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较量

小说: 舒佳美夏老头 作者: 冷艳尘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140 阅读进度:221/230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李春燕特意去了一趟县城打听了做灌汤包的方子,顺道去杂货铺买了蒸锅和蒸笼。

她看到蒸笼全是大大的根本没有做小笼包那种,见到杂货铺老板道,“老板,有没有比这蒸笼还小的蒸笼,这蒸笼是用来装大肉包的,我想要小点的。”

杂货铺老板看了她一眼道,“那蒸笼需要订制,订制的价钱要比这个贵上好几倍,你确定要吗?”

“如果我不要,那我还跟你谈啥谈。你出个价,我觉得价格合适,就请你多做几个,娇小的蒸笼拿来送人也不错。”李春燕笑着说道。

“平常价是十五文,订制的话就要四十文一个。”杂货铺老板淡淡地说道。

“四十文就四十文,但是我要你用上好的竹子、手艺精湛的老师傅编制,因为我要把蒸笼送给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万一中间出了纰漏那就惨了。”

“既然你是送给京城里的贵人,那么就要五十文一个,因为我要用上好的材料,又要请老师傅编制造价花的更多。”

李春燕抿着唇轻声笑了笑,“五十文就五十文,但你要保证蒸笼是给我成套的,一蒸笼一盖子。”

“可以,你需要多少个蒸笼?”

李春燕掰着手数了数道,“你先给我做十个吧,这里是一百文订银,我取货时再给你余下的四百文铜钱。”

这时候店里来了一人,杂货铺老板赶紧笑着上前打着招呼,转头对李春燕道,“你先等会儿,我先把管事招呼好了先。”

“凭啥要我等?反正县里又不是你做独家生意,我就不信了,还找不到其他店做这一笔生意。”李春燕最痛恨这种狗仗人势的人。

“大少奶奶,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人开口问道。

“原来是王管事,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的,府里厨房又缺东西了?”李春燕笑着问道。

“是的,夫人让我过来问问老板能不能做小蒸笼,她说要做啥灌汤包给老爷尝个鲜。小的也不懂她说的啥,她让我带了图纸过来,让老板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王管事说完话拿出袋子里的图纸摊开让老板看了看。

店老板看了眼李春燕,又看了眼王管事,“这不是大少奶奶要的蒸笼吗?要是我知道是知府里的大少奶奶,那我就不可能要那么高的价钱。”

李春燕闻扑哧一笑,“老板,我可不能因为是大少奶奶就占你的小便宜,该是多少就多少。”

“大少奶奶,你大人大量,不给小的计较。那十个蒸笼你给我三百文铜钱就行了。”

李春燕尴尬地说道,“老板,你可不能做赔本买卖,我要的东西可是要好上加好的,还有要你明天晌午后至少能给我做出一个来。”

店老板想都没想就答应道,“不要说一个来,今儿我就让师傅加班加点给你做出来,如果你觉得不满意还可以让他们修改。”

“老板,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强迫你。明儿晌午后,我就过来拿。”

李春燕把一百文铜钱塞到店老板手里继续说道,“老板要不要细数一下。”

“数啥数,你又不是外人,我还有不相信的道理吗?”

店老板回转头对店小二道,“你还不赶紧替少奶奶装点店里的镇店之宝。”

“镇店之宝?”李春燕疑惑的问道。

“前阵子,这里来了个西洋人拿了好些稀罕的玩意来售卖,特别是那叫牙刷和牙粉的东西。那东西一涂上牙齿顿时变得洁白,可惜当时没有要多少货,要不然我就放在店里卖了。”

店小二用袋子给李春燕装了好些,还特意给她说了使用方法。

李春燕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告了别,去了趟集市买了好些上好的猪五花,摊贩见她买的多,还送了她好些上好的排骨。

“老板,你送我排骨不划算,还不如送我一些猪下水。”

摊贩脸上露出不解之意问道,“姑娘,猪下水闻着就臭烘烘的,我全都扔到粪坑了。”

“扔粪坑?那些东西可是难得的美味,我教你清洗方子,只要清洗干净就不会觉得难闻了。”

李春燕简意赅的说了清洗方子,摊贩一听皱紧眉头,“太麻烦了,另外白面它可是价格昂贵的,我们这些平常老百姓可买不起,所以我宁愿把猪下水扔进粪坑,也不愿意拿银子去买白面。”

李春燕见给他说不通,最终也没给他说啥,让他用荷叶五花肉包好付了铜钱离开了集市。

集市离她的住处相隔几里地,这时候她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直叫,向路人打听了离得这最近的酒楼想进去吃点东西垫个底。

酒楼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人,她看着挨着窗边有一女子一个人坐了一大张桌子想着进去跟她拼桌。

店小二见她进来,摇着头道,“姑娘,不好意思,店里位置都坐满了,你还是去别家吃吧。”

李春燕用手指了指窗边那位置,店小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继续说道,“那里你可不能去坐,那女人你可不能招惹,她可是这里出了名泼妇。”

“她到底有多泼,我一定要见识一下。”

李春燕走到窗边,坐在那女人对面道,“不好意思,这店里上上下下都坐满了人,我只好来给你拼个桌,希望你不要介意。”

那女人抬眸看了一眼,“我奉劝你立马离开,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今儿就走,看你敢对我怎么着。”李春燕笑眯眯盯着那女人不转眼。

女人一听怒着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扔在地上,怒对着店小二道,“你不知道我不喜欢有人挨着我吗?不知道我的忌讳吗?”

“我已经给她交代过了,她自己要坐过来,难不成我要用绳子把她绑起来?你客人她也是客人,我们可是开门做生意的,你和她我们都不能得罪,谁都得罪不起。”

店小二说着对站在柜台里的掌柜喊道,“掌柜的,叫个婆子过来把这收拾一下。”

“收拾啥,我今儿就要看看这陌生的女人能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