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组建队伍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59 字数:3640 阅读进度:5/81

我们坐下来等着,没过多久,一位身穿杏黄道袍的老者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胖一瘦两个道士,看年龄应该是他的徒弟。

老道士看来是认识周天佐的,进来对着周天佐作揖道:茅山林友阳见礼,带徒弟韦石山、韦石海前来应周公子之邀。

周天佐忙起身还礼,大师车马劳顿,还请旁边就坐休息片刻,尚需等候其他朋友的到来。

老道士林友阳之前也知道这次任务的一些人员安排,点了点头,带着徒弟做到旁边等候,马上有侍者奉上香茶和瓜果。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又进来一位身着蓝色道袍,头戴纯阳巾的道士,年龄跟林老道差不多,应该有六十多岁的样子,身后跟着四个弟子。

贫道仙云子给各位道友见礼,老道士看里面坐了这么多人,所以直接对大家打招呼。

周天佐作为主人,也是赶忙起身还礼,仙云道长有礼了。

我见人家主动打招呼,也起身还礼,不像那个林老道,只知道跟主人打招呼,我们这几个人理不不理。

周公子有礼,这是贫道的四个弟子,赵熙明,康归真、沈燕来,刁友生,道法小成,可助周公子一臂之力。

好好好,得各位道长相助,相信大事可成,还请几位道长就坐,稍等片刻,宁教授和南宫教授马上就到。

果然他们坐下没多久,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五六十岁,方圆国字脸显得正气凌然,黝黑的皮肤和强壮的体型说明此人经常在野外操劳。

另外一个竟然是个美女,二十多岁的样子,五官精致,皮肤细腻,黝黑的长发自然下垂,健美的身材在牛仔衣裤的勾勒下异常耀眼。要是在大街上,任谁也想不到这么一位青春靓丽的大美人,竟然已经是知名大学的教授了。

宁教授先说话道,不好意思各位,我们来迟了,在门口刚好碰到南宫教授,我们就一起进来了。

周天佐起身把二人迎进屋内,显然对二人礼遇有加,走到众人面前开口道:如今人已经来齐了,我把这次的任务讲给大家听。

说着又展开那副皮质地图,这里是长江,而我们要去的这个点应该是长江地脉,也就是在长江江底之下的空间,而地点大家可能都知道,大汉皇帝陈友谅的墓。

熊大力惊呼道:我们是要去盗汉朝的墓吗?这么刺激。

南宫心月道:这位大汉皇帝并非是汉朝的刘姓皇帝,而是与朱元璋争夺天下的陈友谅,他是朱元璋的生死仇敌,是唯一可以和朱元璋抗衡的人,他于与朱元璋张士诚同为元末三大农民起义的领袖,陈友谅建立的大汉王朝仅仅只存在了四年。陈友谅与朱元璋鄱阳湖大战,陈友谅战死,幸好有忠心部将张定边冒死把遗体运回武昌,葬在长江边的蛇山上,就在黄鹤楼斜对面。现在是国家保护单位,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进去。

周天佐微微一笑道:南宫教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说的那个只是衣冠冢,真正的陵墓不在那里,而是在长江底下,入口就在蛇盘山一个隐秘的崖壁之上。

先前进去的五批人已经把前面的道路都探好了,大家来看,说着前面的墙壁上降下一块屏幕,一副三维图展现在屏幕上。

我们的人都是带着最先进的卫星定位设备和电子成像设备进去的,但是怪就怪在他们进去后都在这个点消失了,而这里就在长江水位线与地底的交点,那里是一扇青铜大门,门上有两个文字,其中一个就是这个水字,另外一个还没有破译出来,也就是这道门好像分成了阴阳两界,这边安然无事,过去那边就无影无踪。

这说明什么呢?熊大力插话道,很有可能这里有强大的磁场干扰了卫星信号,所以他们的电子设备都失灵了。

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周天佐叹气道:我们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后两批人进去都是拴着绳子进去的,尤其是最后一批人,穿着全身防护服,拴着的是用钛合金打造的钢丝绳。

结果也都挂里了?熊大力不合时宜的说道。

是消失了,没有任何动静,就是走着走着就消失了,外面的人看到绳子不动了,快速往回拉,出来的只有绳子,没有任何东西,所以我们怀疑里面,有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作怪,才请各位高人前来的。

山洞能有多大,你们用强光手电或高光射灯把里面照亮看看情况啊?熊大力又提议道。

我瞪了一眼熊大力,大力,你先闭嘴,你这熊脑子能想到的人家会想不到?仔细听周公子讲,这关系到我们的生命安全。

熊大力识趣的闭上了嘴,知道自己这点小聪明怎么也赶不上人家这么大集团的智慧。

周天佐指着屏幕上的三维图继续说道:这里是山顶,顺着绳梯下降大约一百米就到了那个入口,前面几百米是天然洞穴,岔道很多,我们的人已经用照明设备把正确的路点亮,大约四百米后,有一条盘旋向下的石阶。

你们看就是这里,周天佐指着屏幕上出现的立体成像图。再大约向下五百米开始出现一些陪葬品,洞壁上有开凿出一些石室,里面放有一些金银器物,但是做工比较粗糙,没有研究价值,再往后走几百米就到了大汉皇帝陈友谅的陵墓了,整个洞穴被进行了扩建,里面修了一座微型城池作为他的陵墓,分前中后三殿,左右八间配殿,城门上写皇城幽府四个金字。

这些宫殿我们的人也都搜索过了,八间配殿里停放的是他生前最宠爱的八个妃子的棺椁,前殿是一些字画瓷器,中殿是金银器皿,珍珠宝石之类。后殿一口九龙金棺,应该就是陈友谅的棺椁,但是这里也有一个怪事,只有其中一个配殿里的棺椁里发现一具枯骨,九龙棺和其他七个棺椁里什么都没有?这就要问下一我们的南宫教授了?从历史上讲,当年陈友谅难道没有被葬于蛇山?

南宫心月道: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陈友谅被葬在蛇山无疑。但是其真正墓穴所在,国家考古队都没发现,倒是被你们先找到了,对您说的话题我非常感兴趣,我想现在就去实地考察一下,相信这次考察将会是中国考古历史的一次重大发现。

好,周天佐说道:大致情况就是这样,那道青铜门就在后殿的岩壁上,前面的金银玉器,你们随意挑选,或者我们集团折算成现金分给各位,青铜门后的东西我们也都不要,我们只拿一件我们需要的东西,其他的你们五家平分,如何?

凌友阳抢着说道:周公子,咱们可是先说好的,要是有妖邪鬼怪我们来对付,但是要有我们用到的法器也要让我们先挑选。

周天佐道:这没问题吧,我想宁教授和南宫教授也用不到那些东西,不会跟你们争的,要是遇到道家法器,你跟仙云子道长和张子枫道长平分如何?

凌友阳不悦道:要是神鬼算子前辈前来,我们哪怕一层不占,跟着长长见识也可以,但是这位小兄弟要跟我们平分就说不过去了,他就算从娘胎里修炼能有几分能耐?我乃茅山首席执事,仙云子是正一教长老,哪个辈分是这个小辈能比得了的?我们两家各拿四层,这个小辈拿两层,这样可好?

这老道士瞧不起我啊,我心里是相当的气愤,但是实力在那呢,也确实没有什么好争辩的,反正有事你出头,老子缩后边,少拿点就少拿点。我心里暗想

涉及到门派利益,仙云子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我的答复。

我刚想说没问题,尊重老前辈,却被身边的妙清拦住的话茬,你这个老道士,有多大本事瞧不起我师叔祖。

老夫聚灵后期,小辈妄自菲薄,不懂尊卑,看来要代替你家长辈给你点教训了,说着拿出一张黄符,低念口诀,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急急如律令,手中黄符滕然化为一条火蛇向妙清飞去。

妙清一个闪身躲过火蛇的攻击,但是旁边的木椅却被打个正着,轰的一声被打飞四五米,燃烧了起来。

你这老道竟然偷袭?妙清发怒,也要出手反击,急忙被我拉住,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不要出手,保留实力。周天佐也赶忙出来打圆场凌道长息怒,都是一起的同伴,不要伤了和气,就按你说的办。

见我们没有反击,周天佐明显有些看轻我们,话语之中偏袒起凌友阳,也不再征求我们的意见,直接就定了下来。

凌友阳见得到了好处,也逞了威风,也不再为难我们,趾高气扬的坐回来旁边的座位。

我拉着妙清小声道:他是聚灵后期,你是辟谷初期,是不是没有你厉害?

妙清答道:修道之人修习内息,可以聚集天地灵气为己用为聚灵。灵气纳入奇经八脉自行流转为辟谷。灵气充实经脉,化筋骨血脉为灵脉为筑基。灵气凝实,化为内丹为结丹。内丹壮大,破碎成人形为元婴。元婴修出三道神光为化神。经历天劫之后就可以破碎虚空,羽化成仙了。

他这聚灵后期已经能通过灵力激发道符,使灵力具象化,就好像刚才他使用的凝火符,还有五雷符,清风符等。但是如果周围没有天地灵气,比如在一些特殊地点或者封灵大阵中他就跟普通人无异。

我进入筑基期,已经开始在身体里储存灵力,即使被封了天地灵气也能短暂的使用道法,而且我可以不借助符箓就可以做到灵力外放。

那你肯定打得过那老道了?熊大力也凑过来说道。

不一定,我的境界比他高,但是在道法运用上可能比不过他,要是真的打斗起来可能五五参半吧。

不比他差就好,我们扮猪吃老虎,保存实力,他不厉害吗?有危险让他上,我们躲后面,我教育着妙清。

周天佐安抚了凌友阳,看我们也没反对,就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咱们即刻启程,说完率先走了出去。我们这一大帮人也陆续跟着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