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湖底的战争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24 字数:3254 阅读进度:12/81

就在我们说话之际,已经有泰坦巨蚺爬了上来,猩红的蛇信和独眼随着巨头来回摆动,似在寻找什么,蛇是靠气味和热成像寻找猎物的,我们遗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引起了泰坦巨蚺的注意。

大群的泰坦巨蚺向地下湖爬来,摩擦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水中的银翼飞鱼如临大敌,开始集结,不断有大批的飞鱼从地下湖深处聚集过来,湖面瞬间沸腾了起来,我们把皮艇一字排开,尽量减少与湖面的接触,把战场给他们腾开。

排头的泰坦巨蚺来到湖边没有立即下水,而是停在岸边,好像在等候他的同伴。

熊大力看到我们好像暂时安全了,又来劲了,哎、哎,你们看啊,这两拨是要打起来了啊,疯子你猜猜哪边实力比较强,最后谁能赢,我们赌十块钱的。

去你大爷的,我忍不住小声骂道,小心看着,哪波赢了都没有我们好果子吃,趁现在还是想想怎么逃生吧。

熊大力懒散道:反正也动不了,随遇而安吧,多活一天是一天,能活一秒是一秒,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才没有他那么神经大条,紧张的盯着岸边。

泰坦巨蚺好像集结完毕,开始下水了,巨大的身躯划入水中,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浪花,但是晃动的水波也使我们紧张的抓住洞壁,生怕一个不小心飘到湖面中间,就成为这场战争的炮灰了。

泰坦巨蚺们一批一批的潜入水中,不断向前逼近,银翼飞鱼开始收缩阵型,当双方到达湖中心的时候,银翼飞鱼没有再退缩,率先发动进攻,战斗开始爆发。

银翼飞鱼张开长满尖牙的大口,闪着银光,飞射向泰坦巨蚺,虽然它的尖牙能咬碎子弹都无法打穿的防护服,但是在泰坦巨蚺身上,却失去了它的锋利。经过无数次的啃咬,才能咬破泰坦巨蚺的表皮,但是里面强壮的肌肉组织又成了他们进攻的一道难关。

相反,泰坦巨蚺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能吞下上百只银翼飞鱼。

好在银翼飞鱼好像无穷无尽似得,不断有新的战力从湖下补充上来,有的泰坦巨蟒终于被银翼飞鱼撕开防御,成百上千只银翼飞鱼瞬间啃食掉了这头泰坦巨蟒。

双方打的难解难分,湖面上也是波浪滔天,鲜血染红了湖面,银翼飞鱼在血腥的刺激下变得更加疯狂,泰坦巨蚺方面也加大了死伤。

我们死死的抓着岩壁,刚才就有一支皮艇被冲到湖面上,被泰坦巨蟒一口吞下,那里面就有凌友阳的两名弟子,那一声声师傅救命还不断回荡在我们耳边。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了,墙面湿滑,本来就不好借力,再加上蚺鱼大战造成的波浪,我们早晚也都会被水流卷进去。

有的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不知所措,甚至发疯。但是有的人,越是在危险的时候头脑越灵光,在危机关头创造奇迹。我就是后者。

在这个危机的时刻,别人都想着如何固定自己,不被波浪卷入战场,我却发现了一个逃生的希望。

我对身边的熊大力和妙清道:这个地下湖应该是个倒扣的漏斗状,湖下面应该有更大的空间。不然这么多巨蚺早就把湖面填平了,而且这么多的银翼飞鱼是哪来的?肯定下面有他们的巢穴。

那又怎么样?能说明什么呢?我们会被更多的鱼吃掉?熊大力吃力的抓着岩壁问我。

南宫教授也说过,这些巨蚺肯定要吃大量的食物,而他们不要命的往这个地下湖里钻,肯定是出来觅食的。这些银翼飞鱼总不够他们吃吧,而且好像不一定谁吃谁呢。泰坦巨蚺虽然占据一定的优势,但是伤亡也挺惨重的。我笑着看着熊大力。

你的意思是湖下面有通往外面的通道?南宫心月还是比憨熊聪明,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但是看这个地下湖这么深,我们闭气不一定能坚持这么久吧?周天佐也插话道。

我们背包里不是有塑料袋吗?制作一些简单的水肺,能让我们撑上一会,剩下的就看老天爷帮不帮忙了。我对周天佐道。

也只能这样了,拼了就九死一生,不拼就十死无生,大家都听我的,拿出背包里的塑料袋,制作几个水肺,湖底有通道能出去,我们拼一把。周天佐大喊道。

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是脑袋空空,听到周天佐这样说,都被动的接受安排,毕竟比在这里等死强。

南宫心月凑到我旁边道:我们晚几秒下水,下水后你们跟着我游,尽量贴近石壁。

这个美女教授还真是有心机,晚点下水,让他们先去趟雷,但是好心提醒我,可能是对我送她凝神符的感激,也有可能是觉得我们有些实力,可以在以后的危险中保护她。但是这个时候自保是人的本能,也无可厚非。

辛长海率先带人跳了下去,这个强壮的队长真没的说,有危险从来都是第一个上,在军队里的话,绝对可以颁发英勇奖章。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他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看到他们跳下去了,南宫心月提醒我道,我们跟上,然后以一个优美的姿势滑入水中。

熊大力不会游泳,我拿出登山绳,把我们两个绑在了一起,然后叫上妙清,让他在后面照顾一下熊大力,也跟着跳入水中。

我们入水后,顺着岩壁下沉,漆黑的水底战术射灯也照不远,因为我们分析银翼飞鱼长期处于地下湖,双眼应该早已退化,所以才敢开灯,要不然我们在水底两眼一抹黑,更是寸步难行。

事实证明我们猜对了,银翼飞鱼不是趋光性的,但是泰坦巨蚺能看到啊,我们眼看着一条泰坦巨蚺被我们头顶的灯光吸引,向我们游了过来。我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幸好被一群银翼飞鱼挡住了去路,在水底厮杀起来,暂时没有时间管我们。

时间紧迫,由于刚才受到惊吓,憋在口中的一口气也吐了出来,赶紧拿出一个简易水肺吸了一口气,用手比划着我们快走。

辛长海看来比较顺利,他们那边的灯光在一明一暗的闪烁,意思是找到出口了,我们赶快向他们方向聚集。

在游到他们身边时,我看到不远处有相隔百十米的一大一小两个洞穴,小的洞穴正不断涌出银翼飞鱼,向着上面的战场支援而去,而大的洞穴正有一条杀出重围的泰坦巨蚺钻了进去。辛长海指着大洞穴比了个ok的手势,说明这里应该就是出去的路。

没有犹豫的时间了,我们的氧气不多了,趁着刚有一条泰坦巨蚺刚钻进去,其他的泰坦巨蚺还没有突出重围的空档,我率先向洞里游去。其他人看我进去了也没有犹豫,跟着我陆续的游进了这个水底洞穴。

我拉着熊大力奋力的向前游,但是毕竟拉着一个人,还是逐渐被后面进来的人超过,落到后面。

这时突然感觉一轻,我心脏猛然一跳,以为熊大力发生了意外。回头一看,是南宫心月拖住了熊大力,帮我们加快前进速度,我感激的冲她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水流加速,我赶快拉着他们向洞壁躲去,正好有一个小凹槽,我拉着他们躲了进去,示意关闭头上的射灯。

正当我们做好了这一切,一条巨大的黑影,闪烁着猩红的独眼,像一艘核潜艇一样从我们旁边划过。是又一条泰坦巨蚺摆脱银翼飞鱼的阻拦钻了进来,好在我们躲的快,要不然他就搂草打兔子,顺带拿我们当加餐了。

至于前面的那些人,我们也无法给他们提醒,只能祈祷他们反应跟我们一样迅速了。

看到泰坦巨蚺逐渐远去,我们再次奋力向前游。

后面还比较顺利,没有巨蚺再次来袭。我们的水肺已经用光了,终于看到了亮光,前面一定是出口,加把劲游过去我们就逃出升天了。我心里乐开了花。

但是我憋着一口气游到亮光处才发现这里只是水底溶洞的出口,外面是一条大河,我们还在河底,亮光是从水面上照射下来的。

但是,此时我的肺已经要炸了一样,大多数的水肺给了熊大力,因为他不识水性,所以憋气的时间也比较短。我是能省则省,再加上我在前面拉着他游,耗费的力气最大,再加上希望破灭的精神打击,一瞬间我彻底绝望了。

难道老天真会这么开玩笑,刚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这最后的十几米就是生与死的分界线,我看了一眼南宫心月和妙清,推了一把他们,他们应该还有余力游出水面,但是如果带上我跟熊大力,只会让我们四个人都死在这里。

南宫心月头迟疑了一下,奋力向水面游去,妙清努力的拉着我,但是此时我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了,在昏迷的一刹那打开了妙清的手,心里想着,憨熊啊,这里就是我们兄弟的沉睡之地了,最终我么还是成了大号的鱼食,来世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