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钟情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午后暖暖的阳光撒在身上,照得人浑身舒坦惬意。而此时躺在窗下躺椅上的迟还虽然闭着眼睛状似假寐,可若是有一个人坐在一旁一直毫无顾忌的盯着你看,任是谁都不可能睡得着的吧。秋衍双腿交叠的坐在一旁的太师椅子上,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有些好笑的看着躺椅上脸背着他的迟还。鼎城被破,守城的四方骑和守城军几乎被潮涌般的星国军队屠戮殆尽。却只有这个人能在千万人之中挑衅当时的星国主将夏泽,更是将他迫下马来。等秋衍赶到鼎城的时候,星国的士兵正在打扫战场,听闻了属下的禀报,他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在星国,倚天骑的将领可不是谁都有本事能挑衅的。那时当他在成片累叠的尸体里找到这个浑身是血的人时,他居然还没断气。据那天帮他诊疗的大夫所说,他身上有少说二十八处伤口,三处重伤几乎可以要了他的命,尤其是夏泽挑刺在他胸口的那一枪,若再偏个一丝,那就真死了。秋衍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往门口走去。耳尖的他,听到身后传来一丝轻若游丝的舒气声,只能无奈的走了出去。走出门外,自己的副将便迎了上来。“将军,何必还留着皇域的人?岂不是自找麻烦?”他不明白秋衍这每日定省一样来这里劝降皇域的将军有什么用?这种人若不能为己所用,就不该留下来。秋衍瞥了他一眼,笑道:“人才不该这么浪费的。他日王上若登大宝,也是要招贤纳才的。”他想方设法救下了他,就是想招降了他。面对星国八万军队,他仅有余万人便能守得鼎城数日不破,这种人若能招在王上麾下那也是星国之福,不过看目前的情况,劝降之路任重而道远啊。副将不是十分赞同他的观点,作战期间给敌方留下大将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将来若放虎归山,恐怕再擒杀就是不易了,不过顶头上司的话他还是不好反驳的,只是回禀道:“夏将军来了,似乎刚刚收到王上的秘旨,正在找将军准备一起商量呢。”“噢!快带我去。”秋衍随着副将匆忙的往别院深处走去。塞下秋来风景异,齐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一辆朴素简洁的马车在戒备森严的鼎城城内徐徐奔驰着,在路上巡视的星国士兵见到这辆车子都自动避让了开来。只因马车车壁上绘着的双鹫图腾乃是星国名门秋家的家徽,而赶车的人穿着的军甲赫然是倚天骑秋军副将的着恺。来到城内最好的房子,原县令的府邸前。赶车的男子纵身跃下,与守门的士兵话语了两句,一个守门的士兵便匆匆的走进了内院中。男子走回车旁,掀起车帘。便见一个翠衣女子率先跳了下来,然后从车厢内抽出一个小板凳放在车旁。这时一个素服简衣的清丽女子从车内缓缓探出身子,仿佛玉兰忽然绽放一般,将这仍旧弥漫淡淡血腥味的鼎城带过一丝清扬柔逸的馨香。在路上巡视着的士兵都不由转过头,看着这个眉眼清冷抱着一把琵琶的女子。不过旬月之隔,原本熙攘热闹的鼎城却被罩上了冰冷的萧瑟。路上只见红色甲胄色彩分明,没人会想到这一切来得那么快。卓泠一手轻抚在琵琶身上,手指不自觉的按上琴弦,却又突然放掉。不过多时,那个匆匆奔入屋内的士兵又急急忙的跑了出来,将他们三人请了进去。卓泠将抱着的琵琶交给侍女,提裙跨入屋内。“将军请卓姑娘进去。”带着他们进来的士兵停在一座小院前,躬身说道。卓泠朝着身后两人点了点头,便走入了院中,这片院子不大,在角落一禺种着几株翠竹,枝干挺拔,傲然而立,卓泠的眼神突然被苍翠绿色中的一丝嫣红给吸引去了目光,她走到竹下,这才看清原来竹枝上悬着一根红色的丝结长带,丝结上悬着一个金色的小铃当,一阵风吹过,带起了一片铃铃的声音。在凤朝,树上结红色丝带是表示对远方恋人的思念,寄以相思托风乘送,铃者泠也,泠者铃也!卓泠怔仲的望着那条丝结那只金铃,眼中滑过一丝柔情,掩在袖中的双手刚想伸出取下丝结。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暖暖的笑意。氤氲如雾的眼神霎时变得清明透彻,刚欲伸出的手又缩回了袖中。缓缓转身,盈盈一拜,身姿款款如柳。一双温暖厚实的大掌将她的双手紧紧裹住。“你怎么来鼎城了,前线动乱,你不应该来的。”秋衍将她扶起,双掌中的一双纤手柔弱无骨。“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寄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卓泠软软吟哦道,双颊由于羞赧飞上一抹绯红,将她清冷的面容衬托的更显娇媚,似雪中吐梅,绝艳无双。秋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着迷于她的绝色容颜,却更感动她的只字片语。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泠儿……。”他轻语一唤,语气是遮掩不住的柔情似水。天上忽的飘下了一片雪花,落在了他们交握的手上。“这天怎么又下雪了。”秋衍咕哝了一句,赶忙牵着卓泠走入屋内。不大的屋内烧着一顶火焰旺盛的碳炉将整个屋子烤的暖烘烘的。秋衍替卓泠解下身后披着的大氅,将她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将她按坐下来,细细的打量了她片刻,忽然皱眉说道:“你瘦了。”卓泠被他说的一愣,继而抬袖掩嘴咯咯笑了起来,看了她半天还以为他能说出什么来呢。“笑什么,我是真的觉得你脸好像瘦了很多。”秋衍一本正经的半弯下腰,扳过她的身子,神色凝重的望着她。卓泠浅笑着转过头,望向他,两人四目相交,眼神胶着,那一刻整个世界顿落无声,在他们的世界里,眼中唯有彼此。眼前的一双杏目凤眉,通透泠澈,彷佛一汪碧海,那眼中熠亮的神采又像是一股漩涡将他的神魂紧紧的吸住。两人靠的那么近,近的彼此都能感到对方身上散出的灼热温度。“那个什么……我去帮你倒杯茶。”秋衍浑身一个激灵,赶忙直身退立到一旁,刚才真是差一点点啊,差一点点就要情不自禁了。幸亏老祖宗保佑没让他犯错。“呵呵,这不就有茶么。”卓泠侧眸嫣然一笑,只是眉头却是几不可见的微微一皱,一手端起身旁桌子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浅饮了一口。刚想窜去屋外降火的秋衍只能站在一旁呵呵傻笑。“屋外车内有秋老夫人托我带来给你的东西。这鼎城是尚降之城,我亦不愿替你多惹担忧,我明日便会回王都。”卓泠起身走到秋衍身前,浅笑道,往日在别人面前清冷若冰的她,今日却难得的柔逸如水。“你见过我娘了?”秋衍大惊,他娘是王族亲贵出身显赫,他父亲又常年呆在军中。府中大小事宜皆是他娘一手操持,平时最是严苛苟言,连他都要悚上三分。他特意将卓泠安置在自己名下的别庄内就是为了不让他娘知道,免得去找卓泠麻烦。不过看来似乎两人还是见面了,只是听卓泠的语气,他娘似乎并没有为难她。“嗯。老夫人很随和呢。”卓泠螓首一偏,浅浅笑道。“额……。”秋衍一怔,他还从来没听人说过自己老娘很随和的呢……不过卓泠能把他老娘搞定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呢,心中不禁一阵欣然。“和我一起去搬东西吧,里面还有我绣的一件大氅呢。”卓泠牵起秋衍,往门外走去。秋衍心中泛起阵阵暖意,反手将卓泠的柔胰紧紧握在手中:“在鼎城多住些日子吧。”哪怕能多看你几眼也是好的。秋衍心中想到,此次若别,恐怕最少半年都不会再见面了,哪怕就现下的短短几日,他也想要好好珍惜。“你说了算。”卓泠转过头莞尔一笑,笑如初雪,看迷了秋衍的眼。等一切过去之后,他便退去将军之职,携佳人踏遍五湖四海,纵情山水。该是如何的畅意潇洒呢。秋衍心中□□的想到。走到院外,卓泠的侍女青衣向着秋衍裣衽行礼。而护着卓泠一行而来的副将则对着秋衍抱拳行礼。秋衍微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道:“跟我去车上搬东西吧。”副将刚想说东西已经差人搬了下来,可是同一时刻另一个高扬的嗓音便突兀的插了进来。“秋衍,我刚想到一个办法……。”众人都侧身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而方才扯着大嗓门的夏泽一看到站在秋衍身边的女子,声音像是突然被人生生卡断一样,再也发不出一个声调。“怎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还一副见到鬼的样子。”秋衍走过去笑骂着一拳打到他的肩膀上,而夏泽似乎毫无所觉的向后踉跄了几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卓泠,嘴巴翕合了几次,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秋衍见他这副失神的样子,觉得有点奇怪。他还从来没见过夏泽那么失怔的样子呢,卓泠虽美,但还不至于美到让他看的目瞪口呆吧。他微一蹙眉,转首往卓泠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方才神色嫣然的卓泠此时却面色苍白无色,连身子都有些微微的颤抖。秋衍突然感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带着疑惑的视线在卓泠和夏泽之间来回兜转。静默了片刻,卓泠忽然提裙向门口处冲去,脚步踉跄下几次差点摔倒。秋衍见势不对,也管不了面前怔仲失神的夏泽,提步向卓泠追去。卓泠虽是疾步狂奔,可是秋衍还是没费什么功夫的在通往前门的一片闲林中追上了她,一把将她拦下,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自己,却发现她泪眼婆娑。她身子不停的颤抖却拼命的不让自己发出呜咽声,只是嘴唇却被她生生嗑出了血来。秋衍大惊道:“泠儿,你怎么了?”第一见她哭得如此无助,让他一下子心慌了起来。在路上本有往来的士兵见状纷纷绕道而走,不过片刻,这片林中只余下了他们两人。卓泠一手捂住半边脸,泪如落珠,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霎时,秋衍的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能让卓泠伤心欲绝到这种程度的,难道是……:“曾经强掳你的人……是他?”秋衍沉声问道,擒着她双肩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方才还泪落如雨的卓泠却突然轻笑了出来,只是在秋衍看来,那笑夹杂着用哭已不能殆尽的痛苦和悲哀。“我以为只要我躲着,我就不会再看见他。可是只要我在你身边,我就不能阻止这种变数的发生。他是我一生都不会消失的梦魇。衍……我说过,你若非星国将军或许我们会……对不起……衍……对不起……。”说到最后已经话不成语,她挣脱开他的手,转身欲走,却被身后的秋衍一把紧紧的拥住。他知道她话中的意思,他知道她想离开他身边,想逃避掉她曾经的不堪。可是他不愿她离开,他自私的想把她留下。“泠儿,有些话我没有跟你说过,不过我想现在还是告诉你的好。”秋衍从卓泠身后紧紧的拥住他,俯在卓泠耳旁的那簇声音低沉而暗哑:“这场仗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我或许会死,可能在今天也可能在明天或者在一个月后……。”话还未说完,卓泠忽然回转身望向他,眼中迷蒙氤氲,眨眼间便有泪珠滚落,她紧紧的盯着秋衍,似乎真的怕他突然从自己面前消失一样,嘴唇颤动着,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他,泪却越流越多。秋衍浅笑着用手指指腹擦拭掉她脸颊旁的泪珠,缓缓说道:“傻丫头,我第一次发现你怎么好像水作的人一样呢。”卓泠原本压抑着的声音,忽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秋衍温柔的将她搂在怀中,任由她伏在自己肩上呜咽哭泣,他一手抚在她身后如缎子般的长发上,一下下的抚摸着:“若是战争结束,我还活着,我就带你游遍五湖四海可好。我们甚至可以去大漠,我听你曾经说过,想看看大漠孤烟直,我们还能去即墨,看海上升明月……。”“衍……对不起,我是个懦弱的人……我配不上你的……。”卓泠在他怀中啜泣道。秋衍轻轻叹了口气,却是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你以后再也不会看到他了。我自私的想把你留下,不知你可否愿意……。”“对不起……衍……。”卓泠在他怀中抬首,哭的一塌糊涂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笑容:“我不走了……我留下来陪你。我要忘掉过去,我们的未来才是我该希冀的。”秋衍见她终于展颜,心下不禁欣然:“冰冷若清,倾泠天下的卓小姐也会哭的如此毫无形象,真是让秋某大开眼界呢。”卓泠赧然一笑,双掌覆脸,擦拭掉脸颊上的泪水。“我派人送你先去休息吧。”秋衍牵着卓泠往门口走去。“嗯。”卓泠走在他身旁,点了点头。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园中的小道上留下了两行浅浅的脚印。

上一章 半壁江山主目录下一章 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