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钱袋被抢风波

小说: 师尊人家不是坏孩子 作者: 池等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556 阅读进度:4/20

庄重威严的玄武门已立在眼前,小团子一路上战战兢兢,突破重重难关,终于来到了这里。

“呜呜呜,一路上请安都不知道请了多少次,原来宫里有这么多比太监官还大的人啊!”内心的苦涩只能自己消化,为了出宫小团子也是卑躬屈膝啊!

玄武门两侧都布有禁军,而这身衣服原本的主人服侍于内殿,根本不会有出宫的机会,更别说有出宫令牌了。

小团子幻想着宫外的场景,自己却被困于此处,满满的失落感向他袭来。

正恼于如何出宫,突然一批同胞从他身边经过,正是个好机会。

他从角落里杀出,偷偷跟在了这批将要出宫采买的太监身后。领头的大太监是制衣局的,这次出宫是为了从胡人那进一批上好的布料给皇帝献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要献礼的对象竟然就在队伍的末尾,他还能在偶然间帮皇帝一个忙。

禁军看到了令牌便放他们通行,小团子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注意,便耐着性子跟了太监们一段路,虽然看着他规规矩矩地跟在后面,心却早就飞到了街市小贩的身上,终于他趁大家不注意,偷偷脱离了队伍。

“啊啊啊!原来宫外这么热闹哇!”内心被震撼到了,可怜的小娃娃,八岁时被那个神秘男子拐来,自此从未出过宫,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街市,他只是时常向国师询问宫外的事,没有亲眼见过也免不了浮想联翩。但他亲眼所见的场景还要比他想象之中的更加热闹非凡。

这九洲城作为夜国的朝都,可谓是各国商贸往来的枢纽啊!在此看见一些胡人和身着怪异服饰的人已经不足为奇。

这里的街道两旁,小贩驻扎集结,各种稀奇的商品比比皆是,杂耍的艺人被人们团团围起,他们的帽子里已经装下了不少的铜钱和碎银,看来是份可观的职业。

周围的酒楼林立,走在街上都能闻到飘出来的饭菜香味,每当两家酒楼因揽客发生争执时,总会举行厨艺争霸大赛和服务态度考核,那时街上便会挤满那些看热闹的人,那场景确实壮观可以和每年举行的社火节有的一拼了。

这些东西在旁人眼中也许最平常不过,但在小团子眼里却极为新奇。正是孩童心性,也难免会被吸引。

穿着小太监服的他挤进了拥挤的人潮,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开启了他的goshopping之路,为了买东西他可是准备了不少的银两。

左看看右看看,看到喜欢的就摸出钱袋付给人一锭银子买下,没错,你没看错,就是一锭银子!以至于他在路人眼中就是个人傻钱多的小傻子。但在小贩眼中那就遇到贵人了,这么傻,多推销推销就能多坑几锭银子。可怜兮兮的小团子还不知道问题所在,稀里糊涂的就买下了一大包东西。

都说“财不外露”,咱们这傻孩子只顾着露财,一些个人就专盯这种人傻钱多的抢,今儿运气好,还就真让他们给遇到了。

小团子逛着逛着就饿了,卖汤圆的老大爷大概是看他可爱,端着碗热乎乎的汤圆就招呼他,顿时觉得人间美好。

就在他用双手去端汤圆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冲出来个脏兮兮的乞丐抢走了他挂在腰间的钱袋,好家伙,把他都整懵了,一个人杵在原地许久。

好心的老大爷提醒他:“你钱袋被抢了,你不去追吗?”

小团子转过身认真地回答道:“抢我钱的是一个乞丐,如果他不是实在饿的不行的话,是不会出来抢的,我也没必要去追他了,做一点善事总归是好的。钱财乃身外之物嘛!”

老大爷感叹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大的胸怀,将来必将有大作为。可惜啊是个小太监,如果没有被送进宫里,以后也定会锦衣玉食,造福一方百姓,可惜啊,真是可惜,如果世上多一些这样的人就好了!。

小团子甜滋滋地笑了笑,乖乖地坐在商铺的椅子上大口大口吃着汤圆。老大爷看着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几年前夭折的小孙儿:如果他还在世,也该有这么大了吧。想着想着眼里便闪烁出了泪花。

老大爷做的汤圆配上这酿的醇香的醪糟,味道简直绝了。小团子不一会儿便吃完了,老大爷眼疾手快又给他盛了一碗,照样被他解决完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吃饱喝足,准备付钱。

老大爷阻止了他,揉了揉他的脑袋慈祥的笑了“不用付钱了小家伙,这顿汤圆就当我请你的”

小团子不肯,非要付钱。

老大爷呵呵笑了几声“你这孩子,当个太监好不容易才攒到那么多钱吧?刚才又被抢了,你还有个什么钱可给我付啊,走吧走吧。”

听到这,小团子觉得必须要给大爷展示一下自己雄厚的财力了,手在衣服里摸来摸去,直到摸出来又一个钱袋,掏出一个银元宝就塞给大爷。还露出一副“你看,我很有钱的!”的表情,把老大爷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小家伙,你哪来这么多少钱啊?难道当太监这么赚钱的吗?”大爷不解。

“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的,我打小就跟着那些公公们跑去做一些小本生意。他们看我可爱,就总是给我多分点钱。”小团子还编的一本正经。

“原来是这样,那你给我这么多,我也没有钱可找给你啊,所以这顿还当我请你吧。”

“那怎么行,您一定要收下,您不收下的话,我会伤心的,好不好嘛,收下嘛,我还有钱的~”

好吧,这种软萌萌的小孩子撒起娇来的威力确实厉害,上至老叟下至孩童,你逃不过~也不想逃~

老大爷实在无奈,只好收下。

付款成功的小团子正准备带着他那大包小包离开,老大爷却又叫住了他:“小家伙,你手里的这些东西该不会都是那一锭银子一个的价买的吧?”

他想了想甜甜的回道:“是啊,老爷爷!您怎么知道啊?”

不想也知道啊!这么傻,哎!老大爷又是心疼又觉得好笑:“你啊你,真是傻啊!你那手里的东西加起来都不到一个银元宝,难道没人教给你用财之道吗?”“来来来,我也没有什么好给你的,这些铜钱你拿着,你买的那些东西好多只要几文钱,那些个都是黑心商家,就会欺负老实人,都扎堆了坑你啊,傻娃娃!”边说边把钱盒里的铜钱全倒给他。

小团子只能尴尬一笑,心里默默给国师记了一账“好啊,竟然骗我说什么有钱人上街都是一个元宝一个元宝直接买的,这样才气派,还让我以后多去他坐下的场子里面玩玩,敢着给我这下套呢!”

大爷的热情不好拒绝只好收下铜钱,道了谢背着几包破烂似的,离开了。

“好重啊,刚才只顾着买并不觉得多,怎么现在一看,竟买了这么多无用之物。”“本来以为是个精美的盒子,怎么一打开却是姑娘家用的胭脂水粉啊!还有这个,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可惜现在再多的感叹都无济于事,小小年纪的他只能再度扛起重重的包袱,唉!

一个背着大包小包太监出现在街上,具有超高的回头率,这一点被证实了。

街上人们都用怪异的眼光扫描他,弄的他有点当场社死的感觉,正印证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快看快看,那太监一个人扛那么大几包,定是当头的太监在故意折磨他,看他扛的那么熟练,肯定不是第一次了吧,真是可怜啊!”

“是啊,这么小的年纪就去当了太监,长的还这么可爱,真是可惜啊!”

“别看了别看了,皇宫里的事儿咱们也管不着。”

“也是,这都是那孩子自己命苦。但愿他下辈子别再去当太监了。”

“诶!这个小太监我见过,他可有钱了,我刚才在那边给我娘子买胭脂,看见他直接拿出一个银光闪闪的元宝买了几盒最劣质的,钱都没找就走了。”

“噗!这人是不是傻啊,哈哈哈~”

“哈哈哈~我也嚼得。”

小团子一脸黑线,有点扎心,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只求能让他快点找到个地方挖个地洞,躲避躲避,被人当场指认,简直太丢脸了。

跑到了人流稍微稀疏一点的地方,他扔下东西,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了会儿气。

等到气息平静下来后,一股恶臭突然钻进了他的鼻腔。

“咳咳咳,这什么味儿啊!”气味过于浓烈,他只能用袖子紧紧地捂住口鼻。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环顾了四周,才发觉自己身处一个昏暗的巷子里,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我天天!我不是在街道旁吗?怎么就休息了下,人都给我整没了?”好吧,这样的情形他也不敢问。

虽然恐惧和恶臭都围绕着他,他还是决定试着去找找巷口,说不定就能离开这鬼地方。

扛着大包小包的他又启程了,无奈啊!

不知走了多久,巷子变得越来越昏暗,墙体也破的厉害,大概是潮湿的缘故,地表布满了青苔,变得滑滑的,稍不留神就可能摔上一跤。

这条巷子好像没有尽头似的,怎么走也走不完,越往里走变得越黑不说,这雾气也愈加凝重。

好不容易淡了的臭味,又突然冒了出来。

小团子心里莫名有点胆怯,不知该不该继续往山走。

想要往回走,却猛然发现,刚才走过的地方也都变得云雾缭绕,昏昏暗暗的。

“这?”

“国师说了‘遇事不决,不能白学’”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刚才走过的地方是安全,但是出不去,那就只能一试了!”

小团子稚嫩的脸上好似有了国师的风采,他终于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他咬紧牙关带着东西头也不回的向着恶臭散发出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中途虽几次想要呕吐,但都被他憋了回去。

不知跑了多久,光线似乎照射了进来,驱散了黑暗,视野也变得明亮起来。

他也看到了令他意想不到的场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