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再次现行

小说: 术士你不讲武德 作者: 柚子坊 更新时间:2021-01-14 01:01:12 字数:2427 阅读进度:125/130

“哥,那是你同学?”

拉着白泽走远之后,白舒涵轻蹙眉头说道。

“不光是同学,还是我高中时候的同桌呢。”

“感觉像个坏女人。”

“别瞎说。”

......

白泽从前就不太会挑衣服,当然以他的性子也懒得挑。

每年过年的冬装都是童老师负责给他买的。

他属于那种有啥衣服就穿啥的类型。

好在童老师的审美过关,才让这么多年来,他的穿搭始终能保持在水准线上。

现在换成白舒涵给他选倒也无妨。

女生挑衣服的感觉比较好,无论是给自己买,还是给别人挑。

白泽买了几套冬装大衣,又带白舒涵去女装店买了几套给她的衣服。

手里拎着一大堆的服装袋,白泽带白舒涵去了一家网红奶茶店。

“别戳,还没拍照呢。”

白舒涵向白泽要了手机,给两杯花花绿绿的奶茶拍了张照片。

家里人不给她买手机,所以她是玩球球空间的。

她用白泽的手机登上了球球,心满意足地上传了日志。

“哥,你的球球等级好低,连我都超过你了啊。”

“呵。我用微信,早就不用球球了。”

“嘁,小老头——”

白泽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注视着玻璃窗外的商城景象。

白舒涵则咬着吸管,手里不停地划拉着他的手机。

“你的手机好多应用都没更新.......”她小声地嘟囔着。“太浪费了呀,明明没怎么玩,要是能给我就好了,我就能天天挂着球球,等级肯定升得飞快。”

“我倒是想给你买手机,但爸妈不给。”白泽爱莫能助地说道。

白爸童妈认为手机会腐蚀她的心智,不管她怎么央求都不肯放松这条红线。

好在白舒涵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

“没有就没有吧,反正我也不想和我们班里的那些人一样,整天玩手机,一个个全都戴眼镜。”白舒涵在这一点上倒是很豁达。

白泽的目光在窗外的走廊流连着。

忽然,他的目光中撞进一个身穿大衣的男性身影。

他留着垂肩的黑发,一面走路,一面单手抓着一本小书读着,另一只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

尽管他没有抬头看路,却像是长了第三只眼一样,自如地穿行在人群之中。

白泽的视线紧随着男人的身影,直到他离开自己的视野范围。

这人?不就是他在火车上的对桌乘客吗?

他原本以为这个神秘男人没去中天府江天城办事处登记,只是因为途径这座小城,目标是别处的。

但现在竟然在这里看见了他,还一副信步漫行的悠游模样,显然是特地来此的。

他来做什么?白泽蹙起了眉头。

并不是他喜欢以恶意去揣测他人,但游走在常世的术士,又不去登记信息,确实十分可疑。

“哥,你看什么?”白舒涵看了会八卦新闻,把手机还给了白泽,发现他还在凝神望向窗外,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我们喝完奶茶早点回去吧。”白泽收回目光,笑了笑说道。

“咦!那么快吗?我还没玩够呢,都在家里闷好多天了。”白舒涵嘟起嘴。

“听话,哥等会有事情要去做。”白泽摸了摸她的脑袋。

“别摸我的头啦,再摸就长不高了!”白舒涵羞恼地拍去他的手掌,她又不是小孩了,怎么还是总摸她脑袋。

“行,行。以后不摸了。”

“走吧。”

“不喝完再走吗?”

“边走边喝。”白舒涵眨了眨眼睛。“你要是忙,就先去忙你的吧,我自个儿能回去的。”

“没事,我先把你送回去再说。”白泽尽管有些在意刚才那个男人的情况,但家人的事情在他心中更为重要。

把白舒涵送回家的时候,童老师正在厨房准备晚饭。

“白泽,你去哪啊,很快吃饭了。”

“有点事情要再出门一趟,妈你给我留点饭菜吧,我晚点回来热热。”

白泽换了身衣服,又再次出门去,声音从门外传来。

“唉......你这孩子。”童老师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瞅了眼已经合上的大门,叹了口气。

“这都放假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呢?”

“不会是谈女朋友了吧?”白舒涵八卦地说道。“我刚刚......”

雪依旧下得很急。

路面上的雪逐渐厚了。

路边,环卫工人正在进行除雪作业,应急车辆正在对主次干路进行融雪剂的布撒。

白泽看了眼街道上繁忙的除雪应急预案工作,叫了辆计程车,前往江天城办事处。

车在路上开得并不快,有些路段还在进行除雪作业。

白泽被堵在路上,正巧此刻距离目的地也不远,干脆付钱下车自己走。

江天城办事处所在的五层小楼门前,两个干员正全副武装地扫除着门前的积雪。

白泽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走进大厅。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轻车熟路地在前台进行了登记,随即乘坐电梯上了二楼。

二楼是干员们的办公室。

或许是因为大雪天又是饭点的缘故,这里的人相较于前几次还要少些。

白泽望了眼阮琬办公桌的方向,她正在埋头处理着文件。

“阮专务,这么晚了还没去吃饭吗?”

“快了,还差一点......”阮琬习惯性地说道,但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猛然抬起头来。

“白泽大人,您怎么来了?”

“我点事比较在意,所以来问一下情况。”

“什么事情您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查一下。”

白泽把之前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您稍等,我去情报房查询一下资料。”

阮琬听完白泽的介绍,也有些意识到不对劲了。

她们这儿最近的确没接到会有术士来的消息,最近一次还是白泽的。

一般此类事件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某些执行特殊任务的术士,行踪不会被直接告知。其次是一些“大佬”们,不喜欢被人监视管束。最糟糕的情况是“黑户”,也就是黑术士们,他们是游离在主流术士群体外的未注册者,鱼龙混杂,而且经常弄出祸端,其中就有许多被通缉在案的危险术士。

根据她的经验来看,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小,一般来说,哪怕黑术士们有特殊的咒术能浑水摸鱼乘坐时隙列车,也不会嚣张到靠它出行,毕竟暴露的可能性还是不小的,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