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道士妙清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52 字数:3486 阅读进度:3/81

妙清你过来,玄天真人回首对着后面的一群小道士叫到。

一个稚嫩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就是当初拦住我的那个小道士。

玄天真人对妙清道:妙清你是玉清观三代弟子中最杰出的弟子,也是师祖最疼爱的弟子,玉清宝录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但是修炼一途也需要入世修行,不然壁障难销,这次师祖派你跟随子枫师叔祖一起入世,多学多问,相信在子枫师叔祖的培养下,你会很快突破修为,甚至达到更高的境界的。

妙清小道士作揖行礼,口称谨遵师祖训导,弟子定不辱命。说完又跪下当当当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向我走来。

玄天真人是把我当成爷爷的传人了,想派个小道士在我这偷艺,你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我可是啥都不懂,听他这意思妙清小道士道法有成啊,我这还多了个打手,何乐不为呢。

妙清小道士走到我跟前见礼,还请师叔祖稍等小道片刻,容小道回去收拾一下行礼。

不用了,下了山师叔祖都给你买新的,咱们这就走吧,拉起妙清,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跑去,我怕玄天一会反悔。

但是我没有听到玄天真人的低语: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师祖给你找了一条无限可能的道路,是福是祸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这次的玉清观之行不但借到了真的法器,还拐走一个道法高深的小道士,这趟真没白来。

下山后又走了很远才拦到一辆出租车,坐上车给熊大力打电话:我这里都办妥了,你那里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了,熊大力在电话那头道。

那好,我们铺子门前见,拿上东西直接去朱五爷那里救人。

放下电话,因为路上闲来无事,就问妙清,妙清你多大了?

妙清答道:我今年十五岁了。

你为什么上山做道士啊?你这个年纪不应该在学校里上学吗?

妙清答道:我家是山里人,五岁那年,我随父母进山干农活,在地头的一颗老槐树下玩,然后不知道哪跑出来一个穿红肚兜的小孩跟我一起玩。天黑了,父母干完农活叫我一起回家,我就跟那个小孩约定明天还在一起玩,但是第二天父亲的脚被石头砸了,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进山干农活,我也就没能去那颗大槐树下玩。

司机师傅搭话了,那你可要摊上事了,山里农田都不在一起,哪家的小孩能自己跑出来跟你玩,槐树属阴,最容易招鬼魅妖邪,你答应它的事情没有做到,还不缠你一辈子啊。司机开玩笑的说道。

是的,妙清正色道,没过几天我就感觉一阵眩晕,然后感觉自己飘了出去,飞到了大槐树下跟那个小孩玩,玩了好久好久,我想回家,但是就是不能离开那里。

后来是师祖路过那里,一声雷霆般的震喝,我感觉束缚消失了,然后就从床上醒来了,父母说我已经昏迷四五天了。

师祖从外面走进来给我吃了一粒丹药我才有力气下床,跟师祖详细的说了这几天的事情。师祖对我父母说,那个小孩是山精,并无恶意,只是找玩伴,但是山精最注重诚信,我跟他约定第二天一起玩,如果去了就没事,说不定能跟我成为朋友,送我家一场富贵。但是我没去,他就把我的魂魄拘去来完成约定。

师祖用秘法镇退了山精,但是如果他走后,恐怕还是会纠缠我,所以师祖带我上山学道。

那你现在的道法学的怎么样?能抓鬼吗?我接着问

我现在玉清宝录第三层,辟谷初阶,可一月不食,已经能使用灵力外放,并且可以激发一些高级道符,对付一般的小鬼小妖应该还是有一战之力。

师祖已经达到辟谷高阶,很少食用俗世五谷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筑基境。

一个月不吃饭只喝水很多人都能做到吧?要是一年不吃饭就有点厉害了。我自顾自的说道。

妙清面色微红,似有怒气,不是的师叔祖,辟谷初阶不食五谷,但是吞纳天地灵气的,这个境界也就玉玑子师尊达到了,其他的师伯师兄都还只是聚灵期呢,还不能做到灵气外放。

那你应该很厉害喽,你都抓过什么妖魔鬼怪啊?

这时候妙清面色更红了,但是这次不是发怒,而是羞愧的说道:我还没有机会施展道术,自从五岁上山就没出过玉清观,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师傅,师祖。声音越说越低,最后都弱不可闻了。

小道士故事编的不错,司机师傅耶律道。

我明白司机师傅的意思,他把妙清想像成骗人的道士了,而我就是被骗的善男信女,在好心提醒我。

我冲他微微一笑表示谢意,也就不再说话。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来到铺子门前,远远就看到熊大力在门前来回晃荡,一副焦急的样子。

车子停下,我也没下车,叫熊大力上车,直奔朱五爷的宅子。

熊大力上车,见我旁边还有一个小道士,正要开口询问,我朝他眨了眨眼,这么多年的默契,熊大力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张了张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也就十多分钟,我们就来到了朱五爷的宅子门前,这是一个复古的四合院,朱红色油漆大门,古铜色的铜丁在夕阳下闪闪生辉。左右分立两只威武的石狮,朱府两个烫金大字牌匾挂在门前,彰显着他主人的不凡。

付了车费,我们三人走到大门前,我这才把妙清介绍给熊大力,并且简单介绍了一下我去玉清观的经过,暗示他别在妙清面前乱说话,这是我们一大助力。

熊大力也不是真的憨,从我的眼神和表情中看懂了我的意思,并且回了我一个收到的眼神。

我又回头对妙清道:一会我们进去,你要懂规矩,不要随便说话,师叔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失礼。但是也不要弱了玉清观的威风,师叔祖让你露一手的时候也不要藏拙,明白了吗?

妙清乖巧的回道:谨遵师叔祖教导。

我从包裹里拿出道袍穿上,但是我的小平头没有办法扎道咎,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领着两人向大门走去,大门是敞开的,我们一走近,就有一人从门房里跑了出来,看到熊大力,微微一愣说道:你们进去吧,五爷吩咐过,你要是再带人来,不用通报直接进去就可以。说完又走回门房里。

熊大力因为来过一次,所以也就轻车熟路的引导我们进入厅堂。

朱府所有的建筑都是仿古式的庭院,来到厅门前,一个翠玉屏风挡住了我望向里面的视线,绕过屏风,看到两个人坐在黄花梨的太师椅上喝茶聊天,左边穿唐装的我认识是朱五爷,右边一个精廋男子,一身得体的灰色西装,看着不过三十多岁,但是能跟朱五爷平起平坐,看来身份也不简单。

看到我们进来,二人的目光向我们望过来,朱五爷起身大笑道:是子枫小兄弟啊,张三爷一向可好,怎么没有一同前来呢?

我微微施礼道:朱五爷,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爷爷已经云游五年未归,我也不知其行踪,您可否请那位錾客朋友出来一叙,我们面对面讲清楚。

朱五爷微微邹起眉头,看向了他旁边的年轻人。

西装青年站起身来,对着我说道: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周氏集团大中华区副总裁,华北区总裁周良益,很惭愧通过这种方式邀请张先生见面,但是我们老板确实十分仰慕张三先生的风采,也需要张三先生这样的奇人为他做一件普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还请劳烦张子枫先生把我们老板的邀请转交给张三先生,务必请他接受,拜托了。说完还深鞠一躬。

我真的不知道爷爷去哪了?他已经失踪五年了,说是去访友,去哪访友,什么时间回来都没有交代,我无奈的摊摊手道。

是这样啊!周良益微微沉思,那请您等一下,我需要向集团总部汇报一下,由我们大老板定夺。

好吧!我也只能等,周氏集团我知道,那是世界级的巨无霸,生意遍布全世界,赚钱的生意都有他们的身影,石油、化工、黄金、煤炭、武器、航天、深海勘探都有涉及,而且各国政坛都有他们的人渗入。

据说他们的总部在太平洋里的一个小岛,还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保护,神秘非常。怪不得朱五爷都惹不起。这么神秘强大的集团还有什么是他们办不到的呢,非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来请我爷爷。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周良益从后面走了出来,面色凝重的说,我们大老板要见你,咱们去我们华北总部。

我说好的,但是你们要先放了熊老板。

这个没问题,扣押熊老板也是情非得已,周良益说道。

还有你要把那个琉璃瓶和鉴定证书还给我兄弟,钱我们还你,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瓶子就在这里,说着打开了桌子上的礼盒,拿出了熊大力卖给錾客的那个琉璃瓶,手一松,瓶子掉到地上摔个粉碎,里面的鉴定证书也被他三两下撕的粉碎。这样你满意吗?至于钱就不用还了,当做我们的见面礼。

我知道人家既然敢先把套解开就不怕我们反悔,拍手道:周兄大气,我跟你走一遭。

好,别让大老板等急了,我现在就安排直升机来接我们,说着就掏出电话打了起来。

还真是有钱人,去哪都是直升机,我心里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