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玉清观借宝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6 字数:3475 阅读进度:2/81

来到玉清观所在山头前,下车结了车费,只见一条石阶小道弯弯曲曲隐于林中,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来到山顶,偌大的一座道观出现在我的面前,红砖绿瓦,气势非凡。

道观分前中后三殿,供奉三清祖师,财神和文曲星。走进朱红的大门,看到里面人不是很多,可能也是下午,进香的游客都回去了。

几个学生样子的孩子在文曲星殿外虔诚跪拜。一个身穿笔挺西装,戴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手上的劳力士闪闪生辉,一看就是成功的商业人士,在财神殿前双手合十祷告。

双手合十祷告不是佛礼吗?道家的财神会理你才怪。还不如像旁边带着大金链子的胖子实在,跪地上磕几个响头,财神爷一高兴肯定让他发财。我心里想着往前走。

一个道士也没有看到,我接着往前走,看到主殿三清殿前竟然一个香客都没有,现在的人啊!要么求财,要么求才,其他的都是浮云啊!

绕过三清殿,后面就是道士的生活区了,被一堵围墙与前面殿宇隔开,我正要开门进去,被一个小道士拦住了去路。

善人请留步,后院乃师傅们修行之地,不便入内,如需进香还请去前殿,自有师兄侍候,还请海涵。

小道士年纪轻轻,也就十五六岁,长得眉清目秀,说话也大方得体,使我对玉清观的好感度直线上升,看来观主玄天真人对这些徒子徒孙教育有法,不似有些景区搞得旅游骗子,一帮假和尚、假道士忽悠游客的人民币。

我也赶快拱手为礼,小道长见谅,我有事情求见观主,烦请小道长通禀一声,就说三元居张老三之孙求见玄天道长。

我小的时候跟爷爷来过玉清观几回,观主玄天真人对爷爷推崇至极,隐隐有执弟子之礼。自然对我也爱屋及乌,宠爱有加,就连我淘气拽掉了他一缕胡须都淡然一笑,夸我壮实有力。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玄天真人是否还记得当年的小不点,不过有爷爷这层关系,想来今天也不会白走一遭。

果然小道士进去没多久,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人未到声先到:是子枫师弟来了吗?愚兄接待来迟,恕罪、恕罪啊!紧接着一身灰色道袍的壮实老者迎了出来,仙风道骨,鹤发童颜。

师弟?这是什么辈分?我被玄天真人的称呼吓了一跳,忙称:岂敢岂敢,真人,您这……我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话了。

师弟见外了,当年是我根骨欠佳,入不了张天师法眼,但是救命之恩,玄天铭记于心,五龙镇一役,要不是张天师大展神威,恐怕全镇老百姓都要因为我的冒失死于非命了。虽然天师不收我,但是在我心里永远敬他老人家为师。

说远了,师弟远道而来,先入茶室享茗,师兄略表地主之谊。说着就拉着我往里走,热情的我呆若木鸡,僵直着跟他来到了一间古朴的茶室—静心苑。

虽然身体跟着进来了,但是魂还在半空飘着呢,神游天外,不断乱想:爷爷这么厉害?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讲过呢?还大展神威了,难道世间真的有妖魔鬼怪出来害人被爷爷给收服了?

师弟,尝尝这雨前龙井,是为兄亲自进山采的,得自于一颗百年老树。玄天真人亲手泡了一杯茗茶放到我的桌前。

我的魂终于从半空中拉回到了身体里。

真人,您能给我讲一讲我爷爷在五龙镇都做了什么吗?我从来没听他讲过以前的事情。

别真人、真人的称呼,为兄痴长你几岁,难道称呼一声师兄就这么折煞你吗?

痴长几岁?拜托,我小的时候您就五六十岁了吧,现在怎么也七十多岁了,这也叫痴长几岁?但是看他好像真的不悦了,谁叫咱有求于人呢,一切都可着他高兴。

于是改口道:师兄,您能给我讲讲五龙镇的事情吗?

听到我叫他师兄,老道士高兴的像个小孩子,满脸喜气,好像小孩子得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

诶,师弟喝茶、喝茶。五龙镇事关隐秘,既然师傅没跟你提起,为兄也不便叙说,等你以后问师傅他老人家吧。

还真会顺杆往上爬,这就叫起爷爷师傅来了,但是这亲戚你也攀上了,还是不告诉我实情是怎么个情况?

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回来的主要目的是借道袍,借法器,好去救熊大力一家。

我把来意跟玄天真人说出,希望师兄能借我一件道袍和几件法器。

玄天真人满口答应,这个没问题,玉玑子,打开珍宝阁,给子枫师弟挑选几件上等的法器。玄天真人对门外吩咐道。

是,师尊。一个洪亮的声音答道。

师弟请跟我来,不知师弟需要什么样的法器,是收妖、捉鬼,还是探气、寻龙?玄天真人边走边问。

我哪里知道这些门道?估计他以为爷爷把道法传承给我了,哪里知道老头子只交了我学问知道,这些神鬼道法只字未提。

这个?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我略有尴尬的回道。

也好,师兄的法器有五件之多,看中哪个师弟尽管拿去用。玄天真人豪气的道,自豪之意,溢于言表。

才五件有什么好豪横的,怎么说的好像百十件,随便挑的口气。我心里暗想,却不知道,现如今正统道门有一两件法器作为镇派之宝的都是少之又少。

来到一间古朴的殿门前,门早已被先前被叫做玉玑子的道士打开,牌匾上三个古篆,珍宝阁,字体苍劲有力,应该出自名家之手。

走进门去,里面并排摆放五张朱红色供桌,每张供桌上都用红布盖着一个托盘,想来里面就是玄天真人说的法器了。

玄天真人冲着玉玑子点了点头,玉玑子走过去把红布都掀了起来,终于看见法器的真容了。

第一件是一个铃铛,手掌大小,铃铛上有一个长柄,看来是可以用来手持,古朴的花纹下有些许铜绿,看来是青铜所铸。

第二件是折叠起来的一块布,应该是一面旗幡,看不出什么材料所做,但是上面穿有金丝银线,看起来很华贵。

第三件是一方印玺,晶莹剔透,是一件美玉所造,九条玉龙盘旋于上,华光尽显。

第四件是一把桃木剑,平平淡淡,但是细看又感觉质地坚硬,不弱于金铁,应该不是凡品。

第五件是一个青铜八卦镜,向镜中望去,感觉阴阳鱼在不停的旋转,阵阵眩晕感袭来,吓得我赶快收回了视线。

看着这五件宝贝,我陷入了沉思,本来我只想借几件法器装装样子,我说的法器就是江湖道士们用的普通的道家器具,现在真给我弄出几件宝贝,说不定碰到危险还能用的上,但是看玄天真人这么重视这些法器,我也只能借一件,到底选哪件好呢?

铃铛、旗幡不知道怎么用,桃木剑我也有了,是当年一道天雷击中了园中的桃树,整株桃树都在雷击下烧毁了,但是就有这么一段漆黑的桃木芯侥幸留存了下来,被爷爷制成了桃木剑,虽然不知道那桃树多少年了,但是至少比我年纪大,雷击桃木剑应该比他的桃木剑要好一些。

那就剩下白玉印玺和八卦镜了,最后我坚定的走向了八卦镜说,师兄,我觉得这个八卦镜不错,可否借给师弟一用。

我用眼角余光看到我走向八卦镜时玄天真人紧绷的脸色放缓,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应该不是这五件宝物中最珍贵的。至于为什么不选白玉印玺、我是看它太贵重,要是磕了碰了我可赔不起。

咱挑的不是它有多厉害,是看造型,是看性价比的。要是玄天真人知道我这么挑宝贝会不会气的杀了我。

师弟尽管拿去用,这阴阳八卦镜能破惘,定魂,对鬼怪一类有很大的克制作用,看来师弟这次要对付的是阴魂之类。

那这个摄魂铃师弟也一并拿去用吧,说着走到第一个供桌前,拿起那个铜铃递给我,摄魂铃能收人魂和阴魂,师弟用时要谨慎一些,不要一不小心收了生人魂魄进去,虽然可放回,但是恐被误认邪魔外道之流。

然后又展开那面旗幡,上面用金丝银线勾画出许多符文,荡妖旗,旗幡展开,妖魔不可近身;又拿起桃木剑,千年桃木剑,驱邪诛魔,硬比金铁;最后小心的捧起那颗玉玺,翻天印,虽然不是传说中的先天至宝翻天印,但也是大师的仿制品,威力无穷啊,当初要不是我年少更事,贪图这些宝物,也不会在五龙镇惹出那么大的祸事。要不是张天师,贫道哪怕下十八层地狱也是百悔莫恕啊。说着说着老泪纵横。

我正要开口询问五龙镇的事情却被玄天真人阻止了:好了,不说这些,师弟此去何处还未告知为兄,为兄也好为你谋划一二。

我知道他是不会告诉我了,就把熊大力被錾客下套,到要挟我爷爷出山等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了玄天真人听。

玄天真人听后大怒,但是世俗之事出家人又干预不得,干瞪眼没办法。

按照我的要求,给我找了一件合身的道袍,还亲自画了几张护身符交给我,看他画完之后,脚步虚浮,想来是花了大力气的宝贝,我也没有推辞。

拿到东西后,想赶快下山去跟熊大力会和,便拱手向玄天真人辞行。

师弟且慢,玄天真人送我大山门口,在我转头下山的一刹那叫住我。

师兄还有什么事情吗?我停住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