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银翼虎头鲳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12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0/81

经过一阵混乱之后,皮筏艇也都被充好气浮了起来,我们快速爬上皮艇,每艘皮艇可以坐五个人,一共十四艘皮艇漂浮在地下河上,上了船的人都拼命向前划。

我跟熊大力和妙清在两名特战队员的帮助下上了一艘皮艇,一看竟然是熟人冯彪,对他点头致谢,冯彪冲我点了一下头就奋力划起船来。

后面的入水声和嗡嗡声更加密集,我向后望去,一艘落在最后面的皮艇竟然被飞射过来的幻音螺打爆,这哪是螺蛳啊,不就是子弹吗?落水的三面特战队员连挣扎都没有就沉入了河水中。显然是被次声波冻结了血脉无法动弹。

我们三人也赶快帮忙划水,但是感觉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掏空,越来越乏力,到最后整个人都瘫软在皮艇上。

我心想,这回完蛋了,南宫心月也没说这玩意还能像子弹一样在水中飞射啊,这么强的生物简直就是变态,根本没有天敌啊。

我抽空向四周看去,他们的皮筏艇也都停在水中漂浮着,显然也是都不能动了,我把眼睛闭上,对熊大力道:大力,咱们这次凶多吉少了,没想到第一次探险就挂在这里了,那些盗墓探险里的男主角都能化险为夷,可惜我们不是生活在童话里。

我看熊大力已经麻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珠来回的转。

妙清啊,师叔祖对不起你,头一次下山就把你带到死胡同里,来世师叔祖再还你吧。

妙清,你没事?我扭过头去跟妙清说话,却看到妙清站在艇上向外观望。

师叔祖,我没事啊,那些幻音螺好像不追了,在向后退。

我让他扶着我坐了起来,果然看见除了刚开始那艘皮艇被打爆以外,其他皮艇都好好的浮在水面上,飞射的幻音螺正在快速的向后退去,显得很慌乱,不时有碰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声音。

他们好像在逃命,难道是有天敌出现了,看我这运气,就是主角的命啊。

我看到有无数条水线从远处激射而来,显然也是一大群生物,比幻音螺的速度还快,从我们船下掠过,一条手掌大小,满口尖牙的银鱼飞射出水面,一口咬碎了一只逃跑的幻音螺,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无数只尖牙银鱼出现在水面,他们背生双翅,能做短暂的飞行,无论是水中的还是飞到空中的,都难逃巨口,他们迅速包抄,把幻音螺围了起来,开始享用他们的饕鬄盛宴,

只有一些追的慢的,没来的及下水的幻音螺,在岸边向后缓慢爬去,经过十几分钟的围杀,水里的幻音螺一只不剩,那群尖牙银鱼才像来的时候一样飞速退去,显然是吃饱喝足了。

我还担心这群明显比幻音螺还强的银翼飞鱼要是攻击我们,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那真是刚出狼群又入虎窝,看来幻音螺才是他们的美味,我们不是他们的菜。

经过这十多分钟,我们也从次声波的干扰中恢复过来,所有的皮艇都聚到一起,清点人数,我们一共损失了五名特战队员,辛长海是最悲愤的,因为这些都是他的好兄弟,但是现在连兄弟的尸体都无法找回,从不流泪的铁汉也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但是他们从接到命令那天起就知道这次任务九死一生,所以收拾好心情,继续指挥队员组成队形向前划去。

我们的皮艇正好跟南宫心月和宁轩远的皮艇挨着,熊大力就问南宫心月:南宫教授,你说刚才那些都是些什么鱼,这么厉害,吃幻音螺就向嚼糖豆一样,一口一个,嘎嘣脆。

这头憨熊还真是神经大条,这刚脱离危险就又在这贫。

南宫心月看我们也都望向她,就开口说道:我觉得有点像食人鲳,水虎鱼的一种,但是这些头更大一些,牙齿也更尖厉,而且是闪亮的银白色,还能飞出水面,有可能是变种。

食人鱼?那不是也会吃人?憨熊有点心虚的道:不会现在吃饱了,留着我们当点心,一会饿了再回来吃我们吧。

南宫心月正色道:很有可能,食人鲳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生物,任何进入他领地的生物都会被他们无情的撕碎。

食人鲳听觉高度发达,牙齿尖锐异常。咬住猎物后紧咬不放,以身体的扭动将肉撕下来。一口可咬下16立方厘米的肉。牙齿会轮流替换使其能持续觅食,而强有力的齿立刻导致严重的咬伤。常成群结队出没,每群会有一个领袖。在缺少食物时,食人鲳会聚集成大群,攻击经过此水域的大型动物,尤其喜欢你这样的胖子。

看着憨熊被吓得脸色发白,南宫心月噗嗤笑了起来,吓你的啦,长久以来人们一直以为是血的气味引发了大群食人鲳的攻击,但也有人认为是受伤动物所造成的噪音和水花引起它们的注意。所以只要我们在皮艇上,不要流血和发出巨大的响动是不会受到食人鲳的攻击的。

熊大力假装拍着自己的胸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但是……,南宫心月又开口道。

大姐,您就不能一气说完吗?熊大力带着哭腔道,兄弟的小心脏受不了啊,你这比说书的还曲折。

听我说完,南宫心月瞥了熊大力一眼,我所有的推断都是基于刚才的银鱼是食人鲳,但是食人鲳一般生活在20到26度的水域里,这里的地下水最高也就四五度,不是食人鲳事宜生活的水温。所以这些鱼的习性也可能跟食人鲳不一样。

所以我们还是趁着他们酒足饭饱,赶快溜走。熊大力接话道,大家加把力,赶快划到岸边,一会那群鱼又饿了就回来吃我们了,熊大力大声喊道。

嘘,小点声,你不怕噪音引来食人鲳啊?南宫心月对熊大力比划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熊大力赶紧蹲下,小声对跟冯彪说道,兄弟,我们快点兄,我不想当大号鱼食。

南宫心月看着熊大力那怂样,又咯咯的偷笑起来,看来这个小姑娘教授也有可爱小女生的一面,明显是在逗熊大力。

因为没有幻音螺的追赶,同时也惧怕弄出巨大的噪音,引来那些银翼食人鱼,我们的船队缓慢的向前划行。

感觉水道越来越窄,上百米宽的地下河逐渐变得十几米宽,洞顶也离我们越来越近,就向一个横放的巨大漏斗,逐渐向里缩小。

由于水道变窄,水流也变的越来越急,不使劲抓住船边很有可能被甩出去,而且皮筏艇本身就比较轻,重心不稳,我们这十几条船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孤舟,随时有颠覆的可能。

前面南宫心月的皮艇跟旁边的皮艇由于离得太近撞在了一起,船上的五人瞬间掉落水中,我手疾眼快,一把拉住被急流冲到我们船边的南宫心月,宁教授和其他三名队员也被后面的皮艇救了起来。

他们那艘皮艇翻滚着撞到边上的石壁,没几下就被石壁上凸起的石头划破,沉入水中。

由于设计承载五人的皮筏艇又增加了一个人,船身就更加不稳定了,我想这样不是办法,这么急的水流,要是再倾覆几艘皮艇,后面的人救援都来不及,我想起背包里有登山绳,我拿出来把我们六个人串联在一起,一端绑在皮艇上,就算皮艇翻了,我们也不至于被冲散,连着皮艇也能在水里有一个借力点。

湍急的河水带着我们飞速前进,我们能做到的只有牢牢抓住船身,剩下的就交给老天爷了。

正在我们晃得都要吐了的时候,听到前面啊的一声大叫,紧接着惊叫声不断。我赶快望过去,看到排在最前面的皮艇突然消失不见了,我心神一慌,难道又发生什么危险了?

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我们也被水流带到他们消失的地方,原来这里是个洞口,下面是个地下湖,我们好像到终点了。因为洞口和湖面有一米多高的落差,连接它们的是一条滑梯一样的水道,所以我们在后面看好像他们突然消失了一样,原来它们高山漂流一样划到了不远处的地下湖里。

在黑暗中听到辛长海那粗犷的声音焦急的大喊:下来的人赶快往前划,前面有陆地,这里是食人鱼的老巢,伴随着他的喊叫声还有几声痛苦的嚎叫。

应该是有人被银翼飞鱼攻击了,所有的人飞速的向前划水,黑暗中还不时传来哀嚎声,但是谁都无能为力,能做的只是用尽力气向前划去,脚踏实地之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上岸的人聚集在一起,辛长海再次清点人数,又少了五名特战队员,还有仙云子的徒弟刁友生,可能是他们的皮艇划下来的时候翻了,落入水中的几人遭到银翼飞鱼啃食。

安抚了一下惊慌的心神,我开始打量起四周来,这是一个方圆数千米的巨大溶洞,岩壁直上直下的就像一个铁桶,而我们就处在这个铁桶的底部。

我们掉下来的地下湖处在铁桶的一边,是一个规则的原型,方圆大概有四五百个平米,湖面基本恢复了平静,但是残留的血迹还在水中缓慢飘散,能抵抗子弹的特战服都无法抵御银翼飞鱼的啃咬,可见他们肯定不是普通的食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