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一场大梦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平成元年元月二十五日星国王宫内的侍女内宦们异常的忙碌,都在准备着为他们的公主月国现在的王后准备着接风的喜宴。“公主,您回来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嬷嬷走到华辇旁,抬手搀扶着星琉璃走下了车。“老嬷嬷许久不见,身体可还好。”星琉璃温言暖语道,脸上绽开了一朵和煦的笑容。“托公主的福,身体硬朗着呢。”老嬷嬷在宫里快三十多年了,是星琉璃的乳母。从小看她长大,自是视为亲生女儿一般。“那就好。”星琉璃与老嬷嬷相互扶持着往宫内走去。星国的宫殿没有月国的华丽繁复,却自有一股清雅别致,每一条柱廊每一个飞檐角都是精绘细雕,表现出了设计者的独具匠心。“怎么没见到王兄?”星琉璃走在九曲回廊里看着御苑内满地的白雪,问道,她回来的日期她哥哥是知道的,为何到现在一直不见人影?“公主忘记了,每月的二十五日是王上出宫去教会祭坛的日子。”一旁的老嬷嬷直言回道,并未发现星琉璃的脸色微微一变。“是啊……这么些日子我连这个都忘记了。”星琉璃喃喃道,眼中的神色复杂难辨,嘴角边不可自抑的绽出一抹苦笑。“王上知道公主回来,一定会提早回来的。”嬷嬷仍旧开心的说道。“恩”星琉璃对着她笑了笑:“很久没有吃到嬷嬷作得梅花糕了,很是想念呢。” “老奴知道的,老奴已经给公主都备下了。”老嬷嬷高兴的说着,眼角旁有些许晶莹的泪花。“呵呵……我一定要多吃点。”星琉璃笑意浓浓,那一刻似乎回到了儿时无忧无虑的时光。用完午膳,星琉璃沐浴净身后遣退了众人,独自坐到古琴旁抚起琴来。自她离宫后也快有了半年,而她宫殿内的所有布置都没有动过,甚至不染一丝灰尘。仿佛她离开了不过片刻而已。整个宫殿内静谧无声,唯有古琴的棕棕声绕梁不止。“铿”的一声猛响,星琉璃双手按压在琴弦上,方才的悠悠清曲嘎然而止。那突兀的一声吓得刚走入殿内的红锦手上捧着的碗也差点打翻掉。“公主,您怎么了?”红锦小心翼翼的走到琴案旁,四处打量了下,并未发现什么不妥,疑惑道。“没什么……没什么……”星琉璃双手盖在古琴上,将头伏在手臂上,静默了片刻,这才抬起头,红锦发现她双眸有些红肿,却没敢开口询问。“有什么事?”星琉璃拿过一方丝帕将古琴盖了起来,问道。“嬷嬷说公主方才只吃了点梅花糕肯定会饿的,嘱咐我们炖了碗鸡汤端给公主喝。”红锦边说边打开瓷盅的盖子,顿时整个宫寝内溢满了鸡汤浓淳的香味。星琉璃一闻到这个味道,胃部一阵痉挛,几乎要将方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赶忙用袖口掩住鼻子,蹙眉道:“我出去走走,呆会回来。”说罢便自顾起身取下一旁屏展上挂着的雪狐大氅向外走出。一推开门,冷咧的空气迎面扑来,将那浓郁的鸡汤味道散去不少,星琉璃顿觉胸口舒畅了起来。她披起雪狐大氅便踏入雪中。整个星国王宫的西北角劈有一块园子,只是园内常年无人料理,即使种有雪梅,也只是稀稀落落的开着几株。“寒梅傲雪”这四个书在院外匾额上的字,是当年星琉殇亲笔题写的。而此时静静的挂在院外,看着这个梅园从开始的繁华似锦到今天的破败凋落。星琉璃紧了紧身上的大氅,跨步走入院内。满园的野草遍地而生,稀稀落落的雪梅开在枝杈上,由于枝丫常年无人修剪,繁密的横横纵纵将零星的几点梅花也掩盖了起来。比起月国的五色形梅,差的何止一星半点。星琉璃缓步走到一颗梅树下,那棵梅树很大,一根粗枝干上垂下两根粗麻绳,原本这两根麻绳间系着一根阔木的,而此时那根木头早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唯独剩下了两根粗绳在风雪中飘飘荡荡。星琉璃伸手抚上一根麻绳,常年的曝置在外,那绳子早就脆散了,一丝丝的草梗□□在外。星琉璃的手刚放上去便觉一阵刺痛,只是她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攥握的更紧了。那些被冰雪冻得僵硬的草梗刺入掌心带来的锥心痛楚她似乎恍然不觉,只是怔怔的看着这两根草绳,眼中似乎看到了两个清秀的孩子。那容颜是惊人的相似,女孩子兴奋的坐在秋千上,身后的男孩高兴的将她一把把推往高处。“哥哥,再高点,我快勾到那梅花了。”女孩兴奋的大嚷道,红扑扑的脸颊在这烈日寒冬下是另一种美丽的风景。“不行啊,再高点你就要飞出去了。”身后的男孩不满的撇了撇嘴,手下的力度非但没加大反而轻了些。“喝……。”秋千上的女孩突然低喝了一声,小小的身子朝前面的梅树上跃去。“琉璃……。”秋千后的男孩大惊失色,赶忙冲上去接住坠下的那个小小身影。“哎哟……。”只听砰的一声轻响两个白色的身影跌落到一起:“星琉璃,我快被你压死了。”男孩呲牙咧嘴的低吼道。“嘻嘻……。”女孩子娇俏一笑,那满园的傲梅在她的笑容中都失了颜色。男孩在她的笑容下,也渐渐展开笑颜,只是口中仍旧不满的嚷嚷道:“死丫头,想死也别害我呀,唉呦,腰都要折了。”“并蒂双梅看见过没?”女孩子高兴的挥舞着手中的一支梅花,得意的笑道。“唉?并蒂双梅?”男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落雪,诧异的接过那株梅花,细细打量着,不时啧啧道:“唉呦,还真是呢。听说看到这种并蒂双梅的人会一生幸福呢。”“好兆头,真是好兆头。”女孩双手合十抵在颚下,一脸高兴的说道。男孩子手中甩着那支梅花,斜睨了她一眼,不怀好意的嘿嘿笑道:“小妹,你的春天快来啦。我未来的妹婿一定是个人中龙凤了。”女孩子双颊一红,瞪了他一眼娇嗔道:“胡说什么呐,你要妹婿还得等上个十七八年呢。”男孩顿时作大惊失色状:“哎呀,那时你都成老姑娘了,还有谁要呀。”话还未说完,一团雪球便迎面砸来,又是唉呦一声,男孩继续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儿时的回忆一幕幕在眼前掠过,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从何时开始变得一去不复返了。“谁,谁在那里?”身后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询问。星琉璃松开手,将被木刺扎的面目全非的手掩入袖中,侧身望向出声的方向。不远处一个穿着内侍服色的花白了头发的老头佝偻着身子站在一棵枝杈杂乱的梅树下。待看到星琉璃的样子后,忙不迭的跪了下来:“老奴见过公主。”星琉璃走上前去忙把他搀扶起来:“好多年了,亏得你还记得我。”老头几乎是老泪纵横的说道:“老奴在这梅园守了二十年,自从十年前王上再也不来这梅园后,公主也不再来了。老奴以为再也见不到公主了。”星琉璃浅浅一笑,那笑容中溢满苦涩:“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了,以后这里我也不会再来了,你年纪也这么大了,也该出宫回家享清福了。”“老奴……老奴……”老头热泪纵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星琉璃拍了拍他的肩膀,再回首看了看这座梅园,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开。处世若大梦,茫茫大梦中,唯我独先醒。依旧是那座烟雾缭绕的琉璃宫,垂纱千万,营造出一个漂浮若梦的空间。宫殿内的云卷仙台上供着的还是那尊似龙非龙的雕像。坐在桌前蒲团上的星琉殇一身王服泽亮而沉肃,头上的金冠已经被卸下,长发落在身后束以一根绸带。听到宫门微微敞开的声音,星琉殇身体只是一动却未有回过身去。一双眼眸微微瞌合着,口中似乎喃喃有词,修长的五指中拈着一串紫晶莲花珠子。“王兄常年如此虔诚,恐怕连老天都要被感动了呢。”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缓缓的传来,只是话中暗藏讥讽,就连望向供台上的双眸也是显露出刻骨的厌恶。坐在蒲团上的星琉殇身子依旧岿然不动,只是口中淡淡一语:“你回来了。”星琉璃眼神微微一颤,一手慢慢抚上自己的小腹,那一刻她几乎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可是当那尊东西再次刺入眼中的时候,她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绽开了一朵冷笑。。“不知道老天会不会被王兄感动,继而丢个万里江山下来呢。”星琉璃缓步渡过星琉殇的身旁,走到云卷仙台前,负手而立,眼神将那尊雕像扫了一遍,冷笑了一声。“这是你的身份该说的话吗?!”星琉殇睁开双眸冷冷的看着她,那张与己几乎不差分毫的美丽脸庞,那个温柔娴雅的女子何时曾对他如此冷嘲热讽过。星琉璃螓首一偏,斜鬓上插着的金步摇轻摆出一个亮丽的弧度,她的嘴角边扬起一个弯弧:“王兄心中惦记的不就是这个锦绣天下麽。只是……。”星琉璃眼神一冷,望向桌上那尊雕像的时候,眼中的痛恨几乎可以化成怒火将那尊雕像给燃成灰烬:“只是龙生双爪,而这东西如此怪象怎能配的上王兄呢。”说完,缓缓伸出手似乎是想去抓住那尊雕像。只是耳边掠过一阵风声,一只垂着紫晶莲花珠的手却更快的攫住了她欲抓向案台的手。“星琉璃,别以为你现在是月国王后就可以如此放肆。”星琉殇擒住她的手腕冷冷的说道,两张相似的容颜靠的是那么近。“王兄也知我是月国王后,现下所为是否有失一国之王的体统呢?”星琉璃冷笑道,双眸中是毫不避忌的冷意嘲讽。星琉殇却不敢放手,他知道一旦他松手,星琉璃一定会打碎那尊雕像的。“不要惹怒我,星琉璃!”星琉殇冷冷的警告道。“哈……。”星琉璃忽然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笑的连眼角都溢出了泪花。一只手被擒住,星琉璃只能抬起另一只手用大袖拭去眼角旁的泪珠,嗤笑道:“是啊,只要有了那个人,哥哥又何需将他人置于眼中,恐怕当今皇上,哥哥也是不屑的吧。小小如我者,下场必也是和云澈一样吧?”说完淡淡的瞥了星琉殇一眼,嘴角旁挂着一丝不屑的笑意,仿佛在嘲弄他的狠辣无情。星琉殇被她激的满眼怒火,可是仍旧不愿意动她分毫。星琉璃见他怒火中烧的样子,忽然敛起了脸上的讪笑,慢慢的倾过身子靠近了星琉殇,低声说道:“我既然已经出嫁,出嫁必要从夫,很抱歉呢,从今晚后,我的夫君就是我的天,哥哥呀,我帮不了你呢。”说完后嫣然一笑,想要抽身离去,只是星琉殇手却握的更紧了。手腕被星琉殇擒的生疼,星琉璃却是面上丝毫不露,只是甚为不解的看着星琉殇那冷若寒冰的脸问道:“不知王上还有何事,若无事本宫便要告辞了。”星琉璃摆起了月国王后的高姿态。这更激的星琉殇怒火中烧,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迸出:“你再说一遍!”“我说,这天下我只会助我夫君所得,那时我便会杀了那个人,将他千刀万剐。”然后你才能变回往日的你。星琉璃冷笑着说道,那笑容冷的冻结人心,只是她的心口却像被一双手狠狠的撕裂了开来,而她出口的每一句话却像是一把盐,毫不犹豫的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你休想背叛我,休想!”星琉殇被激怒到了极处,手下用力一甩,星琉璃的身子便猛地向那云卷仙台摔去。桌子是用最厚实的金丝楠木所造,即便如此的冲击,桌子也只是微微晃了晃,而星琉璃却一下子撞在了桌角上,她双手撑着地面,强忍住小腹处传来的钝痛,泪再也无法抑制的流下,为了自己亲手毁掉的东西,也为了自己最亲近人的无情。星琉殇抬到空中的手缓缓的放下,他后悔极了刚才的冲动,只是方才星琉璃的话也深深扎痛了他,他才是她的亲人,她怎么能说出这种伤人的话。只是看到星琉璃这样无助的匍匐在地上,原本的恼意又渐渐的消散了。只是又拉不下脸去扶她。只能这么怔怔的站着。星琉璃勉强撑起身子,低着头,佝偻着身子,看也不看一旁星琉殇一眼,一步步向宫外走去。走了才两三步,脑中却是一阵眩晕,身子一倾,向一旁倒去。她没有再次摔到地上,一双手及时扶住了他,昏迷过去前,她看到了星琉殇焦惶的双眸。她的裙摆下渐渐晕染出一滩血迹,像是一朵妖异的花缓缓的绽开,星琉殇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中荡漾开来。来不及细思,他横抱起星琉璃就往宫外冲去。

上一章 何为最重主目录下一章 半壁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