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泰坦巨蚺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18 字数:3489 阅读进度:11/81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奔波和惊吓,而且看来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所以我们决定在这里扎营,恢复一下体力,辛长海组织队员开始搭起行军灶,把背包里的压缩食物煮熟,分发给大家去去寒。

喝上热水,吃上热乎饭,大家紧绷的神经逐渐放缓,这时身体的疲惫才凸显出来,除了警备的特战队员,其他人都躺在地上,不想动弹。

周天佐还在观察四周,我挺佩服他的,看他的体力和应变能力,应该是受过特种训练的,一点也不比他们特战队员差,那么大集团的少爷还能吃这种苦,真是少见。

我凑过去问道:有什么发现?

周天佐微微摇头,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画了起来,我们现在这个地方是一个桶形的巨大岩洞,那边的地下湖是正圆形的,在另一边有一个巨大的深坑,跟这个湖的大小差不多,这么规则的地形应该是在原有的地势基础上人工开凿的,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端详着他画的地形图,然后拿起笔在中间位置画了一个S形线条。

周天佐惊讶道:太极图?陈友谅在这里耗费这么大的力量修个太极图不会只是为了好玩。

我否定道:这些应该不是陈友谅做的,应该是那个神秘道士,我觉得陈友谅被他忽悠了,明面上是给他造墓,其实是在图谋一件大事,我们进入到青铜门内遇到的怪事都是他的安排。我有一件事情憋在心里好久了。

什么事情?周天佐问道。

你请了这么多的道士过来,结果没碰到一个妖魔鬼怪,我们也没帮上任何的忙,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有鬼吗?

周天佐神秘一笑,你自己就是道士还用问我吗?要是没有你们,在幻音螺那里我们就全军覆没了,怎么说没有帮上忙呢。

他这么说使我有点脸红,那是妙清的功劳,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所有的人都认为是我们俩救了大家,所以现在大家对我们俩有点崇拜的感觉。而对林友阳和仙云子这两个正宗道士反而产生了一种鄙夷之色,毕竟经历这么多事情也没见他们发挥任何作用。

周天佐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凌晨四点半,对大家说道:折腾了一夜,大家也都累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扎营,等明天我们再继续寻找出路。说完安排辛长海组织队员安排营地,升起篝火。

我也确实累了,钻进睡袋里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看了一下表,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坐了起来,毕竟在这个密闭的溶洞中只有黑夜,生物钟有点混乱。

看到周天佐他们早就起来,在这个数千平米的空间中搜索出路。我凑到仙云子的旁边,道长可带有罗盘?

仙云子摇头道:我们正一道修习的是龙虎山秘法,主要是攻击类的法术,像这种风水之术不是我们擅长的,你可以去问一下茅山的凌友阳道长,他们茅山对于此道比较精通。

凌友阳虽然在出发前欺负我年龄小,有些矛盾,但是被我们救过之后,也知道我们实力不俗,想过来交好却又放不下面子,侧耳倾听到我们的对话,就正襟危坐,等着我去找他,好有一个台阶下。

我其实也不过是随便一问,想来这里是道家高人布置的,是不是能通过风水之术找到出路。

熊大力走过来说道:我们自己就有啊,还用找别人借,说着拿出一个古朴的罗盘。

我突然想起来,是我让熊大力找来的,当时为了想装一下道家高人,结果没用上。没想到这憨熊还给带过来了。

我看着罗盘发呆,上面的指针,线条我是真的看不懂。

林友阳看到我拿出了罗盘,没有办法再装下去,主动过来示好。

张兄弟,看你的罗盘古朴大气,一看就是大师所铸三元盘,老道对于此道略有精通,可否借我一观。

我对这个老道很是看不顺眼,但是现在也不是置气的时候,把罗盘递给林友阳道:那还请林道长指点一二。

林友阳拿过罗盘,脚踏七星步,不停的转换方位,一会皱着眉头说道:此地磁场极乱,正针俱也,浮而不定,不归中线,缝针收藏中线,难以确定方位,老道惭愧啊。

我本来也没给予多少希望,只是客气的安慰林老道,此地磁场混乱也不是道长的错,咱们还是看看周公子那边有什么发现没有吧。也算是解开了我们之间的矛盾。

这时周天佐他们也回来了,看我们聚在一起,走过来对我们说道: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唯一的出路也就只有那个大深坑了,但是里面少说也有几十米深,我们只能用登山绳坠下去。

辛长海道:大公子,我可以带几个兄弟先下去探探路,这里这么古怪,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危险。

周天佐点头道:好,你带五个兄弟先下去,如果有危险就快速晃动绳子,我们拉你们上来。

我们所有的人都围到了深坑边缘,在坚硬的石面上钉上钢杵,固定他们的登山绳,只见六个光点在黑暗中不断下坠,最后只能看见模糊的一点。

绳子晃动了三下,看来他们到达底部了。下去前约定的,如果安全到达底部,就拉动三下绳子。

他们继续向前搜索,四五百米也是很大的一个空间了,在他们走近石壁后突然消失了,我们上面的人大惊失色。

周天佐道:不要慌,他们没有晃动绳索,应该是崖壁上有山洞,他们进到里面了,所以我们才看不见他们。

周天佐说的果然没错,不一会,就看见光点又出现了,而且飞速的向我们这边移动,同时绳子也被他们摇的乱晃。

不好,有危险,大家快把他们拉上来。周天佐大声喊道。

不用他说,我们上面的人也都一起用力,飞快的把他们六人拉了上来。

只见他们几人面色发白,跪在地上不停的喘气,流出的汗水,已经在他们身下形成了一滩水渍,显然是刚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辛长海稍微平顺了一下气息开口道;下面有很多洞穴,我们进入其中一个,看到里面都是黑色的巨蛇盘踞在那里,最细的也有碗口粗。普遍都在水缸粗细,长度估计有十多米。我们粗略的看了一下,有大有小共有十来只,好在都在休眠,我们悄悄退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被他们的话震撼到了。十多只巨蟒?我们这些人都不够他们塞牙缝的,熊大力悲观的说道。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站好了,可别腿软。你们没有听到重点,他说的是下面有很多洞穴,他们只是进入其中一个。

我的这句话就像在人群中炸开。你的意思是说下面可能有成百上千条巨蟒,南宫心月接话道。这不符合逻辑啊,如果有这么多巨蟒,就一定有足够的食物供养他们,对了,南宫心月兴奋的道,那就一定有出去的路。

她的话像一针强心剂又使我们恢复了希望,但是这条路在哪呢,难道就在巨蟒的巢穴,那跟死路一条没有区别。

我们又回到了营地,围着篝火坐了一圈,但是大家都没有说话,谁也没有想到办法,有的抬头望着上面,有的在拨弄着火堆,更多的是看着眼前的火堆发呆。

时间飞快的流逝,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但是还是没有一个好的办法,这时负责警戒的队员快步跑了过来,不好了,那些巨蟒好像出洞了。

我们飞快的跑到巨坑边,看到巨坑下面亮起了一盏又一盏的红灯,应该就是巨蟒的眼睛,看来他们是夜间出来觅食的,我们被冲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他们已经回巢穴睡觉了,所以我们没有被他们发现。

这坑这么深,他们不会爬上来的哦?熊大力悻悻的说道。

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只见一盏盏的红灯在沿着山壁缓慢向上,明显是巨蟒们上来了。

现在才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恐惧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也能激发一个人的潜能,仙云子的徒弟赵熙明和康归真在恐惧中疯掉了,他们师兄弟感情极好,在刁友生死掉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神经高度紧张,巨蟒的出现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使他们精神彻底的崩溃了。

他们二人疯狂的大喊大叫,到处乱跑,一失足掉到了坑洞之中,他们头上的射灯清晰的照到巨蟒的形象,小汽车般大小的蛇头,漆黑的鳞片,眉心正中一只猩红的独眼闪着凶光,一张嘴就把二人吞入腹中。

他们上来了,大家快坐皮筏到水面上去,也许那些银翼飞鱼能帮我们阻挡一下这些巨蟒。关键时刻还是我的脑袋灵光,想到了这么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

众人听到我的呼喊,飞快的跑向地下湖边,皮筏还都在没有被飞鱼破坏,我们快速的上了皮筏,滑向一处岩壁之下,我们出来的水道那是不敢去的,因为不时有一群银翼飞鱼逆流而上,应该是去捕食幻音螺了吧。

南宫心月小声说道,这种巨蟒我在父亲的日记里见到过,是一种远古时期的水蚺,叫泰坦巨蚺,在远古时期可以捕食大象的存在,传说独眼射出的光芒有使人石化的能力,我想应该是能射出使人麻痹的毒素。

那不是应该早就灭绝了吗?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熊大力抱怨道。

自从进了青铜门怪事还少了,泰坦巨蚺有什么好奇怪的,就算看到龙我也能坦然面对,熊大力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