化,灵智未开,所以看起来有些愚笨,但是天生神力,肉身强大,在这水狱里难逢敌手。

难道真的有神灵吗?熊大力小声的问我。

也许有,也许没有,大千世界谁又说的好呢?如果在以前我肯定会认为这个老头在编故事,但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的思想也发生了转变。

我们想要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帮助共工大神重塑肉身,神魂归位,打破这水狱,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当中,而且我们也会得到神的感恩,长生不老,甚至飞升成神。

我看到周天佐的眼神中冒出激动的光芒,难道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寻宝,而是为了长生。

他激动的对南宫心月道:你快问问,我们如何帮助共工大神重塑肉身?

南宫心月用湖北古语向河伯问了这个问题。

重塑肉身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我们能到达圣山上的神坛,通过祭祀解除封印,大神神魂自然就可以收回这些水蛟儿化为肉身。但是圣山上危险重重,尤其是神坛入口有头噬蛟麟蜥守护,任何接近的生物都会被无情吞噬。

您说的是不是长着蜥蜴头,身体像狮子却布满褐色鳞片的怪物,南宫心月道。

你们看到的只是他们的幼崽,成年的噬蛟麟蜥都是水蓝色的,高有四五米,一口就可以吞下两三个人,它们是圣山的守护兽,应该不会离开圣山的,现在没想到它们竟然可以离开圣山了,虽然只是幼崽,如果所有的水蛟儿都被吞噬,共工大神就复活无望了,我们也要永久被困在这里。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出发去圣山吧,情急之下,周天佐竟然直接对着河伯大声喊道。

河伯对他的普通话显然不是太懂,但是被他激动的大喊吓了一跳。

南宫心月赶紧跟河伯解释,才让河伯明白了周天佐的意思。

摇头道:还需要从长计议,此去一路凶险,我还要准备一下才能出发。

我对南宫心月道:你问问他,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我觉得老头有所隐瞒,很多地方都不合理,但是大家都被他讲的神话所迷惑,不合理的地方也看似合理了。

南宫心月问他道:河伯,您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隐秘的呢?

河伯脸色一僵道:这是水神村遗留下来的一本天书上所记载,我也是为了给你们指一条出去的路才说出来的,怎么不相信我老头子?那你们自己走吧。说着生气的站起身来。

南宫心月赶忙给河伯赔不是,使出女人撒娇的本领才平息了河伯的怒火,我却从他脸上变化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猫腻,这个老头绝对不简单,肯定是想利用我们做什么?但是现在我们又没有其他办法,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外面陆续有水蛟儿回来了,他们扛着的有两米长的大鱼,四五米的鳄鱼,更恐怖的是最后面几个人抬着一条将近二十米的泰坦巨蚺,这么强大的水中霸主竟然也被他们抓住了,之前可是差一点把我们团灭了的恐怖存在,竟然也成为了他们的猎物,可见这些水蛟儿的力量之强大。

他们把这些生物绑到石柱上,然后跪倒一边像是等待什么?

河伯听到他们回来了,径直走了出去,来到石台之上,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双手不停的挥动,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随着他的动作和声音都停下来,石柱上的盘龙好像活了一般,像蛇一样缠住还在不停挣扎的猎物,锋利的龙爪插入他们的身体,破开胸膛,大量的鲜血顺着凹槽流向石台中央的盆地,鲜血进入盆地,就像进入煮开的大锅一样不断沸腾,最后凝聚成一颗红色的丹丸,被河伯捡起装入怀中。

石柱上的盘龙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流干血的尸体掉落在石台之上,走下石台的河伯冲着这些水蛟儿说了一句什么,他们就冲向石台,开始大快朵颐。

茹毛饮血啊,南宫心月看的直恶心,躲到了我们的后面,怪不得他们的房间里都没有任何的灶具和生活用具,原来是不需要啊。

河伯命令一个水蛟儿把那条两米多的大鱼拿给我们,我们总不能向水蛟儿那样直接吃吧,河伯的石锅又装不下,所以辛长海搭建了一个简易烧烤架,把鱼穿到上面用火烤,烤鱼的香气引得那些水蛟儿停止啃食手中生肉,不停的像我们这边张望,口水都流出来了,但是却没有一个敢靠近过来。

等鱼烤好后,我们也是只吃了不到一半就都吃饱了,剩下的大半个我示意他们过来吃,但是这些水蛟儿却不敢靠近我们,像似河伯警告过他们。看他们萌蠢的样子我觉得好笑,也没有了昨天的惧怕,主动拿过去塞到一个水蛟儿的手中。

这个水蛟儿拿到烤鱼楞了一下,然后一口咬了上去,然后边嚼边哇啦哇啦的乱叫,我想他应该说的是太香了吧。

其他水蛟儿看我把烤鱼给了他们,也都跑过来抢,这个水蛟儿想用双手护住,但是人太多哪能护得住,赶忙又咬了两口。

这半条大鱼对我们来说足够吃了,但是他们那大体格几秒钟就被分食一空,远处没吃到的只能又回到石台上吃他们的生肉,刚才我给他烤鱼的水蛟儿冲我哇啦哇啦的叫了几声,我猜是感谢我吧。

我冲他挥了挥手,转身向回走,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又转身看向这群水蛟儿,虽然他们都面似黑炭,奇丑无比,但是从他们的身材上,我看出竟然没有一个是女性。

那么他们怎么繁衍后代?还是说他们真像河伯说的,是共工大神肉身所变,长生不死。

也不对啊,昨天就看到他们被噬蛟麟蜥杀死了一个啊?这里面太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