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思乡情切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润武三十九年十二月五日皇域鼎城被攻破,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从北方慢慢朝南方扩散开来。翟月国没有动作、鎏日国没有动作,就连皇域也没有动作。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只是这平静中似乎有一股狂风暴雨在慢慢酝酿。润武三十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月王薨,新王即位月国瑶仪宫内,烧着金炭的铜鼎雕花炉中一股股暖流占满了整个房间。一身墨蓝宽襟长袍的月修容坐在一张几案旁,正一手执两子,自顾布着一盘棋局。而在他右侧下方的锦毯上正坐着一个着素布青衫的年轻男子,他的手上正在拨弄一把古琴,只见那琴身白润通透竟似用一块上好美玉精做而成。琴身上绘有千百朵莲花,或怒展而发或含羞半掩或并蒂双莲,百花有百形。而此时那男子正在校正着琴弦。“怎么还没弄好?我还等着听你一曲呢。”月修容手中摩挲着一粒黑子许久,这才缓缓放下,瞥了一眼座下埋头苦干的男子一眼,笑道。只见那男子抱着那架琴,不知道嘴中咕哝了些什么,随后手指在琴弦上拨弄了两下,清脆的琴声流泻而出,仅只两声便是蕴含无尽回味。男子盘膝而坐,将玉琴放置在腿上,双手一扬,琴声悠扬的流出。顺畅流逸的音符像是化为了满天飞雪飘落而下,洋洋洒洒,使人听得如痴如醉。一曲终了,青衫男子抬首望向座上的月修容,咧嘴一笑道:“如何?”只见月修容一手撑颊,双目闭瞌,修长的双指上还夹着一粒白子,似乎是在细细品位方才的浩渺醉音。“喂,别装睡,给我个话行不行。”青衫男子为了唤醒月修容,双手在玉琴上“铿铿铿”的乱弹了一气。“瑶琴公子乃是一代古琴大家,作为他的亲传弟子你的琴艺自是无话可说,只是……。”月修容话语一顿,手中的棋子随意的放入檀木盒中,起身走到青衫男子的身前拾袍蹲下,望着他笑了笑。青衫男子抿了抿唇,双眼微眯了起来:“每次你把话只说一段的时候,我真想和你打一架。”男子完全无视月修容尊崇的地位,忿忿的说道。月修容不怒反笑,干脆撩起长袍盘膝坐在了他的面前,笑着道 :“单说你的指法和对音律的演绎已是出神入化,但是心绪悬于指法对错便就失了意境,虽是好曲却难成佳音,你心中挂碍太多了。”青衫男子听他如此说道不禁努了努嘴,侧过首眼神向窗外细细落落的雪花儿看去,微微叹了口气,手指在琴弦上无意的拨弄了两下。片刻后,他转过脸望向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的月修容。“我云游的这段日子,想不到你连王后都娶了啊,我都来不及向你讨口喜酒喝。”青衫男子促狭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大婚的事情,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整个凤朝都传遍了。你会不知道?难不成你躲在哪个深山老林里面?我看是你自己不想来吧。”月修容嘴角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嘿嘿冷笑一声。“哈哈……。”青衫男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知道我见不惯这种大场面的。”“哼,狡辩之词。”月修容冷哼。“不过我没想到你的王后会是星国的琉璃公主。”青衫男子指尖下的琴弦又有乐章被款款奏出,馥雅轻扬的乐声正好将他的声音堪堪盖过。“何止是你,就连我都没有想到。”月修容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眼中的变幻莫测。“厄……”青衫男子有点讶然的望向他,在他看来与皇域结姻亲之合才是上策,而且凤室皇族子嗣单薄,更何况现今太子更是未有子息,那么好的机会他为什么会放弃?“不说这个了。”月修容抬首,眼神清亮,不见丝毫异样:“你觉得此次星国出兵有何意图?”“这个嘛……。”青衫男子学着月修容的样子卖起了关子。月修容眼睛微眯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前方不久,国内有一富商呈上了一本古籍,名字好像叫“暮江吟”,我细看之下,这才发现真是不得了呢,这居然是前朝古琴大家莫辞商老先生亲笔谱的曲子。你也知道,这‘暮江吟’只现世过一次,而今流传下来的也只是断曲残章而已。这个全本可真是千金难得呀。不过你也知道我非是痴爱弄琴之人,这本曲策对我也没什么大用,看来改天我还是将它烧了,让这书也随莫辞商老先生而去吧。”只见还原本心平气和的青衫男子,在听到‘暮江吟’这三个字时果然面色微微一变,而拨弄琴弦的手指更是一颤,好几个破音抖了出来,他清了清喉咙正色道:“星国这一战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若非北楚起兵出其不意的攻丹阳,而皇域鼎城又出兵援颊丹阳。此时又恰逢粮道被堵,鼎城不得不调兵疏通并向临城借调粮草。如此一来大批的骑兵被派出,正是让星国占尽大好的便宜,8万如果都攻克不了鼎城,那就真是笑话了。”“毫无预兆的就突然起兵,星王不怕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吗?”即便他手上有了瑞凤鎏珠也是不敢贸然起兵的,这星王也着实胆大。“据我猜想,他是在挑你上山。”青衫男子笃悠悠的说道。月修容双眉微蹙,右手食指微曲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在自己的膝盖上。“他难道料定我会随他起兵?”月修容正了正坐姿疑问道。他若是看着星国与皇域两败俱伤又当如何。青衫男子低着头,凝视着自己飞旋而奏的双手片刻,继而抬头凝视着面前的月修容,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他会让你不得不出兵。”月修容听罢一惊,刚想追问他何出此言,却听殿外传来内侍传报的声音。“唉呦,是王后来呢。我这个蜡烛头就不杵这里碍眼了。”青衫男子抱着玉琴站起身,朗笑道。“对了,那琴谱在哪里?”那宝贝可是他遍寻了很久的。“就知道你这痴人对什么都不上心,唯独遇关琴之事便成颠狂。书我已经放在你宫里了,自己去找吧。”月修容挥了挥手,似乎是极不耐烦他,只是俊美的脸上却是难掩的笑意。“好……。”青衫男子只来得及回了一个字,便急匆匆的向外冲去。拂开珠帘,他险些与迎面而来的星琉璃撞了个满怀。他赶忙刹住脚步向后倾了倾身子,而星琉璃也被他这么一吓,往后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幸亏侍女心思敏捷赶紧扶住了她。“羲无状,惊吓了王后。”青衫男子赶忙作揖赔不是。“无碍,羲公子不必行此大礼。”星琉璃温柔一笑,手虚扶道。“王上正在殿内,羲就不打扰了。”说完又是一揖,也不等星琉璃回复,便脚下生风的朝殿外疾走而去,外面正下着细雪,而他也就这么一头扎入了雪中。“这羲公子还真是莽撞的可以。”陪星琉璃随嫁过来的贴身侍女锦红嘟着嘴,不满的嘀咕道。话还没有嘀咕完,锦红就觉得一道寒光往自己面上送来,抬头这才发现星琉璃正冷冷的看着她,虽是不发一言,但冷肃的表情却让她心下一寒:“奴婢该死,下次再也不敢了。”星琉璃收回视线,轻摆了一下手说道:“你们就留在外面。”一干随来的侍女行礼应诺,锦红替她解下身后的狐裘大氅,一身明绿绞纹华衫绣袍的星琉璃越过侍者高挑的珠帘向内殿走去。穿过重重幕帷华帐,内殿中月修容正在整理着棋盘,将黑子和白子一粒粒的放入棋盒中。“王上。”星琉璃款款上前,盈盈一拜。月修容放下手中的棋子走上前去,握着她的双手将她搀扶起来,轻语道:“这那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手上也不抱个暖炉。”月修容将她如玉般剔透晶莹却又冷寒如冰的双手纳在自己掌中,替她取暖。星琉璃羞涩一笑,美艳不可方物的脸颊上染上了一朵红云,更衬的她无双丽颜娇胜雪,只听她缓缓浅笑道:“月宫内的梅花开的极好,臣妾发现从旒廷水榭可俯瞰月宫内的那片梅林,便擅自作主在水榭内置下了酒水,不知王上可否赏脸陪臣妾一同饮酒赏梅。”听到旒庭水榭,月修容面色不禁微微一变,但失色的表情也只是一瞬即逝,他似是饶富兴趣的说道:“公主所邀,修容莫敢不从,能与美女同饮梅酒共赏寒雪傲梅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在星琉璃面前他自登位以来并不以孤自称,无论人前人后他都是直乎自己的名讳。而后宫内除了几个没有名份的侍妾之外,并未册封任何妃嫔。在外人看来他对这个王后是极尽的宠爱。但真正的爱有几分,恐怕只有他心里清楚了。殿外方才清过积雪的碎石小道上过不了片刻便又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积雪,月修容牵着星琉璃缓缓而行,不时在她耳边叮咛她要小心,而星琉璃则是回以赧然一笑。此情此景在一旁宫女内侍的眼中美的好似一副画儿。来到旒听水榭,月修容扶着星琉璃登上山顶。水榭内的桌椅上都铺上了厚厚的毛毡,由于在山顶,水榭下不能铺火龙,只能在水榭顶上铺了草席油毡隔绝寒气。四周则是放上了烧的通红的铜顶碳炉。侍者替他们解下身后沾了雪沫的狐皮大氅,月修容看了眼星琉璃单薄的身子便又吩咐人取了雪狐裘袍替星琉璃披上了。“我哪有那么娇贵。”星琉璃看着月修容替她系着丝结不禁笑语道,心中渐渐泛出一丝甜蜜。月修容温柔一笑,牵手将她领入桌席中。铺着毛毡的桌子上放着几盘小点心,还有一壶温着的酒。从水榭俯瞰而下,远处的梅林中各色梅花竞相开放。大红的、粉色的、白的、黄的、绿的,正好围城一个五边形,颜色甚是分明。“月宫内的梅花好美。”星琉璃望着远处的梅海,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喜爱。“星国王宫里没有种梅吗?”月修容执起一杯梅子酒轻抿了一口,随意的问道。星琉璃眼神一黯,摇了摇头头浅笑道:“没有。”随即端起一杯酒仰喉入腹,却没想到突然被呛了一下,咳嗽了起来。月修容替她抚着后背帮她顺气,轻语道:“这梅子酒虽清淡,但你也不能这么喝。”星琉璃用丝帕拭了下唇角,赧然道:“臣妾失仪了。”“是不是想家了?”月修容关切的问道,从出嫁算起也快四个月了吧。“王上……。”星琉璃抬头望向月修容,眼中流露出一丝思乡之情。月修容了然与她的眼神,体贴道:“过几日我安排一下,你回星国小住几日吧。”星琉璃眼眸低垂浅浅一笑:“臣妾却是有点思乡情切,让王上笑话了。”“思乡之情,人之常事。况且元旦将至,每逢佳节备思亲。就回去好好陪家人过个元旦吧。”月修容轻语说道,眼中漾着的全是柔情蜜意。星琉璃有一瞬间恍惚于他的体贴关切,只是须臾间脸上的怔仲便悄然掩去,继而绽开一朵明丽的笑容,笑靥如花:“臣妾多谢王上关切。”月修容笑了笑轻摆了下手,手中端执起一杯水酒一仰而尽,望着远处雪梅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精茫。

上一章 朝帝主目录下一章 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