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我是谢暮

小说: 世子如此多娇 作者: 我心若明月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277 阅读进度:230/256

“我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个的大概了,那么你可以说出你的目的了吗?”

韩致文不相信谢暮和江清浅费尽心思猜透自己的布局只是说着玩的,他们一定是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是他的话刚落之后,谢暮就和江清浅对视了一眼,好像是在问对方有没有其余的目的一样。

对视了一会之后,两人同时无语望天,好像他们就是没有什么目的。

江清浅只是好奇,毕竟八卦可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

至于谢暮,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只是想在江清浅的面前显摆一番,让江清浅见识见识自己不仅仅有高强的武功,而且头脑还是非常聪明。

自己可是一个世间少见的文武天才。

好吧,这两人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猜得出来的。

看着两人对视茫然的神色,韩致文好像反应过来,很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

“你们难道只是在玩。”

“不然呢?”

江清浅理所应当的反问了一句。

韩致文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好像是自己等人先招惹上他们,因为他虽然各方联络,但是缺钱却也是真的缺钱。

拦路抢劫,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不说别的,手下这些人还是要吃饭的啊。

“那你们知道我这么多的事情,和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们是不是也要说出你们的身份。”

韩致文此时真的迫切想知道面前这两人的来历,他们太不一般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

谢暮挑着眉,很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将韩致文给噎住了。

韩致文不说话了,江清浅也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谢暮虽然嘴上说着不客气的话,但是心中却在飞快的思索着。

三人无言,房间中顿时一阵寂静,韩致文则是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等人的生死如今还掌握在这两人的手中。

他们的一念之间,就是自己这些人生死存亡。

谢暮将京城中所有关于羚南武屏韩家,鹰骑,所有的事情都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沉默了良久,谢暮在心中做出了一个此时他认为最好的决定。

目光郑重的看着韩致文,让韩致文的心也不由提了起来,这人难道是要杀了他们。

“呵呵,放心,我对你们这些人的命没什么兴趣。”

谢暮呵呵一笑,目光中都是戏谑。

“韩致文,我想帮你。”

随后谢暮淡淡的一句话,不仅让韩致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连江清浅都不知道谢暮到底是什么意思,好奇的目光看着谢暮。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想要得到什么?”

韩致文问谢暮,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帮助别人,除非对他有利,或者是有他要的东西。

韩致文可不相信,自己这番遭遇会引来谢暮的同情,而且看他边上妻子的情况,好像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我没什么要的。”

谢暮说的是实话,但是韩致文却不信。

江清浅也没说话,她知道谢暮一定还有暗地里的身份,不然如此本事的谢暮怎么会就如此甘于当一个纨绔。

虽然说出来很多人会不信,但是谢暮也没有办法,身为惊血冥的首领,季渊暗中的守护者,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季渊更加的稳定。

“武屏现在虽然主掌羚南大军,而且从戎多年,有很多的战场经验,为人工于心计,但是却也刚愎自用,论本事来说的话,确实不如韩士奇大将军,羚南在他的手中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羚南是季渊南境,和漠北接壤周晋不同,羚南靠近的是白牧北境,白牧和季渊一直不和战争很可能岁时就会爆发。

若是羚南是武屏主掌的话,谢暮有些不放心,而且鹰骑誓死听从韩家之人的命令。

羚南没有鹰骑的话,就如同将军少了一把利刃一样。

这是谢暮很关心的事情,也是季渊南境的一个弊端。

最最重要的是,谢暮已经隐隐察觉到武屏似乎有些异动了,他一直让手下之人留意,只是还没有发现太大的端倪而已,

“你是担心将来羚南在武屏的手中会有失手的一天,对上白牧会不敌。”

韩致文看着谢暮沉声问道。

“是。”

谢暮也凝重的回答,坚定有力。

守护季渊是他一生的职责,这是他成为惊血冥首领的那一天,对着所有惊血冥之人,对着父亲对着皇帝,对着皇室列祖列宗立下的誓言。

江清浅听着谢暮坚定的声音,她听清楚了,谢暮说的这句话是真的。

她好像再次重新认识了谢暮一次一样,这个名满京都的纨绔,也是有自己坚定要守护的东西一样。

就如同她一点也不曾后悔来到京城,因为她想要保护的江家之人,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他们似乎有同样的目的,但是目的似乎又相差甚远。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韩致文疑惑地看着谢暮,自己这随意一个抢劫来的人,就是武功心机绝顶之人,但是这人竟然是一个有大爱的人,要守护季渊的人。

说出去谁信呢,真是有些滑稽,让人不由得想要笑出声音来。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但是你要知道,若是我帮助你的话,你或许用不了很长时间就能将羚南重回韩家之手。”

韩致文此时是在等待时机,但是这个时机什么时候能来到他自己也不知道。

临西的王当心可是到现在还没有给他答复呢。

“呵呵你也看出来了,我有这个能力,帮助你,而且会让你付出最小的代价,有最大的成功率。”

谢暮很肯定,江清浅相信,韩致文也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况且,你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谢暮的眼神看向了外面,轻轻一笑,这些人的性命可都在他的一念之间呢。

韩致文知道他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别说夺回羚南了,就算是自己这些人就全得先死。

“那我总该知道你是什么人吧。”

谢暮深深的看了一眼韩致文,又看了一眼江清浅,眉梢挑起,风流恣意,放荡不羁。

“凌王之子,谢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