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出乎意料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平成元年元月二十一日嘉峪关,环山而建,南接阴山北邻云台山,夹在两山之中,是星国东行月国的一处险关,此关若破,便可长驱直入星国,经五城三县便会危及王都。嘉峪关的将领孟仲是一员猛将,尤其擅长防守,所以才被星王派驻在如此重要的关口。当世上的众人目光都聚集在鼎城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月国八万大军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嘉峪关下。“将军,怎么会是月国?”一员副将站在孟仲的身旁从关口城防上向下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公主可是月国的王后啊,月王怎么会对他们下手?!孟仲一手紧紧按住腰畔的长剑,一双眉头打了好几个结,他也是没想到月国怎么会突然出兵嘉峪关的,不过他心里很明白,现下国内的重兵都纠集在南方几个重镇。过嘉峪关之后的几个大城几乎没什么大的战斗力,若是让他们攻破嘉峪关,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赶快派人回王都,禀报王上月国起兵嘉峪关。”孟仲镇定的吩咐着一旁的副将。副将领命赶忙匆匆的奔下城楼。“希望还有倚天骑能派出来。”孟仲如鹰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远处月国张扬在风中的帅旗,口中喃喃说道。而在嘉峪关下,八万月国士兵罗列有序,却并不急着进攻。“将军,我们何时进攻?”站在骑队前方右侧的一个虎将手中提着马槊,拉着马缰靠近最前首的一个男子。站在骑队首部的男子取下身后背负着的长弓,取箭、拉弦、射弓,一组动作一气呵成。箭如飞蝗直落城关上的帅旗上,正是一举中的,高扬在城头上的一柄孟字帅旗随之缓缓倒下。“好!好!好!……”从月国大军里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喝声,排山倒海一般响彻了天际。孟仲目色森寒的盯着那个手持弩弓,戴着一张鬼脸面具的男子,帅旗绣月,恐怕是月氏王族中的人了,看来月王对我星国是势在必得了。“传令下去,城内所有青壮男丁全部编排成营,上城抗敌。”孟仲不急不缓的对下面吩咐道。要想过嘉峪关,就先踏过他的尸体吧。平成元年元月二十三日艾城“我们不能再等了,若让他再过一日,我们就失了先机了。”如是点着桌上的一方艾城附近百里的地形图,对着一处指了指。“还请公主下令,末将即刻点兵出发。”东雷抱拳,声音铿铿。他很早就想打他一架了,自从鼎城被袭他就按耐不住想要发兵援助鼎城,要不是南驰差人送信让他千万别动,他恐怕早就冲过去杀他个你死我活了。现下公主有令,正是合了他的心意。如是坐在桌后大椅上,眼神胶着在地图上,搁在桌上的手指一下下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忽然窗外有淡淡的梅花香味传来。如是眉头微微一挑,向窗外望去。不过片刻一道青色的影子从窗口跃了进来,神色间带着几分焦切。想来匆忙间她未有想到屋子里除了东雷外居然还有别人,一时间有些怔仲。只是待看到来人后,却慌忙单膝点地拜服而下。“梅不知公主在此,莽撞了,请公主降罪。”青衫单衣的女子单膝跪地,头微微垂着,额头隐约可见贴有梅花形的金色花钿。“什么事那么急切,连房里有没有人都不事先看清楚,起来吧。”如是身体向后一靠,淡淡的说道,并未有责怪的意思。红梅起身,朝如是看了看,又朝一旁的东雷看了看,缓缓说了几个字:“月王举兵八万于嘉峪关下。”“什么?真的假的?”东雷惊诧万分,不禁高呼出声,这星国攻皇域、月国打星国。这都什么跟什么?他脑子一下子扭不过弯来了。如是听闻,眼神闪烁了一下,并未有太大的动作,只是一手撑在椅柄上支着脑袋,双眸微瞌着,并不说话。红梅不回答东雷,只是看着如是等着她的吩咐。而东雷兀自陷入猜测,却怎么想怎么不对,一时也没了声音。房间内一时静谧无声。过了不过片刻,如是忽然睁开双眸,晶亮的眼中闪过一道流光异彩,遂对红梅吩咐道:“召集艾城内你所有组中的成员,从今天开始,各国的斥候不许有一个人离开艾城,你可能做到?”红梅抱拳颔首,毫不迟疑的说道:“属下领命。”如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怎么找出城内隐藏的斥候也只有她们作斥候的最了解了。“东雷。”如是站起身,负手而立。“调集艾城所有东骑,随本宫讨伐星国。”如是朗声说道。“是。”东雷情绪高涨,领命后就想离去。“等一下。”如是忽然又唤住了他。“公主还有何吩咐?”东雷回首,抱拳。“北骑还有七千骑现在正在艾城吧?”她意指当初被迟还派出的出任务的几千北骑骑兵。“是。”想到北骑,东雷心口就是一痛,他们四方骑四个将领向来关系最铁,都跟自家兄弟姐妹一样,现在北骑只剩下万余人不到,连北雪都生死不明,他心中无名之火就蹭蹭往上冒,恨不得现在就上战场杀个痛快,一泄心中的愤恨。“带上他们,他们手中失去的东西,他们也要亲手夺回来。”如是淡淡的说道,北骑,不会颓丧太久的。待众人离去后,如是走到窗旁,窗外晴空万里,难得的是碧蓝如洗 ,望着无边无际的天空,连心境也开阔了起来。覆在屋顶的积雪慢慢的消融,化成水滴从屋檐上断断续续的落下,坠到地上的积水里化出一圈涟漪。“真是让我想不到呵,月王……。”如是扬眸轻浅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神采。平成元年元月二十五日星国“王上,夏泽一路东行,再过七八日便可抵达艾城。”一身绯红长袍,长发及地的男子坐在星琉殇的对面回报着最新的战报。“嗯。”星琉殇端起面前的青花瓷杯,掀盖拨了拨茶面,轻抿了一口,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话。“艾城破后,王上可以挥兵直下邶城。”男子继续说道。“烈,你以为艾城如此轻而易举可破么?”当初能破鼎城是借了北楚的风,那也是折了不少人才换来的。“王上手中皆是神降天兵,一个艾城又岂在话下。”炎烈微微垂手似非常恭敬的说道,只是眼中神采不明,神色更非敬服。星琉殇并不领他的情,起身走到一旁架着古琴的桌几旁,弯腰提手拨弄了几下琴弦,“棕棕”的几声响从他指尖奔跳了出来:“ 狙杀北骑我国折损二万将士,攻鼎城,八万军队,折损一万余这才攻下,一个鼎城折去我国三万精兵,这胜也只不过是惨胜,国师似乎毫不介意。”“成大业牺牲区区数万人,王上又何须介怀。”炎烈不以为意的说道,别说三万人,就是三十万人死在他眼前,他也是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我国已经吸引了皇域大部分攻击力,可月国依然没有动作。我厌烦了替别人作嫁衣的事情了。”星琉璃双眉一蹙,手一杨,立直身体,负手走到殿前的香案下,望着悬在墙上的一副星舆图。“王上无需多虑,公主只不过是小产,以后还是可以再育的。”篱落蛊也不是什么难下的蛊毒,一次失败了还是可以再下一次的。“够了。我不许你们再对琉璃下手。”星琉殇忽然回过身,俊美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怒气。炎烈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但须臾间便恢复如常。“王上说什么便是什么吧。”“我希望她能有一个正常的孩子,战争、天下,就让我们男人们来解决吧。”星琉殇淡淡的说道,话语中有一丝的叹息。炎烈站起身,眼中闪过一抹讥笑,缓缓施礼:“若无事,我便先行告退了。”星琉殇也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炎烈便转身走出了宫殿。不知怎么的,最近心口是越来越痛了,每次去看琉璃时候心就像被什么绞着一样,看着她苍白了的双颊,黯淡了的眼眸,心中是难言的苦楚,他从来不想伤害她的,从来不想的。“王上,该吃药了。”一个宫女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碟子,碟子内有一粒赤红如血的丹丸。“放下吧。”星琉殇扬了扬袖,宫女躬身退出了大殿。他走到桌旁,拈起那粒丹丸丢入茶杯中,红色的丸子在水中渐渐化开,清翟的水渐渐染上妖异的红色。星琉殇端起杯,手一杨,将那杯中的水撒在了地上。炎烈方走出宫殿,坐上马车,还未及坐下,车外就传来一个男子的低语。“公子,影姑娘来了。”“让她进来。”炎烈坐到椅子上吩咐道。不过一会,一个娇丽的女子掀起车帘走入车内,可能由于长时间的奔跑,她的气息有点絮乱。“什么事情那么急?”炎烈不急不缓的问道。女子顺了顺气,有些不置信的说道:“月王举兵了。”“哦?他终于肯动兵了?”炎烈眉梢一挑,唇边露出一抹讪笑。女子很沉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徐徐的说道:“月王举兵嘉峪关下。”“什么?”炎烈一愣,不敢置信的脱口而出。“千真万确,恐怕过几天之后嘉峪关的急报就能送来了。”女子慎重的点了点头,第一次看公子惊诧的样子,看来事情完全脱轨了。炎烈怔仲了一会,眼眸一转忽然失笑道:“好一个月修容,真是想不到啊。”端起身旁椅子上的茶杯,掀开盖子满满的喝了一口茶。“截住嘉峪关传来的急报,别让月国举兵嘉峪关的消息传回王都。”炎烈放下茶杯,眼神中漾满了兴奋的神采。“呃?”女子诧然,一下子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了。“公子如此作,是否妥帖?”女子委婉的问道,若真这么作,怕是星国会毁在月国手上,而且是在旦夕间。“哼……你忘了我们的目的了吗?”炎烈眼神淡淡的扫了面前的女子一眼。女子赶忙垂头,诚惶诚恐的说道:“属下不敢或忘,我们的目的便是倾覆凤朝天下。”炎烈冷冷一笑,挑开车帘,望着远处越变越小的星国宫殿:“星王已经不能被我完全控制,况且我发现月王更适合与凤家对抗,所以我准备送他这个大礼。”女子闻言一惊,这个大礼未免大的离谱了吧:“那国内一干教众怎么办?”星国若灭,他们的根基也就完了。炎烈毫不在意的向后一靠,冷冷说道:“自生自灭。”话中尽是残酷而无情,他人的死活与他何干,他只要天下大乱,不断的屠戮血腥才是他要的,凤家!一想到就是蚀骨的痛楚,他迟早会拆了他们家的天下的。女子打了个寒战,赶忙说道:“属下这就去办。”说完,便跨出了车厢。风起云涌想不到也只是在旦夕之间。

上一章 别样女子主目录下一章 长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