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仰慕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她睡内殿,他宿外殿,新婚几日,他们相敬如宾。清晨,用过早膳,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如是乘无人发现之际,飞身跃上昭日殿门前的一棵白杨树上,倚着树干,神思飘到北方前线,这些日子不知道战况如何了。月修容是不是又有新的动作……只可惜她现在呆在鎏日,想走一时半会也找不着理由走。她坐在树上,望着下面偶尔进殿打扫的宫人,不知道是不是他特意嘱咐过,这昭日殿内侍人不多,但若是想找个人使唤的话也不用怕叫不到人,简言之就是你不想看到他们,他们不会出现在你面前,若是想找他们了,便会立马出现。她在树上一呆就是半个时辰,天色明亮,万里无云,又是一个好天气,这南方比起北方可是风和日丽了许多。她蜷着膝盖坐在树上,直到他穿着王服出现在宫门口,她的眼神这才一亮。轻轻的转过身,她找到一根枯枝小心翼翼的折下,脸上闪过狡黠一笑,再转身,门口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怎么走那么快?她探身向下望去,这时才猛然发现身后传来暖暖的呼吸吹到了她的脖子上,转不过身偷袭他,她的腰身被他一扯,脚下一滑,她跌出了树干。“吓……。”她低声惊呼,几乎是以倒栽葱的姿势掉下去,正待她蓄势借力翻身而下的时候,突然腰身一紧,她已经被人紧紧拥住。他横抱着她从树上跃下,脸上的笑意深浓更胜朝日。“想要偷袭我,你功夫还差点。”清朗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话语中是掩不住的戏谑。如是抬眸看向他,烈日在他背后闪耀的光芒迷花了她的眼,她亦看不见他眼中闪过的温柔如水。她翻掌一推他,身形一旋,翩然落地,丢开手上的枯枝,整了整衣冠,依旧优雅自若。她东张西望就是不看他,不知道为什么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这一刻她就是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古怪。了然于她的尴尬,他走到她面前,浅笑道:“我带你去城外的丰台大营。”“厄?”如是诧异的抬首望向他,她知道王都外有八万兵卒的丰台大营是驻守京稷的重兵,戒备森严,可不是谁都可以去的。“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他为何要带她去驻军重地?“我在殿外等你,去换身衣服吧。”他朝她笑了笑,往外走去。如是嘿嘿一笑,丰台大营……真是再好不过了。换了一身简衣披了一件翠羽短马甲,她兴致盎然的走出了昭日殿。殿外他依旧王袍泽亮,金冠闪耀,一身的华仪非凡。“你……就这样去?”如是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他需要穿那么隆重出门吗?“你到是管的挺宽的,连我穿什么都要管。”夜引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转眸的瞬间,眼角滑过温和的笑意。如是撇了撇嘴,她才没空管他呢,起步跟在了他的后面。丰台大营建在王都城郊,有校场、比武场、阅兵场,宿营地,可以说占地非常广阔。他似乎是突然起意带她来到丰台大营,之前没有任何准备通告,所以当王车缓缓驾进丰台大营的时候,惊吓到的何止一票人。统帅丰台大营的将领舒明听到兵卒的传报后,急急忙忙的迎了出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王上怎么就那么突然的来了,只是当他看到夜引幽身旁站着的女子时候,脑子更是一下子转不过弯了,如此明丽的脸庞,即便不是穿的那么华贵,即便站在光耀四射的王的身旁,她自身迸发而外的雍容华贵的气质亦是让人无法忽略,这面容似曾相似啊。“舒明将军。”夜引幽适时提醒这位望着如是看的走神的将军。舒明心下一怔,赶忙回神,单膝跪拜而下,口中敬道:“末将参见王上。”“这位是……。”夜引幽指了指身旁的如是,话语突然一顿,继而说道:“这位是帝都的宁江护国公主。”听到这个称谓,舒明忘记了该有的礼节,猛然抬头望向她,是了,就是她,亲率四方骑收复鼎城,定策歼灭夏泽五万骑兵,更是率轻骑直入星国腹部重镇,直至被阻挠在巩谷之外,如此的女子,让为将者的他也不禁汗颜。“舒明将军,本宫如雷贯耳。”如是浅然一笑。舒明被她的笑容一震,慌忙低头:“末将失礼,未及认出王后娘娘玉容,还望王后娘娘恕罪。”“舒明将军勿需多礼。”如是依旧淡淡的回道。夜引幽走上前将他扶起:“正好有事要与将军细谈,我们进帐去说。”然后转身望向身后的如是:“你在里面随便逛逛吧,事了了,我就来找你。”“恩。”如是点了点头,眼中期待的神色一晃而过。前方的校场人声鼎沸,呼喝声一阵高过一阵,似乎有人正在那里比试武艺,如是无视周围巡逻士兵诧异的目光,朝着人声高处走出。一方宽大的校场平地上,正有两人比试着剑法。周围不时传出叫好声。只见其中一人剑走刚猛气势凌厉,每一剑都不花哨,但是每一剑都是实打实的力蕴千钧。而另一人则是完全不同的轻快灵活,那每一个动作每挑出的一剑都像是在画着一朵剑花。“这女子的剑法到是挺花哨的。”如是看着那穿着军甲的女子,自言自语说道。一旁正看的起劲的士兵乍然听到一个女声,吓了一跳,等看到一旁正看的津津有味的如是的时候更是惊的回不过神来,如此玉般剔透美丽的女子从哪里冒出来的?“你是谁?”那士兵真就问了出来。“舒明将军的朋友。”如是眼神依旧盯在校场中央,随意的回道。“哦。”那士兵点了点头,也继续观战了。“这小姑娘是谁?”如是突然开口问道。“她啊,是我们舒将军的二妹,舒玥。”士兵脱口回道。正在他回话间,那校场中的女子剑身斜抵住对方的剑身,一旋一扯那男子手中的长剑眨眼便被她甩脱了出去,顿时周围观看的人轰然叫好。女子抱拳笑着向周围的人一一作揖,直到眼神落到如是身上。如是静静的看着她,抿着的双唇扯出一道浅浅弯弧,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多年来养成的随心不羁,那镇定自若的眸子怎么看都像在挑衅别人一样,尤其是脾气暴烈如舒玥者,更是受不了别人这种无所谓的眼神。她神色一紧,一时间也管不得别人是不是会功夫,手中长剑一提就朝如是的方向掷去,剑刚脱手她就后悔了,万一对方完全没有武功怎么办。只是想法在脑中不过一闪的须臾间,那柄宝剑已经直刺如是的门面,众人都未看清她何时转动的身形,只是眼前那柄利剑已经稳稳的握在了那个美丽若仙的女子手里了。舒玥眼神中凌厉的光芒一闪而逝,如此快疾的身手,看来她功夫不低呢,不过这个女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姑娘好身手,不知可否让舒玥讨教几招?”既然敢挑衅她,就该摆点真本事出来,她接过一旁士兵递上的另一把剑。如是则是一脸诧异,也不明白她怎么就莫名其妙找上了她,不过……或许可以陪她玩玩……她这么想……。“舒玥姑娘过谦了,不如咱们就切磋一下吧,点到即止。”如是手中长剑一翻,剑尖点地,浅笑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剑拔弩张的感觉。“那就请姑娘不吝赐教了……。”话声未落,剑身已起,直刺如是左肩,眼见着这一剑已经擦到了她的衣襟,她却悠然一偏身子,剑锋堪堪擦过她身上挂着的丝涤。她手腕一转,剑锋偏斜,直削入如是腰际,如是身形一跃,在众人的惊呼中,脚踏她的剑锋,身体飞旋落入她的身后,舒玥硬生生收回那一剑,辟空画圆,回身一剑斩下……连过百招,她一式都没擦到她的边。她亦没有提剑抵她半分,只是不停的闪躲着她的攻势。舒玥一下子羞闹了起来,这女子分明实在玩她啊!!!脸颊由于气恼,而飞出红霞,手中剑法由于心气已失而开始乱了章法。此时如是已经完全摸清了她的套路,在她又是一剑当头劈下的时候,蓦的提剑挡下,那劲势使得舒玥手腕一阵发麻,身形踉跄后退几步,手中长剑几乎拿捏不稳。而方才不停躲着她攻击的如是,突然发起招来,舒玥只感觉到她手上的剑似乎变得有了吸力一样,她的剑竟然贴着她的剑行走如止完全的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剑随心走,以一化百,攻敌人之若虚,敌觉一,我便动二,自当幻化如海……。”舒玥惊诧的听着如是一句句的剑法口诀,她竟然是在指点她剑法,自己剑法中原本的错招、遗招、弱招竟被她一一补全修正,只要随着她手中的剑走,原本自己练起来稍显顿滞的招数突然犹如川流海涌,绵绵不觉顺畅无比了起来。随着最后一招落下,双剑在空中相抵交错,划出一道星芒,如是执剑飘然退立在一旁。单手负剑浅笑说道:“姑娘好剑法。”此时舒玥心中再无其他,只余下了深深的敬慕,她双手抱拳,深深一揖:“多谢姑娘指点,舒玥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姑娘不要介怀。”“姑娘巾帼不让须眉,着实让我欣羡不已。”如是随口说道。只是这一句却恰好说道了舒玥的心坎里,当下对她更是好感倍生,刚想说点什么,忽然远处号角声轰轰响起,原本围在他们周围的士兵轰然散去。“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正当如是不解的望着士兵离去的方向时,那舒玥已经不知不觉的靠了上来。“凤如是,你可以叫我如是。”如是毫不避忌的说道。而脑子缺根筋的舒玥更本没将她的名字往深处想,只是笑道:“我叫舒玥,我大哥就是这里的统帅舒明。”如是点了点头:“恩,我知道,舒明将军,难得的文武双才。”“你认识我大哥吗?”舒玥双眼放光,想他大哥还未有成亲,眼前的女子若能成她大嫂,她岂非可以一直指点自己功夫了?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是不解她何以双眼神采熠亮,只是点了点头:“算是……认识吧。”反正他认识我,我认识他,不过不熟而已,如是心中想到:“这号角声此时响起是出什么事情了吧?”她问道。舒玥笑着摆了摆手:“是吃午饭的号角声,没事的。”如是看了看天色,想到军营中出兵晨练的早,所以用午饭的时间也比较早,现在看来也确实差不多。“我们也去吃点吧,今天可是吃咖喱牛肉哦。”舒玥熟络的挽起了她的手臂。她想看看鎏日的军旅伙食到也不错,便欣然应允了。两个女子就这样携手往领饭的地方走去。舒玥和军中诸将已经混的非常熟了,虽然她不归于丰台大营……。几个副将一看到舒玥就招呼她往自己这边来坐,特别是看到她身旁的女子时则更加殷勤了起来,而舒玥则是很勇猛的眼神凶恶的盯着那些看着如是都快丢了魂的人,这个女子可配她大哥,其他人谁也别想打她主意,在舒玥这种恶狠狠的眼神下,众人也唯有收拾起自己倾慕的眼光。如是则是一脸好笑的看着舒玥一会儿凶神恶煞一会儿展眉舒笑的样子,心想她变脸到是变得挺快的。众人大块朵颐的吃着饭,而如是则随意的挑了几块牛肉入口,味道尚可。舒玥见她吃的不多,以为她不习惯,便凑到她身旁低声说道:“要不我让伙头单独给你开个小灶?那刘老头的双面烩可是一绝呀。”如是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话已经被一旁的副将听了去。“哦……二小姐厚此薄彼啊,也不见小姐给我们开小灶啊。”众人开始开她玩笑。舒玥面色一红,然后很不淑女的拿着筷子指着面前一干副将,吼道:“一群没良心的东西,是谁请你们到我家来大吃大喝的啊,是谁偷出我大哥私藏的御酒请你们的啊,你们自个摸摸良心看∼∼。”“唉呦,二小姐,开玩笑,你还当真了啊。”一人说道,其他人跟着哄笑了起来,本来,他们就跟这舒玥称兄道弟惯了,早不把她一个女子看待了。如是浅笑着看他们笑骂,这舒玥比起西岭可是豪放多了。舒玥红着脸警告他们别再瞎说了,在自己未来大嫂的面前,她不想这么丢人……。“唉?这位姑娘是?”终于有人憋不住开口问道了。在如是回答之前,舒玥已经抢先回道:“这是我大哥的朋友。”随后不忘向那个问问题的人丢去一个凌厉的眼神,看的人家浑身一颤,再傻也知道不能再问了。众人忽略掉舒玥今天一反常态的神色,埋头吃起了饭。“听说舒明将军麾下治军极严。”清缓如水的声音即便在如此嘈杂的地方依旧清楚的传到围坐在她们四周的几个副将的耳中,一如天籁之音。众人不得不抬头望着面前淡笑自若,却美的耀眼的女子,实在很好奇她到底是谁?若是将军的朋友他们怎么就从来不知道呢?难不成将军私藏的红颜知己?其中的一员副将咽下口中的饭,说道:“若说我们国内治军之严格还真的当属丰台大营,凡是舒将军定下的规定是没人敢违反的。”说完还不忘悄悄瞥了一眼舒玥。如是望向舒玥,心想难不成她也吃过他哥哥的排头?见如是望着她,周围众人也都是一副偷偷打量她的神色,她也只能拉下脸皮说道:“大哥曾经规定晚上亥时一刻过掉就不允许人随便进出了,我有一次偷偷溜进来,然后正好被准备回家的大哥抓到,然后……。”舒玥添了添嘴唇,不知道是不是要说下去。正当她在思想间,一旁已经有人替她接着说了下去:“然后舒将军就以违反军纪为名,打了二小姐五大军棍。”咝……一想到这件事,舒玥就觉得屁股又隐隐作痛。她大哥下手也忒狠了,打的她七天下不了床……。如是失笑的看向她,看来这舒明将军还真是不讲情面呢。“令严方可依肃兵威,命重始足于整纲纪。舒明将军不亏一代名将。”如是缓缓的赞道。众将听她如此说道,都来了劲头,便和她套起了近乎:“姑娘也懂治军兵法吗?”有人问。如是侧首抿唇想了想,浅笑道:“还可以吧,当然比不上众位将领了。”“非也,非也,我看姑娘是胸有点墨的人,不如再和我们说说吧。”一人起哄道,众人要不是碍于舒玥一脸□□面孔早就想和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聊话了,此时正好得了话头。如是浑然不介意,便和他们攀谈了起来,从军政到军论再到军法,无一不知,说得那些将领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决没有想到面前的女子竟然懂得如此之多。就连舒玥亦被她的侃侃而论惊的几乎忘了朝夕时间,也忘了吃饭,只是出神的听着,以前先生说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她算是彻底领悟了。当下她对如是更是钦慕了起来,恨不能与她义结金兰。众人都听得津津有味,就连周围原本人声鼎沸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也浑然不觉。“……所以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难得一次说的那么爽,说得嘴都有些干了。仿佛有人甚知她心意一样,将一碗清水递到了她的面前。正是久旱逢甘露,她很自然的接过碗喝了起来。直到听到周围木凳倒地的声音和众人的高呼:“末将等,参见王上。”一口水几乎呛在喉咙口,身后的人单手扶着她的肩,一手轻抚她的背脊。如是起身,侧眸瞪了他一眼,他居然还笑的那么开心!单膝跪在地上的舒玥胆战心惊的看着如是对他们王的挑衅……几乎吓掉了半个胆子,脑子迟钝的她依旧看不出他们间的关系,居然想开口替她辩解几句:“这位姑娘是……。”站在夜引幽身后的舒明早看出妹妹又在犯傻了,八成又对人家金枝玉叶称兄道弟了,赶紧在她出口说出些什么莫明其妙的话前,说道:“这位是王后娘娘,还不见礼。”众人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更有人瞪了一眼舒玥,都是她的误导……,而舒玥此时又哪里管的了别人的目光,只是张口结舌的望着她,天啊,她就是那个如雷贯耳的宁江护国公主?她的偶像?她心中定为目标的女子?她脸上的笑容由于太过激动而有些许的扭曲……。“末将等见过王后娘娘。”众人赶忙俯身见礼。“大家不用那么拘束,起吧。”如是笑道,特地走到舒玥身旁将她扶起。舒玥抬眸望着她,眼神闪闪发光:“公主武功绝顶,不知有空的时候能否指点舒玥一二?”她激动的语无伦次,更是早就忘掉了礼数尊卑。如是还没来得及回话,舒明将军已经走了上来,低声呵斥道:“越来越没长进了,怎么如此跟殿下说话的。”末了还不忘瞪了她一样,舒玥吐了吐舌头,瑟缩了一下脖子,她真的很仰慕她的嘛。“舍妹失礼,望殿下勿怪。”舒明向着一旁的如是躬身行礼,为自家妹妹开脱。如是当然不可能真怪罪她什么的,只是这舒玥的性子到真贴合她的胃口。“我们回宫吧。”夜引幽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身旁,隐在宽大广袖下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恩”如是点了点头,随着他走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朝着舒玥浅然一笑。“奇女子,奇女子啊……。” 舒玥失神于她临走前的那一笑,连阳光似乎都要为之失色。“舒玥!”舒明在一旁低声一喝,拉回了她就快飞走的神魂。“啊?”舒玥茫然回头,望着一脸不知喜怒的大哥,心下怦然乱跳,完了,不会又要被打军棍了吧。舒明望着自己这个二楞子妹妹,什么责怪的话到嘴边都没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你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我迟早要被你吓死的。”舒玥只是努了努嘴,眼神瞟向他们离去的方向,她想若能随着这位公主驰骋沙场应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吧。

上一章 那一夜主目录下一章 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