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危机突至

小说: 天狱司 作者: 黑客的键盘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6 字数:3559 阅读进度:1/81

疯子,开门了,今天哥们发了。听到这震耳欲聋的敲门声,我就知道是那头熊来了。我叫张子枫,今年28岁,是个孤儿,听张老头说,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丢弃了,是他把我捡回来的,既当儿子又当孙子的养这么大。

张老头是开古董铺子的,其实是个密客,就是处理刚倒出来的土货和凶煞货物的人,有点神神叨叨的本事。行当里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件都会拿给他看,好像一些出了人命的物件也都被他收了。看他七老八十,颤颤巍巍的样子,浸染这么多凶货,真害怕他哪天挂了。可是这二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个样子。

我大学毕业后就把铺子让我看了,从小到大也跟着学了些本事,加上这几年的锻炼也算能独当一面,而他说去找个朋友,一走就是五年,音讯全无。

叫门的是隔壁古董铺子熊老板的儿子叫熊大力。人如其名,壮的跟头熊一样,从小我的那点好吃的都喂了他了。但是这一带的孩子都是放养的,比较野,打架是经常的事情,每次打架这小子都怂的跟狗熊一样,还需要我这个小瘦子冲锋陷阵,别看我瘦,但是天生力气极大,每次打架三五个比我大几岁的孩子都拿不下我,所以给我取了个外号张疯子,这小子也落了个憨熊的名号。

我懒洋洋的打开铺门,大力,你是要拆老子的门啊?啥好事把你激动成这样。

熊大力神秘兮兮的拉着我快步闪入,回手拉上了屋门,还记得我前年收到的那个赝品琉璃瓶吗?真是打眼啊!想我熊爷也是纵横古董界几十年……

打住,快打住,我毫不留情面的制止了他的歪歪,要是让他这么吹下去就要吃午饭了。

你这从出生算到现在也就二十多年,就你那点本事还不跟你爹好好学学,最后吃亏的总是你。好高骛远在我们这行里可是要倾家荡产的。

知道了,真啰嗦,我还不是想给老头子长长脸,前年收的那个破瓶子,做工、包浆、器型真是没得说,要不是你看出端倪,我还真看不出来是个赝品,因为这事被我家老头子数落了一个多月,真丧气。

但是今天是哥们我扬眉吐气的时候了,收的时候花了三万,今天哥们卖了三十万,回家我就把支票拍我家老头子脑袋上。

哪个琉璃瓶?是那个凤凰抱首七彩琉璃瓶?你这个憨熊,不是跟你说了,就当交学费了,咱们古董行业哪个学徒不要交个几十万的学费,你那三万还算少的了。当时就让你砸了,你舍不得,说留下当教训时刻警惕自己,怎么又给卖出去了。

这就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哥们当年的教训如今变成了红彤彤的人民的币。说着还用他那大嘴唇子亲了一下支票。

是什么样的人买的?你给他出你们熊友斋的鉴定证书了没有?我马上问道。

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穿的土了吧唧的,没想到这么有钱,在我店里转了好久,最后看上了这个瓶子,真是活该他倒霉。

证书肯定有啊,咱们熊友斋出品,必是正品啊!店里的口号倒是说的挺溜的。

农民?证书?坏了大力,你被下套了。

咋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今钱货两清,怎么就被下套了?咱们这行规矩,转身不回,只要离开双方的视线就各安天命,打了眼也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我不就是这么交的学费吗?

你个憨熊,那是我们行当里的规矩,开店给鉴定证书的能一样吗?按照法律规定你要假一赔三的。我着急的说道,古董行水深着呢,你老头没跟你说过錾客?

啊?不会吧,一个憨憨老农能有这本事,不会的,不会的……

说你是憨熊你还真憨的可以,一个老农能开出三十万的支票?一个老农能知道给你要鉴定证书?一个老农能在古董店转这么久挑出你藏在犄角旮旯的赝品?你这是碰到硬茬子了,赶快让你老爸联系五爷,在人家没找上门来,把事情解决了,要不然就不是光赔钱的事情了,你们熊友斋的门面也要被你给毁了。

这么一会熊大力的脸色由得意变成自欺欺人,再变成惊慌失措,整各一个川剧变脸。

五爷是我们这一带的话事人,本名叫朱正远,在家排行老五,大家都尊称他朱五爷,上到高官,下到地痞都要给他面子,听说年轻的时候救过一个大官的命,真是有通天手段的人,所以我们这边行里、道上的事情都找朱五爷评断。

那、那、那我赶快回家,熊大力匆忙推门走了出去,边走边掏出电话打给他老爸。

这个憨熊,三万的学费变成了一百万学费,楼价涨的都没有他涨的快。但是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想来是外来的錾客无心之作,有朱五爷出面,说不定钱都不用赔那么多,但是最少也要赔人家一倍,这是规矩。看这回憨熊涨不涨记性。

錾客就是职业古董打假人。本来我们正经铺子是不怕他们的,但是就是有熊大力这种耍小聪明的棒槌,才让他们有机可乘,并逐渐形成了一个流派。

一天也没什么客人,古董行业本来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也早已习以为常,正准备关门的时候,熊大力匆匆的跑了过来。

疯子,这回出大事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啊!熊大力由于太过激动,脸都憋得通红。

你别急,慢慢说,咱们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你有事肯定义不容辞啊。我停止关门把他让了进来。

那个买瓶子的是个錾客,在我们找到朱五爷的时候,瓶子就已经到了他老人家的手里了,而且对方放话了,不要赔偿,就让我们出一个人,办一件事。

如我所料,还真是錾客下的套,但是不是为了钱,我们能有什么本事?需要他们下套来强请呢?

熊大力有些扭捏,吞吞吐吐道:他们想请你爷爷出山帮他们办一件事,我也才知道,原来你爷爷是道上有名的神鬼算子张老三,“乾坤天机,驱邪避凶,神鬼算子,无佐其名”。当年出土的几件大凶之器都是被你爷爷镇压下去的,听说死了好多人,要是没有你爷爷,可能那几个镇子就都完了。

他们要去一个地方,需要你爷爷帮忙去化解,但是去了你家几次,都没有见到人,想从你这下手又没找到机会。

我说前段时间老有一些人来铺子里转悠,但是什么都没有买,原来是这些錾客想着对付老子,苍蝇叮不了无缝的蛋,看我这没有机会下手才想着从我兄弟那下手。

我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实在是不能操劳了,况且失踪了五年了,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

有朱五爷的面子,想来他们也不能怎么着吧?我问熊大力。

问题是,这回对方好像势力挺大的,朱五爷都不敢驳他们的面子,熊大力眼圈都红了,我也知道让兄弟你为难了,但是我们刚到朱五爷那我老爸就被扣下了,对方带话说如果请不到你爷爷他老人家,就让我们家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事是我惹的,我烂命一条,死不足惜,但是我父母都这么大岁数了,不能让他们跟着我受罪啊?说着熊大力跪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到好兄弟这么难过,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大力你起来,放心,有我在保你全家无事。我拉起熊大力那壮实的身体。

我跟你去见那錾客,爷爷的本事我也学了七七八八,我代替爷爷跟他们去。

其实我哪学到什么本事,张老头根本就没教过我道法之类的,只是教了我大量的历史知识,各朝各代的人文习俗,时代特点,历史隐秘,就像他亲身经历过似的,图文并茂的讲给我听,所以通过学到的知识细节,在辨别古董方面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但是要说到驱鬼捉邪,那就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到了这个时候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能看着憨熊一家死吧,顶着头皮硬上吧。

我记得张老头屋里有些这方面的东西,不管能不能用得上,先过去拿上再说。

走,跟我去爷爷屋里拿些东西,然后去朱五爷那要人。

我关好铺门,带着熊大力来到我跟爷爷住的小院,爷爷的屋子自打他走后就一直锁着,我也经常在铺子里凑合睡,要么就是跟熊大力出去酒吧嗨,很少回家。

打开爷爷屋子的门,里面布置的还是跟五年前一样,简单、淡雅,一张床、一个蒲团、一套桃木柜子和桌椅。

我进屋开始搜刮起来,墙上有一把漆黑的木剑,这可是雷击桃木剑,肯定要拿走,纸篓里翻出来七张扔掉的符箓,拿出来展平,看不懂是什么,但是应该也能撑撑场面。

大力你看看柜子里有没有道袍之类的衣服,张老头要是以前那么厉害应该有身形套吧?

熊大力打开柜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侧开身让我自己看。

平时我还真没见老头子穿过道袍,再找找,这点东西好像还不够牌面。

但是我们又来回翻了四五遍,能用得上的也就刚才找到的那把木剑和七张符箓了。

这点东西不行啊,大力,我记得你家以前收到过一个罗盘,卖出去没有?

没有、没有、那东西看的人少,看中的给的价钱又太低,所以一直都放在那里。

好,你回家把它拿过来,再找一些老铜钱,串一把铜钱剑,什么黑狗血、糯米、黑驴蹄子,墨斗线之类的都去找一些,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我去道观里借一件道袍,看看能不能顺手弄来一些其他的法器,咱们分头行动。

熊大力答应一声就向他家的铺子跑去,我也打车向城外玉清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