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比试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1 12:53:39 字数:5504 阅读进度:9/26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林木被陆荣拉着在他旁边坐下,林木扫了眼教室,便认出了蝶仙子,不过他做贼心虚,没敢多看。

班上的小妖都已化形成人,这让林木感觉很舒服,不像在学堂的时候,满屋都是奇形怪状的妖怪。

贝师仍是一身华服,一如林木当年见的那般气度风雅。

“今天有新妖入学。”贝师站在台上,示意林木道,“来,介绍一下自己。”

林木腾一下站起身道:“大家好!我是木妖林木,早闻无量学宫大名!贝师风采,小妖在学堂读书时便仰慕不已,前些日子又蒙贝师出手相救,这才捡回一条小命,大恩大德,小妖无以为报……今日再见真颜,实在……实在是三生有幸……”

林木挤出几滴眼泪,哽咽道:“如今能在座下修行,当真是……当真是小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番话说的泣涕直流,情真意切,听得台下的妖怪都呆住了。

贝师眉梢跳动,难掩心中愉悦,这小妖说话就是实诚,听着便让人舒服,当下笑眯眯道:“坐下吧,你能通过龙门道,可见勇气、毅力、耐心、智慧、悟性、心性都是上上之选,用心修行,将来也能有一番成就。”

夸完林木,贝师看到坐在旁边的陆荣,气不打一处来:“陆荣!你还有脸来上课?多少年了,你这修为就没有精进过,我就算教头猪,这么久也该成大妖了!你不一向不来的,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陆荣缩了缩头,厚着脸皮道:“许久不见贝师,甚是想念,所以特来看看。”

“你不来看我,我还能少受些气!”贝师冷哼一声,他也知道陆荣这家伙是油盐不进柴米不出,这些年他磨破嘴皮子,陆荣依然是我行我素,当即也懒得跟他计较,免得再给自己添堵。

见贝师开始授课,陆荣松了口气,上下打量着林木,直看的林木全身发毛,悄声问道:“你看什么?”

陆荣也悄声道:“你不是木妖,你这是马屁成精吧,马屁拍的,当真一绝啊。”

“哪里哪里,混口饭吃。”林木谦虚道。

……

春去秋来,寒暑交替,林木在无量学宫的日子过的惬意,不知不觉,已经一年有余了。

此时学宫一片空地上,一众小妖正各自训练着。

“呼风!”林木鼓起腮帮子,一口气吹出,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唤雨!”也不见林木有什么动作,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打了下来。

林木面露满意之色,无量学宫待遇实在是太好了,元食,丹药供应着,铺满聚元阵的修炼室随时可用,一年下来,林木的修为扎实了很多,真元越发雄厚,小妖术用起来也是越来越纯熟。

突然,林木脸色一正,捡起地上一个大石墩舞了起来,这石墩有几百斤,林木耍的并不轻松。

下一刻,贝师已经走了过来,训斥道:“说了多少遍,你肉身薄弱,当前修行当以锻炼肉身为主!小妖术威力孱弱,当不得大用,等你修成大妖就能学些厉害的妖术了,就算想学小妖术,到大妖境界再学也是事半功倍!”

“是是,贝师教训的是。”林木应道,只是打磨肉身非一朝一夕之功,而且比起近身搏斗,他也更喜欢用小妖术制敌。

“对了,你修行的是什么功法?”贝师突然问道。

“功法?为什么突然问这个?莫非我这功法来路不正?”林木心里一咯噔,要知道很多妖族都是有自己的传承功法的,虽然未必是最强的,但多半是最合适的,别人一般也不会询问。

林木念头飞快转动,几经权衡,最终没敢隐瞒,实话实说道,“这是我无意间从崇文馆扒来的,叫做《小周天星宿心经》。”

“哦?从崇文馆扒来的?也算是你的机缘了,留着继续修炼吧。”贝师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八成是熊王粗心,把老主人留下的功法和普通书籍混在一起了,被做事的小妖一股脑摆到了崇文馆。

见林木没什么隐瞒,贝师心下满意,又接着教育道:“小妖阶段不长,你学了这么多小妖术,平白耽误了时间,而且妖术在精不在多,一力降十会你可听过?”

“听过听过,学生听过!”林木忙不迭应道,心下却是不以为然。

贝师似乎是看出了林木的心思,招手道:“熊章!过来!”

熊章就是陆荣之前说过的似乎和熊王沾亲带故的小妖,性子憨憨的,林木对他颇有印象。

熊章五大三粗,长的极其壮硕,要比林木高上两头不止,听到贝师叫他,手中千斤石墩往地上一扔,小跑着跑了过来,问道:“贝师,您叫我?”

“来,和林木比划比划,小心点,别伤着了。”贝师道。

熊章看了看林木的小身板,不屑道:“他能伤到我?”

贝师当即给了熊章一巴掌:“我是让你别伤着他,你这一身蛮力,尚不能收放自如,出手没轻没重的。”

“哦哦,贝师放心。”熊章连忙应道,走到林木面前道,“林木,来,咱俩比划比划。”

熊章丝毫没把林木放在眼里,林木入学比他晚,看着身形又瘦弱,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请指教!”林木说完,立刻退开些距离,熊章的胳膊都比他大腿还粗了,元气也比他雄厚的多,不由得林木不退。

熊章看着林木退开,也没逼近,反问道:“准备好了吗?好了我就出手了!”

说罢,熊章一声大吼,变回原形,一头三米多高的黑熊出现在原地,压迫感十足,熊章一只熊掌拍在地上,天赋妖术已然用出!

“地动山摇!”

整个场地都晃动起来,林木顿觉站立不稳,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中。

熊章四肢着地,丝毫不受影响,快速逼近林木。

“木藤!起!”一根木藤从林木脚下生出,拖着林木到了半空。

熊章一愣,当即熊掌一拍,顿时把藤木拍断。

“起!起!起!”林木身在半空,地下无数木藤生出,仿佛群魔乱舞,林木便在半空辗转腾挪,就是不落地。

熊章怒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对手,他打断的还没林木生的快,怒吼道:“有本事你下来!”

“有本事你上来!”林木当然不会下去,双手掐诀,又是一个小妖术。

“泥泽术!”

地面开始变得泥泞,熊章的速度略有受阻,但影响不大。

林木又试了几个攻击妖术,但熊章皮粗肉厚,还给自己套了个厚甲术,林木拿他没有办法,只是泥泽术用个不停,场面一时僵持下来。

“这小妖妖术用的倒是纯熟。”场人不知何时多了一人,一身墨色玄衣,面色冰冷。

“是常崇啊,你怎么来了。”贝师道。

“这几日清闲,没什么事,来贝师这看看,那个小妖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常崇道。

“这就你上次从鬼面魈手里救下来的那个小妖,已经入了学宫,叫林木。”

“哦,我说呢。”

“你觉得他俩谁能赢。”

“不好说,这小妖木藤术倒用的别出心裁,虽然拿熊章没办法,但熊章也够不着他。”

贝师道:“等他真元用完,唤不出木藤的时候就输了,熊章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停在破坏木藤。”

常崇道:“我看没那么简单,这林木丝毫不见慌张,明知泥泽术没用,还在不停的用,怕是有什么深意。”

此时场上在泥泽术的作用下已经变得泥泞不堪,熊章的行动也大为受限,林木看时机差不多了,又是一个大瀑布之术。

熊章被淋了一身水,抖了抖皮毛,毫发无损,不由道:“哈哈!你是要给我洗澡嘛!”

林木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就是现在:“大泥泽!”

整个场地迅速变化,原本只是泥泞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沼泽,地面上的一切都开始向下陷去!

水土中阶复合妖术,以林木现在的实力,还不能独立施放,这次是借了泥泽求和大瀑布创造的地利。

常崇眼中一亮:“果然,这小妖倒是个好苗子,等他出师了,送到我那调教调教。”

贝师也有些错愕,他本以为林木学的都是些小妖术,没想到取巧之下,连中阶妖术都用出来了,这下熊章怕是麻烦了。

果不其然,熊章陷在泥泽中,一身力气使不上,越挣扎反而越往下陷,气的大吼大叫!

林木居高临下道:“认不认输?”

熊章哪里服气,他还从来没打过如此憋屈的架,梗着脖子吼道:“我不服!”

“不服?”林木跳到熊章头上,砰砰几拳下去,饶是熊章妖术护身,依然被打的眼冒金星。

“服不服!”砰砰又是几拳。

“不服!”

林木高高跃起,半空中一脚劈下。

熊章受了重重一击,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林木再次跃起,又是重重一击。

“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了。”熊章终于扛不住了。

贝师见结局已定,叹气道:“这林木小妖术学的又多又杂,又不重肉身,我本想让他意识到贪多嚼不烂的坏处,没想到他还赢了。”

“这个简单,我来跟他打一场。”常崇说着,身上的气息变得只有小妖程度。

“林木,可愿与我再打一场。”常崇跳入场中,仿佛记起了争强好胜的小妖时期,意气风发道。

“不愿!”林木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眼前这人不知道啥时候来的,虽然身上气息与他半斤八两,但林木潜意识却告诉他这人可怕无比。

常崇一愣,没想到林木拒绝的这么干脆,于是道:“跟我打上一场,这些就归你了。”

常崇取出几块鳞片道:“这可是妖王的鳞片,想不想要?”

“好东西啊!这人是谁啊,真是个败家子啊!”林木看着眼馋,要是拿这鳞片做成个内甲,妖王之下自己岂不是横着走了,当即答应道:“好!打就打!不过我要恢复下真元。”

刚才和熊章的打斗看起来轻松,但林木小妖术用的太多,真元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常崇随手抛开一物:“还恢复什么,接着!”

林木接过一看,原来是枚丹药,握在手中便能感受到其中精纯无比的药力,似乎比他平时用的要高级不少。

这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贝师也在旁边,对方也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害他,林木没犹豫,一口吞下,顿时感觉真元快速恢复,而且药力源源不绝转化成真元,让林木恨不得立刻战上一场。

“来!”林木大吼一声,率先出手,无数木藤从地下冒出,向着常崇涌去。

常崇身法极快,如泥鳅一样左闪右避,偶尔有及身的木藤,手刀一挥便将其斩断。

林木只觉得体内真元越发充盈,似乎无穷无尽,不吐不快,手上法诀一变,又是一团火焰打出,这本是燎原火,只是林木火法不精,用来倒像是大火球。

藤木遇火即燃,林木还怕火力不够,一口呼风吹出,顿时裹挟着熊熊烈火的木藤直冲常崇。

常崇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这小妖的妖术当真用的天马行空挥洒自如,火海及身,常崇无处闪避,身上一层真元罩,顶着烈火冲了出来。

“这也行?”林木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是真元罩?真元罩能强到这种程度?

眼见常崇逼近,林木连忙故技重施,踩着木藤升到半空。

常崇指尖一弹,一道风刃便斩向林木脚下。

“小妖术中的风刃!”林木连忙继续施法,无数木藤从地下冒出,给林木提供着落脚地。

常崇早有预料,双手一拉,一个巨大的风刃刮出,瞬间切断一片木藤。

对方这小妖术用起来比自己还要得心应手,没办法像对付熊章一样对付这人,林木被迫落地,马上又是一个小妖术,半空中一条水龙向着常崇缠去。

常崇真元鼓动,生生挣断了水龙,水花四溅。

林木看的眼皮直跳,这家伙看着不魁梧,但这肉身之力比起熊章也不遑多让啊。

下一刻,常崇右脚一蹬,箭一般像林木射来,一拳挥出!

拳未至,林木已经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像墙壁一样向自己压来。

林木真元飞速涌动,一手按在地上。

“十方厚土!”

“轰隆隆!”林木身前涌起一堵墙。

墙起!拳至!

“哗啦啦!”这墙仿佛豆腐渣工程一样塌了。

两妖四目相对。

常崇面无表情。

林木却突然咧起嘴笑了起来。

“起!送葬棺!”

地下一口石棺出现,棺材盖一合,便将常崇罩住。

土系中阶妖术,送葬棺!

这是林木目前掌握的最强攻击妖术,平时用十次也不见得能成功一次,这回借丹药之助,成功用出。

场上鸦雀无声,恐怕没有人能想到林木眼看就要落败了还能来个绝地大翻盘。

“小妖境界竟然能把妖术用到这个程度,也许真是连我都没发现的顶级资质。”贝师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似惊讶,似期待,似乎还有……贪婪。

“看来是我赢了。”林木话音未落,下一刻无数风刃乱飚,从石棺中射出,石棺顿时被切的支离破碎,风刃擦着林木飞过,却没有伤到林木分毫。

常崇出现在原地,道:“那口石棺材是早就准备好的妖术?”

“是啊,呼风用出的时候我已经在准备了,只是没想到你连这个都能挣脱。”林木颇有些沮丧。

“我说你一个小妖怎么会如此快的用出中阶妖术,不错不错,不过妖术不精,真元不够精纯,而且一旦被近身你就没什么反抗余地了。”常崇说着,真元在掌中凝聚。

林木能感觉到其中的精纯,如果说自己的真元是铁,那常崇的就是百炼精钢,也难怪区区小妖术中的风刃便能破了自己的中阶妖术送葬棺。

常崇又道:“与人作战,很多大范围的妖术,消耗的真元也多,反而不利。”

这林木也知道,要不是那个丹药,他哪放的出那么多妖术,这是他打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次。

“肉身也要加强,短板会成为你致命的弱点,等你成了大妖,来找我!”说罢,常崇架风而去。

“这是谁啊。”这不是小妖啊,能御风的起码也是大妖,而且看他这轻松自如的样子,恐怕不只大妖这么简单。

陆荣凑了上来道:“这是常大统领啊,有熊山的传奇,十年便从大妖修到了妖王,能得他看中,不容易啊,不过呢……他手下妖兵战死的也是最多的。”

“这是常大统领,看起来这么年轻!上次便是他从鬼面魈手下救了自己?”林木再一想到被大统领看上,顿时脸色一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