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对峙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润武三十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昭云的丹阳城原本坚固的城墙已经被楚兵攻的破败不堪了,城下的护城河内本就已经没有水现在更是尸骨累叠。冷湛立于城墙之上调动着己方的兵卒,此时他的双瞳中已经布满了血丝,已经好些天没有合过眼了,有些事情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而其中皇域四方骑来援是他最为不解的,他暗中问过县令有没有向皇域请援过,事实上确实没有,他们此刻出兵缓颊虽是解了他大急,但是不能不妨他们另有目的,毕竟皇域只是援持所以只需他们夜晚防护以备楚军偷袭,而追云骑则可乘隙休息。当然士兵可以休息整待,可是他心中疑虑颇深,这几日来居然不得安息片刻。“冷将军。”一个清亮的嗓音在冷湛身后响起。冷湛回过身去,原来来人正是皇域四方骑的大将之一北雪,这个比女子还要明丽上三分的男人,即便站在寒风瑟瑟下,身形依旧挺拔而出众,仿佛临风玉树。当冷湛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只觉得他应该是生在高府内苑的翩翩公子。舞银枪,战沙场似乎应该跟这种人完全没有关系才对。可是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他见识到了这个男人骁勇无敌的一面。那时丹阳苦撑一日一夜,几乎要被破城。这两万四方骑如天将一般落到他眼前,虽是百般猜忌,但是丹阳那时已经弦悬一发,即便是抱有别样心思的援颊他也不能不要了。那日北雪率五千四方骑突袭了北楚的骑队,那时楚王骑队只是猛攻城上,并未想到丹阳城内会有人出来迎击,敢出来迎击。毕竟那时楚兵已经有人跃上了城头,只需一鼓作气拿下丹阳,那也不过只是盏茶时间而已。所以当那5000骑兵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完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攻击阵队被强行打破,而那些连攻数日的楚军已经有些疲乏了,忽然间见到城楼之上银甲闪动竟不知何时又出现数以千万计的战士,一时间竟都被四方骑的悍势所怔。楚王见破城已是不能,当机立断挥令退兵修整,而自己亲自断后。由此楚王和北雪亲自对上了。两人□□的枣红色大马和白马在尘烟滚滚的战场上尤其醒目,那时冷湛站在城头上,眼中竟然只余下了战场上的这两人。只见北雪的一杆银枪在空中不时的挥舞,枪法华丽而眩目,仿佛演奏中的一曲乐章。而楚王枪法则是刚猛无敌,力蕴千钧,枪锋过处几乎要将周围的空气也割裂开来。只不过两人都不想力战,手中皆留有了几分余地。忽然远处有一箭破风袭来,站在城头上的冷湛双目一颤,他看的清清楚楚,那是楚王亲卫的羽箭,直射北雪。他撑着墙头的手掌蓦的合拢,那土胚被硬生生捏下一块。只见北雪身体向后一倾,手中长枪一提一挡,硬是格挡住了那一箭,只是如此胸前空门大开,双方均是用枪高手,如此破绽,对方当然不会放过。耶律础手中银枪一转一抬已经向着北雪门面刺来,几乎是避无可避。却是在几乎同一时间,一个白色的影子忽然扑了上来,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耶律础的一枪,耶律础一枪走空,险些手上的枪也脱飞掉。北雪见势也是回以一枪,耶律础提枪格挡,此时两人四目交会,虽然双方的面甲都没有放下,但耶律础湛蓝的双眸中闪耀着的仍旧是熊熊不息的怒涛火焰,虽然攻袭被阻,却未见一丝颓丧之意。而耶律础看着眼前银甲长枪的男子,身姿不如楚兵昂然魁梧,却是挺拔如松,墨似的双瞳中含着冰冷的杀意。两人长枪一顶各自退后数步,此时双方的亲卫都护了上来。耶律础见大军撤退的差不多了,提缰朝楚军后阵追去。而北雪长枪向空中一提,阻止了军队的追袭,本是来救援丹阳的,他不想把自己的军队都耗费在这里。便着令退回了城内。仅此一战,冷湛对北雪的观念完全转化。虽不再心中薄鄙却更加戒备了起来,若是他意图夺丹阳……,他不敢想象。“不知道北将军上得城来有何要事?”冷湛淡而有礼的回道。北雪不是没有察觉冷湛这些日子来的防备,心中却并无一丝不快,设身处地的想想,自己若是冷湛也是会有防备的,所以他尽量按照冷湛的要求,不逾越界限。只是现下楚军大有破斧而战的决绝之态,而追云骑这些日子来疲于守城已折损多数。眼看丹阳危急,他也不愿坐看丹阳城破,这才上来提醒冷湛,非要以己猜忌毁了丹阳。只是他方才思量该如何开口,忽然就见远处尘烟滚滚,似有一纵骑队夹风而来。难道是楚军的援军?若是如此那可就棘手了……。当他看到远处风中飘扬着的墨色大旗时竟是一时回不过神来,墨色大旗?!那是昭云的王旗啊,难道是天纾公主亲来?泽州城外有八万楚兵她怎么出来的?“是公主来了!儿郎们,是殿下来了。”冷湛激动的高吼道。此时楚军已经有不少人攀着云梯登了上来,每个人的动作都迅疾的很。想来昨晚一夜的休息整待已经使得他们又恢复了精神,恐怕耶律础也知道若是再不破丹阳,等到泽州来援,自己就真的功亏一篑了。所以今晨发出了最猛烈的攻击。而追云骑却是力所不怠,就连冷湛都想开口请北雪出兵的时候,时局却又改变了。昭云众将士见公主亲来不仅血脉膨胀,这些日子以来国内不见援颊,将军又不甚倚重四方骑,让他们渐生绝望之情。可是此时却又突然乌云渐散终见阳光,心中阴霾一扫而光,皆是拼死力战了起来,刀钝了来不及换就咬,即便与敌人同滚下城楼也不能让他们敬爱的公主见到夷族之人站在他们昭云的土地上。楚军凌厉的攻势又被生生遏制住了。“王,是墨天纾,怎么办?”一个副将提马移到耶律础的身旁焦急的问道。没想到昭云援军来的那么快。耶律础端坐在汗血宝马上,手中勒着的缰绳几乎被他折断,眼中望着远处疾驰而来的墨色大军,口中缓缓吐出一个字:“撤。”没想到墨天纾竟然敢从八万楚军眼皮子底下携军赶来援颊丹阳,想必耶律瑾那里必然也是被搅的人仰马翻吧,终究不该让耶律瑾率军驻扎泽州,可是除了他这大军放在谁手上他都不会放心的。“覃王怎么让墨天纾跑了出来。”一个亲卫在一旁嘀咕道,却被耶律础冷冷一瞪而瑟缩了一下脖子不敢再出口无状。而耶律础心中却想幸亏耶律瑾没有出兵追击墨天纾,想那八万楚兵其中有四万余人都是新兵,当初定下此谋的时候便只是想以人数悍住泽州不敢轻易调兵。谁知道墨天纾根本不惧,还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率军出来。若是分军追击难免不被墨天纾一个回马枪杀的片甲不留。到时候泽州乘隙出兵,那么他们北楚十年内是不可能再妄图中原了,他可不想再等十年,今次一败,他可寻隙再战,中原人不是常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拆烧么。他耶律础迟早还有一天会回来的。仅余下的三万不到的骑兵开始向西北朝墨天纾所率追云骑一旁擦过撤退,而耶律础亦是留下压阵,掩护那些来不及跟上的后军。他能登上楚王之位,除了身份显赫,同时亦是北楚国内第一的勇士,上阵杀敌决不会藏于士卒身后,所以深得各族士兵的敬慕,而他私下也很想会会这个被誉为凤朝第一女子的墨天纾公主,虽然攻袭昭云多次,但他始终未曾看到过这个隐于高墙之后指挥若定的公主,现下更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墨天纾自从泽州城携军狂奔丹阳开始,便是日夜奔驰不曾停息,手下兵士除□□之马外皆各另携一马,随时交替着骑。耶律础想走,她当然不会让他如愿,抬手一挥,整个骑队开始向耶律础的方向追袭而去。都说穷寇没追,不过如此便宜了楚军墨天纾也是不愿的,非要尽折他余落的部队才能消她心头之恨。若是能够阵斩耶律础,那么北楚短时间内也无力再袭昭云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耶律础并未离去,反而携了余军反袭了回来,他身边的亲卫护在他周身。墨天纾口中飞出一声长啸,顿时整个骑队都缓了下来,有一个耶律础就够了!追云骑的前锋慢慢散开布成一个半圆形,等着对方的攻击。只是阵形未成,耶律础已经挥舞着银枪冲入了战阵,战枪横扫,顿时鲜血迸现,几个追云骑兵被刺挑下马,正待他要挑下另一个骑兵的时候,一把银枪朝他咽喉处横扫了过来,他提枪去挡,那银枪却是与他错际而过,随着他的提势而往上一提,使得他的力道一下子落空,继而猛地往下一压,似要将他手中长枪挑去。耶律础手中紧握银枪却感到虎口微微震麻。抬首向前望去,映入眼中的是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湛冷的凤目绽放着幽幽的怒火,墨羽织锦大氅系在身后,矫健却又婀娜的身姿。原来墨天纾是长这个样子的,耶律础在心中深深刻下她的样子,这个屡次挫败他的女人。而墨天纾仅是看到了对方面甲下的一双蓝眸,只是那双眸子却独有一股迅猛无比的悍意,此时他的战袍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彷佛是一匹将要噬人吞骨的野兽般让人觉得危险和压迫。就是这个男人屡次犯她昭云边疆,让她恨的牙痒痒,手下的攻势更加凌厉变幻了起来,一杆银枪仿佛幻化成了千百条幻影一样。墨天纾既是女子力道方面总是略逊一筹的,只是仗着她枪法变幻莫测和耶律础久战已怠硬是打了个不分伯仲。“王,快走!”耶律础的一个亲卫错身过来替他挡下了墨天纾的攻击,原来从丹阳城内有一骑数千人的战队朝他们这方奔袭而来。耶律础仰首长啸,墨天纾的骑队已经被阻想来也不会追着他们进入大漠,见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愿作多盘桓,掉转马头朝军队退去的方向奔驰而去。跑了不多远,便觉耳后有飒飒的风声传来,他知道不好,赶忙俯身贴在马背上。身旁陆续有骑兵被射杀。他目色一寒,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必要他们血债血还!而追击而出的四方骑战队待奔袭到追云骑一旁时,皆缓下步子收起了弓弩。骑队为首的男子面目清隽,秀美非常。见到他,墨天纾眼中神色一亮,这人不是皇公主手下四方骑将领么,难道丹阳城守向皇域请援了?只是不待她细想,北雪已经策马走到她身前抱拳施礼道:“雪,见过天纾公主。”既然不为昭云将领亦是不便称臣。“北将军不必多礼。”天纾坐在马上手虚扶一下,笑道:“这次多亏将军援颊,这才未让丹阳落入北楚之手,天纾感激不尽。”墨天纾望了眼远处破败不堪的城楼,心中已然明白,若没有四方骑,这丹阳恐怕是等不到她来了。“既都是凤朝土地,雪又岂容外族侵踏呢。”北雪淡然的回道“将军所言甚是。”天纾笑意盈盈的说道,只是心中却想这天下是不是凤家的言之尚且过早呢,不过今日之援,他日她定是要还的就是了。“还请将军前去丹阳修整片刻。”天纾作了个请的动作。“公主请。”北雪礼谦道。只见两队银墨骑队缓缓向丹阳步去,仿佛黑珠白玉般泾渭分明。

上一章 十面埋伏主目录下一章 兵起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