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恐怖魔种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10 21:11:44 字数:2787 阅读进度:5/26

“我还活着?”林木悠悠转醒,竟然在自家床上,伸手上下摸了摸,还好没缺什么零件,看了看床头圭表,已经过去一天了。

本来只是想露个脸,结果差点把小命搭进去,林木想想都心有余悸,一向平静的有熊山也不知道怎么混进了鬼面魈这等凶物。

其实有熊山处在人妖交界处,从来都不是一个和平的地方,只是平日里各种危险战乱都被拦在了山外,山内这才能一副繁盛景象。

“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啊?”林木自语道,昏迷前明明记得受伤不轻的,坐起身入定内视,却发现五脏六腑已然正位,体内经脉也仿佛被梳理过一样,虽然还有小伤,但已经没有大碍了。

林木刚松口气,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识海中惊现鬼面魈的身影,咧着黑洞洞的大嘴无声的笑,一双森森鬼爪透着寒光,一如昨天般抓向自己。

林木双目紧闭,眉头紧锁,脑门上浮现一层细密的汗珠,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蓦地,林木睁开双眼,从入定中挣脱出来,瞳孔紧缩,表情惊恐,一手撑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鬼面魈!这是怎么回事?!”林木惊魂未定,深呼吸平复了下心情,“难道是昨天的记忆太深刻,留下阴影了?

林木又尝试入定,但压迫感却比之前更甚,鬼面魈的身形越来越清晰。

“生死间有大恐怖,难道是久经和平,突逢生死,留下心魔了?不该啊,我没这么脆弱啊。”林木心生烦躁,要是不能入定,如何壮大元气,那修为岂不是不得存进?

元气,是天地万物的根源,气聚则生,气壮则康、气衰则弱,气散则亡。

而修行,其本质是一种掠夺,掠天地元气为己用,强健体魄,壮大真元。

让林木一直不能修行当个鱼腩小妖,他是万万不愿意的。

“这种情况,当年在学堂读书时,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林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回忆,但实在太过久远想不起来了,林木索性直奔崇文馆。

今天崇文馆门前竟然有人在等着,林木走近一看,原来是中央学堂的看门妖,一只龟妖,最喜欢的就是在学堂门前晒太阳看书,不过他看书慢,一两个个月才看完一本,来的多了,林木也就和龟妖慢慢熟稔起来。

虽然心里急躁,林木面上却不漏声色,打个招呼道:“龟老,有段日子没见,您这气色越发好了啊,看着一点都不像几千岁的。”

“哈哈!”老乌龟爽朗一笑,你这小妖倒是会说话,昨天我见你没来,今天就又过来了。”

“昨天有点事,让您老久等了。”林木说着,打开大门,“龟老,这本要还的书给我吧,您看看还要借什么书,回头给我,我登记一下。”

“好,我先找找。”龟老说着,慢悠悠的走开了。

林木将龟老借的书归位后,也开始在书架上扒了起来。

“鬼面魈……鬼面魈……在哪来着……”林木嘟囔着,翻过几个书架,突然眼前一亮,“《鬼怪志异录》,就是这本!”

林木翻到鬼面魈的记录:“似人非人,双目狭长,内无瞳孔……”

果然和描述的一样,林木又继续往下看去:“鬼面魈的传承方式极其独特,遇到中意的猎物,会种下恐怖魔种,有时候机缘巧合下恐惧滋生,魔种便会诞生出新的鬼面魈。”

“恐怖魔种……”林木合上书,面色沉重,久久不语,这可麻烦了啊。

龟老看见林木脸色难看,不由问道:“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事?”

林木心下盘算:龟老活了这么久,吃的盐比我吃的饭都多,不如问上一问。于是道:“昨日无量学宫闯入了只鬼面魈,我今天来查查资料,书上说的恐惧魔种,要是普通小妖被种上了岂不是只能当养料了?”

林木留了个心眼,可没敢说是自己,谁知道被人知道了会不会被立刻打死。

“养料?”老龟一笑,慢吞吞道,“你这说法倒也贴切,不过鬼面魈想要诞生,也是难上加难,宿主要承受的住恐惧不死,还要提供充分的养料,还不能被大能发现,这才有可能诞生出一只来。”

“大能?自己没办法,像贝师熊王之流未必没有办法,不过自己一个小妖,对他们来说,好像拍死自己更省事还能解决麻烦……”林木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

“要是自己地位重要呢,那救自己的收益不就大于干掉自己了吗?”林木一念至此,凑上前,舔着脸道:“龟老,您看我这样的小妖怎么能入妖王的眼?”

龟老半眯着绿豆小眼看了看林木道:“难!你既不是豪门之后,又没有卓绝的军功……”

龟老顿了顿,又道:“或者,要是能通关龙门道,也有希望。”

“龙门道!怎么把这忘了!”林木心生希望,心情稍稍放松下来,“龟老,您这次要借什么书?”

龟老道:“这本。”

林木一看,是本东方行游记的草稿,东方行是谁他倒是不知道,不过这本书还挺有意思,记录着东方行的很多见闻。

“这本书不错,您老没事看看打发时间再合适不过。”林木说着,一边麻利的给龟老登记上,什么妖什么时辰借的什么书,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一手字写的工工整整。

龟老忍不住赞道:“这里的书你是不是都看过了?你在崇文馆真是屈才了,就算去熊首山,以你的能力也能轻松谋个文职。”

林木道:“小妖懒散惯了,又喜欢看书,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了。”

“龙门道......龙门道......哪是这么好过的,这些年连尝试的小妖都没有了.....”林木送走龟老,正琢磨着,突然一拍脑袋:“哎呦,老李头还等着我找大妖下雨呢。”

......

老李头那块还是老样子,只是谷子缺水蔫的更厉害了,远远看见林木,老李头便招呼道:“小林啊,昨天咋没见你过来呀?”

林木回道:“昨天有点事,耽搁了。”

“快来快来,下雨的大妖找好了吗,什么时候能降雨啊?”一直不下雨,老李头有些急了,说起收成他比谁都要上心,不过熊首山路途遥远,纸鹤这种东西他可舍不得买。

“哈哈!”林木笑道,“还请什么大妖,区区降雨而已,我就可以!”

“你?前天不还说要找大妖呢,怎么今天就变了?”老李头满脸疑惑。

“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且稍待!”林木径自走到田间,第一次在人前展示妖术,林木心情有些激动,法诀在心里流过,真元缓缓运转起来,双手一掐,并指如剑,喝道:“雨来!”

乌云慢慢在半空汇聚,片刻后,沥沥拉拉的小雨下了起来。

老李头目瞪口呆:“下雨了!真下雨了!”

只是这雨没下一会儿就停了,老李头苦着脸道:“这不行啊,水得渗到地下才行,现在就淋湿层皮没什么用啊。”

“没事,我再来几次。”林木前后足足施展了五次降雨术,没了修炼室充沛的元气,中间不得不停下恢复真元,累的林木脸色苍白,这才明白为什么降雨这种事没有小妖来干的。

老李头搓着手,高兴道:“太好了,这可是帮了大忙了,请大妖的贡献我就给你吧。”

林木摆摆手:“不用,顺手的事,咱邻里邻外的客气什么,我可没少吃你的东西。”

老李头挠挠头,憨声笑道:“那好,我先去忙了,等谷子熟了我再给你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