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龙门道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1 12:53:32 字数:3497 阅读进度:6/26

降雨的事忙完,林木刚准备回去休息下,便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远远看见一个头上长着犄角的小妖边跑边喊,可不正是牛奋。

“林……林木,你可是......可是让我好找……”牛奋气喘吁吁的跑到林木面前,双手拄着膝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我到……到你住处没……没找着你,在崇文馆也没找到,没想到在这碰到了。”

“三哥,你悠着点,这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出什么事了?”林木道。

牛奋喘匀了气,兴奋道:“听说你昨天差点没死?还是贝师亲手救下来的?你小子有福气啊!估计贝师都记住你了!”

“昨天的事你怎么知道的?来来来,过来说。”林木拉着牛奋在树下青石上坐下,“我昨天昏迷了,后来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牛奋惋惜道,“以前在学堂咱隔壁班的那个鼻涕虫,你还记得不?我早上遇到了,他入伍当了妖兵,昨天刚好在那边当值,就是他把你送回来的。”

牛奋滔滔不绝的讲起昨天的事,听得林木目瞪口呆,竟然连大统领,甚至妖王都出现了,只恨自己昏迷的太早,不能一睹这些大人物的风采。

“贝师亲自出手替你疗伤,你小子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多少小妖想和贝师说句话都不能……”牛奋喋喋不休的说着,一脸钦羡。

林木却是陷入了沉默,半晌,突然开口道:“三哥,龙门道你知道多少?”

“龙门道?”牛奋一愣,随即双目圆睁,不可思议道,“你问这干什么?你想闯龙门道?!”

龙门道,取鱼跃龙门便化龙之意,凡是能闯过龙门道的小妖,便可进无量学宫,直入贝师门下,从此前途不可限量!

有熊山之所以会有龙门道,说起来还是和大统领常崇有关,当年贝师创建无量学宫,挑选天资不凡的小妖充入门下,意欲培养一批骨干,充实有熊山的中坚力量。

常崇本来天赋平平,但他优异的表现却引起了高层的注意,贝师特意为他设下考验,常崇自然是顺利通过进了学宫,这才有了有熊山五大统领之首的蟒妖常崇!

有熊山高层有感于此,特意打造了龙门道,给没有被选入无量学宫的小妖一个机会,避免遗漏掉了什么天才。

“我知道的还真不多……”牛奋想了想道,“龙门道刚出来的时候,无数小妖趋之若鹜,有的在里面身受重伤,有的出来就疯了,甚至还有当场死亡的,就算平安出来也都说可怕,但又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真正能通过的也是忌讳莫深,你看现在都没什么小妖去闯了……我后来问过家里的长辈,他们也不太清楚,毕竟是有熊山的机密,我家老头子还没到那个层次……”

“这样啊……”林木有些失望,“看来还是得自己亲身闯闯了,你说我闯过的几率大不大?”

牛奋拍拍林木肩膀道:“何止不大,不死里面就不错了,你没事不老老实实在崇文馆呆着,想着闯什么龙门道?要不咱俩一块儿入伍吧,当年那个胆小爱哭的鼻涕虫,现在修为竟然比我还高了……”

林木看牛奋忿忿不平的样子,笑道:“你整天游手好闲的,修炼又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比你高再正常不过……入伍我就不去了,我要走一趟龙门道,碰碰运气。”

牛奋上下打量了林木一番,道:“我看你才是牛妖吧,咋这么倔呢,别死里面了还得我给你收尸。”

林木也知道牛奋一番好意,但不尝试一下他心有不甘,而且龙门道的死亡率并不高,林木觉得就算过不去,也不至于把小命交代了。

牛奋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和林木说过话就溜了,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一方青石上,只剩一个少年安静地盘膝而坐,微风吹过,树影婆娑,林木似乎是睡着了。

一个人能享受到什么待遇和他的地位息息相关,像现在的林木,无名小卒一个,有熊山一抓一大把,哪天死了都没人知道。

但若是过了龙门道,那可就是贝师门下,无量学宫的门生,顶着有熊山天才之名,恐怕贝师都会想尽办法帮他破除魔种。

……

龙门道位于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上,小山因此又被叫作龙门山,据说在山顶正好可以看到无量学宫,上山只有一条小路,崎岖难走不说,还常年被迷雾笼罩着。

当年常崇便是从这里,闯过层层难关登上山顶,然后便见一只白鹤从天而落,载着常崇直入无量学宫。

如今的龙门道早已没了初时的热闹,山前冷冷清清,老态龙钟的守门妖佝偻着身子,一下一下专注地扫着地。

这个再平常不过的清晨,龙门山前来了一个少年,一袭青衫,身形略显单薄,可不正是被魔种所困的林木。

“这就是龙门道?”林木有些失望,但见山门前简陋的斜挂着一个木牌,上有“龙门道”三个大字,许是时间久了,字迹有些模糊不清,木牌摇摇晃晃吱呀作响,仿佛一阵风吹过就会掉在地上的样子。

“不会找错地儿了吧?”林木有些不敢相信,闻名已久的龙门道就是这幅样子?哪有半分庄重气派可言。

“还是问问吧。”林木环顾四周,便看见了正在扫地的守山妖,便上前问道,“老伯,请问这是龙门道吗?”

守山妖缓缓直起身子,打量了林木一番,用苍老的声音慢吞吞道:“是啊,你要闯龙门道吗?”

守山妖一抬头,把林木吓了一跳,眼前这老妖怪也不知道活了多久,眼神混浊不清,嘴里就剩下三两颗大黄牙,皮肤干枯褶皱如同枯树皮一般,脸上的斑点看着不像老人斑,倒像是尸斑多些,身上死气比生气还多,仿佛下一刻就会咽过气去。

妖怪虽说不是活的越久越厉害,但活的久的肯定不弱,林木不敢怠慢,连忙道:“是的,小妖林木,想尝试一下。”

“哦,好啊,你等等……”守山妖检查过林木令牌,在怀里摸出张皱巴巴的符纸来,一下贴在林木额头,符纸很快渗入林木体内不见了。

“若要放弃,喊一声便可。”老妖说罢,便自顾自的扫地去了。

符纸没入体内,林木丝毫没有感觉异样,见守山妖不再搭理他,只得无奈走到山前,抬眼便看见斜挂着的龙门道木牌,林木突然有种参加高考的感觉,未来前途如何,便在这一条山路之上。

林木深吸口气,眼神坚定,一步迈过门槛,顿时被汹涌的迷雾吞没。

守山妖看着林木消失的身影,混浊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么多年了,可算是又有小妖来闯龙门道了,希望这个小家伙能通过吧……”

……

“喂,我刚才看到有妖上山了!”一个路过的妖怪对同伴说道。

“你没看错?可是多少年都没有小妖敢闯龙门道了!”

“错不了,我这眼你还不相信嘛!”

“对,你这鹰眼可是尖的很,看来是真的了!”这妖怪是个大嘴巴,当即开始大喊道,“有小妖闯龙门道啦!快来看啊!有小妖闯龙门道啦!”

“什么?真的假的?”

“过去看看,多少年没有的事了!”

“快走快走!”

消息顿时如同插了翅膀般飞快传开……

“什么?有小妖闯龙门道?不会是林木吧?”牛奋本来正躺在草地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还不时啃上两口青草,听到消息,顿时一屁股坐起,一溜烟往龙门山跑去。

没过多久,龙门山前已经围满了妖怪,正在议论纷纷。

“这个小妖进去多久了?”

“没多久,刚进去一会儿。”

“你们猜他能不能闯过?”

“我看难,龙门道岂是这么容易过的。”

“不见得吧,隔了这么多年,敢闯的小妖会没两把刷子?”

“我就猜他过不了,你敢不敢赌?”

“赌就赌,我押十点贡献!”

“才十点!我押一百点过不了!”

“来来来!开盘啦!谁要赌!快来啊,买定离手!”

“我押!”

“我也要押!”

龙门山前仿佛变成了菜市场般,众妖吵吵闹闹兴致颇高,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一句:“对了,这次闯龙门道的小妖是谁啊?”

众妖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一个知道。

牛奋夹在一群妖怪中,奋力喊道:“是不是个眉清目秀,穿着青衫的小妖?”

“对对,没错!”最开始看见的那个妖怪应道。

“那我知道了!”牛奋从妖群中挤出,见众妖目光都聚集他身上,道,“好让你们知道,今日闯龙门道的,乃是我牛奋的好友,林木!”

“林木?林木是谁?”

“没听说过!”

“我记得前些日子无量学宫前差点被鬼面魈杀了的那个小妖,就叫林木,好像是崇文馆那边管书的……牛家那小子,这个林木是不是你说的那个?”

“管书的?哈哈哈!”一众妖怪哄堂大笑,“世道变了啊,什么小妖都敢闯龙门道了!”

“管书的怎么了!”牛奋气不过,虽然心下担心林木,仍是喊的满脸通红道,“我就赌林木能通过!再押一百点贡献!”

“我押一百点不过!”

“我押两百点不过!”

“我押五百点不过!”

“我之前押的能不能退了啊?我要改押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