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水神村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31 字数:3296 阅读进度:14/81

远处看这个村子不大,也就有六七十户人家,但是走近一看,村头竟然有一个石制牌楼,上面用楷书写着三个大字“水神村”,难道这个村子是我们汉家先民所盖,但是看这些野人,那漆黑的皮肤如果说是非洲人我还信,跟汉人长相一点也不沾边。

我们被拉进村子,村子中间有一座高台,上面有十二根盘龙石柱,我们被绑到了柱子上,手脚正好被伸出的龙爪抓住。每个石柱下面都有一条凹槽,通向石台中间的盆地。

我看到凹槽里干涸的血渍就猜想到这里是干什么的了?这里是他们的屠宰场啊,我们就是他们案板上的羔羊。

熊大力也看出这是什么地方了,哀嚎道:没做成鱼饲料,也没做成蛇饲料,最后竟然成了人饲料,相煎何太急啊兄弟们,都是人类,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看守的野人们当然无动于衷,也是根本听不懂他在喊什么。就像杀猪的时候,猪在那玩命的嚎叫,你会听懂他是在喊救命,然后放了它吗?

大力,还是省省力气吧,我们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辛长海他们六人看到我留下的记号,会追过来救我们的,你看他们都走了,显然今天是不打算吃我们的,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熊大力低头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些话连我自己都不信,这一路的危险辛长海他们都不知道能不能过得了,就算来到了这水神村,以他们的实力又怎么能救出我们呢?

天色逐渐变暗,原来这里也是有白天黑夜的,我看到远处那座山峰上的光芒逐渐消失,应该是在那里有一件能反射太阳光的装置,外面是白天的时候,就把太阳光反射进这个世界,外面太阳落山,这里也就进入夜晚。

但是这里的夜晚并非是漆黑一片的,而是有一股淡淡的红光笼罩着这个世界,这个村子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就已经关闭了寨门,而野人们也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疯子,你看他们一点夜生活也没有?连个灯也不点,难道在屋里忙着造小人?也不对啊,一点动静都没有?熊大力又不安分了,在那里胡说八道。

我没搭理他,透过朦胧的红光观察四周。

这个村子所处的地势比较高,我们又被绑在村中央最高的石台上,所以视野比较开阔。

我望向远方,看到远方的河流里,不时有巨大的黑影蹿出水面,溅起高高的浪花,不知道是不是泰坦巨蚺在觅食。远处的泥潭沼泽中也是混乱一片,显然是上演着杀戮与被杀的戏码。

这个世界里危机重重,尤其是黑夜中,这些冷血杀手都出来觅食,不知道现在辛长海他们是否还活着。我看的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有的人已经忍不住在打瞌睡。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我看到寨门外有几个黑影在那鬼鬼祟祟的的,看样子想翻墙进来。

他们先是双手趴在墙上观察了几分钟,然后一个利落的翻身跃进墙内。

周天佐也看到了他们,激动的小声跟我们说到:是辛长海他们来了,我们有救了。

众人也都跟着兴奋起来,刚才还在打瞌睡的熊大力也精神了,小声跟我说,别看这院墙高,咱们辛队长是什么人,未来战士啊,看那干净利落的身法,威武挺拔的身姿。我早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脚踏七彩祥云来救我们的。

你就别臭贫了,我们能活着出去你臭贫三天三夜我都受着。

辛长海他们躲躲闪闪的向我们靠近,黑夜中,这些野人好像睡的都很沉,一点都没有警觉,也许他们觉得我们根本不可能逃跑,所以连个看守都没有。

辛长海他们终于摸到了我们身边,看到我们都绑在柱子上,就用刀想要割开绑住我们的绳子。但是这个绳子也不知道是什么筋做的,削铁如泥的钛合金匕首竟然无法割断。没办法,只能一点一点的找绳扣,然后再慢慢的解开,足足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我们十一个人都解救下来。

这些绳子是好东西,我们收起来,南宫心月开口道。

确实是这样,这个世界里的每样东西如果拿出去的话都是顶尖的科研材料,泰坦巨蟒的皮比我们身上穿的价值过亿的特战服还要结实,那些银翼飞鱼的牙齿是连泰坦巨蟒都可以啃食的,肯定比钛合金匕首还要锋利,就连这绑着我们的绳子都让削金断玉的钛合金匕首无法割断。如果把这些东西拿出去,肯定会轰动世界。

我们现在怎么办?熊大力小声说道。

当然是跑啊,难道在这里等着明天那些野人来抓我们?我也小声回道。

可是那墙高四五米,我翻不过去啊?熊大力尴尬的说道。

你又犯傻了是不?我们不是得到这么多绳子吗?可以接到一起做成登山绳啊,辛长海他们翻上去再把我们一个个接过去。

嗷,嘿嘿嘿……熊大力一阵傻笑。

憨熊,南宫心月也知道了他的外号,也是跟我们熟悉了,低声骂了一声熊大力。

正当我们悄悄向外走的时候,一个屋子突然亮起了灯光,我们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等了一会,听见屋里没有动静,正要继续往外爬行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虽然不是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但是绝对是汉语。

南宫心月小声跟我说,这是湖北方言,我学的考古,对各个地方的语言文字都有所涉及。

那你跟他对话啊,这个人能住在这个村里,说不定能帮助我们跟这些野人沟通,这些野人非常强大,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帮助,也能增加我们活着出去的希望。凌友阳说道。

可是如果屋里也是个野人,只是不知道从哪听来的这句话呢?我们不是自投罗网吗?南宫心月担心道。

拼一把吧,单车变摩托,熊大力接话道。

我也点头同意熊大力的提议,外面那么危险,我们冒然跑出去也未必能活,而且这个村名字叫“水神村”,这么传统的中国村落名字,应该跟我们祖先有关系。

见大家都同意尝试沟通,南宫心月点了点头,冲着亮灯的屋子,用湖北古语说道:我们是外界的同族人,误入此地,希望老先生能帮助我们离开这里。

我们紧张的盯着那间屋子,生怕跑出来一个野人,然后叫醒所有的野人把我们开膛破肚。

屋子里没有继续传出声音,停顿了一会,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一位麻衣老者出现在门口,我们所有人大喜过望。

刚才由于过度紧张,我左手拉着熊大力,右手却与南宫心月的手紧紧抓在一起,如今看到麻衣老者是一名正宗的汉人,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南宫心月也注意到我们紧紧相握的手掌,娇羞的抽回了纤细的玉手。

麻衣老者冲着我们招手道:远来是客,先到寒舍小叙。

我们这么多人来到麻衣老人的屋内,显得拥挤无比,辛长海主动带领特战队员留在外面警戒,南宫心月对麻衣老人失礼道:老丈,我叫南宫心月,敢问老丈高姓大名?

麻衣老人笑呵呵的答道:你们可以叫我河伯。

我小声对南宫心月道:你问问他这个村子的情况?他怎么生活在这个野人村子的?能跟野人沟通吗?由于我们都不懂湖北古语,虽然也能听懂大概意思,但是不敢冒然说话。

南宫心月听完我说话向河伯问道:河伯,您怎么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的呢?我们白天被抓回来,那些人要杀我们,您知道吗?

河伯笑道:放心吧孩子们,有我在,那些孩子就不会杀你们了,我是他们的村长,由于年岁已高,所以在屋子里打瞌睡,没有注意外面的事情,让你们受惊了。也是刚刚听到你们说话像是华夏的语言,才发声试探,没想到还真是我炎黄子孙。

您老人家是这里的村长?那些怪……啊不,那些巨人都是您的村民?南宫心月惊奇的问道。

你们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个村叫“水神村”,那些孩子是这里的原住民,都是水神的孩子,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这里,教会了这些孩子一些生存技能,所以被他们敬为村长。

你们过来时也看到了,这个世界处处充满危险,只有这个村子是神佑之地,怪物们不敢进入,其他地方只要圣山的光芒一消失,到处都是血腥的杀戮。

那么我们怎么能出去呢?南宫心月问了我们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我自从进入这里,也无数次的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虽然找到了方法,但是这个过程太危险了。老人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那您来到这个世界多久了呢?南宫心月问道?

山中无甲子,老夫也记不清喽,大概有四五十年了吧。河伯捻着胡须摇头道。

今天你们受惊了,我先安排你们先住下,等明天天亮了我再详细给你们讲讲这里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