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误入小巷遭“乞丐”围攻

小说: 师尊人家不是坏孩子 作者: 池等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280 阅读进度:5/20

一群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乞丐聚集在一起,他们脸上生着脓疮,头发已经结节,裸露在外的皮肤还有着被抓伤的痕迹。

原本已瘦弱不堪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将他们刮走。

恶臭的源头找到了!

一座已经破败的道观出现在这脏乱不堪的地方,好像一点也不违和。

这些乞丐躲在这布满蛛丝的道观里,让原本不大点儿的地方显得更加拥挤。

很显然,这个地方成为了他们的栖身之所。

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小团子所不曾想象到的。

自己失了记忆,在印象中自己一直都在皇宫里面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穿的好,吃的好,曾经受的皮肉之苦也早被自己慢慢淡忘了。

他也曾和那些体恤民情的大臣谈及过民生问题,但今日所见,这些人虽是乞丐,还在九洲城内,日子便过得如此疾苦,可见那些九洲城外的人民日子也过的好不到哪去。

慢慢地,一股自责感涌上心头。

还没等他开始自我煽情呢,那些乞丐就发现了站在墙角的他。

一双双深陷的眼睛,在看到他之后,原本暗淡无光的眼里,仿佛绽开了一朵烟花般,瞬间亮了起来。

小团子莫明有种被地狱里的恶鬼盯上的感觉。

看着他们空洞的眼里慢慢散发出诡异而又贪婪的光芒,瞬间不寒而栗。

他想要跑路,却发现自己已无路可退,身后哪儿还有一团雾啊,这周围除了天上有出路,四周都是一堵一睹的高墙啊!

“额滴个亲娘嘞,难道我注定只能待在皇宫里吗?这第一次出宫,就让我遇见这么邪乎的事,还让不让人玩啊!”这是他第一次后悔自己脱离了那个保护圈。

他看着道观里的乞丐眼神越来越怪异,腥臭的嘴里开始流着恶心的涎水,颇有一副要把人分拆如腹的样子。

额上的虚汗越来越多,心跳也越来越快。内心默默流下两行清泪:看来今天真的是有去无回了,可怜我小小年纪就要命丧于此,我心有不甘呐!

他紧闭双眼,大吼一声:“都来吧!来吃我吧!我不怕你们!”

表面英勇逞能,其实怕成一条狗。

正当他以为自己要被那些人疯狂撕咬的时候,却发现该来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试探着睁开一只眼瞧了瞧,却发现那些乞丐还挤在破道观里,只是有一些蠢蠢欲动。

他不解,为什么他们会躲在一个那么小的破观里,明明道观之外的地方也很大啊!

而且,自己已经插翅难飞,他们的样子如饿死鬼一般,为什么不直接扑过来?

难道有什么东西限制了他们?

一连串的问题在他脑海里面呈现。

乞丐们看见眼前的美味都想要扑过去啃上几口,一瞬间占地狭小的道观变的拥挤不堪。

挤来挤去,总会有一些人没有被顾及到,脱离了道观的庇护。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些被挤出来的乞丐刚脱离道观,皮肤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灼伤,遮挡的血肉被烤焦,露出了森森白骨。

他们拼命想往回爬,可是没有机会了。

只是片刻的功夫,他们就全部化为灰烬。

正在吃瓜的某人,见到如此大的场面,只是淡淡感叹了一句“原来如此!”

那些乞丐惧怕阳光,可是正常人怎么会惧怕阳光呢?

他们莫不是得了什么罕见的怪病,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一路上经历了这么多怪事,他还是宁愿相信后者。

他把皇宫里的书看完了,国师便给他从外面搜集来了一些异志传说,还经常给他宣讲一些歪门邪说的东西,让他不厌其烦,自然也对这些东西提不上兴趣。

可今日亲眼所见,便让他不得不相信了。

“没想到书上说的都是真的,这个世界不止有我们一种掠食者,还有……魔物!”

眼下这群乞丐处处与常人不同,看来是魔物无疑了。

正当他准备继续思索的时候,这群“乞丐”突然开始骚动起来,发出“吼吼”的叫声,听起来十分亢奋。

小团子瞅了瞅天空,暗暗道:“不好!天马上就要黑了!”

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天黑会到来的这么快。

自己身下已无退路,“乞丐”人数众多,只怕是一扑过来就要把他吃的连渣都不剩。

看看这一隅天空,仿佛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慢慢缩回墙角,扫视了下这四周的高墙,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算了,只能拼一把试试了。”

他的双手紧扣着左右两侧的墙体,利用这个还算标准的直角所带给他的张力开始慢慢地向上攀爬。

可笑的是,他连树都很少爬,徒手爬个墙就更加艰难了。

天都已经黑了,他才爬了不到两米。

那些个“乞丐”看见他试图逃走,终于冲破束缚的他们红着眼,“吼吼”的疯跑出来,开始冲向他。

而他现在只能架在这两堵墙之间,等待最后的凌迟。

小团子又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好好习武,害得现在整个人手无缚鸡之力,只能等死。

他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废物?除了处理朝政和学习之外,自己好像什么都不擅长。

他也经常问自己:“我是不是世上最没用的皇帝?”

时下这些记忆再度涌入他的脑海,仿佛是临别的钟声,让他悔不该当初。

“乞丐”们在他下方疯狂地吼叫,试图用手够到他,但奈何他的位置还存在一定的优势,“乞丐”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近在眼前的食物,而无法享用。

小团子扒在这上面良久,手指酸痛,脚下的墙体也开始慢慢的松动。想要继续往上爬,可手还没伸上去,脚下的墙体就已经破碎。

幸好他反应迅速,及时抠住墙缝没掉下去。倒是他正下方的“乞丐”吃了一嘴的土。

底下的“乞丐”饿的不行,在抓回逃走的食物的过程中,他们好像学聪明了,开始用身体搭人梯,企图把他扯下来。

他用自己残存的力气与这些“乞丐”周旋,着实不容易。

他又往上爬了几步,爬到精疲力尽还没有爬出去,他只剩下了欲哭无泪。

那些“乞丐”身材矮小够不着他,便又往上叠了一层,这个高度离他只差一点点了。

他们用手够他,险些把他扯下来。他们看没有结果,怒吼着,用力向上一跳。

小团子想着自己必死无疑的下场,抓住墙体的手开始慢慢放松。突然他感觉身体变得轻飘飘的,身下的“乞丐”好像离他的距离也有些远了,他有点疑惑。

低头一看,好家伙!离自己最近的那几个“乞丐”已经躺在了地上,被其他“乞丐”无情踩踏。

而那几个“乞丐”的身上好像压着什么东西,有点眼熟,但他时下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自己已是将死之人了。

一直在死死硬撑的他,不过是一个十岁小孩,能撑到现在,属实不易,他好疲惫,手好酸,脑袋好重,只想倒头睡一觉。

身下的“乞丐”在嘶吼,臭气熏天,而他就是待宰的羔羊,准备命丧黄泉。

一阵腥臭的热风划过。

他的帽子掉落,头发散落开来,一身黑色的太监服衬得他的脸越发苍白。稚气未脱的小脸上随和平静,那一瞬间,仿佛他不是一个十岁小孩,而是看破世俗的老者,决绝又释然。

他有些无奈:“当初被关在密室都没有死,现在竟然要被这群魔物分食,着实可笑,可笑啊!”

说完,便再也只撑不住,身体如蝉翼般从空中坠落。

而他并没有看到,就在他坠落的前一秒,那座破道观里突然迸发出紫色的光芒。

光芒所到之处,尽显生机。

那些“乞丐”在紫色光芒里绝望的尖叫,嘶吼最终化为齑粉……

光芒把正在坠落的他紧紧包裹起来,慢慢飞向了破道观。

他的体力已经透支完了,坠落的时候就疲惫的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几天,小团子感觉周身暖洋洋的,还有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萦绕在身边。

体力已经恢复的他苏醒了过来。

他慢慢睁开双眼,结满蛛网的房梁,看不清原本颜色的壁画,还有已经铺满灰尘的贡盘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贡盘!蛛丝网!破道观!

“得嘞!我这死了都出不去啊!”小团子无声笑道。

他想起身转转,却发现手臂酸痛难忍,转头一看,一张粉嫩精致的小脸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贴着他。

粉嫩饱满的嘴唇肉嘟嘟的,小巧的鼻翼轻微煽动着,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柔软的发丝就这么轻易的搭在他的身上,不觉有些痒痒的。

小团子看的不禁有些痴了,这么好看的小孩儿,他还是第一次见。

香香软软的恨不得让人咬一口。

看着眼前比自己还要小的娃娃,又看了看所处之地,他不禁难过起来。

小声道:“你也是被吃了对不对,真是可怜啊,没想到在我之前,他们还吃了这么小的小孩,真是丧心病狂。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会像哥哥一样保护你的!”

怀里的小女孩突然动了动,他立即停止了说话,生怕把枕着自己胳膊的小孩吵醒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