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夜罗王族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快走,不然恐怕我们就出不去了。”如是拉着西岭,两人扶持着向谷外走去,只是为了要照顾到西岭的伤势,两人的速度实在不怎么样。

走了方才没多久,西岭忽然身体一怔,被如是扶着的手臂猛的一颤,停滞住了身形,抬首时眼中夹杂着一丝恐惧:“那个东西……又来了……。”

如是不用细问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单手一扬,将西岭的手臂环过肩膀,沉声道:“别管了,我背你出去。”如是早已感觉到身后空气流转的异样了,似乎有个庞然大物正向她们靠近。

“不。”西岭坚定的推开了她:“若带着我恐怕会累及殿下,末将尚能阻碍它片刻,只希望殿下能安然离开。”原本眼神尚有一丝慌张的西岭,此时是全然的无惧,双瞳闪耀着熠熠光芒,像是作了最后的决定,手中握着的缡花剑一紧,身形一纵向前方跃去,就连身上的伤口亦未能阻碍她的身手。

如是刚想出口喝阻她,却猛然间被身后那个庞然大物惊诧的几乎忘记了呼吸。

眼前的东西让她想起了炎火圣廷地宫内的那条巨蟒,但眼前这条虽也是蛇身,却身披异鳞,从不同角度看去那鳞片便折射出不同的光芒,似七彩流转,而且头生犄角,颚下有微须飘扬,与其说是蛇,说是龙则更像,只是龙有金爪,而此物却又浑然没有,这到底是蛇还是龙确实让人有点搞不清了,脑中似乎想起了点什么,只是情势却不容她细想。

“西岭,快回来。”如是急急喝道,话语刚落,西岭手中的缡花剑已经刺入了那巨物的体中,只是那异鳞却是异常坚固,饶是那削铁如泥的宝剑也只堪堪刺入了一分。然而那巨物身体盘桓,头高高的昂起,毫无所动,只是周身却慢慢凝结出红色的雾气。西岭见之神色大惊,知道就是这红色的雾使得她的部下瞬息间骨化成了血水,要不是她的亲卫拼死相救,她也早已命陨在此了,然而此时她顾不得这生死一线,侧过首对着如是的方向大吼道:“殿下快走!”话语一落手上劲道更是用力一动,缡花剑又没入了一分,红色的烟雾缠绕上剑锋回旋而上,不过还差一尺便要碰到西岭的手指。

空中只听到“嗖”的一声,几许银丝缠绕上西岭的腰间猛力的向后一扯,与此同时,几朵金茫在空中迅疾而过,打上那个巨物。从其头下一尺开始,每隔一尺便钉入一颗,足足钉入四五颗。那巨物身体向上一扬,发出了一声低鸣。周身旋转着的红色烟雾逐渐的淡去。

如是手一扬,将丝线收回手中,诧异的望向金茫所出的方向,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缓步向她走来。

夜引幽?如是眉角轻微一跳,看着薄薄的山雾中走出的那个长身玉立、青衣长衫的男子。

夜引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嘴唇微微动了动,用了传音入密的方法告诉她:“可是开了眼界了?”

如是神色微微一变,垂在身体两侧隐在长袍下的双手蓦然握紧。

夜引幽双目紧紧的盯着前方身形霍然直立而起的龙蟒,唇边浅浅的露出一丝冷寒的笑容,那笑容很淡,可是仿佛空气也因着这朵笑容而幻化成了片片薄刃,变得更加凛厉了起来。

他走到如是身旁,缓缓抬起右手,修长的五指上不时片刻均染上了一朵蓝色的雾花,而从他的口中浅吟出一段咒文:“世生异相,逆承天之违,背人伦之常。今吾以原和之气,形神归真,徒封异生。”随着他吟诵着的每一个字,他手指上的雾花渐渐的扩散开来,似一朵浓墨落入净水中,绵绵晕染开来,在空中幻化出千万朵绸花往那个龙蟒身上笼罩而去,待他最后一字落下,那些蓝雾已经紧紧的裹尽了龙蟒的全身。

如是站在他身旁只能惊诧的看着他,不相信他居然能够徒手封印!这世上能使此术的人不过一二,而其中一人便是她师父佟箴。而以她师父之力尚且只能封印虎狼般大小的东西,而他居然能够封印如此巨大的龙蟒。

不待她回过神来,空寂的山道口内突然响起一阵高声诵吟的话语,似从四面八方而来,无处可循无处可倚:“瑞气千重,光普三界。以执修罗吾王之念,行汝之心想意动,上可览视天地,寻魂于奈何。下可保家世兴旺,人丁昌隆。”原本缓缓而念的话语忽然变得急切了起来,似乎是一段段咒语快速的重复念转着。

如是凝神细听着,这一句句的咒语暗暗的记在心上,正犹自出神的时候,忽然自己的右手被人紧紧的扣住。

这时她才发现夜引幽微张的右手五指上的五朵雾花渐渐染上了红晕,而他此时左手五指与她紧紧相扣,她中指上戴着的那枚银色戒指此时戒身上的图腾忽然隐隐约约的浮现在了空中,缓缓的荡出了一圈圈的涟漪,片刻后又幻化成一株株的藤蔓相互纠缠着扶摇而上。待碰到了蓝色的雾气时又乍然散开,一根根雾化成的藤蔓迅疾的向龙蟒缠裹而去。

“执修罗吾王之念……执修罗吾王之念……。”话语渐渐停歇,那龙蟒忽然长啸一声,周围浅绕着的红雾突然旋转炸裂,将它身形浓浓的裹住。

待红雾散去,那身形似龙的巨物已然消失不见。唯有淡淡的红烟慢慢飘散,昭示着刚才的一切并非幻影,雾散而尽,明媚的阳光直射而下落满了整个古道口,艳阳无边。

执修罗吾王之念……如是心中细细的琢磨着这句话,她分明感到在红雾缠身的前一刻,那个龙蟒是在看着她的,而那怪里怪气的头似乎也在对着她笑。真是奇怪啊,难不成是自己错觉?

“咝……。”如是猛地抽回自己还被别人握着的手,揉着,差点被他握成残废了。“想要报复我,也不用抓断我的手啊。”如是对他怒目相瞪。

“我以为你的魂被那东西勾掉了。”夜引幽斜睨了她一眼,笑谑道。

如是深吸一口气,垂下头,我忍!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她方抬起头,对着夜引幽浅浅的笑道:“你等我一下,有事跟你说。”说罢,便朝着西岭的方向跑去。

夜引幽朝她离去的方向露出一丝浅笑,负手而立。而原本与她交握的左手五指从白皙渐渐染上了深红……。

只见如是扶起了蹲坐在地上的西岭与她耳语了片刻,随即侧身面向谷外,手指打成结环凑在唇边,一声长啸飞旋而出。不久之后,只见一匹白马从谷外飞驰而来,跑到如是身旁的时候,嘶鸣了一声,停了下来。

“你在谷口外等我,我呆会就来。”如是将西岭扶上马背,替她牵过缰绳。

西岭抿了抿唇,看了一眼远处那个卓然而立的男子一眼,再看了眼面前一脸淡然的公主一眼,颔首点了点头:“殿下请小心谨慎。”说罢,手中缰绳一紧,朝着谷外奔驰而去。

见西岭已经离开,如是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夜引幽,脸上绽出一朵明丽的笑容,慢慢的走了过去,站定在他身前,双手负在身后,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也不言语。

夜引幽见她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唇畔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一起走走吧。”话落,如是率先走了开去,夜引幽则是随在她一侧往谷外走去。

走了半晌,两人都未有开口说个一字半句的,如是则是低着头走在前方,嘴唇紧抿着,眉头微微拢起,似乎有什么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而夜引幽随着她默默的走了片刻,终于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一把抓住身前仍兀自出神走着的人,将他拉向自己:“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见不得你这个样子,你向来不是成竹在胸的吗?”

如是手臂被他钳制也不挣脱,只是双眼闪着疑惑的望向他,那眼神好似看陌生人一般漠然,冷肃的神情让夜引幽的心神微微一怔,两人相视良久,如是这才缓缓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怎么此刻你到是反问起我来了。”擒住她手臂的手缓缓的松开,隐入袖中。

“凰王四子吗?若只是单纯的王子怎会徒手封印之术,要知修习此术乃是凶险非常的。若是不慎很可能被反噬术印……。”若说他懂周易之术,奇门盾甲之道,她能理解,可是刚才见他那招徒手封印,就敢断定他绝不是普通的人

徒手封印之术乃是玄术之学,对于所学之人要求甚高,非资质上佳者终其一生也未必能有所成,这乃是天资之限。而另一个则是世袭传替的家族潜能,也就是说某些能力除了遗传之外,外人是学不到的。

若论资质,他即便是不出世的奇才,也不可能将徒手封印之术发挥到如此地步。可若说是家承,那也没听说过鎏日凰家有这种异能啊。

夜引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继而转眸,脚下踏着步子往谷外走去:“百年之前,女帝昔泽五年史书曾载鎏日衔皇域垅城、星国衔皇域曲城、月国衔皇域谡城、昭云衔皇域槿城曾仅旬日之间,城内居民、兵士皆隐,便寻不得踪迹,凡入四城中者,无一人而出,唯有泥血顺墙而溢,城内红云蔽天。世人皆恐不能已,四国亦不能用兵皇域。女帝言,四国诸王祸乱天下,隧祥瑞不授,天降罪责于世。天下诸人大惊、四国诸王大惊,翌日上书陈请,四国皆归顺皇域,奉凤室皇帝为尊,定下百年修世之约。”

如是跟在他身旁静静的听着,此事从先皇的御笔手札内她曾看到过,所以并不陌生,但是此时从他口中说出,却别有一种滋味,似乎有一种淡苦的味道随着他平静无波的声音缓缓溢出来。

一段说完,夜引幽顿了顿,忽然停住了步子,侧首望向了一旁。而如是则因为他突然的止步,而不解的迎眸对上了他,那双灰蒙如尘的眸子,那卓绝的玄异之术……地宫内,勿需闭眼亦能避开鬼面蜘蛛……这根本不是常人可及的。该死的……她怎么就没早点想到!

“你是夜罗王族的后人!”如是惊诧出声。

“呵呵……想来还是有人记得我们夜罗一族的。”夜引幽沉眸一笑,长长的睫毛掩盖了眼中滑过的浓浓悲恸,转首,继续往前方慢慢的走着。

夜罗一族皆是身负异能之人,东朝倾乱之时夜罗族的族长与凤朝开国皇帝凤擎天乃是至交,曾在始帝麾下效力。夜罗家的人能征善战,懂兵略知天象,更有常人为之恐惧的异能之术。不然当年即便凭借与郡主结盟也不可能三年之内就打下了整个东朝江山。天下初定,夜罗族人便都纷纷辞退隐世,交回了手中握有的近国内二分之一的兵权。始帝感念其军功卓著,特赐异性封王,随后夜罗一族便隐居在关外嵩阳山上,久不闻朝内世事。这是凤朝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封为异性王族的,而且世袭罔替。

不过百年前女帝登位,四王分疆裂土的时候,听说夜罗族的人为保凤朝江山曾倾巢而出,四国衔接皇域的四城发生惊变之后,四国诸王纷纷上书陈请,之后夜罗族人便随之隐入四城,双旬之日过后,四城中异相退却,然而夜罗族中人似乎无一人而出。而之后女帝亦闭口决不提此事,夜罗王族仿佛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而此段密文则是记录在唯有当朝帝皇才能翻阅的密札综卷内,而她能够知晓过程就不便说了,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

“你……”如是开口想说点什么,可是却觉得喉咙里堵的慌,有很多问题想问,却又突然之间不敢问了……似乎是担心问的太多会泄露了自己的想法,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不想再触及他心中隐藏多年的伤疤,从表面来看,夜罗族却是为了他们凤家才会有了灭族之祸的……。

而夜引幽也不再多说,俩个人仍旧是默默的走着,直到走出了谷外,远处西岭正坐在白马上眺望着他们。

“即便夜罗王族曾经如何忠于你们凤家,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毕竟现在夜罗王族已经不存在了。”夜引幽整了整衣袍,很是随意的一说,但话中的深意却是明显的袒露在外。

如是并未因他的话而有过分的情绪波动,只是回转过身,望向身后满目苍夷的深谷,淡淡的叹道:“真是可惜了我那500弓兵了。”继而又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想必百年之期过掉,那些龙蟒就会被真正的封印住吧,即便是尸横如山,也诏不出龙蟒来了……除非……。”她话语一顿,身体靠向一旁的夜引幽,眼神带着一丝神秘莫测的寒意,却是浅吟笑道:“除非有人能像凤阳女帝一样与修罗王达成协议召唤出龙蟒,我说的对吗?”

他知道这件事情她迟早会知道,却未曾想到她只是知道了他的身份后便会做到那么长远的推测。确实当年因为凤阳女帝为了控制局势,使用不知从哪里知晓来的禁术与修罗王达成了协议,召唤了龙蟒,造成了几乎灭国的腥风血雨。

“若是再有人与修罗王定下协议,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夜罗族出来收拾残局了。”夜引幽冷冷的说道,一双剑眉由于些微的激动而徐徐抽动。若是她有心与修罗王定下契约,那会比当年毫不懂玄术的凤阳女帝造成的局面还要混乱。他不得不提醒她此事的后果。

“哈哈……。”如是忽然扬眉一笑,那笑中含着自傲与不屑:“这天下我要替皇兄一刀一枪的打回来,才不会用这种诡异计量呢。那种东西就让它永远沉睡在传奇书中好了。”阳光暖暖的从空中射下,果然是一个艳阳天呀,一扫方才的阴霾与不快。

夜引幽静静的望着她的笑颜,恍惚间似乎周身所有的阳光都汇聚到了她的身旁,即便如此耀亮却仍旧被她狂肆的笑容所黯淡,久久才喃喃的吐出一句话:“没有女人会像你这么笑的……唉……。”

上一章 道口异变主目录下一章 江岭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