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捡漏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2-02 12:45:54 字数:3144 阅读进度:24/26

受伤的金乌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燃烧的火焰将附近的大地都烧成了焦土。

疗伤中的三足金乌突然警惕起来,翅膀卷起狂风吹向一个方向,嗓子嘶哑道:“人族的小儿,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姜家四人缓缓走出,堵住金乌逃往十万大山的去路,姜颢年轻气盛,当先喝道:“妖孽,你逃不掉了,还不束手就擒!”

“真是阴魂不散,竟然追我到这!想拿我?看你们的本事了!”金乌一族的化虹秘术一纵万里,连着施展几次,短时间内已经不能再用了,而人族这么快就追了上来,也着实超出了它的预料。

金乌被逼无奈,激发潜能,强行压住伤势,原本还有些萎靡的气势突然振作起来。

这下就算能逃出生天也会元气大伤,搞不好连境界都会跌落,但生死攸关,也顾不上这些了。

“小心!它准备拼命了!”姜天承话音刚落,金乌翅膀挥动,一片火海向几人扑来,强大的火焰似乎连空气都在燃烧!

“雕虫小技,不过如此。”姜五爷境界最高,满脸不以为意,张嘴吐出一物,此物迎风便长,瞬间化为一把巴焦大扇,姜五爷双手持扇向前一扇,迎面的火焰顿时被吹的无影无踪。

“呱!”乌啼乍起,一只巨大的爪子当空抓下,对妖族而言,千锤百炼的身体便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

姜忠抢上一步,祭起一面大盾,迎着巨爪挡去。

“咚!”一声巨响,饶是姜忠炼体出身,力大无穷,也是一声闷哼,嘴角溢血,身体足足陷入地下一尺来深,法宝巨盾上更是多了三道深深的爪痕。

“赤炎大葬!”姜颢当即施法,地下冒出熊熊烈焰将金乌裹在其中。

火焰散去后,金乌不仅毫发无损,反而连伤势都好了几分。

“不要用火!金乌乃是火中之精,一般的火焰对其无效!”姜天随并指如剑,遥指向三足金乌。

“五雷轰顶!降!”顿时晴空变色,几道霹雳劈向金乌,声势浩大!

姜五爷看了看姜颢,摇头叹道:“年轻人到底还是没经验啊。”

说罢,伸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个玉壶,壶有九口,玲珑剔透,姜五爷法力一催,顿时九条水龙咆哮着冲向金乌,这九条水龙神情凶恶,身上鳞片清晰可见,仿若真龙一般。

三足金乌怡然不惧,祭起一顶乌巢,这个看起来破破烂烂,毫不起眼的乌巢竟是稳稳的将漫天落雷水龙尽数挡下。

“傀儡仙兵!”姜颢被提点后,当即改换法术,大地轰隆隆作响,几只大手扒开地面,钻出数个巨人,迎着金乌冲去。

炼体出身的姜忠挡下金乌一击后都受了伤,而这几个傀儡仙兵却硬生生缠住了金乌。

三足金乌左冲右突都被拦了下来,心中恼怒,张口喷出几团金色火焰,这火焰一出,顿时洞穿了傀儡仙兵,又向着姜家几人烧去。

姜天承脸色大变:“太阳精火!挡不了!都避开!”

姜五爷自持身份,岂能你一个毛头小子说避就避的?你还只是少主,不是家主呢,当下不紧不慢道:“区区太阳精火而已,用不着避,看我的!”

姜五爷手中多了个红葫芦,往空中一抛,顿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太阳精火“呲溜”一下就被吸了进来。

姜五爷收了葫芦,心下得意,刚想嘲讽姜天承几句,突然脸色大变,红葫芦越来越烫,姜五爷拿持不住,连忙丢在地上,但见一团火起,葫芦已经被烧成灰烬。

姜五爷心疼万分,这个葫芦跟了他几百年,一向用的颇为顺手,没想到竟然毁在了这里。

就在这时,金乌已经毁了仙兵,双翅一展,瞬间出现在四人身前。

速度之快令几人大吃一惊,连忙四下闪避。

姜五爷不知何故,身子似乎突然顿了一下,金乌抓住机会,一喙便将他的脑袋啄了个稀巴烂。

姜五爷尸体扑倒在地,元神显化出来,这个元神三寸有余,面目与姜五爷一般无二,似乎没想到自己的肉身就这么没了,满脸的错愕。

金乌可不会给他机会,一团本命火焰喷出,炙热的太阳精火瞬间便将姜五爷的元神烧了个干干净净。

一身炼虚巅峰修为,大秦四大世家之一云中姜家实权人物,就此陨落。

“五爷爷!”姜天承一声悲呼,早在姜五爷肉身被毁事时就酝酿的法术脱手而出,“雷法!九霄神雷!临!”

一道紫色神雷当空劈向金乌,这法术耗法之巨,让姜天承的脸色顿时白了几分。

金乌故伎重施,又祭起乌巢挡在头顶。

但这乌巢本在城中大战的时候就已经受损,硬抗了这记九霄神雷后终于灵性尽失,不受控制的跌落在地。

刚刚兔起鹘落之间也许别人没看见,林木却是通过分身看了个清清楚楚,那老者之所以会突然顿了一下,分明是锦衣华服的年轻人暗中施法使坏,老者神情错愕,想必是没想到会遭到自己人的黑手吧。

而那道雷法,也不是为了救他,若是金乌再慢半分,一记九霄神雷也足以将老者的元神毁灭了。

金乌刚刚搏杀一人,连本命精火都毫不顾忌的用出,已经是心存死志,现在更是连本命法宝也被破,狂性大发之下更是疯狂搏命。

姜五爷一死,姜天承似乎才用上全力,三人一妖打的激烈,场面尘土飞扬,弥漫的林木什么也看不清,只听得法术声、碰撞声、惨叫声不停传出,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只听一个凄惨的声音道:“从来只有战死的金乌!没有被擒的金乌!”

言罢,轰然自爆。

漫天的尘土中,一颗珠子好巧不巧的正滚到林木的分身前,分身连忙一把抱住珠子,然后又缩了回去。

待尘埃散尽,三人身上带伤,狼狈的爬起身来。

姜忠面带忧色道:“少主,五爷这……”

姜天承一脸悲愤道:“五爷爷是为我姜家力战而死,我回去定禀明父亲,厚待五爷爷一系。”

姜天承话说的漂亮,心中却是冷笑,这老东西,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只会倚仗法宝之利,被阴死也是活该,倒是可惜了那一储物袋的宝物……不过这老东西一死,他这一脉也就可以从姜家除名了。

“七弟,忠叔,你们先回去报信,把我身上的录影符也带回去,让别人都知道,犯我姜家者,虽远必诛!”姜天承交代完,又道,“这里离我师尊不太远了,我去拜访师尊,就不与你们一道回去了。”

姜天承说罢,撇了空中的苍鹰一眼。

应巍被这一眼看的亡魂皆冒,心惊胆寒之下亡命逃窜,哪里还顾得上林木,下面可是三个相当于妖王境界的人啊,连三足金乌都战死了,那三人要想弄死他跟捏死只小鸡崽子没啥区别。

应巍拼命逃窜中,心中却冒出个大胆想法:这一战他看在眼里,若是能将此事向妖皇陛下禀报,岂不是……

“少主,可要擒下?”姜忠看着应巍渐渐远去的背影道。

姜天承摇摇头道:“不用,诛杀妖族皇族的三足金乌,这种事瞒不住,随他去吧。”

林木倒是没有被发现,也不知道是因为他气息太弱,还是根本不被姜家几人看在眼里的缘故。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林木才鬼鬼祟祟的从分身那捡回那颗珠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金乌身上爆出来的,想来不会差了。

……

汤谷,金乌一族祖地,坐落在十万大山深处。

汤谷妖庭中,化作人形的金乌大圣正在凉亭中喝着茶,突然手上戴着的念珠无缘无故碎了一颗。

金乌大圣罕见的愣了下神,道:“老六死了。”声音很平淡,甚至没有一丝波动。

“什么?老六死了?!”一旁的美妇如遭雷劈,眼泪刷就下来了,泣声道:“夫君,是谁杀了我儿,你可要替我儿做主啊!”

金乌大圣却是突然起身,一巴掌扇在美妇脸上,力道之大打的美妇一个踉跄,美妇被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打懵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金乌大圣。

金乌大圣怒道:“作主?当初若不是你纵容,那几个小子怎么会跑出汤谷!老六性子最野,又不知天高地厚,你还帮他偷拿了我的化形宝珠,说不准便是在人族厮混时遭了难!”

美妇捂着脸,不敢回话,低声抽泣着。

“不管是谁杀了我儿,我都要你血债血偿!”金乌大圣脸色阴沉,“速召各方妖圣,各路妖王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