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谋生路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26 22:36:58 字数:3656 阅读进度:22/26

三天后,林木出关,体内异种真元已被尽数清除,再出手就不会妖气滚滚腥风血雨了,境界上保持着小妖后期,只是根基不太稳,还需进一步巩固。

林木心中很是满意,付出一件法宝的代价消弭修行上的隐患,还是很划得来的。

刚走出灵药阁大门不远,便有一只白鹤飞来,落在林木面前热情道:“师兄还要去哪?我载师兄过去。”

这只白鹤,正是林木和常崇分开后雇的,熊首山除了主峰,还有好几个峰头,像灵药阁就是在西峰,不会飞或者没有飞行座驾的小妖辗转起来破费工夫,于是就有了白鹤这样专做载人生意的小妖。

一般飞一趟一点贡献即可,但偏偏林木贡献用尽,于是便花费了一颗丹药雇佣了白鹤三天,白鹤平日里哪见过这么豪爽的雇主,态度自是非常热忱。

林木算了算时间,常统领差不多也该派人来接他了,于是道:“去主峰的风波渡吧。”

“好嘞!”白鹤干这行的,地形自然熟悉的很,应道,“师兄请上来!”

风波渡是个渡口,熊首山不允许大型的座驾、飞行灵器、飞行法宝随意停放,专门划分了一片可供停泊的区域,便是风波渡。

风波渡平日里热闹非常,各种奇形怪状的能飞的东西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林木到了渡口,四下看了看,似乎常统领派的人还没到,于是便打发了白鹤,百无聊赖的等了起来。

没过多久,空中飞来一只硕大的苍鹰,一双锐利的眼睛仿佛看猎物般看向林木,让林木感觉颇不舒服。

“你便是林木?”鹰妖开口道。

“正是!”林木回道,眼前这苍鹰甚是神俊,落在地上足有三四人高,压迫感十足。

“常统领命我来寻你,上来吧!”鹰妖表明来意,放低了身子。

“好!”林木跳上鹰背坐下,这鹰妖羽毛很硬,仿佛铁做的一般,舒适度可比他先前的青鸾座驾差远了。

鹰妖可不会在乎林木的感受,宽大的翅膀一扇,地上顿时卷起一阵狂风,载着林木便腾空而起,很快升到了万丈高空。

林木以前驾驭座驾时从未飞的这么高过,迎面而来的狂风差点把他掀下去,吓得林木连忙运起真元罩,死死抓住鹰背。

等林木慢慢适应后,便打开了话匣子:“师兄怎么称呼?在军中担任什么职位?常统领御下是否如传闻中的那般严苛?”

这鹰妖是个冒牌货,深知言多必失,便道:“我叫应巍,至于其他问题都是军中机密,不便相告,你日后便知。”

林木又问了好几个问题,见鹰妖都以军中机密为由不予回答,便识趣的不再询问。

飞着飞着,林木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以鹰妖的速度,再这么飞下去,恐怕都要飞离有熊山的势力范围了,常统领就算驻军再远,也不可能驻到其他妖王的地盘上,就算是边境有战事,也不会让自己一个刚入伍的小妖立刻参战。

林木越想越觉得蹊跷,情绪一变,满怀歉意的道:“常统领与我说好一日后来接,我却因闭关耽误了时辰,倒是叫师兄好等,真是过意不去。”

鹰妖不知有诈,宽慰道:“不妨事,左右不过多等两日而已。”

“这是假的!”林木心中立刻笃定,自己被人截胡了,只是如今身在万丈高空,若是翻脸,摔下去就是一摊肉泥!

“怎么办怎么办?”林木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师兄!我要出恭!憋不住了,快降落!”林木语气焦急道。

“出恭?净给我找事,看一会儿不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鹰妖心中想着,嘴上却是应了一声,向下降去。

林木不等完全着地,便从鹰妖背上跳了下去,一边跑一边喊:“师兄等我片刻,我去去就回!”

“这个距离应该差不多了,要不要在此做掉了他呢……息壤,那可是息壤啊!”鹰妖眼中闪过一抹贪婪之色,一时间竟生出了卷宝潜逃的念头,还管他什么有熊山灵犀山的。

……

半刻钟后。

“怎么还没回来?”鹰妖渐渐等的不耐烦,向前方喊道:“好了没有?”

一片密林中,哪有半点回应。

“不对!这小妖是木妖,怎么会需要出恭!”鹰妖反应过来,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虽然不知道是哪儿漏的破绽,但当务之急要赶紧抓回林木才是。

鹰妖飞到空中,一双锐利的眼睛来回巡视,他速度极快,片刻便把一大片范围来回搜了几遍。

“没有?不该啊,区区一个小妖,短时间内跑不出多远,难道是……”鹰妖想到什么,连忙又进行了一遍搜查,只是这次速度慢了很多,每一颗树都没有放过。

“果然!”鹰妖在看到一颗普普通通的梧桐后,眼睛一亮,然后便是一道风刃向梧桐拦腰斩去。

那梧桐立马变回林木,撒丫子就跑。

林木也知道短时间内跑不出多远,所以才变回本体想等鹰妖搜查过后再回熊首山,但他毕竟只是小妖境界,没能骗过大妖巅峰的鹰妖。

“还跑?”鹰妖冷哼一声,顿时无数风刃向林木斩去!

大妖巅峰修为的风刃不可小觑,沿途树木遇见便折,一时间轰隆作响,尘土飞扬。

待尘埃散去,林木虽然灰头土脸,但健步如飞,丝毫没受影响,风刃被息壤配合着真元罩尽数挡住。

鹰妖勃然大怒,瞬间化为人形,三步两步追上林木,一只手变作鹰爪,直掏林木背心!

“师兄下手可是够狠的!”林木转过身来,用胸口对上鹰爪。

一阵金戈相交的声音,鹰爪竟然只是抓破了衣服,没有伤到林木分毫。

衣服一破,林木胸口掉落一物,正是和常崇比试时赢来的妖王鳞片。

林木还想弯腰去捡,被鹰妖一脚踹倒在地。

“好东西倒是不少,看你还能挡住我几击!”鹰妖好整以暇的捡起鳞片,面色却是突然一变,“常统领的气息?这的蛇鳞?”

林木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恐吓道:“不错,正是常统领所赠,我可是常统领要的妖,敢谋害我,这有熊山你怕是不想呆了!”

鹰妖大笑道:“杀了你夺了息壤,这有熊山老子早就不想呆了!连个人都不让吃,还当什么妖!”

“原来是为了息壤!”林木立刻放低姿态,和和气气道,“早说嘛,我给你就是了,大家同山为妖,何必坏了彼此情分。”

“你愿意给我?”鹰妖一愣。

林木正色道:“那是自然,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小妖才疏学浅,师兄却是风朗神俊修为高强,息壤交给师兄再合适不过!”

一通马屁拍的鹰妖心中舒畅,但想到少主下的诛杀令,鹰妖虽然有些惋惜,眼中却是杀机乍起:“谁叫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呢,有人指名道姓要你死,怪不得我!”

鹰妖说罢,举起鹰爪,就要拧掉林木的项上人头!

“慢着!”林木心思急转,这息壤不是无主之物?有人特意提前准备的?

林木突然记起先前陆荣带他前往比武台的路上,曾说过他闭关这段时间,学宫中又有弟子进行了出师试炼……

想到这里,林木顿时豁然开朗,自己还真是机缘巧合之下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还有什么遗言?”鹰妖语气不善,真元在爪间凝聚。

“叫你杀我的,是席青吧!”林木笃定道,席青身具上古兜天犀血脉,五行属土,实力强横,为妖热情,在班里人缘不错。

“你怎么知道的?”鹰妖有些惊异,随机便对林木和盘托出道,“本来应该是少主拿了息壤在与人族的切磋中大放异彩,然后顺利进入有熊山高层的,可惜,全都被你破坏了!”

鹰妖也不怕林木再知道些什么,反正在他眼里,林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林木闻言狠狠叹了口气,无奈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跟你说实话了。”

“我也是父王的私生子,有熊山势力日渐强大,父王怕席青一个不保险,所以特意安排下一明一暗两个卧底,要不我怎么会知道息壤所在……我提前抢下息壤,也是想立个功,将来能得父王认可,没想到席青竟然因此想要杀我!”林木一番话说的声情并茂,合情合理,也难为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缠出这么个故事来。

“此话当真?”鹰妖爪上的真元慢慢散去。

林木暗中松了口气,保证道:“千真万确,不信你可以向父王求证。”

鹰妖低头沉默片刻,突然一脚将林木踹出老远!

“小子!还敢耍我,以灵角犀王的血脉,如何生出一只木妖来!”鹰妖越发震怒,“本来还想给你个痛快的,但现在,我要你受尽折磨再死!”

鹰妖这一脚差点要了林木的命,深知实力差距过大,林木也不犹豫,鼓动真元极速退后,夺路而逃!

“还想跑?”鹰妖冷哼一声,大步向前追去,与此同时,风刃、飞羽、金锥等妖术一股脑袭向林木。

毕竟是巅峰大妖,林木纵然息壤加真元罩,也防不住所有攻击。

息壤这等宝物,修为越强发挥的威力越大,林木这境界,说实话有点暴殄天物,而且他真元有限,也不可能无限制催动。

只片刻功夫,林木已经是遍体鳞伤,所幸鹰妖存着折磨他的心思,没有下杀手。

“你说你跑也跑不掉,何不引颈受戮?说不定你求求我,我一发善心,就给你个痛快呢……”鹰妖戏谑道,颇为享受这种猫戏耗子的感觉。

林木先前在空中的时候,已经对周围地形有了个大概了解,一直往一个方向跑也是有原因的,终于在他真元快耗尽的时候,看到了前面的断崖。

“来抓我啊!”林木说罢,一个纵身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