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鲛人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25 字数:3323 阅读进度:13/81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山洞里。我猛然坐起,打量四周,一堆篝火就在我旁边熊熊燃烧着,温暖的火焰使我感到非常舒服。

我掐了一下自己,哎呦的叫出声来,非常疼,看来我还没有死,是谁救了我?

这时妙清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条烤鱼递到我面前。

师叔祖,你终于醒了,先吃口烤鱼暖暖身子。

我问妙清,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到的这里?

妙清答道:是南宫心月把辛长海叫来救了我们。

当时我已经昏迷了,妙清已经达到辟谷境界,内息循环不止,闭气一两个时辰都没有关系,他拖着我们两个向上游,但是力气不够,无法拖动,就在这时,南宫心月去而复返,后面还跟着辛长海。

原来辛长海他们也是刚刚浮出水面,南宫心月浮出水面就看到他们,二话不说就拉着辛长海来救我们了。

我站起身来,跟着妙清走到洞外,久违的亮光有些刺眼,我忍不住眯起了眼睛,过了一会才逐渐适应,看到一圈人正围坐在篝火边。

怎么只有这么几个人,其他人呢?难道?我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正如我所料,周天佐叹气道,现在就剩我们这些人了,在水道里,突然出现的泰坦巨蟒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吞了很多人,只有我们侥幸躲到岩壁上的凹槽里,逃过一劫。

我向人群中望去,只有凌友阳、仙云子、南宫心月、周天佐和五名特战队员。

来的时候是那么大的一个队伍,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宁教授也死了?不是辛长海救的我吗?他怎么也不在这里?我发问道。

一名特战队员回道:宁教授和仙云道长的徒弟沈燕来下水没多久就撞到了一群银翼飞鱼,一秒钟就被啃的渣都不剩了。队长带着五名队员去外面探路,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

我仰头望天,对他们的死亡感到叹息,突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天空竟然不是蓝天白云,而是像水流一样不停的流动,也没有看到太阳,所有的光芒都是远处一座高耸天际的大山发出来的。

周天佐看到我惊讶的表情说道:你也发现了吧,我们现在应该是在长江之下了,上面就是长江水流。

但是怎么是透明的呢,是什么把江水隔绝开来,我们处在一个气泡里面吗?我脑袋有些发蒙。

凌友阳道:我们现在处在长江之底,也不在长江之底,这是有道家高人用大法力布置阵法,隔绝出的一个空间,如果你在外面看,是看不到这里的,只有通过青铜门才能来到这里。

这么说,这里是仙家宝地喽。是不是传说的龙宫啊?我们快去找宝贝,说不定被龙王看上,还能取个龙女做老婆呢!熊大力又开始贫嘴。

见惯了他胡说八道的众人直接选择无视,继续问林友阳,凌道长对此地有何高见?周天佐虚心求教。

高见不敢当,但是熊小兄弟刚才说的也未必不可能,自古就有龙宫的传说,很有可能是特定的时间,受到一些外在力量的干扰,比如说太阴星的引力或者地震之类,使这个空间出现短暂的裂缝,正好有人掉入其中,被这里的隐士高人植入一段幻境然后送出空间,所以就有了这些美丽的仙家传说。

就不能是真的看上了,把女儿嫁给他吗?然后再送一大堆金银财宝,非要弄个啥子幻境。熊大力听到有人认同他的话,又来劲了。

得道高人看待世俗之人如蝼蚁,你会把女儿嫁给蝼蚁吗?何况得道高人都是清修之人,哪来的女儿。

道家也不都是禁婚配的,不是还有双修之法吗?就你是个老处男,最后这句话是熊大力嘀咕出来的,但是还是被林友阳听到了,气的老道面红耳赤。

小辈聒噪,老道不屑与你讲话。也就是现在这个处境,要不然凌老道早就一记凝火符烧了这憨熊。

凌友阳深呼一口气,调整好神态,又恢复成仙风道骨的模样,继续跟周天佐道:阳极阴生,阴极阳生,地下世界属阴,所以溶洞如果是一个太极图,那么代表“阳生”的地下湖就是我们的生路,飞鱼与巨蚺相生相克,这也应该是那前辈高人的布置。

事后诸葛亮,熊大力又在那嘀咕。

凌友阳是真的被他气到了,扭头坐到一边打坐,不再讲话。

仙云子过来打圆场道:这也只是凌道友的一番推测,给大家做个参考,但是凌道友对太极相生相克的言论老道还是非常佩服的,一语中的,正是我们眼下的处境,后面的路还需要道友多做盘算。

凌友阳稍微找回点面子,微微向仙云子点了点头。

我凑到熊大力身边,小声说道;现在处境危险,要注意团结队友,我们是来帮周天佐找宝贝的,有龙王也是我们的敌人,你能把女儿嫁给偷你宝贝的人吗?

由于刚才被熊大力弄得场面很尴尬,所以现在大家也都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辛长海他们归来。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我们本能的以为是辛长海回来了,都站起身来迎上去,但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七八个打扮怪异的人类。

他们身高三米有余,全身好像穿着一套鱼鳞甲,手上拿着骨质长矛,面容黝黑,脖子和头上用一些兽牙作为装饰,隆起的胸肌和健硕的身材,看起来像是一群原始部落的战士。

他们看到我们也很突然,迅速把我们围住,嘴里稀里哇啦的怪叫着,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我们也拿起随身的匕首,背靠背围成一圈与他们对峙。

随着其中一人的怪叫,所有的野人都向我们发起了攻击,他们的力气极大,而且刀子划到他们的鳞甲上根本起不到作用。

熊大力大骂一声:妈蛋,破不了防,等级差距有点大啊,是小boss,我们得去打点小怪升级一下再来。

除了周天佐和五个特战队员尚在与他们周旋,我们这边几个人只一下就被放到在地。好在他们没有直接就地处决,而是用一根不知名生物的筋把我们绑了起来。

周天佐他们也只是挣扎了几下就跟我们一样成了阶下囚。

野人推搡着我们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我故意把脚印踩深,想给一会回来的辛长海他们留下标记,好来救我们。

这一路上也是惊险万分,在路过一片泥洼地的时候,地面上有数不尽的孔洞,当我们走近时,一条半米长的大泥鳅窜了出来,张开的大口满是利齿,一看就是凶悍之物,被我们的气味所吸引,飞扑向我咬来。

好在野人速度更快,一个箭步挡在我面前,伸手一抓,那条大泥鳅直接被捏爆,散落的血肉被旁边钻出来的大泥鳅争抢一空。

应该是畏惧野人的强大气息,所以其他大泥鳅没有再来进攻我们,刚才那条我猜是刚睡醒,只闻到我们的气息就饥不择食的扑了出来,而忽略掉了野人的气息的倒霉蛋。

我偷偷用脚在地上画了个危险的标记,提醒后面跟上来的辛长海他们。

路过一片沼泽的时候,我看到无数隐藏在泥水之下的眼睛注视着我们,但是好在野人的威慑力足够强大,不知名怪物看到是野人带路,知趣的闭上了眼睛。

那冷漠的竖瞳瞪着我,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我猜那些怪物不是鳄鱼就是蜥蜴,再看那大如灯泡的眼睛,就可以猜想到它们的身体有多大了。最少也是四五米长的巨型怪物,我不禁对辛长海他们的生命安全担心起来。

也有不惧怕野人的怪物,身体像狮子,却长满鳞片,四肢粗壮,利爪如钩,要不是头部长得像蜥蜴,凸出猩红的信子,我真以为他是一头麒麟神兽了。

怪兽拦住我们的去路,野人们视乎对这头怪兽很熟悉,迅速摆好阵型,举起骨矛严阵以待。

蜥头怪兽动作非常灵活,野人虽然力气巨大,但是无法正面击中怪兽身体,气的他们仰天咆哮,声如震雷。

我发觉这头怪兽跟其他的野兽不一样,对我们好像不感兴趣,左突右闯的只是攻击野人,要是想吃我们,早就可以趁机吃掉我们中的几人了。

发觉没有危险,我也饶有兴致的看起这场美女与野兽,哦不,是野人与野兽的精彩表演。

经过半天的缠斗,蜥头怪物突然从嘴中吐出那条红信子,信子像变色龙的舌头那样飞出五六米远,直接刺中了一个落单野人的咽喉,野人瞬间倒地,显然是中了剧毒。

蜥头怪物一击得手,叼起野人的尸体就跑,拖着这么个大个子的野人奔跑速度一点也不慢,可见其力气之大。

野人们看到同伴被杀死,愤怒的举起长矛扔向逃跑的蜥头怪兽,但是都被它灵巧的避开了,眨眼就跑的不见了踪影。

野人们捡回自己的骨矛,拉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后面的道路比较顺利,再也没有碰到危险的怪物,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们远远望见一个村落,应该就是他们的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