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时辰,这城内依旧毫无动作。西岭坐在马上不时来回渡步,虽然心下急得冒冷汗,可是见药玑一脸镇定也只能强自压抑了下来。远处忽然隐约传来战马轰鸣,西岭和药玑皆是诧异的往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片刻之后,一抹黑色的身影跃入眼中,西岭和药玑相视一怔,几乎不敢相信,居然是凰王亲来。他本来要率军诱袭驻守楼兰关外的月军,然后由归邪冒充关外的月军偷袭他们的辎重粮草,他们佯败溃走以引诱城内月军出来,此计应说万无一失,就在他将要一击得手的时候,他派在如是身旁的人突然来报说,她匆匆出了军营。他猛然间惊觉他一直怕发生的事情或许终将会发生,他不顾战场局势,将军队交给副将携了数十人便奔赴殓城,只希望他赶到之前还来得及。他勒马停在西岭等人面前,众人间独独不见她的身影。“进去多久了?”夜引幽冷着神色看着面前的殓城……一入修罗阵,即便神鬼也难测,云澈难道还没有成功?!“快有半个时辰了。”西岭依言回道,只见原本沉暗的天空更显阴郁,似乎就要压了下来一样。夜引幽翻身下马,解下身上的大氅丢到马背上,他身上的军甲都没来得及卸下。“都呆在这里,我进去找她。”夜引幽沉声吩咐道,攥紧的双手上隐约有蓝色雾气萦绕不散。西岭以为凰王亲来总能允许他们进去闯上一闯吧,居然又让他们留下来?那要他们这些将军干嘛用的?刚想说些什么,药玑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对她摇了摇头。现下的情况已经不是他们能插的上手的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引幽走到城墙下,借势攀力飞纵而上,片刻后身影消失在城墙上。城墙正北方的角落里插有一根木筒,以翠竹为媒,内灌骨灰,以二十八星宿的方位插地入土,便成修罗法阵,凡入阵者之生人无一能还……。夜引幽一把扯断那根竹节,只是一切景色依旧如昔,什么都没有改变,看来若要破阵,便要首先毁了布阵之人方可了。夜引幽双眸迸发出熊熊怒气,既气如是莽撞乱来,根本不懂破奇门盾甲也敢乱入。却更气自己下手还是太晚,早知道如此便该先下手为强。他站在城楼上遥望城内四方,根本看不到她的人影。他伸出右手半悬空中,口中喃喃吟哦:“牵我夜罗族隐……追溯本源……。”手指上萦绕上的淡蓝烟雾忽然向着一个方向散去。夜引幽脚下不敢稍懈片刻,往着那个方向飞跃而去。而此时的如是如非和花樱却是狼狈不堪,那些人僵仿佛无处不在,让她们防不慎防。如是手中的长线不停的绞杀那些人僵,由于精炼不纯,只要削其首便能破其百刃不进之身。如是已经拼出了全部的功力,可是面对的都是非人的东西,所消耗的功力更非往日可比,况且她还要分心护住身后的花樱,时刻注意如非的方向,避免他陷入困境,她战的几乎精疲力竭。就连上战场她都没觉得那么累过。“我引开他们,你带着花樱先出去。”如是背抵着如非,说话间又取下一颗头颅,只是那些人僵怎么杀都杀不光似的,她错觉间似乎感到这个城市是不是都变成了僵尸场。“我不能把你留在这里。”如非断然否决,手中剑锋偏转。如是几乎急得晕厥,都这个时候了,他哪里来的倔脾气啊,他再不走,呆会想走她都帮不了他了。刚想将他推出战圈,空中忽然闪过几道金色的光芒,瞬间打到几个尸僵的身上,金光一入身体便迅速晕染出蓝色雾气萦绕住他们全身,那些悍猛难敌的人僵像是突然被抽去了所有力气瘫倒了下来。是他……来了……如是抬眸望向屋顶高处,他依旧一身玄色战甲,只是在身体周围却萦绕着层层的蓝色雾气,久转不散,他的双手十指上各夹着一粒金色的珠子,转瞬间急射而出,又是八个人僵轰然倒地,一点反抗余力也没有……。这……就是传说中……夜罗家真正的实力……。“发什么呆,快走。”夜引幽从屋檐上跃下一把扯过如是就往城外奔去。他们还没有走出几步,前方缓缓走来一个人,红衣红发,步态悠然。花樱一看那个人就惊呼出口:“就是他诱你们来这里的……。”如是和夜引幽同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炎火圣廷”“才来没多久,怎么就想走了呢?”男子浅然一笑,面目清朗却透着淡淡奸佞的气息,所以那笑让人见之便恶。夜引幽眉峰一挑,挑衅的看着他,他即便手段通天又如何,既然他在这里,就不会让他为所欲为。炎烈无觉于他眼底的杀意,右手一扬袍,手中幻化出一道红影圆轮劈斩向他们。夜引幽一推如是,两人跃至两旁。圆轮在空中隐化而去,只留下地上一条深深的沟壑。如是护住如非和花樱退到一旁,眼见着夜引幽以蓝雾化成□□与炎烈搅缠在了一起。“天……他好强的灵力。”花樱看的咋舌,他居然能以灵力幻化兵刃,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如是站在一旁根本不敢懈怠,她时刻注意着四周是否会有其它人僵突然冒出来。蓝色的□□、红色的圆轮在空中交际碰撞,幻化出来的兵械居然能摩擦出金属的撞击声。如是一手扣住如非的手腕,眼神依旧胶着在相战的两人身上,沉声说道:“我们现在悄悄退出去。”“那他怎么办?”花樱指了指战圈内的夜引幽。如是抿唇未及思量便说道:“他自是能全身而退,若我们在侧,反而让他心有旁骛。”“也是。”花樱赞同的点了点头。三人悄然往城门口退去。战圈中的炎烈发现了他们的企图,嘴角旁勾出一丝残忍的微笑,左手一扬,红色的圆轮幻化无数,向他们袭来,圆轮撞到土屋墙胚上撞下石硕无数,三人躲避砸落的土块竟是分散了开来。夜引幽见势,左手幻化出一把匕首,虚空投掷从炎烈颈旁堪堪擦过。“你再挣扎也没有用,你我都知道凤家必有人要陨于此。”炎烈阴狠的声音合风传到夜引幽耳中。原来他也知道……乘着夜引幽失神的片刻空档,炎烈身形向后一晃,双手交缠,虚空拉出一个圆轮徒然间向一旁投掷而去,夜引幽回神想要劈空去挡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圆轮投掷直指的方向赫然是花樱……。如是神思飞转最快,在他投掷出的片刻已经飞身而动,跃到花樱身旁想要拉开她,在她手指刚碰到已经呆滞掉完全无法反映的花樱时已经有人更快一步的扯过了两人。圆轮从他们身旁擦过轰然撞到后面的土房上,削掉小半个屋顶。纵观一切的夜引幽心神大震……手中幻化出来的灵刃几乎要淡化消失,居然是这样……。如非一把扯过两人,瞪着如是,厉声骂道:“你是不是要找死啊!”“我……。”如是不及辩解,习惯性的望着战场方向看去,却见夜引幽神色怪异的看着他们的方向。“我说过凤家必有人要陨于此地,哈哈哈哈哈……。”张狂的笑声肆无忌惮的绕在殓城上空,久久不散。如是心神一震,他说这话什么意思……。炎烈挑衅的瞥了一眼夜引幽,高昂着笑颜酣畅的笑着,他受了百世的苦,今日终可得解。他转身欲走,却突然发现如何也迈不开步子,猛然低头,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脚面上缠绕上了两株藤蔓,竟是从地下破土而出。“这么多年来,你过得可还好?”悠远清朗的男声似乎从遥远深处缓缓传来。众人皆是诧异的望向声音的溯源处,灰蒙沉沉中有个男子白衣束发缓缓行来,一身的纤尘不染与整个灰色调的空间格格不入。如非和花樱一脸不解,而如是却明白了八分……那人就是自己曾救过的万俟云澈……。“你是谁?”炎烈单手一紧,手上隐约拉出一把圆轮,他感到了万俟云澈身上无比强大的灵力,那感觉让他如此熟悉又如此的恐惧……。“一百年了,居然连哥哥都不认识了吗?”万俟云澈脸上绽出一朵温暖的笑容。正在众人怔仲不解间,那万俟云澈原本乌亮的黑发突然从发根开始慢慢蜕变成了艳红色,仿佛狂潮掩滩……一瞬间黑发变成了红发,就连那容颜似乎也罩上了红雾朦朦,隐约可见间,那已不是万俟云澈的面孔,而是……与炎烈一摸一样的脸孔。“不!不可能!你被我锁在地宫里怎么可能出来。”炎烈望着面前与自己一摸一样的面孔,脸色扭曲,完全是不敢相信,那样子哪里还有当初的张狂。“一百年了,你知道我在那具蜡像里面有多痛苦吗?你知道我多想出来吗?”他扬起头,深吸一口气,那样子满足而贪恋。炎烈手脚一阵痉挛,想要避开慢慢走近他的人,却又怎么都迈不开步子。“怕什么呢,我是你哥哥呀。我们应该庆幸的,当初我们兄弟见识到了修罗王的威力,凭借特殊的体质,我们承袭了修罗王残余下来的力量,我们早就凌驾于那些凡人之上了呢。”男子一步步靠近他,淡淡的笑着。而炎烈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他周身强烈的妖力迫的他几乎无法呼吸。“只可惜我们兄弟体质相斥,所承袭的能力亦是相悖,只要其中一人施法,另一人便会痛不欲生。所以你便不顾兄弟情分,杀了我、封印我,即便死都不让我轮回转世,是吗?”男子走到炎烈面前,抬手抚上他扭曲难堪的面孔。“你要恨也不该恨我,要不是他们凤家,我们兄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我们可以平凡幸福的过完一生。你难过,你又是否知道没有你能力的牵制,我每日都要受到撕皮的痛苦?我连死都死不掉。我们就是怪物!知道吗?怪物!!!”炎烈终于忍受不住的嘶吼了起来。面前的男子淡然无语,手指点着他颈项上的图腾花纹慢慢的画着,缓缓的点到他的心口上:“想死?再简单不过了……。”话落间,五指一张,沉闷的空气中传过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他的手彷佛探入了一汪水中般如此简单的没入他的胸腔,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腕汩汩流下……他的身体从伤口处渐渐升腾起一团红雾,整个人似乎开始升华了一样,慢慢的雾化……。炎烈的身子正在渐渐的消失,周围无人出声,除了夜引幽皆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诡异非常的情景。突然间,炎烈出手一把擒住了他探在自己胸腔内的手,冷冷的笑道:“黄泉路上我一人太寂寞了,你来陪我吧……。”话未落,另一只手突然幻化出一把巨斧劈头向面前的男子砍去。男子毫无所动,抬手微微一挡,劈空而下的巨斧仿佛劈在一块屏障上了一样,再也下不去分毫。“至死也不悔悟吗,真是令我失望。”抬着的手掌蓦然一收再次展开的时候,从他的手掌上腾升出一股红色妖雾,那妖雾幻化成一张狰狞的脸孔撕吼着要冲破出来。炎烈手中的巨斧在碰到这张怪脸的时候徒然幻化无踪,那张怪脸从他手掌中心飘转而出,绕着炎烈周身缓缓转动,妖雾裹着他的身体越缠越紧,直至他的身体完全被妖雾遮掩住。男子缓缓收回探在他胸腔的手,红色的鲜血顺着五指徐徐滴下。直到红雾散尽,炎烈已然消失不见,只余下了地上的一摊血水。此时夜引幽手中的蓝色虚灵枪也已经被他收掉。男子看着夜引幽,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似笑非笑,彷佛只是僵硬的扯动着脸皮一样:“为了感谢你给了我这具那么好的身体,今天我不杀你们,走吧。”原本一只静然伫立的夜引幽忽然失笑了起来,只是那笑中含着冰冷无情的杀意,只听他一字一字顿道:“你不杀我,可惜我却要杀你!”他决不会让他活着出去危害世人,他们夜罗家族的使命就是铲除一切邪佞鬼祟的力量。男子忽然大笑了起来,笑他的不自量力,凭他区区人类,怎么斗得过他百年的妖力。夜引幽毫不介意他的放肆狂笑,声音淡薄的徐徐说道:“三眼金目万俟家有着绝佳的灵媒体质,这便是当初炎烈要屠尽他们全族的原因,亦是我让你附身在他体内的原因。”男子身体一怔,他什么意思……。夜引幽垂眸一手抚过额前碎发:“万俟家有着绝佳的灵媒体质可供你附身,而万俟云澈更是太祀星祭端文星卯时三点一刻而生,乃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困灵体质!”另一手背负身后,幻化出一把利箭。困灵体质……“不可能,你胡说。”千百年来,困灵体质的人只出现过一次,这具身体怎么可能也是这个体质!!!思想间他已经想试图脱身而出。“可惜来不及了。”一个男声突兀的响起,不是夜引幽……而是万俟云澈的声音,真正的清扬之声。“放我出去,不然我撕裂你的身体。”他威胁道。万俟云澈突然双手捏诀横亘在身前,双目怒睁对着夜引幽的方向喊道:“还不快动手!”夜引幽眼中痛色一闪,手中长箭汇上自身全部的灵力朝万俟云澈身上投掷而去,长箭入身的瞬间,一阵低哑的嘶喊声从他身体内传出,长箭幻化不见。万俟云澈双手点额,那早已被他擦掉的三眼金目处忽然金光斐然,华光四溢。最终一阵长长的撕吼从他体内传出,仿佛力劫痛苦的最后呐喊……一团妖雾从他体内散出,在空中慢慢隐散不见……。他缓缓放下双手,整个人慢慢向地上倒去。夜引幽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扶住了他跌倒的身子,原本苍白的脸色如今却是异样的红润,彷佛春日将尽,花朵最后的勃力一展。“你……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夜引幽单膝跪地,扶住他艰难的开口问道,虽然早知道他是这个结果,但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难免伤感。“桦儿……是个好姑娘……可惜,我没有福气……。”他躺在他的臂弯里,喃喃的说道,一双凤目旁有细细的血水沿着眼角蜿蜒流下。夜引幽心口一酸,若桦儿知道他如此……不知该会有多伤心……。“凰王,我……还要求你……一件……事情。”他突然伸手一把攥住他的衣襟,神色间竟然有几分激动。“你说,只要我能做到,必定答应你。”夜引幽赶忙按住他的手,不让他那么激动。“星国……琉璃……公主。或许……现在应该……说是月国王后……。”提到这个人的名字时候,原本黯淡的双眸闪过一丝柔情如水:“凤家若一统天下……希望凰王……能保琉璃至百年之后……。”至死,他都心心念念不忘她……这个已是他□□子的女子。夜引幽双唇紧抿,就连扶着他的手也有些颤动,许久后,他才艰难的开口:“我答应你……。”“谢……。”还有一个谢字未及说出,紧攥住他衣襟的手徒然滑落,只是苍白的唇角边仍旧有着些许的笑意。一旁的如是看着夜引幽……原来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如何伏杀炎烈,早就在他的算计中了……。如是站起身,一旁的如非亦站起身,却是脚下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如是赶忙出手扶住他,环住他腰身的手触及的居然是一片温热湿濡,她不敢置信的抽回手,惊诧的看着一手的鲜血,如是慌忙的望向他的身后,那一眼看去,她几乎昏厥过去。从如非的左肩至腰部横贯整个背部,狰狞的伤口翻涌出血液汩汩,他的长袍下摆完全被鲜血濡湿……原来他刚才已经被那圆轮伤到了身体,她居然惶然不觉。那时她根本未曾细想,为什么他的痛她再也感觉不到了。“怎……怎么……会这样。”如是紧紧的抓住他,完全失了分寸,出口之语颤动不已。“我没事的……。”如非宽慰的朝她笑了笑,由于失血过多,原本红润的双唇已显青白。说不出更多安慰他的话,他只觉眼前一片朦胧,整个世界都在摇摆不定……耳畔旁掠过如是的惊呼声,一切仿佛都突然间远去。

上一章 诱杀主目录下一章 化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