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闯关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1 12:53:38 字数:3711 阅读进度:7/26

“这是哪儿?”本来一团迷雾的龙门道,林木进来后变得漆黑一片,还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且这个诡异的空间里,林木竟然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门道不是山路吗?”林木心里有些慌乱,现在他不知道在哪,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时辰。

仿佛被世界遗弃般,连时间和空间的概念都模糊了,每呆一秒,都像过了一年那么久。

林木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这么长,就在他思维都有些停滞的时候,突然有声音传了过来。

“嘶嘶嘶……吱吱吱……”

林木刚因听到声音惊喜的心情立刻紧张起来,但四周还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林木心中越加发毛,“什么东西?”

“嘶嘶嘶……吱吱吱……”

声音越来越近,林木感觉有什么爬到了自己身上,然后便是一阵剧痛,黑暗中顿时响起一声惨叫,林木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双手不停的疯狂拍打,但身是却没有任何异样。

很快,林木便感觉全身已经被这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的东西覆盖了。

下一刻,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声不绝。

……

你经历过地狱吗?

多年后,有人这么问林木,林木沉默了半晌,才道:“曾经有一刻,我真以为自己就在地狱。”

……

黑暗中林木蜷成一团,身上没有一处不痛,疼的神经都要崩溃了,这一刻,林木终于明白为什么龙门道出来的会有疯的了。

就在林木快要撑不住,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身上的东西如潮水般退去,就连疼痛也一下子消失了,林木瞬间有种不真实感,又躺了一会才缓过劲儿来。

”还要继续吗?要不还是放弃吧……”林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不行!回去这辈子就废了,还不如放手一搏,之前受的罪不能白受!”

林木咬咬牙,在黑暗中大步流星,还有什么尽管来吧!

走着走着,前方突然亮了起来,脚下一条笔直的大道,远处立着一扇门,林木立刻明白过来,打开门这关应该就过了,只是心中不敢放松,谁知道这条道上会有什么危险。

走上一会儿,林木喘了喘气,感觉有点累,门好像还是那么远,不过意外的竟然没有什么危险。

“不对!我小妖修为,怎么可能走上一段路就累了,有古怪!”林木突然反应过来,仔细一感受,顿时察觉重力不对,越往前,重力越来越大!

又走上一段路后,林木越发觉得身体沉重,仿佛被套上了沉重的枷锁,每一步都要耗费大量体力。

“离门好像近了点,是错觉吗?”汗水模糊了林木的双眼,林木已经连擦汗的力气都没了。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小腿承受不住身体重量,骨头很干脆的断了,林木顿时扑倒在地。

挣扎了几下,始终爬不起来,林木感觉意识有点模糊,费力睁开眼向前看去,门好像更近了。

“坚持住!”林木一咬舌尖,恢复一丝清明,就这么在地上爬了起来,拖着一条断腿努力向前蠕动着。

“终于到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推开……”林木心中想着,颤颤巍巍伸出手,手指刚碰到,门便开了,林木心中一松,鼓起最后的力气滚了进去。

……

熊首山西峰,又被称作灵药峰,峰顶栽着颗迎客松,枝干遒劲,郁郁苍苍,松下石桌前,有两人正在品茶。

其中一个风姿绰约,衣冠堂堂,手中一柄折扇不时扇上两下,有熊山上如此骚包的,除了贝师还能有谁。

另一个白发白须,一身白袍,身后还绣着一个大大的“药”字,正是负责疗伤炼药的榆木老妖,俞潜。

贝师轻摇折扇,指着桌上道:“这可是人族出了名的醇元茶,来之不易啊。”

俞潜回道:“我倒是有所耳闻,没想到还有机会尝到这好东西。”

贝师又过了一遍水,道:“这茶要过三道,好了,来尝尝。”

俞潜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入腹,仿佛真元都受到了温润,说不出的舒服,唇齿之前还萦绕着沁人心脾的香气。

“好茶!”俞潜赞道,“当年我餐风饮露,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天。”

贝师笑道:“茶既然喝了,那我的问题你可要尽心回答了……我有个学生对炼丹颇感兴趣,上次问了我个问题,炼丹时怎么能把药性发挥到最大?”

“这倒是个好问题,不过能劳你亲自来问,还准备上好茶,这个学生想来非同一般啊。”说起自己擅长的,俞潜滔滔不绝起来,“同样是炼丹,同样的材料,有的人能炼出十成药力,有的人只能练出三四成,药材的处理方式,炼丹的火候都有影响……”

一个讲的认真,一个听的认真,俞潜说完,口都有些干了,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上次鬼面魈的事,有查出来什么吗?”

贝师脸色稍正,道:“只知道是有人唆使,但不知道具体是哪方势力。”

“唉!”俞潜叹道,“我有熊山占据人妖交界处,如今又愈发壮大,不知道成了多少人的眼中钉。”

“不用担心,熊王近些年颇有收获,只要能晋升到妖圣,我有熊山就稳如……”正说着,贝师突然心有所感,伸出手在半空划了个圈,一阵涟漪过后,空中出现一面水镜,镜中现出一个身影,正是林木!

贝师看了会儿道:“这小妖,肉身虽然差点,但这毅力当真不凡。”

……

林木翻过门后,身上的伤果然又好了,看了一下情况,这关竟然是:“拼图?”

“这龙门道是怎么设计的?这关卡和之前的,感觉格格不入啊。”林木眼前石板上有张地图,旁边堆放着一堆拼图,像个小山一样,拼的正是有熊山所在的十万大山。

林木本来觉得轻松的一关,等拼起来,才知道不易,十万大山本就山多,不容易分辨,林木一时都不知道从哪下手。

万事开头难,拼图这种游戏,是越往后越容易,林木硬着头皮,尽量先找地图上容易识别的,然后便开始了拉锯搬的拼图。

“这块不对…这个是哪?这个又是哪?”林木无数次拼错,无数次拆掉重来,这个空间里林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把最后一块拼上了。

“呼~”林木长出一口气,可算是拼好了,这关虽然没有身体发肤之痛,但实在太折磨人,折磨精神了,林木有几次都想把拼图砸烂不干了。

……

龙门山前,众妖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或躺或坐,骂骂咧咧。

“娘西皮的,这都多久了,还不出来!”

“这都过了两天了,以前也要这么久吗?”

“嘘!小点声,别吵我睡觉了!”

“这小妖看起来有两下子嘛,也能真能过呢。”

“过个屁!他要是过了老子就要输一大笔贡献了!”

……

拼图这关后,地图消失了,上面竟然出了一个题目: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林木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这关竟然是道数学题,连初中生,小学生都能做出来的数学题!

随便列个方程,便可以算出鸡有二十三只,兔有十二只,要是不会列方程,用假设法也能算出正确答案。

假设砍去每只鸡和每只兔二分之一的脚,则每只鸡就变成了“独脚鸡”,而每只兔就变成了“双脚兔”。这样,“独脚鸡”和“双脚兔”的脚就由九十四只变成了四十七只;而每只“鸡”的头数与脚数之比变为一比一,每只“兔”的头数与脚数之比变为一比二。

由此可知,有一只“双脚兔”,脚的数量就会比头的数量多一,所以,“独脚鸡”和“双脚兔”的脚的数量与他们的头的数量之差,就是兔子的只数。

林木拿起笔填上答案,片刻后题目就慢慢消失了。

林木颤着声音道:“这……这就过了?”

实在是前几关太艰辛,以至于这关简单的不敢置信,就像高考的时候,突然发现一道问你一加一等于几的问题,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其实这关考验的是智力,题目随机不定,林木觉得简单的算术题,却恰恰难倒了很多闯关者,空有一身力气无处使,绞尽脑汁也算不出答案。

题目消失后,石板上又出现了新的字:两个时辰内学会下面三种小妖术之一。

元气罩:真元形成一层护罩,保护自身。

气血术:短时间激发自身气血,增强实力。

自爆术:妖丹自爆威力倍增,与敌同归于尽。

这三个小妖术难度相仿,虽然不简单,但也不是特别难,想想也是,以妖族的悟性,两个时辰能学会一个已是天纵之姿了,要是再搞些很难的出来那摆明了是不让过关了。

这三个妖术都不在五行内,想来也是为了照顾不同体质的小妖,前两个小妖术倒还正常,只是这第三个,是认真的嘛,脑子要有多抽才会学这个啊,而且就算学会了,怎么演示也是个问题,这自爆术有生之年怕是只能用一次吧?

林木选择了真元罩,用处很大,要把真元覆盖全身,不光对真元数量要求高,对真元的控制要求也很高,林木开始时候不是真元外放失败,就是放的真元行不成罩。

足足大半个时辰,林木才堪堪学会,本想立刻演示过关,但眼睛落在自爆术上,不知怎么就挪不开了,越是告诫自己不要做某件事,脑子里就越是想做,林木心下几番推演模拟自爆术,终究还是没敢用出来,命就一条,可不是闹着玩的。

死在龙门道里的小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在这里死了就真死了?林木不知道,所以他也不想赌。

老老实实的展示了真元罩后,整个空间都开始晃动,生起无量光芒,晃的林木连忙以手遮眼,看不清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