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鬼面魈

小说: 山的那头有只妖 作者: 顽强的骨头 更新时间:2020-11-09 11:16:54 字数:4902 阅读进度:4/26

小妖期的妖族对妖术并不重视,因为小妖术大都是低阶甚至初阶法术,威力不大,还得勤加练习到滚瓜烂熟的地步才能在实战中运用,性价比太低,还不如磨炼妖族引以为傲的肉身来得实在,也就林木心里有个腾云驾雾的梦,对这些尤其上心。

主流妖术有五行之分,天地万物也有五行之属,林木之前有过推测,自己身为木妖,应当是五行主木,兼有水土,而降雨术属于五行法术中的水系法术,学起来应该不难。

林木细细参悟着小妖术,真元缓缓在体内运行,手上法诀变换不停。

大概半个时辰后,林木闭着的双眼猛的睁开,体内真元流转不休,手上掐诀,一声大喝:“雨来!”

但见乌云逐渐在室内上空汇聚,片刻后,空中淋淋洒洒下起了小雨,只是雨水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停了。

“不错不错,剩下的就是勤加练习了。”林木心中大慰,法术已成,自己离成为呼风唤雨腾云驾雾的神仙中人也不远了。

学会了降雨术,修炼室的时间还绰绰有余,林木又用了一个时辰学会了两个小妖术。

藤木术,可唤出很多藤条,鞭打束缚敌人,这个小妖术林木学起来格外简单,就仿佛是本能一样。

十方厚土,立起一道墙壁,可以阻挡敌人攻击,也能保护已身,这个妖术有点难度,对真元需求量很大,林木也是仗着这里元气充沛恢复速度快才堪堪学会。

林木志得意满,只觉得自己就是修炼小妖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修行路上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很快林木就卡壳了,卡在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妖术上。

小火球!

这个听名字就不上档次的小妖术,林木练了很多遍,连个小火苗都搓不出来,之前得心应手的感觉荡然无存,反倒像是陷入蛛网的昆虫,每一步都倍感艰难。

“法决明明已经参透了,怎么会放不出来?”林木无比纳闷,掌心向上,再次运转真元,“火!”

什么也没有出现。

“到底是哪儿出错了?再来一次!”林木继续施法,“火!”

“火!!”林木再试。

“火!!!”林木还不死心。

“火……我就不信了,我堂堂小妖会连个小小的火球术都放不出来!”林木咬牙切齿,“火!”。

突然一缕微弱的小火苗幽幽地在林木掌中浮现,火苗之小,都比不上一根火柴,许是怕林木高兴,小火苗“滋滋”两声,又熄灭了。

林木黑着脸,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试着修炼金系法术,果然感觉和火法一样艰难。

“金木水火土,果然我五行缺火缺金啊!”

……

从修炼室出来,已经是下午了,林木乘着纸鹤,吱呀吱呀的往回飞。

虽说到最后只学会了三个小妖术,但林木也心满意足了,毕竟出门前万万没想到还会有这收获。

“等自己修为再高点,踏风而行,神通法术挥洒自如,那岂不是……”林木正美美的想着,突然下方传来一声惨叫。

“啊!”

“那是?”林木循声望去,惨叫声竟然是从无量学宫方向传来的!

有熊山进行义务教育的是学堂,而贝师亲自传道授业的地方,便是无量学宫,门下皆是天赋非凡的小妖,将来都是有熊山的栋梁之才。

贝师本身就是妖王不说,又育妖无数桃李满山,地位极高,什么人敢在这里放肆?

“出什么事了?!要不要过去看看?”林木犹豫片刻,便调头往无量学宫方向飞去,就算是过去露个脸,给贝师留个印象也是极好的。

……

学宫门前一片狼藉,仿佛是被无数妖术肆虐过,屋舍倒的倒塌的塌,写着无量学宫四字的金字牌匾也掉落外地,破成几片。

两帮人正在紧张的对峙着,妖多势众的一方面色惶恐,惊恐地看着对面,而对面,只有一人!

林木本想将纸鹤落在妖多的这边,哪知下面气场太大,纸鹤完全失控,一个硬着陆在双方中间坠落。

林木皮粗肉厚倒是没什么事,纸鹤就惨了,眼看是不能用了,林木来不及心疼,一骨碌爬了起来,正看到站在众妖前面的贝师,顿时吃惊道:“贝师好……贝师您这是怎么了?!”

犹记当年在学堂,见到的贝师身穿镶边鎏金袍,头戴流云平天冠,脚蹬追风逐日靴,腰间一根碧玉青丝带,宛如天上的星辰一般耀眼。

而此时却不复往日风雅,面上青一块紫一块,帽子被打落在地,披头散发,衣冠不整,身上还有斑斑血迹。

“哪里来的小妖,怎么冒冒失失的,还不快过来!”贝师一脸凝重。

“是!这就过来,这就过来……”林木连忙应道,双脚向前走着,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对面是什么人?能逼的贝师如此狼狈!

待看清那人相貌,林木身子一震,顿时一个名字在脑中浮起!

鬼面魈!

鬼面魈似人非人,双眼狭长,不见瞳孔,黑洞洞的嘴巴咧开着,占据了大半张脸,看不出是哭是笑,凭空添了几分狰狞诡秘。

脚下倒着几具尸体,说尸体也不恰当,因为只剩一层薄薄的皮了,血肉五脏全都被吸食一空。

林木在书上看到过鬼面魈的画像,形如鬼魅,凶残嗜血,最喜欢猎杀资质不凡的猎物,把别人的天资转化为自身的底蕴,活的越久越强,极为难缠。

最出名的一只鬼面魈,人族集结了十位圣人才将其击毙,自己还死了仨,那场大战史称十圣围鬼之战!战斗之惨烈,便是从书中看来都让林木觉得惊心动魄。

“也难怪鬼面魈会来这里,贝师门下就没一个普通小妖,还好自己资质平庸,入不了鬼面魈法眼。”林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因为天资不好而高兴过,此时此刻只想立刻赶到贝师身边,恨不得能多长出两条腿来。

这些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闪过,林木甚至没来得及把头转回来,便见鬼面魈狭长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黑洞洞的大嘴快要咧到耳朵根了。

林木仿佛见了蛇的青蛙般,突然动弹不得,迈出去的腿悬在半空踏不下去,甚至连思维都变得迟钝起来:“他……这是在笑?他在笑什么?”

“快跑!!”耳边响起贝师的声音,却仿佛远在天边,世界似乎一下变得不真实起来。

“我也想跑……但是,我动不了啊……”林木看着鬼面魈越来越近,念头竟是出奇的活跃,“他找我干嘛!难道天资绝代的吃多了想换换萝卜白菜?不会这么背吧,早知道不来了,要把自己搭进去了,为妖数载,还没来得及到人族看看呢,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今天刚学的降雨术都还没用来浇过地呢……”

“封!”贝师妖术出手,轰隆声中,四面八方的土墙便要将鬼面枭合围!

“有救……”林木念头都没转完,鬼面魈身形一闪,已经脱离了妖术范围,一脸贪婪的扑向林木,枯瘦如柴般的鬼爪下一刻便能扭掉猎物的脑袋!

死亡从未如此之近过,林木像一个赌到最后一无所有的赌徒般,拼命地运转真元,心中嘶吼:“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快动动啊!”

“哗!”真元仿佛冲破了什么屏障,整个世界一下真实起来,林木想都没想,当即一个赖驴打滚,捡回一条小命,但真元运转太猛,完全失了控,冲撞五脏六俯,林木一口鲜血喷出,眼前阵阵发黑,意识开始模糊。

“可别在这个关头晕倒啊……”林木这么想着,下一刻顿时昏了过去。

“咦!”鬼面魈一击失手,有些惊讶,见猎物倒在地上,探出爪子便向林木脑袋抓去。

“当!”一声清响,鬼面魈的爪子被一柄剑挡下,这把剑剑身细长,通体鲜红,剑尖却分出两个岔,宛如蛇信一般。

蛇信剑!

来者正是有熊山五大统领之首的蟒妖常崇!

人族善假于物,炼制了各种各样的法宝灵器,妖族虽不擅长炼器,却也有自己的法门,常崇这把蛇信剑,便是蛇信所化,运转如一,比起一般的本命法宝还要更胜一筹。

常崇救下林木后,又数剑逼退鬼面魈,随即欺身而上,剑光展开如幕如血,将强敌罩在其中。

饶是鬼面魈素来凶悍,面对身上杀气如此之重的常崇也不敢小觑,一双鬼爪硬撼剑身,几次想突进到林木身边,都被拦了下来,气的哇哇大叫!

打着打着,常崇气势渐弱,腰间竟然不断有鲜血渗出。

鬼面魈顿时有所察觉,心中一喜,他现在只想把林木吸食一空后速速撤离,这里可不像唆使他来的那人说的那样,虽然确实有不少美味的猎物,但也不是全无危险,至少眼前这个竖瞳之人就让他有种压迫感。

鬼面魈正欲摆脱常崇,忽然听到一声冷哼,半空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粗布麻衣,体型偏胖,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相貌,竟与熊首山崖壁上的雕像一般无二。

“妖圣!”鬼面魈浑身颤抖,想逃都逃不了,仅凭气势便能压的他动弹不得,不是妖圣是什么!不对!是半步妖圣!但半步妖圣也远不是他能对付的。

“拜见大王!”常崇抽身后退,抱拳恭敬道。

一众大妖小妖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响起连绵起伏的叫声。

“拜见大王!”

“拜见大王!”

“拜见大王!”

这个貌不惊人,宛如田间老农一般的胖子,竟然是熊王,有熊山的最高战力,十万大山三百六十五路大妖王之一的撼山熊王!

“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我有熊山撒野,来了就别走了,留下吧。”熊王语气平淡,大袖一挥,鬼面魈一声惨叫,毫无反抗的被吸进袖子不见了。

这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面对的不是凶名在外的鬼面魈,而是只小鸡崽儿一样,也是这鬼面魈还没成长起来,倘若再给他百年,恐怕熊王就制不住他了。

解决掉鬼面魈,熊王腾云而去,下面自有贝师收拾残局。

贝师指挥众妖道:“你们几个,去把遇害的小妖埋了……你,你,去找人把被破坏的学宫修修,牌匾重新裱一个,其他小妖都别围着了,散了吧。”

安排妥当,贝师走到常崇身前,看着他殷红的衣衫眉头微皱,道:“你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搞的?”

常崇冰冷的目光稍稍温和了些,当年他在学宫深受贝师照顾,私下可没少开小灶。听到贝师询问,当即收了剑,回道:“昨天斩杀了那个经常骚扰我们的妖王,受了点小伤,不碍事。”

常崇说来轻巧,但事实上却是他险些被一刀砍成两截,若非蛇信剑快上几分,死的就是他了,这个中凶险,非言语可以描述。

看着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贝师有些不放心道:“你找榆木老头看过没,那老家伙虽说别的不行,但疗伤方面,咱有熊山没有比他强的了。”

榆木老头是颗榆木成妖,也有妖王的修为,当年有熊山扩张的时候归降了熊王,现在负责疗伤炼药方面,虽然和常崇打交道不多,但也是相识。

常崇听贝师直呼榆木老头,心中一笑,道:“还没有,这点小伤不至于麻烦榆老……”

“怎么不至于!”贝师板着脸道,“你可是我有熊山顶梁柱,万万不能有什么闪失,你等下就去找榆木老头,不能让那个老家伙太闲了,省得他天天琢磨棋谱我下不过他。”

常崇心中一暖,点头称是。

“等会儿我和你一起……”贝师话没说完,突然被一声叫喊打断。

“贝师!这儿有个没死的!”一个小妖指着倒在地上的林木喊道。

“没死?”贝师奇道,他当时看到鬼面魈一爪抓去,然后林木倒地,还以为这小妖必死无疑了。

贝师走上前,手指按在林木手腕上,一缕真元渡入林木体内。

“嗯?这门功法……熊王不是说丢了嘛,这小妖从哪学来的……有趣,有趣……”贝师心中想着,已经诊断了林木的伤势:“气息紊乱,经脉受损,五脏移位,伤的不轻啊。”

真元在林木体内缓缓游走,修复着林木的伤势,片刻后,贝师松开手道:“倒是福大命大,没事了,将养些日子就好了……”

贝师环顾四周,又道:“你们有谁认识他的?”

有个小妖凑上前来,看了看道:“这好像叫林木,崇文馆的管理员。”

“哦,你认识啊,那你送他回去吧,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贝师吩咐道。

看着林木被扛走的背影,贝师不觉陷入沉思。

常崇走了过来,与贝师并肩而立。

贝师道:“世所皆知,鬼面魈只喜欢捕杀天资非凡的猎物,刚才你与鬼面魈交手,我看他数次冲向那个小妖,而我刚才检查过,那个小妖资质平平,并无特殊之处,鬼面魈为何执意要对他下手?”

“我也想不到,或者是贝师没有发现他的奇特之处?”常崇猜测道,“不过他若真有不凡,早晚会显露出来的。”

“说的也是,且看他以后如何吧。”贝师应道,“我们走,去西峰找榆木老头。”

话音未落,妖风已起,两妖驾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