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毛骨悚然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2 16:45:38 字数:3366 阅读进度:16/26

大假后的第一天上课,林木颇有些惴惴不安,见蝶仙子虽然面色如霜,但却没有当场找他麻烦,林木心思不由又活泛起来。

“反正已经得罪了,不如再往死里得罪吧,还能捞些好处。”林木把心一横,趁着下课的空当,把蝶仙子约到教室外面。

蝶仙子恨不得把林木大卸八块,本来不想理他,但又想知道林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要向她认错道歉?

蝶仙子心下打定主意,无论林木怎么道歉求饶、磕头认错也不会原谅他。

“喂!你们看!蝶仙子和林木单独出去了!”

“我看看我看看……还真的是!”

“怎么回事?林木不是把蝶仙子得罪惨了?”

“难道真像传闻一样,他俩有私情?”

“不会吧,平时也没看出有什么苗头啊!”

“那你怎么解释这一幕?”

教室里的小妖们议论纷纷,搞不清状况。

教室外的林木开门见山道:“我修行用的资源不多了。”

蝶仙子看着林木那张毫无歉意的脸,强压住心头火气:“关我什么事!”

“我准备卖仙子点东西?”林木道。

“我不要!”蝶仙子斩钉截铁!

“你不问问我卖的什么?”林木又道。

“你卖什么我都不要!”蝶仙子毫不犹豫道。

“哦?是吗?你连这个也不要?”林木从怀里拽出一物,又飞快的塞了回去。

蝶仙子看清那物,一脸冰霜瞬间融化,又羞又气,满脸通红:“林木!你无耻!”

林木刚才掏出的,赫然是储物袋中的那件亵衣。

“嘘!”林木竖起食指放在嘴边,轻声道,“小声点,别被人听到了。”

蝶仙子气到发抖,眼中的怒火直欲把林木烧成灰灰:“我要了!你开个价吧!”

此时蝶仙子脸蛋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煞是好看!

林木心思不在这上面,心下一合计,报了个天杀的高价:“我要上次十倍的量!而且龙涎草要换成别的锻体资源!”

“十倍?!你怎么不去抢!”蝶仙子被林木的报价惊呆了。

“那就是没得谈喽?”林木一摊手,“那我只能卖给别家了,不知道有没有小妖对美若天仙的蝶仙子的贴身亵衣感兴趣呢?”

“好!十倍就十倍!”蝶仙子咬牙道。

林木赞道:“仙子果然爽快,那三天后老地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生意谈妥,蝶仙子恨恨看了林木一眼,转身欲走。

“仙子稍待!”林木叫住蝶仙子道,“还要劳烦仙子给我讲讲这几样东西的用处,对咱们之间的交易也有好处。”

林木手里拿的,正是储物袋中那几件法宝灵器。

蝶仙子听出林木话中威胁之意,顿感憋屈无比,本来都是自己的东西,被搜刮走了不说,还得告诉对方怎么用。

蝶仙子指着其中一红一绿两颗拳头大的珠子,冷冷道:“这两件灵器都是我父亲亲手炼制的,红色封着妖王的全力一击,绿色则能挡妖王的一次攻击!”

林木大喜,这可是好东西啊!

“得亏当初决斗时自己下手干净利索,要不然被蝶仙子摸出颗红的来,怕是除死之外别无二路!”林木后怕之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这俩宝贝都改姓林了!”

正想问清楚怎么用,便听蝶仙子道:“不过你用不了,只有我的真元能够催动。”

林木笑容一僵,顿时蔫了下来,难怪先前他怎么摆弄都不见效果。

蝶仙子见林木吃瘪,心中有种莫名的快感,又道:“那张手帕是灵器,唤作流云帕,可刚可柔,可攻可守,虽无需炼化,却有一套专门的操控法诀,回头我写给你。”

“至于剩下两件都是法宝,我只知道一件是墨家的千机伞,另一件是鱼鳞软剑,我修为不够,还没有炼化。”

法宝和灵器最大的区别是,法宝必须炼化后方可使用,而灵器不管是谁拿到都可以用。

修行中人偏爱法宝些,毕竟打起来灵器有为敌所用的风险,而且灵器的威力固定,有个上限在那摆着,法宝却可以变成本命法宝,温养在丹田,随主人的实力不断提升。

法宝灵器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有些上古流传下来的灵宝,据说有毁天灭地之能,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流云帕恐怕是初阶灵器中的极品,否则区区初阶灵器如何入得蝶仙子的眼。

至于千机伞和鱼鳞软剑,林木境界不够,估摸不出来,不过以蝶仙子的家世,保不准也是个中阶上品。

虽然还不能用,林木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心情大好之下,将红绿珠子递给蝶仙子道:“这两个仙子留着防身,仙子长的这般好看,可别遇到什么宵小之辈才是。”

林木说罢,转身潇洒离去。

蝶仙子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木的背影,内心波涛翻涌:“这个卑鄙无耻贪得无厌的家伙竟然主动给我东西?竟然没有趁机再敲诈我一笔?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这家伙失心疯了?”

蝶仙子心底竟然生出一丝感激之情。

但随即,这丝感激便被生生扑灭!

“弄成现在这样全是拜他所赐,拿着我的东西送给我,还让我小心宵小?真是可笑!蝶依依啊蝶依依,你可别再被这家伙骗了!”蝶仙子坚定了对林木的恨意,跟着回了教室。

……

这天上完课,林木刚准备和陆荣去食堂吃饭,便看见学宫门卫处的传讯飞鸟飞了过来,盘旋在林木头顶,不停叫着:“林木!外面有人找!林木!外面有人找……”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就过去。”林木又对陆荣道,“陆兄,你先去食堂吧,我去看看是谁找我。”

陆荣应道:“那好,我先过去了,你快点。”

林木来到学宫门外,便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小妖,正是那次在比武台前认识的号称“包打听”的朱通。

林木先前有委托过他一事,连定金都付了,只是后来形势突变,林木不得不憋在无量学宫当缩头乌龟,就没去找他问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想到朱通先找来了,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林木不由精神一震。

朱通面露焦急之色,见到林木,连忙拉着他到了片僻静处,见四下无人,这才道:“你那个活我不干了!这淌水太深了,不是我一个小妖能趟的。”

林木神情一紧道:“你发现什么了?!”

朱通小声道:“你要打听的几年前虎蛟失踪之谜,我费尽心力多方查探,一点线索都没有,不仅如此,我还查发现当初一直没放弃寻找虎蛟的他的家人,这些年也陆陆续续死了,有的遭逢意外,有的战死军中,还有的就无缘无故的暴毙了,总之一大家子死了个精光,怎么看怎么蹊跷。”

朱通说着,脸上闪过一丝恐惧:“虎蛟一家,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说死就死了,没泛起一丝水花……我怕再查下去,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了!”

林木也没想到这里面水会这么深,灭口虎蛟之人,只怕在有熊山也是手眼通天之辈,再查下去,别说朱通,搞不好连他都得出点什么意外。

“有劳朱兄了,这事就到这吧,先前的定金就当是给朱兄的辛苦费了。”林木说道。

“那就多谢了!”朱通脸色稍缓,又道:“我也不白拿你定金,作为交换,便告诉你个秘密吧……我前些日子与白鹤童子吃酒,本是想打听虎蛟之事,结果正事没打听出来,白鹤童子醉酒下却意外说漏了一事,贝师精通炼丹之术,在洞府极隐秘的地方有一座巨大的炼丹炉!”

“贝师精通炼丹术?!有熊山上上下下竟然都不知道?会炼丹有什么可隐瞒的,贝师又为什么要隐瞒?”林木想到床下刻的字,突然有所发现,最后那一竖会不会就是贝师贝字的起笔?

想到这里,林木顿觉毛骨悚然!

无量学宫传道授业的贝师,会是谋害门下小妖的元凶?说起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倘若真是贝师,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也只有贝师,才能让虎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学宫中,以贝师的权势,安排虎蛟一家各种死法也不是什么难事,甚至连试炼谷的出师试炼,贝师都可以做手脚!

毕竟死在试炼谷的小妖,没人知道怎么死的,也没人见过全体,而尸体,很可能被贝师入药炼丹了!

“这无量学宫,会不会就是贝师为了方便猎杀小妖所建?”林木越想越深,随即又否认了,毕竟学宫前期出了常崇等一大批精英骨干。

虽然不知道贝师从何时开始变的,但林木也发现了被害小妖的共同点,一是天资卓绝,二是修为至少也要到小妖巅峰,或许是这样的才有资格入药吧。

林木本来觉得自己天资一般般,但想到去年鬼面魈的事,会不会让贝师误认为自己拥有超凡的资质?还好自己修为较低,暂时无忧。

林木回头看向无量学宫,感觉学宫此时就像一只匍匐的巨兽,等着他送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