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番外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瑶宫寂寞锁千秋

“恭祝吾皇江山万代,千秋鼎盛。”一位官袍绶带的男子站起身,双手捧盏,朝着首座帝位上的女子朗声说道。

他的话语刚落,其他几桌的官员们都高声附和了起来。

如是高坐在帝位上,缓缓举起玉杯,嘴角微微抿出一个弧度。

三年来,宫内第一次大摆筵席,为了庆祝今年的五谷丰登。三年来,文武大臣第一次看见他们的女帝换上了除朝服外如此华丽的宫袍。

红色,那是吉庆、火一般的颜色,只是穿在她的身上,彷佛那团火在她淡冷的面容下渐渐熄了温度。艳红的长袍上用金色的丝线勾绣出团凤牡丹吉祥的花色,袖口袍角上绣的是回字章纹。

薄金扬翅的九凤飞冠端正的戴在发髻上,从两鬓旁垂下珠络覆到肩上。

如是从主席上站起了身,顿时广场上的百张桌子旁的人都静下了声音,刚才还热闹不已的众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朕有些累了,就不陪众卿了。”说完双手轻击,一道道饕餮大餐在亮丽的宫女手中端上了席面。

远处烟花绚烂,缤纷如雨。整个帝都都洋溢在一片欢乐中。

宫内大部分的内侍宫女都在前殿忙着,整个后宫内更见空旷寥落。

如是挥退了随侍,一人慢慢的渡到了晨寰宫。

这些年来,晨寰宫内的东西一点没动,每日下了朝她都会来这里小坐片刻,一室的静谧,就这么凝坐着,记忆也会被悄悄的牵走。

如是倚靠着一根雕花红柱,坐在地上曲膝埋首,三年前的今日,她嫁给了他。三年后的今日,她的身边却再没有一个人。

谁还会记得当年百官跪送、满城空巷只为了送她出嫁,或许大家都记得,但是谁也不会也不敢再次提起。

她很累,不止身体上,就连精神上也疲惫不堪,她搂紧长袍蜷腿静静的坐着,晚风从窗口处徐徐吹入带着淡淡的树叶清香。睡意渐渐袭来,她落入梦中。

笛声,那么轻转婉约……时而却又缠绵悱恻,彷佛已入了化境。三年前,她独坐在晨寰宫内痛饮烈酒,那时也有这么好听的笛声伴了她一个晚上。

笛声……她忽然清醒过来,冷然的脸上闪过不敢置信和一丝欣喜,来不及走宫门,她从大敞的宫窗内跃出,即使大袍广袖依然阻碍不了她身形的起落。

她向笛声处狂追而去,似乎灵犀相通。笛声此时嘎然而止。

远处有个黑影在郁葱的林木间一闪而过。

“你站住,干什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如是怒喝的声音在空旷的林中蓦然响起,前面黑色的人影顿了顿身子,却在须臾间依旧不曾停留的飞跃而去。

如是依旧不依不饶的跟在他身后,即便已经出了皇宫,即便远处的灯火辉煌已经近在眼前,如是仍旧紧紧的跟着他。

帝都的大街上永远那么的繁华,即使已经入夜,那街上依旧人头攒动。尤其今夜,皇上在宫内大设筵席。老百姓们也想沾着喜气,将原本过节用的花灯都挂了出来,小商摊贩们依旧在街头叫卖着,热闹非凡。

一个穿着艳红华袍的女子站在人流涌动的街上,不停的四下张望着。那一身的富贵非凡,惹得周围的平常百姓都不自觉的驻足偷看。

他还是走了,什么话也没有留给她,甚至连一面都未曾见到,就这么匆匆的掩入了人群中。

如是单手抚颊痴痴的笑着,笑得连泪水都从指缝间滚了下来。

身后远处的天空中“砰”的一声乍响,又是一朵烟花在空中绚烂开放,极尽的绽放着灿烂在落灭的前一刻。

如是顾不得众人在周围指点议论,蹲坐在地上呜咽哭泣。

那么美丽的女子为什么会哭得那么伤心?她不会是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吧?可是看她很有钱的样子,还会为什么东西那么急切吗?偷偷打量着她的人无比在心中揣测一番。

直到京稽府尹带着大批官兵赶到,护在如是周围,隔开了众人,如是依旧蹲坐在那里,这一刻她忘记了自己是君临天下的王者,需要保持帝王的风范华仪,那时她只不过想发泄出自己心中的委屈而已。

千万年来,唯有德靖女帝一人在百姓面前失声痛哭,成因不详。

史家的记载不过寥寥数笔,却给后世留下了无数的揣测。

楼巷转角的深处,有一个修长的身影隐没在暗处,一手捏着一柄长笛,双手紧紧的攥着几乎要将它一折为二。

垂在笛子上的金线蝴蝶由于他的颤动而荡出一个个小小的弧度。

这些年来,他想放下一切逍遥天下,作回曾经的自己。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独自垂坐的时候,脑中不自觉的就会想起她明丽的容颜和那眼眸深处淡淡的笑意,她曾经的一颦一笑彷佛化成一团丝线紧紧的捆缚住他,让他逃脱不开。

他就像影子一样一直守在她的身旁,小心翼翼的不让她发现。多少次看她累的睡倒在桌案上,他真想就这么带着她走了,丢开这个负累了他们一生的江山。只是理智仍旧告诉他,这是她哥哥的江山……她一定不会放弃的。

他清晰的记得三年前,她穿着红色嫁衣坐在床旁,挑开她额前珠帘的时候,心中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她终于成了自己的妻子,虽然他从来就知道她的心思,却仍旧站在她身旁守护着她。

他爱她,或许是在第一次遇见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他此生的倾心。他将家族世代传承的法戒送给她,并许下了一生的诺言,不离不弃……可是他终究违背了当初的誓言。

他虽然知道即便是万人之上,她也决不会另有他人了,只是无论如何他也作不了帝王身后的那个人,一想到将来他们在朝堂上行君臣之礼,即便是夫妻也必须保持恰当的距离,他就忍受不了的心寒。以他的能力和在鎏日的威望,即便将来他不插手朝堂事务,恐怕仍旧免不了被人猜忌腹诽……皇上的夫君呵……她能相信他一日、一月、一年,但能相信他一辈子吗?他不敢赌,也输不起。或许他的离开是对双方都好的决定,只是为何她要哭的那么伤心呢……为了他吗?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攥着笛子的手一松,几乎就要拿捏不住……她的眼泪何曾为他流过,恐怕还是自作多情了。

看着她步履蹒跚的在众人的围拥中慢慢的消失在街头,直到夜色中不再有烟花亮起,他这才缓缓的转身离开……。

^^^^^^^^^^^^^^^^^^^^^^^^^^^^^^^^^^^^^^^^^^^^^^^^^^^^^^^^^^^^^^^^^^^^^^^^^^^

九天御风只影游

繁花吹落,秋意深浓。不管曾经如何的妖娆芳华,到了最后不过是竹篓里的一堆残瓣而已。

如是穿着单袍素衫站在凝桦宫外的水榭长廊里,长发覆肩。褪尽了一身荣华的她,看起来身子单薄的如同一片青叶,被风一吹随时会飘扬出去一般。

墨天纾依旧百年不改的黑襟长袍,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曾经笑容张扬无忌的女子,如今却无人能再看到那明丽的笑容,她心中抑制不住的唏嘘难过,身边的人为什么都失去了笑容呢。

“你最近瘦了好多。”墨天纾走到她身后淡淡的说道,私下里唯有她还能将这个女帝当成往昔的女子一般对待。

如是转身看着她笑了笑,只是笑容有点无奈和叹息:“天天的山珍海味,也不知道东西都吃到了哪里。”

天纾走到她身旁与她并肩望着庭外繁花落尽,风一吹过,便带起一阵花雨,洋洋洒洒的。

两人静立无语,久久后如是这才开口说了话。

“你常年驻守边关,累吗?”

天纾移眸望向蔚蓝的天空,脸上漾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累。”

如是淡扫了她一眼,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因为北雪也在吧。”

即便被如是一语道破,天纾也只不过脸色稍有嫣红,却是毫不遮掩的点了点头:“他是个很出色的将帅,有他在能替我分忧不少。”

“他是个可以依托终身的良人,只是在感情上木呐了点,要不要我来替你点破,你们这样一直耗着我也难过,皇宫内很久没有喜事了。”如是倚着一旁的廊柱看着天纾微笑着提议道。

“你说北雪在感情上木呐,可你又何尝不是呢。”天纾倚靠着另一边的廊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如是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天纾也不再说话。原本还好好的天空,突然间有乌云慢慢铺展了开来,风越发的大了。

被卷起乱飞的**吹打到了两人的身上,如是随手一扬,一片粉色的**落入手掌中。

粉色的蔷薇花所代表的花语是爱的誓言,她是很久后才从一个宫女口中得知的。

她翻着掌,怔然的盯着这片落在手中的粉色**。天空中一声闷雷滚过,大风扫得四周枝叶响成了一片。

长发被风卷起狂乱飞舞,她抬起一手按下,而手中的那片**不知在何时已经飘然飞走,再也找不到踪影了。

“有些人站在那里,你错过了一次,他还等着;你错过他第二次,他仍旧在等着;只是你一次次的错过,可曾发现,等你回眸的时候,他已经不在那里了。”天纾依旧仰首望着天空逐渐暗淡,淡淡的说着往昔她绝对不会说的话。她不是傻子,从定远候看她的眼神,从他所作的一些事,她知道对如是他一定有情……甚至可能比她想象的更为深刻。

如是依旧静静的伫立着,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天纾的话。

“为了担负这个天下,你……值得吗?”天纾留下这句话后就走了。

值得吗……这个捆缚了他们凤家人 一生的天下。大雨滂沱而下,彷佛女子肆意的哭泣。暗沉的天色压的周围一片灰色朦朦。

如是走到雨下,任由大雨打在身上,不一会儿一身的长袍尽湿,来势狂烈的雨水打在身上带起一阵阵的刺痛,她仿若未觉。

只有在雨水的冲抵下,她才能更加清醒的看清自己。

两人初识时,她手中提着个灌了蜜的马蜂窝,他一手抓着只山雉。要不是他的相助,那时江湖经验浅薄的她可能会被马蜂叮的满头是包。最后他们将蜂蜜涂抹在鸡身上,一起分享了那只鸡,迄今为止,她再也没有吃过比那一顿更美味的鸡肉。

后来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两人终归能撞到一起,曾为了一样东西大打出手也曾一起落入深山打熊捉鬼。现在想想要不是当时他暗中出手,被鬼抓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呢。

以她耳目之广,她当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她想他应该也摸透了自己的身份吧。谁都没有点破,谁也 没有在意。仍旧是你追我赶,不时打闹一番,谁也不曾真的伤害过谁。

直到她远离江湖踏入朝堂,一切就都变了。她利用他的身份牵制鎏日,她看透了鎏日的世子不过是个尔尔的人,凭才智手腕远远及不上他,是她将他拉入一锅浑水中。从此告别悠然的江湖生活,跟着她一头扎入权力纷争中。

与他定下婚盟,心中想到的只是政治利益,可是心底深处常常有异样的感觉搅得她神思慌乱,那时她不懂,这就是爱,没有理由,没有预兆,爱情就在细水长流里慢慢累积了起来。她无视这种感觉,将它埋葬在最深沉的角落。她的目标从小就只有一个,谁也无法打乱她的步子。

一切发展都在她意料之外,北楚南袭,星国贸然起兵,鼎城迫降,事态的发展让人猝不及防。即便如此,她仍旧定谋划策,布局天下。离间星国将领,狙杀倚天骑……她一步步向目标靠近,而他站在她身后紧紧控制着鎏日,没有一支军队插入战场。

许多事情当初想来怪异非常,而到了如今却是渐渐清晰了起来。他突然将鎏日奉上,不为别的只是执意要娶她,甚至不惜十万大军兵压城下。他不准她再上前线,直到最终拗不过她,亲自带军北上,只是要求她不要随意离开……。她怎么就忘记了呢,他可以算遍天下,他其实早就看出了凤家有人将要遇劫,他只是在保护自己而已。

命数终究化真,她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哥哥就这么突然去了,她失了理智的想要召唤修罗王,不惜赔上所有。第一次,他动手打晕了她,火化了哥哥的遗体,断绝了她的念想。那时极痛攻心的她一巴掌就甩向了他,只不过一个巴掌的力量,但打碎的或许是他的整个心。

在回帝都的路上,她昏沉不醒,意识逐渐淡去,耳旁却有他一声声的呼唤:“如是……如是……。”他嗓子低哑的完全没了昔日的清朗悠扬,她却故意忽略不在意。

将整个帝都丢给他,登基后她一路挥军北上,不肯停留片刻……她在想,若他能在帝都翻云覆雨一下,那么江山或许就是他的了。那时她的心中江山已经不再重要,即便凤朝不再,会记载在帝册上的末帝也只是她,败了凤家江山的也只是她。

可是他没有,直到她凯旋回朝,他将她送到他手中的玉玺,军符一样不少的还给她,他什么也没有做。

她刻意回避着他,他也有意无意的错开她。她是皇帝,天下万民都是她的臣子,可是她不愿看到他跪在自己脚下,就连当初的登基册封,她都没有让他来,他或许明白也或许不明白……。

直到瑞凤鎏珠的出现,一切都豁然开朗了,她的体质不能接触瑞凤鎏珠,而当初与她夺珠的就是他……不是为了江山帝位,不是为了瑞凤祥授……只是不想让她受到珠子的侵蚀而已……。

只是一切一切都明白的太晚了,等她醒来的时候,他真的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孑然一身带着她刚刚懵懂初醒的感情走了。

“你为何不肯再见我一面,为何不再给我一次机会……为何……。” 水不停的从她昂着的脸上滚落,只是无从分辨那是天上之水,还是她心中的泪水……

^^^^^^^^^^^^^^^^^^^^^^^^^^^^^^^^^^^^^^^^^^^^^^^^^^^^^^^^^^^^^^^^^^^^^^^^^^^^^

不如笑归红尘去

“皇上,北楚有意求和,这是好事,正是显示我天朝泱泱大国风范的绝佳机会。”一个红袍官员垂首躬立在一侧,荐言道。

后宫御花园的八角琉璃亭内,刚下了朝的如是招来几位位高权重的大臣商议北楚和议的大事,只因国书还未呈上,尚不能在朝堂上公然朝论,如是这才招了大臣私下商议。

那位红袍大员的话语刚落,另一个人便排众而出提出了相左的意见:“北楚觊觎我天朝疆域已经不下百年,以和议计不过为了迷惑我国,使得我们麻痹大意失了戒心。到那时他们则可安心私下屯兵谋划如何巧取豪夺我朝疆域,北楚若不能除,是为我朝一大祸害,皇上要三思。”

他的话一出,顿时下面炸开了锅,众人禁不住交头接耳了起来。

如是朝服着身,金冠绶带坐在石桌后面,手指在桌上的一封书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磕着,而坐在她身侧一旁的墨天祈依旧坦然自若,面色镇定。

“北楚恐怕此次并不是单纯的议和,据说他们有意求娶歆元郡主为北楚王妃。”如是忽然淡淡的开口说道。

刚才还不停交流着的众人一下子都噤口不语,不约而同的偷偷向墨天祈瞄去。

“都下去吧。”如是突然扬了扬袖,不想再议论下去了。众人皆躬身退去。

“宣骁骑将军。”如是对着一旁的内侍吩咐道。

内侍领旨匆匆而去。

“候爷怎么看这件事?”如是将桌上的书简慢慢的折起,眼神闪着一丝玩味看着一旁依旧静静的坐着,似乎没什么其他表情的墨天祈。

“皇上想必已经有所决断,何必微臣置喙。”墨天祈不咸不淡的说道,要不是如是执意要求,他早就不会关心朝中任何事情了,对于如是将怎么对待北楚,他心中其实已经明了了七八分。

“若朕准允歆元郡主下嫁北楚,乘北楚大肆欢庆之时,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候爷觉得如何?”如是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口气却是分外的凝重。

墨天祈闭着的双眸微微张开,却在须臾间又缓缓的闭上:“皇上若真能如此,到真是国家之福、社稷之福。”

如是长舒了一口气,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喃喃的说道:“这个世上如此了解我的人真的不多了呢。”话语中淡淡的怅然、悠悠的无奈毫无掩饰的从话语中倾泻出来。

“末将参见皇上、候爷。”北雪一身银甲熠亮,几年的边塞驻守,使得他原本秀美的脸庞更添了几许英气。

“起来吧。”如是收回搭在墨天祈肩上的手,走到北雪面前,将手中一直攥着的书简递给北雪。

北雪双手接过,打开后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眉头越是蹙起,就连双唇都不自觉的紧紧抿着。北楚竟然要求天纾下嫁……。

如是将北雪失神的表情收入眼中,嘴角旁不自觉扬起笑意,真是两个别扭的人,既然有情干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非要她出手不可么?

“北雪。”如是负手而立,轻唤道。

北雪赶忙从怔然中拉回神思:“皇上……。”心中突然慌乱了起来,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今天乘逍烈候也在,你愿不愿意娶歆元郡主?”如是的问题让在场的两人促不及防。

北雪诧异的望向她,就连墨天祈都微微变了脸色。

“我……。”北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你若不愿意,那么歆元郡主将代表我朝和议的诚意下嫁北楚。”如是依旧冷冷的说道。

北雪面色惊变,他知道君无戏言,也非常清楚她说出的话永远不会改变……天纾常年对抗北楚,在北楚的名望恐怕更胜当今皇上,毕竟北楚多年来吃尽了天纾的苦头。他不敢想象天纾若是嫁了过去,面对的将是什么样的日子。那个清冷若冰,将什么事情都能看透的聪慧女子……他不敢想象。

如是看着他不停的神色变化,下定了决心要逼他说出真话。

“骁骑将军,你可要想清楚了,有些人你若放掉了便是一辈子的事情了,可别作让自己后悔的事。”

北雪茫然抬头望向她,她的双眸清澈似水,往昔深藏于中的笑意早已不见,那潭水静静的已经失了所有的感情……。

有些人错过了,真的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末将愿求娶歆元郡主,望皇上、候爷成全。”北雪突然单膝点地,铿然说道。

康宁三年十月十三日

北楚来使,愿与天朝修百世之盟,请允天朝皇帝下嫁歆元郡主为北楚王妃。

朝堂上,如是当着来使的面将朝表丢在他的脚下,冷冷的笑道:“我大凤皇朝不需要以牺牲郡主的一生幸福来换取这种佯装的和平。”

然后当朝下旨赐婚歆元郡主与骁骑将军北雪,并晋封北雪为江阳候,一月后由皇帝亲自主婚。

北楚来使愤然离去……

康宁三年十月二十日,女帝亲征北楚。

十万大军一路北上,竟无一人敢触其锋芒,只因为如是非常清楚北楚恐怕内患又起,顽强的八大部并非是紧紧的围在楚王四周。

大军一路行至漠谷口外,安营扎寨了数日。

如是站在王帐外望着那无边无尽的黄沙硕土,远处高山叠石。她明白漠谷口内绝对会有埋伏,若大军能安然过去,便可直捣北楚王廷。北楚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让他们过去呢。

她缓缓抬起右手,纤长的手指上除了一枚银色的戒指别无他物。她突然握紧手,将那枚戒指抵在颚下缓缓的摩挲着,沉然的双眸中闪过绝决的神采,她绝不甘心就这样……她要赌一下……。

是夜,如是亲率两千骑追堵前来侵扰袭粮的楚兵渐渐的入了漠谷。

满天遍野的大火阻断了她们的回路,高山悬崖间有飞箭如雨落下,2000骑兵瞬间便折损近百,如是丝毫不为所动,她长刀挥舞过处扬起碎石四下飞溅,前来围堵的北楚骑兵在她刀下化为哀鸣的游魂。金色的战甲上不停的染上敌人的鲜血,她仿佛化身来自地狱的修罗战神。

远处突然有一箭夹火焰破风而来。如是手腕一转斩杀了一名北楚骑兵,长刃回护,锋尖在空中画下银色半弧,羽箭在她身前被一斩为二,箭头一偏却未有落下依旧刺进了她的肩膀。

羽箭的断折处仍有火苗闪烁,一滴水珠悄然落下,将那珠火苗熄灭,泪水忍不住从她眼中落下……看来她还是赌输了……又是三支羽箭破空而来,她失神的根本无力去挡。

恍惚中眼前有黑影闪过,三支羽箭悉数落入他的手中。

“凤如是你就那么想死吗”他回过头对着战马上的她怒吼道,直到看到她胸口的箭伤,他的双眼中更是几乎要喷出火来。

如是撇了撇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来了,跟三年前一样,他都没怎么变,依旧会对她大呼小叫的。

如是眼中朦朦一片,突然间怎么也看不清他了,她抬手抹去眼中的泪水,再次肯定那熊熊火光中的人真的是他。

夜引幽双手一旋手中三支羽箭刺入想迫近如是身旁的三个北楚骑兵的咽喉中。他走到如是的战马旁一把将她从马上拉下拥在怀中,对着她十分生气的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跟我走。第二……。”

“什么?”如是紧紧攥着他的衣襟再也不放开,连话语中都带了笑意。

“我们一起死在这里。”他一句句说道,这三年来的日子他过的生不如死,他不是圣人,即便沉沦他也认了,生或死他都不在乎。

“我跟你走。”她破涕为笑,难得温柔的说道,这次她再也不会将他放掉了。

“真的?不要帝位不要江山?愿意跟我走?”夜引幽不敢置信的再问了一边,他都做好视死如归的打算了……她居然愿意抛开一切。

“唠叨,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了?”如是斜睨了他一眼,脸上却是掩藏不住的舒心笑意。

“真的愿意跟我浪迹天涯?作我的妻子……。”他仍旧追问着,清澈的双眸中渐渐泛起浅红。

“是啊是啊,我愿意,你这个躲了我三年的傻瓜我永远是你的妻子,你别妄想甩掉我,你这个笨蛋,我爱你的啊你怎么那么傻啊”如是对他大吼,泪水抑止不住的落下,第一次喊出自己心中所想,原来是那么痛快的。

原来她是爱自己的……夜引幽激动的连搂着她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他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再也不放开了……泪水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第一次他喜不自禁。

^^^^^^^^^^^^^^^^^^^^^^^^^^^^^^^^^^^^^^^^^^^^^^^^^^^^^^^^^^^^^^^^^^^^^^^^

共我飞花携满袖

高山瀑布,泉水氤氲生雾,在翠林山涧,清水小泉旁有青衫男子、紫衣女子坐在岸边大石上。

“把手伸过来。”如是看着一旁的夜引幽,脸上露出一丝贼笑。

“干什么?”夜引幽将左手拿着的笛子换到右手,将左手伸到她面前,不解她要干什么。

如是捋起他的袍袖,出其不意的在他的小臂上一口咬了下去。

“咝……你干什么?”夜引幽双眉一挑,却没有收回手,任由她咬着自己,这女人牙口真不是一般的好。

如是放开他,满意的看着他的手臂上留下一排她的牙印,朝他扬了扬眉得意的笑道:“留个记号,让你永远记得我这么个人。”

“哦?”夜引幽不怀好意的瞥了她一眼,收回手摸了摸臂上的牙印,淡淡的说道:“那我也应该在你身上留个记号才是,你似乎比较健忘。”

“好啊。”如是到是不介意的捋起袖子,白嫩的藕臂伸到他面前,很客气的让他咬,不过她还是严重申明了一下:“不许公报私仇咬的太重啊”

“怕啊?怕就算了。”夜引幽脖子一扭,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哎呀,咬吧咬吧,免得你又说我小气了。”如是贴到她身旁,将手臂伸到他面前,恭请他咬自己。

“真的咬了,你别后悔。”夜引幽抬手擒住她的手腕,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嘴角却是克制不住的微微扬起微微扬起……。

“快点吧,婆婆妈妈的。”如是用膝盖顶了他一下,要他快点下口。

夜引幽慢慢的俯下身,嘴唇慢慢的凑近。如是艰难的吞了口干沫,心想一定会挺痛的吧。

他的唇落到她的手臂上,带起一阵酥麻的感觉,她正等着他下口呢,他却只是亲亲的吻了一下,抬起头笑道:“舍不得,怎么办?”仍旧抓着她的手臂又吻了一下。

如是羞赧不已,一下扑了上去:“居然占我便宜啊你”

“扑通”一声,两人相拥着滚到了水中,溅起了一串水花。

他紧紧的 拥着怀中让他爱的都快碎了心的女子,将一辈子的痴恋都化在深刻的一吻中。

两人在水中纠缠拥吻,忘记了天地,忘记了所有,此时此刻,心中脑中唯有彼此,像是要吻尽三年所有的思念。

“呼啦”一声,两人从水中跃出,氤氲的水雾笼在他们周身,将他们与这个世界隔了开来。

“差点憋死我了。”如是俯在他的肩上,大口喘着气,满面娇红。

夜引幽紧紧的搂着她,只能大声的笑着,他心中的喜悦是何种话语都不能表达的,此时他只想放声大笑……他的如是呵。

未完待续……以后番外都放这章了,不高兴另起一章了。

上一章 如是天下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