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两族切磋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8 20:06:01 字数:4340 阅读进度:19/26

林木正高兴之际,体内丹田又生变故,两颗大妖丹竟然开始吸纳周围的真元补充自己!

这可着实出乎了林木的预料,要知道先前之所以能削弱它们,就是占了主场之利,欺负它们不能随时补充。

“还是没经验啊!”林木神情严峻,没想到吞下妖丹竟然还有这种苦果,连忙再度参战,毕竟是自己的丹田,主场优势还是在的。

林木一边削弱着两颗妖丹,一边控制真元不被捕获,只要自己削弱的速度比他们补充的快,迟早能消磨掉他们,只是先前还打算慢慢来的,现在不得不被迫提速。

一场丹田里的拉锯战正式开始!

三天后,试炼谷来了一位粗布麻衣的少年,也是学宫子弟,气息却已经到了小妖巅峰境界,离突破大妖也不远了。

“父亲来信,宝物已经放好,正好趁着这次出师试炼,光明正大的收取,来日好在与人族切磋中崭露头角!只要自己在有熊山坐上高层之位,将来立下功劳,必有回山的那天!说不定还能继承父亲妖王之位……”这位麻衣少年在试炼谷中闲庭漫步,随手便打发了沿途的初阶妖兽。

出师试炼必须要斩杀一只中阶妖兽才有可能通过,所以这少年一直在向着试炼谷深处走去,只是他看似漫无目的,但有意无意间却是离林木遇到的树妖越来越近。

其实麻衣少年的目标就是树妖,只是他随身戴着出师试炼的留影珠,会记录下入谷后的一言一行,所以中途故意走错绕路,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

一路兜兜转转,麻衣少年终于与树妖不期而遇。

树妖还是中阶妖植的境界,虽然气息萎靡了很多,但先前战斗时受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让人不得不感叹植物生命力的强大!

麻衣少年毕竟还是小妖境界,遇到相当于大妖的中阶妖植,也不敢大意,当即先下手为强,出手便是最强手段。

……

半刻钟后,麻衣少年神情古怪,这是中阶妖植?也太弱了点,便是学宫弟子普遍较强,但也没强到能吊打中阶妖植的地步吧。

虽然心中疑惑,但能轻松解决掉对手总是好的,少年当下便准备上前取出树妖的妖丹,再装作漫不经心发现了树妖藏所匿宝物的样子!

想到宝物,少年心中火热,父亲这次给他准备的,可是极其难得的天材地宝-息壤,自己五行属土,再搭配上息壤更是如虎添翼!

少年迫不及待的一刀劈开树干!

“嗯?没有?父亲不是说息壤就藏在树妖树干中吗?”少年心下奇怪,又把树妖切成了一段一段的,花费了不少时间,结果不仅没有息壤,就连妖丹都没找到。

“奇怪?什么情况?”麻衣少年对妖丹并不在意,但息壤可是顶级的天材地宝,树妖又不会跑,息壤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难道被人捷足先登了?这树妖确实有受伤过的痕迹。”少年心头泛起一丝不祥的念头,面上镇定如初,把切成一块块的木材装进储物袋,仿佛自己刚才所作所为只是为了采集材料一样。

“等回去了派飞鸟传信问问,到底有没有放息壤!”少年强压下心头不安,继续进行试炼。

……

就这样一晃过了大半个月。

这大半个月来,林木水米未进,就连觉也没有睡过,身形消瘦,神情憔悴,所幸两颗妖丹已经控制住了!

而他的修为,赫然到了小妖后期!

林木可能是无量学宫有史以来晋级速度最快的小妖了,离他突破中期才过了多久,竟然又升了一级。

两颗大妖丹被消磨掉的能量,数量非常庞大,林木只能选择提升修为来消化掉这股能量,所以境界才会节节攀升,一路突破到小妖后期!

林木被迫晋级后,原本鹌鹑蛋大小的妖丹已经有鸡蛋大了,但却驳杂不精,昏黄不清。

还好林木前段时间把基础夯的够牢实,否则吸收了这么多能量,境界又提不上去的话,就只能被撑的爆体而亡了。

如今大蟒和树妖的妖丹比起林木的妖丹还要小上一号,再也不能为非作歹,林木心中一松,倒头就睡,这段时间太累了,全神贯注下,心神消耗的极为严重!

与此同时,有熊山比武台上,人族青帝城正在和无量学宫举行小辈间的切磋交流,台下围满了看热闹的大妖小妖们,正前方主座上坐着贝师和另一个方脸的中年汉子。

方脸汉子与贝师也是老相识了,名叫赵佗,有个外号唤作一掌擎天,可见掌上功夫非同一般。

赵佗见台上打的热闹,不由道:“贝兄座下果然妖才济济,这个蝶妖真元极其精纯,小妖术用的也颇为纯熟,尤其是她的天赋神通,不经意间便让人着了道,我门下几个弟子都是败在这招下面。”

“依依在学宫中也是比较出类拔萃的了,尤其是上次就在这比武台上被打败后,修行就更加用心了。”贝师略有得色道。

“哦?贝兄门下还有能打败她的?”赵佗诧异道。

“自然是有的。”贝师为了显示学宫的底蕴,强行道,“不止是打败,而且是暴打,有熊山上下尽妖皆知。”

赵佗更加诧异,在他看来,这个蝶妖无论是先天资质,还是后天修行,皆是上上之选,若说有比她强的也不是不可能,但暴打的话,那说明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了,难道是倾整个学宫之力培养出了个了不得的小妖?

想到这里,赵佗不禁好奇道:“不知道是哪位弟子?现在可在台下?”

贝师怕把林木拉出来穿帮了,当即回道:“现在不在,我那弟子正在闭关,不知道出关了没有。”

“迷魂术!”蝶仙子趁对手不备,又是一个天赋神通用出。

对面的人族少年眼中闪过挣扎之色,但片刻后便变得迷茫起来,乖乖听从蝶仙子的命令下了台。

台下众妖们顿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

“蝶仙子好样的!打的太精彩了!”

“仙子加油,让人族这些小家伙见识见识我们妖族的厉害!”

“就是!仙子加油!”

“加油!加油!”

“又输了!”赵佗苦笑道,“真是羡慕妖族啊,天赋神通一觉醒,便胜过我们修习无数法术。”

“哪里哪里,人族在领悟大道上可是比妖族强上太多了!”贝师满口恭维道。

花花轿子人人抬,你抬举我,我抬举你,大家关系就会变得越来越融洽。

“师叔!别再派那些废物上去了,我来吧!”赵佗左手边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突然道,“就这个小妖的身手,你让其他人上去也是白给!”

“好,记得下手轻点!”赵佗小声叮嘱道。

“放心!”那少年满不在乎道,一个鹞子翻身便跳上比武台。

“这位是?”贝师听这少年口气甚大,忍不住问道。

赵佗回道:“这位是我家师侄,掌教的公子昊天,常年在门派修行,师兄叫我带他出来见见世面。”

贝师闻言,恍然道:“原来是令师兄的公子,那定是极为不凡!”

昊天一上台,蝶仙子便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个人,而是头凶猛的洪荒野兽般。

昊天生得一副好皮囊,身形修长风朗神俊,也许是少年心性,显得很是跳脱,嬉皮笑脸道:“一会儿动起手来没个轻重,万一伤了仙子,还望仙子见谅。”

蝶仙子冷哼一声道:“少说大话,一会儿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

说罢,蝶仙子双翅一振,便飞到半空,居高临下无数风刃挥洒而出!

比起和林木决斗时,这些风刃无论是速度还是威力,都有不小的提升。

昊天见蝶仙子出手,动都没动,身前涌起一股股热浪,温度之高,连空气都开始扭曲起来!

风刃穿过热浪,就像泥牛入海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蝶仙子面色凝重,能破她小妖术的人不少,但像这么轻描淡写的,还是第一个,尤其是下面滚滚热浪,让她感觉很不舒服,不由又向上飞了些。

昊天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服,从容道:“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可不像你之前对付的那几个弱鸡一样。”

台下几个败在蝶仙子手下的人顿时羞愧难当,但技不如人,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飓风乱刃!”蝶仙子手掐法诀,出手便是风系中阶妖术!

台上迅速汇聚起一股飓风,眨眼间便涨到了数人高,数不清的风刃在里面旋转不休,一旦被卷进去,下场可想而知。

“有点意思。”昊天来了兴致,双手快速变幻着,单看这施法难度,这个法术恐怕非同小可。

“好机会!”蝶仙子见昊天正在全神施法,眼中一亮,迷魂术趁机用出。

但下一刻,蝶仙子便是一声闷哼,她的神魂就像撞在一块石头上,非但没迷惑住对方,反而是自己吃了大亏。

“我神魂远胜于你!区区迷魂术,对我无效!”昊天说着,手上法术已然完成,“通天神火!”

顿时一股庞大的火柱从地下直喷而出,还有两条小火龙在火柱中盘旋游弋若隐若现,只片刻功夫,飓风便被蒸发的一干二净。

蝶仙子只觉得眼前一片红光,连忙以手掩面,下意识便想再向上飞,但双翅突然传来一阵灼烧的痛感,正是两条小火龙一左一右咬在翅膀上!

蝶仙子受此重创,顿时无法保持飞行状态,摇摇晃晃掉落在台上。

赵陀见蝶仙子跌落,毫不意外,昊天可是倾整个门派之力培养出来的,岂是无量学宫一个小妖可比的。

想到还有能暴打蝶仙子的小妖,越陀不由向贝师道:“贝兄,这个蝶妖显然是不敌了,不若把你门下闭关的那位弟子叫出来吧。”

贝师哪敢把林木叫出来,含糊道:“再看看,再看看再说。”

台上蝶仙子没有居高临下的优势,顿时被昊天压着打。

陆荣在下面干着急,但他光修神通了,还是个跑路用的神通,论战力还比不上蝶仙子,眼看对方分明是在戏弄蝶仙子,陆荣再也看不下去了,扭头往无量学宫跑去。

......

林木呼呼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摇晃弄醒,睁眼看见是陆荣,林木眼睛又闭上了,嘟囔道:“陆兄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什么时候了,还睡呢,快起来!“陆荣焦急道。

林木揉了揉眼,坐起身来道:“出什么事了?”

“你这多久没出去过了,我们正在和人族青帝城比试,对面来了个棘手的家伙,蝶仙子都打不过他,其他小妖也不敢上,你赶紧去救救场!”陆荣急速道。

“蝶仙子都打不过,我过去能有什么用?”林木说罢,便想躺下接着睡。

陆荣把林木往肩上一扛,边跑边道:“你鬼点子多,也许有办法,再不济你脸皮厚,上去替蝶仙子丢脸也是好的。”

......

“好香~”昊天躲过蝶仙子一剑,凑上前闻了闻,陶醉道:“小美人,我座下还缺个灵宠,不若你来做我的灵宠如何?”

蝶仙子银牙暗咬,一声不吭,又是三剑,一剑快过一剑。

昊天一个翻身躲了过去,调笑道:“生气了?你怕是不知道做我灵宠的好处吧?待我细细与你讲来~”

赵陀在下面略显尴尬道:“贝兄莫怪,小侄就这点不好,口无遮拦的。”

贝师看色难看,但小辈之间比试,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考虑的如何了?”昊天一指弹飞蝶仙子手中的剑,凑的更近了,“要不要做我的灵宠?”

“做你老母!”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一拳把昊天打出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