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幻音螺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06 字数:3402 阅读进度:9/81

特战队的素质就是没得说,接到命令之后迅速组建保护队形,把这群人护在中心,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我跟妙清,熊大力焦急的大喊:疯子,妙清,你们在哪里?

辛长海看到了不远处我们头顶的射灯光亮,冲我们这边大声喊:张子枫,妙清,是你们在那边吗?

我扶起有些脱力的妙清回答道:是我们,大家都没有事情了吧?然后搀扶着妙清向他们走去。

走进他们,辛长海诧异的看着我们,你们早清醒过来了?

我微微点头,扶着妙清走进了保护圈里面。

周天佐听到我跟辛长海的对话,快步走过来帮我一起扶着妙清坐下,试探的问道:张兄弟没有进入幻境?可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怎么都进入了幻境当中?

怎么进入幻境的我不知道,但是为了救你们,妙清可是花费了全身的灵力激发凝神符。周天佐闻言向身上摸去,果然不见了凝神符。

我说道:不用找了,为了救大家,所有的凝神符都已经被使用,现在早已变成飞灰了。

凌友阳和仙云子这时也各自运用手段开始探查起来,

凌友阳使出探阴符,然后摇摇头说,附近也没有阴煞之气,没有鬼魅做怪啊?仙云子也施法完毕后说,应该不是鬼打墙。

南宫心月走过来道:我们可能是中毒了,你们是不是都在幻境中觉得自己浑身难受,想要去洗澡?

我们全部点头称是。

那你们摸摸自己的后脖颈处,是不是黏答答的,南宫心月继续说道。

我用手一摸,果然摸到一手粘液,难道这些粘液有致幻作用的?

《田螺姑娘》的故事大家可有听过?南宫心月讲到:相传晋朝时,侯官县有个名叫谢端的孤儿,很小父母就去世了,好心的邻居收养了他。谢端忠厚老实,勤劳节俭,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不想再给邻居添麻烦,就自己在山坡边搭建了一间小屋子,独立生活。

一天,谢端在田里捡到一只特别大的田螺,认为是个奇异的东西,就把它带回家,放在水缸里,养了几十天。谢端每天早上去地里劳动,回家却看见屋子里有饭食和热水,好像是有什么人做的似的。几天都这样,谢端向邻居们询问。邻居们都说不是自己做的。在这之后,谢端在鸡鸣时就出去,太阳刚出来时又悄悄回来,在篱笆外偷看,看到一个少女从水缸里出来,到灶下生火,谢端看得真真切切,连忙飞快地跑进门,向正在烧火煮饭的年轻姑娘追问真情,水素女说道:“天帝派我下凡,专门为你烧火煮饭,料理家务,想让你在十年内富裕起来,成家立业,娶个好妻子,那时我再回到天上去复命。可是我的使命还没完成,却被你知道了天机,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就算你保证不讲出去,也难免会被别人知道,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了,我必须回到天庭去。”

谢端听完神女的一番话,感谢万分,心里很后悔,再三盛情挽留水素女。水素女主意已决,临走前,水素女对谢端说:“我走以后,你的日子会艰苦一些,但你只要干好农活,多打鱼,多砍柴,生活会一天一天好起来。我把田螺壳留给你,你可以用它贮藏粮食,能使米生息不尽,壳里的稻谷都不会用完。”正说话时,只见屋外狂风大作,接着下起了大雨,在雨水空蒙之中,水素女讲完最后一句话飘然离去。

感激神女的恩德,特地为她造一座神像,逢年过节都去烧香拜谢。而他自己依靠勤劳的双手和神女的帮助,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几年之后,他娶了妻子,并向仕途发展,中举当上县令。

谢端为了感谢水素女,立了庙,就是今天的素女祠。

后来有一名探险家在长江流域发现过一种田螺,他们的分泌物有极强的致幻作用,是他们用来捕食的主要手段,但是这种毒素不致命,中毒者多是被幻境引导自杀溺亡。

那个谢端不是没死吗?还当了大官。有人提问道。

南宫心月回答道:故事都是有一定的神话性的,谢端很有可能就是捡到了这种螺,拿回家放在水缸中养,却被他的分泌物粘中进入幻境,在幻境中过上了自己最想要的生活。

好在是一场大雨救了他,他的房子可能非常破旧,一场大雨直接冲毁屋顶,把他淋了个通透,恢复了他的神智。而且他后来当了大官,当然要给自己包装一段传奇故事来彰显自己的不凡。

南宫教授,你刚才提到这是他们的一种辅食手段,他们吃什么呢?我问道。

他们是食腐生物,没有固定的食谱,只要被他们粘液迷幻的生物沉入水底溺亡,他们就等着猎物慢慢腐烂后爬上去吸食汁液。

我突然感觉到很焦躁,紧张的问道:那他们只能生活在水中吗?大雨能让谢端恢复神智,想来大量的水能使人清醒,那掉入水后不就清醒了吗?自己游回岸边就可以了,除非不会游泳。

他们是可以上岸的,那位探险家还发现,这种螺体有一些特殊孔腔,水流通过时能产生一种麻痹运动神经的次声波,探险家猜测要是几十上百只聚在一起,足可以麻痹人类大小的生物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淹死,幸亏当时只有三两只,要不然他也会死于非命。

这位探险家给他们取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幻音螺。可是后来探险家的探险日记发表后,国家派出生物学家去当初他发现幻音螺的地方寻找,想带回样本研究,却一无所获。

凌友阳道:一定是那个探险家杜撰的,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

南宫心月坚定摇头道:他的每一份探险日记都是真的,因为他是我的爸爸—南宫秋冬,我相信他。我学习历史,学习考古也是为了追寻他的脚步。

突然有一个外围警戒的特战队员离开队伍,向地下河走去,他旁边的队员急忙叫他:王力,你干什么去?但是他却置若罔闻。

不好,王力又进入幻境了,辛长海大声喊道。

你们过去两个人把他按住,我们所有人四处张望,发现一滴滴粘液从高空掉落下来,从洞口向我们这个方向蔓延。

由于洞顶太高看不清有什么,但是洞口和四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螺蛳,蠕动着柔软的身体向我们包围过来。他们爬过的地上都会留下一条粘液线,在射灯的照射下,就向万千条蛛丝织成的大网,向我们笼罩而来。

青铜门上面一定有他们的洞穴,可能我们一进门就中招了,根本没有那么长的隧道,只是我的臆想中有一条很长的黑暗通道,不知道妙清为什么没有事情,但是如果不是妙清,我们这些人可能和先前就来的那两批人一样,成为了这些幻音螺的食物了。

怎么办?熊大力有点慌了,紧张的问我。

向地下河方向跑吧,虽然我们的身上穿着的特战服不怕毒液侵染,但是我们的头部无法做到密闭,这群幻音螺是从上下左右同时向我们包抄的,我们只能向那边跑。

周天佐分析的跟我一样,叫大家向湖泊方向转移,我们在特战队的保护下快速向地下河方向跑去。

其实这个地下河离我们也不是很远,大概也就三四十米的距离,但是我们前进的路只有这条河。

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幻音螺已经在缓慢向我们逼近,如果我们用汽油筑起一道火墙,能阻挡前面的幻音螺过来,但是四周和洞顶的掉下来我们还是不可避免被他们的粘液打中,进入幻境的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有两条道路选择,一是周天佐带有充气皮筏,我们坐着充气筏顺着地下河漂流向前,另一条是顶着幻音螺的包围圈冲回青铜门。

水里面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不进水,后面的幻音螺赶到,就凭那无处不在的次声波也能让我们全军覆没。

这么一会功夫,幻音螺又前进了十来米,大家先下水,队形不变,一队二队前面开路,三队旁边警戒,四队伍队压后。我们边游边打开充气筏,要不然时间来不及。随着周天佐下达命令,大家快速下水。

熊大力站在水前磨磨蹭蹭的,我知道他不会游泳,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大力,扶着我的肩膀,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快点下水。

熊大力跟着我慢慢走入水中,地下水冰凉刺骨,好在我们的特战服隔水保温,不然下水就会抽筋了,七十多人同时下水,使水面荡起阵阵涟漪。

在我们才游出几十米的时候,就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密集的就像有好几十人,每人抓了一把石子,一起扔到水里一样。

他们下水了,大家快点,我大喊道.听到我的喊声,所有人都开始加大力量,奋力向前游去,负责背有充气筏的队员也在快速的打开充气筏。

没想到幻音螺在地上爬行的很慢,但是到了水里,依靠喷出的水柱前进,就向子弹一样飞速向我们射来。

而且他们飞射过来的时候,带有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听到这个声音,使我们有种血液凝固,手脚发麻的感觉,应该就是南宫心月说的次声波了。

我看到后面有几个亮光沉入湖底,我知道他们永远的沉睡在这冰冷的地下河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