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淼萝

小说: 师尊人家不是坏孩子 作者: 池等 更新时间:2022-06-27 字数:3364 阅读进度:17/20

夜间,宫市间都挂起了淡淡暖意的灯笼,九洲城的石砖被水打湿,倒映出橙黄的水波,有心人亦停步观望这世间别有的景致。

慢慢地,夜市尽数开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夜宵出炉的诱人香味。

各坊间的喧闹声远远都能听见,不见昼时的平淡,夜晚才是主场……

不远处的乐坊披着彩色丝绫,随着坊间传出的丝竹玄音,在夜风的吹拂下起舞,略显诡异。仔细一闻,这夜风中还夹杂着些奇香,引的人四处找寻源头。

短短时间内,香銮坊就已到了人满为患的可怖境地,着绸缎锦绣的官爷勋贵不在少数,有实力的,有财的入内坐上座。没财的,有实力的入内看着。这既没实力,腰包也不争气的,就只能把香銮坊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听听声也就罢了。

谢临安带着陈焕已经早早进去了,不出所料他们是第一类人。

坊内笙歌不断,几位乐娘在台上古筝琵琶合奏,古筝的典雅,琵琶的小调,丝滑顺耳,好比神仙斗法,将夜里的气氛直接拉向了高潮,引的人拍手叫绝。

谢临安平生最爱抚琴,亦欣赏这些悦耳的曲调,往日来香銮坊,不为别的,就为了在这里听名冠九洲城的一曲。三月未曾洗耳,甚是想念,今夜方可敞开了听。

只要听了这管弦之音,就算身处这游戏烟花场所,也并不觉得不雅,反而藏着一种埋没于市的难得的高雅。

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座的男子大多怀里都搂着娇滴滴的美人儿,酒桌间,淫词艳语的不在少数,甚至一些不雅的场面出现也丝毫不忌讳。

而这些却都吸引不了已如痴如醉的谢某人。

那些打扮艳丽的女子个个往他怀里倒,都被他让陈焕拦着了。

“真是不解风情!”

“空有一副好皮囊!来这儿还不找女人?”

“……”

见谢临安已然沉迷,陈焕在挡女人的间隙连忙提醒他:“大人,可别误了正事儿!”

只见谢临安不以为然的说道:“没忘没忘,你看那是谁?”

陈焕随即顺着谢临安的视线方向瞟去,看见了那些装束都还未变的人坐在前座。

正是今早那些人!

陈焕心里对谢临安的形象又变了几分……

这时,香銮坊的管事妈妈叫停了乐娘一行人,音乐戛然而止。

只见她拍了拍手,满眼笑意,“各位老爷公子们,今个,咱香銮坊给大家准备了个神秘惊喜,来请大家一起见证一下!”

话语声刚停,乐娘被撤下又换了一波上台,装扮也与之前大有不同,似有一种异域风情。

为首的乐娘向客人们颔了颔首,

刹那间,丝竹声电光火石般的碰撞起来,是一种很奇怪的乐曲,像是从很久远的地方开破而来……

所有人都停下了眼下手头上的事,伸长了脖子向台上张望。

一层,二层,三层皆是如此。

舞台的两侧,一群胡姬踩着节奏,从幕后辗转到了台上。

轻盈的蓝色缦纱包裹着她们曼妙的身体,脚腕上系着的铜铃也在叮铃作响,面纱下的异域面容被遮挡住,隐隐约约只能看见的轮廓,便引得人无限遐想。

坊内皆是拍手叫绝,谢临安也罕见地盯着这些胡姬。

在这一群胡姬中,一名女子极为出彩。舞姿曼妙,举手投足间都是极美的,就连面纱也隐藏不住她精致的面孔,眉目间尽显风情万种……

台下不乏有喜欢起哄的,口哨声在谢临安耳边此起彼伏。

而谢某人却无动于衷,因为……

他沦陷了。

女子的一次转身,一个回眸,一个微笑都能让他的心跳动起来,连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是一种快要破壁而出的奇异感觉,真是特别呢!

陈焕:谢谢!第一次听说把铁树开花描写的这么隐晦的。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变得不像自己了。

随着乐娘们吹奏的气势减缓,一舞终毕。

大家好像都意犹未尽,嚷嚷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掌事妈妈似乎很满足这样的效果,背过身暗暗地向姑娘们使了个眼色,姑娘们心领神会,面带笑意踩着异域的步伐退了下去。

底下又是嘈杂一片,都嚷嚷着要那些刚才那些胡姬再出来露个面。

“哎呦呦~各位爷,这些姑娘们啊都是人家专门为你们准备的惊喜,但她们都陪不了你们,可我们这儿最不缺漂亮的姑娘,人家再给各位爷再叫一批就行!”

刚说完,一批妖艳的女子便走了出来,去陪那些所谓的爷。

谢临安大概扫了一眼,心中仍对那女子无法忘怀,再看任何女子也都觉再难入眼。

有的爷不满意,走到台上去向那掌事妈妈讨要刚才的女子,场面一片混乱,谢临安管不了那么多,身体像不受控制般的离了座位……

走在乐坊的楼道里,身后的房间里不时的传出几声娇笑来,男性粗重的喘气声,女子的惊呼,听着难免不让人面红耳赤。

谢临安只想快些逃离这个地方,以至于走路都没有看路,只顾着低着头。

谁曾想,一只纤纤玉手突然伸出来,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拉进了隔间。

女子一个反手把他摁在了墙上,谢临安全程都处于懵逼状态。

他刚想要挣扎着说话,就被人死死捂住了嘴。

待他仔细一看眼前之人,瞬间又安静的像只猫咪一样。

因为拽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名让他一见倾心的异域女子。

他做不了什么,只是愣愣的瞅着面前这个面容绝色的女子,一时间,竟让他失了神。

女子看他一副呆滞模样,面纱下红唇弯弯,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更是晃的他睁不开眼,只听到狭小空间里,一颗心砰砰的跳动着……

“好看吗?”女子有些娇媚地将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有丝丝酥麻的感觉。

他呆呆地点头,

女子见他这幅样子也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了,便松开了手。

谢临安得了自由,壮着胆子询问面前女子的名讳。

“淼萝。”

“淼萝?!”

谢临安顿时从刚才那种不清醒的状态下脱离出来。“淼淼?”

连忙追问她,“那姑娘可曾去过福安庄?”

“你猜?”

女子似乎是想逗逗他,毕竟这孩子看起来呆呆的,一定很好欺负。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谢临安心里有了答案,却有些怀疑,区区一介胡姬,一跃成为九洲城的新贵?这可是乐坊出来的贱籍啊!

“我知道你在疑惑些什么,不必担心,你赚的钱都没问题。”淼萝直击重点。

被人戳破来意确实有些尴尬,他清咳两声。

“我只是在疑惑,姑娘为何要大费周章的设这么一出戏,引我过来?”

淼萝眉毛轻挑,伏在他耳边说道:“因为……我看上你了!”

女子温热的鼻息洒在他脸颊上,谢临安顿时不可觉的颤了颤。

淼萝身上特有的花香味不同于香銮坊那些姑娘身上的脂粉味,所以他断定这一切都是她有意设计的……

见他无动于衷,淼萝也不缠着他,转身跳坐在隔间的木案上,“让你赚钱不好吗?这天底下的好事白白送到你手上诶!”

“既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那也得咬一口看是什么馅?要是芝麻馅,那可就不是什么美事了。”他谢临安人又不傻,身居高位,又坐拥一大笔流动钱财,稍有不慎,就可能给他检举出来,面对这样的好事儿,又怎么会不查。

淼萝摆弄着手里的秀发,慢慢地停下来,双手绕过耳边,将面纱缓缓取了下来。

白皙的肤色,宝蓝色的深邃眼眸,诱人的娇艳红唇,整个五官被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来,茂密的栗色卷发映衬下,是一种极具侵略性的美艳。

谢某人是个妥妥的颜控,就凭他在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陈焕弄丢,自己只身闯到这里来说。更何况这种美是令人窒息的!

“谢公子就放心吧,这馅饼是什锦馅的……”

女子娇娇的声音传入他耳朵里,竟有点令他招架不住,连忙拉开门飞速逃离。

“公子,下回再来玩儿啊!”身后是女子的声音,好听……

今晚收获颇大,留在香銮坊也无益,他索性便出来了。

陈焕人守在不远处的食摊上,看见他出来连忙冲了上去,“大人您终于出来了,末将真是一通好找啊!”

谢临安自觉尴尬,抠了抠脸。

甩了甩衣袖急忙催促陈焕,“好啦好啦,走吧?”

“大人,这事儿还没办完呢。”陈焕一脸不解,刚才场面一混乱,他就找不到谢临安人了,找了他半天,未果,只好自己出来等他,这时间都给耽误了。

谢临安一个偏头挑了下眉,“都办妥了,走吧?”

陈焕想了想,也没多问,毕竟谢临安刚才那一心二用的功法都让他大为震惊,能一改往日里吊儿郎当的形象,还有什么是谢临安做不出来的,怕是潜力无限大啊!

谢临安:才看出来?

陈焕:成儿!就不该给他点颜色。

————

昏暗的密室,石门缓缓打开,地上的青苔爬上了墙。

这里安静的可怖,仔细听,还有滴水的声儿,滴答滴答,慢慢地放大人内心的恐惧。

旁的,还有一条甬道。

一条无光线透过的甬道似乎什么都不剩,只有无尽漫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