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进入青铜大门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8:06 字数:3487 阅读进度:8/81

我们收起这十二幅画卷,来到集合地,看到凌老道和仙云子各自带着弟子在打坐休息,宁教授那里忙的热火朝天,似乎也已经进行收尾工作。

我跟熊大力和南宫心月走过去听到宁教授正跟周天佐汇报情况:这里地质结构稳定,以海拔高度来看,我们已经处于长江河床之下,地磁强度极大,以青铜门向外逐渐减弱,应该是青铜门里有某种强大磁性的东西,比如天外陨石或者下面有一条磁铁矿等可能。还有一点可疑的地方,就是山壁岩石成分和地面岩石成分有明显的差异,好像不是同一个年代的,就好像整座大山是天外飞来似得。

教授您说对了,这座大山很有可能就是飞来的,我接话道,您过来看,我抽出第八幅图递给他看。

宁教授接过拓画,惊讶的说:这怎么可能,如果这座大山是天外陨石的话,以他的体量级别,这次撞击力度足可以媲美灭绝恐龙时代的那颗陨石了,这里的地宫怎么还能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

一旁的凌友阳听到我们的对话说道:移山填海,这种神通也只有化神期的修士可以做到,也许在那个年代还有这种大能存在也未可知。

崇尚科学的宁教授对于凌友阳的话当然没有好感,但是也没有科学依据去反驳他,只是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去继续跟周天佐说道:我发现青铜门附近的磁场以某种规律在变化,如果深入研究对于长江潮汐的变化,和预防长江洪水都有很大的帮助,我们需要进入青铜门,寻找到磁源进行研究。

当然,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进入青铜门,如果大家准备好了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周天佐看着众人说道。

看到大家都没有意见,周天佐吩咐手下把事先准备的物资分发给众人,每人一套黑色防护服,这种特殊的防护服韧性极强,即使锋利的尖刀都无法穿透,能抵御五米以外的枪弹射击,入水不湿,防寒保暖,单向透气,就是身上的汗水可以排出去但是外面的水却进不来,对于野外蛇虫鼠蚁的防护作用可以做到最佳。这种顶尖的材料是周氏集团花了100多个亿投资的实验室打造出来的,一共也就做出来100套,平均每套价值一个多亿,这次拿出来70多套,可见是下了血本了。

每人一个背包,里面有战术头盔,压缩饼干,一个既可以当水壶又能当水碗煮东西的多功能水壶,一个小的急救医疗箱,三颗信号弹,一只狼牙手电筒,一条二十米长的登山绳,本来还准备有电子通讯设备,但是宁教授说里面磁场极强,电子设备都会失去作用,就只有特战队员留下了,我们这些人都减重去掉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选择用绳索把大家连在一起,由辛长海领队,前面两个小组特战队员中间一组打散跟我们混编在一起,后面两个小组压后。

领头的辛长海已经进入了青铜门,黑洞洞的门内就像吞噬猎物的怪兽,把我们一个个吞进肚中。

当我进入门内的一刹那就被黑暗所吞噬,我们每个人头上的战术射灯都是打开的,随着进入的越深灯光照射的能力越弱,到最后都看不清前面那个人的背影,仿佛黑洞一样吞噬了所有的光源。

好在微微向前的拉扯力证明我们还是连在一起的,这也使我安心了一些,进门前就说过,如果遇到危险,前面的人就剧烈晃动绳索,后面的人则后队变前队快速退出。

在黑暗中摸索走了很久,在完全的黑暗中时间也仿佛停止了,不知道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个小时,绳索一直没有停止,拉扯着我一直前行。

终于看到光明了,在不远处一丝亮光射入洞内,我快步走出洞外,看到我们竟然来到了蛇山之外,大家都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周天佐走了过来说道:这个青铜门竟然只是通往外界的一个通道,我们所有的准备都徒劳了,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我要回去对爷爷复命了,我们就此别过,说完就带着他的人走了。

凌友阳和仙云子连招呼都没有打,也带着弟子走了。

我对熊大力和妙清说道:看来我们的运气真好,看似这么凶险的事情,竟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我们也赶快回去吧。

熊大力嘿嘿笑道:是啊,只是可惜了地宫里那些金银珠宝了,他们就这么走了,那些宝贝也都不要了吗?

我对熊大力笑骂道:你个憨熊,就怕你有命拿没命花,还惦记你的宝贝,能捡回一条小命就不错了,不记得那些珠宝都是涂了剧毒的吗?

熊大力拍拍脑袋傻笑道:进山这么久出了一身的臭汗,前面有条河,咱们去河里游一圈,解解乏。

听他这么说,我也感觉身上黏答答的,非常的难受,就接受了他的提议,向河边走去。

但是突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我就停下来仔细的想,熊大力看我停下来就过来拉我道:快走啊,难受死了,赶快洗掉这身臭汗我们也好早点回家,我老爸还等着我们陪他喝两盅呢。

妙清也过来拉住我的另一只手,催促我快点。

我终于想到哪里不对了,憨熊在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打架,被对方几个大孩子抓住扔到了池塘里,差点淹死,还是我们这边跑了一个回去报信,他老爸赶过来救起了我们,从那以后憨熊就对池塘、小河产生了阴影,看见都是跑的远远的。这次怎么主动提出要去河里游泳呢?他根本不会游泳。

就在我恍惚之际,他们拉扯我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大,师叔祖……师叔祖……一阵阵缥缈的声音好像从天空传来,是妙清的声音,但是他不是就在我身边吗?

突然,好像一股暖流突然出现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身体里绕行一圈之后直冲脑门,我瞬间感到眼前一阵模糊,然后旁边的熊大力和妙清都消失了,眼前的景物也变了,我身处在一个黑漆漆的溶洞中,头上的战术射灯照亮了眼前的景物,妙清正站在我面前,焦急的看着我。

我这是怎么了?我问妙清。

在队伍里我跟妙清是挨着的,他就在我身后,妙清答道:师叔祖,你一出来就自己解开绳子,然后就在附近转圈,怎么叫你都不答应,最后我看你笔直的走向那边的地下河,我情急之下激发了你的凝神符,你这才清醒过来。

我转头向周围看了一下,看到进来的人也都在转圈,有的在傻乐,有的在哭泣,有的好像在恐惧什么,但是他们都在慢慢的向离这不远的地下河移动。

我们应该是中招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使我们都进入幻境当中,怎么救他们呢?凝神符有效,但是我们这边只有十多枚凝神符,我已经分发给众人了,难道只能救十几个人吗?那些特战队员怎么办?

妙清你有什么办法救他们吗?我不得不把希望寄托于这个小高手身上了。

我可以激发师叔祖送给他们的凝神符,但是符箓不被激发时可以缓慢的释放能量震慑妖邪,一旦被激发,瞬间释放的能量非常巨大,可以击伤甚至击杀妖邪,也可以驱散侵入身体的邪异能量,但是这枚道符就算失去作用了。

凝神符的威力巨大,一枚凝神符足以恢复几人神智,要是把他们聚集过来,那十几枚凝神符足以恢复他们的神智了。

这么多人,要是把他们拉在一起,就凭我们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尤其是那些大块头士兵。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进来的时候,大家拴在一起的绳子还掉落在洞口。他们都在向那边的地下河移动,我在他们前进的方向拦住这根绳子,使前面的人过不去,后面的人自己就走过来了,等他们都聚在一起,你再施法救人。

这样应该可以,我们分头行动,我去洞口拿绳子,妙清去把那些送出去的灵符找出来,当我来到洞口的时候,正好有一滴黏答答的液体滴到我面前,我后后勃颈觉黏答答的难受,难道是滴到了这些粘液?没有时间多想,捡起绳子快步向地下河那边跑去。

找到两个凸起的岩石,栓起绳子,正好挡住了所有人前进的步伐,但是看到他们用力的向前走,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我焦急的看着后面的人,口中念叨着:快点都过来啊,快点啊!

好在绳子被崩裂的最后一刻,所有的人基本都来到了这片区域,他们如行尸走兽一样,眼神空洞,僵直的向前走。

妙清把拿回来的凝神符围着众人摆放一圈,随着他的一声声断喝:急急如律令,一道道白光由他的指尖射出,摆在周围的凝神符好像火把一样被点燃,发出耀眼的红光。

随着最后一枚灵符被激发,璀璨的红光彻底笼罩住众人,他们空洞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最后变得清明。

我这是怎么了?所有恢复过来的人都在向旁边的人询问。

我不是回到茅山当掌教了吗,正要沐浴更衣怎么?凌友阳嘀咕道。

我退役回家结婚了啊,正跟媳妇要洗鸳鸯浴呢,怎么回到这里了?一个特战队员小声的跟队友说道。

我也是啊,我正买菜呢,老李和老肖拉着我就走,说咱们的几个老兄弟邀请我在富海温泉酒店吃饭,我刚到酒店里,他们就让我先去泡个温泉,我感到浑身难受,正向水池走去就回到了这里。另一个队员也说道。

周天佐不愧是周氏集团大公子,最先反应过来,大家是出现幻觉了,不要慌,奔雷小队围成一圈,保护大家,我们研究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