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道口异变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与此同时,正有一队快骑奔驰在马道口内,马蹄裹布,人衔枚,马摘铃。这1500快骑如同鬼魅一般狂驰前进。却都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大地由于狂烈的奔驰而有些微微的颤动。

他们已经进入马道口内将近三分有二了,再过不多久便可到达鄂城西门,可是奔驰在最前方的莫卫臣心中却闪过一丝不安,或许是出于军人的本能,他觉得自己正在向危险靠近,虽是夜行深谷却何以不闻一点鸟鸣虫叫的声音。

莫卫臣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扩散,只是此时此刻他是绝对 没有理由、也没有可能喝令骑队停下的,莫说此次的任务重大,时间掐的非常严苛。况且此地开阔易行,视力可及三丈之外,若发现异样完全来得及回应,而且快马奔驰即便有埋伏也不能完全阻碍他们。除此以外还有一件让他比较笃定的原因便是此次夜袭非常秘密,皇域不可能会知晓的。想来想去,他更是认定不能停止奔袭。

他左手一抬,作了一个前进的手势。飞驰在他一旁的快骑都越过他向前奔去,他则拉慢马速慢慢落到最后,开始仔细观察两侧的地形。树枝繁茂,树干却是稀疏拉开一段距离,即便藏有人也不过一二,而且不可能不被他发现,但是若用长弓躲在树上的话。想着,莫卫臣抬首往树冠上凝目看去,一道微弱的金光在繁密的树杈间忽然闪过,莫卫臣见之瞳孔蓦然放大,果然还是有埋伏的!事到如今,停下来只有被当靶子的份,全力一冲或还有一线生机。他一手按在腰间的跨刀上,刚想鸣哨示警。忽然面前的局势开始往完全出乎他意料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飞驰在最前列的三骑乍然间停了下来,几匹马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巨大的身体轰然翻倒,马背上的几个骑士由于贯力都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几支金色羽箭在空中破风而来,直直射入那几个从马上翻滚下来的骑士身上。身落地,气已绝。

这几支金箭似乎是一种信号,不过片刻,箭落如雨,这些骑士由于前方受阻,都勒住了马缰。忽然间情势突变皆是措手不及,1500骑瞬间便被射落百人,余下之人都提起横在腰间的马槊挥舞着遮挡漫天箭羽。

躲在一棵树上的西岭从腰畔的箭囊中抽出四支金箭,搭弓,上弦。疾风而出,又是一射四命。望着下面越来越少的骑兵,西岭的唇畔泛出一丝冷笑。

不过是一柱香的时间,原本清意裹寒风的道口谷内溢满了浓重的血腥气,平整的大道上累累叠叠的都是被射杀的骑士和喘着粗气蹬着蹄子倒在地上还未气绝的马儿。整个马道口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又完全的平静了下来。

西岭单手一撑,从树上跃了下来,不时片刻从两旁的树上陆续爬下手持弩弓的兵士,每棵树上藏身约有五六人,以此开外绵延百米,所以可以无一漏尽的全杀那1500骑。

西岭抽出腰间佩剑,仔细的看着地上横成着的尸体,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冷寒的月光下,铺成一地的尸体血水如同一副血腥的修罗画卷。

随着西岭下树的兵士们也各自抽出腰间佩刀,检视着面前累累的尸体,不时补上一剑。西岭手持长剑往后走去,这些都是普通的骑兵,到是未见领军的将军,西岭心中升出一丝不安。若是他们兵分两路怎么办?而且自己所带的兵士都是擅长远射弓骑到并不擅长近身搏杀,若是后面真的还有另一队,恐怕于己不利。正在她思想间。后方的一堆马尸内忽然窜出数十人,手持白刃,衣上尽沾鲜血,面目狰狞,恍如来自地狱。皇域的弓兵根本未曾想到还有那么多人未被射杀,身形都是一顿,只是这短瞬的木衲间,已有数人被斩于对方刀刃之下。

原来莫卫程行军向来喜欢在队首队尾安置精兵,队首百人突遭乍变已经尽折在西岭等人箭下。而队后的百人则是莫卫程的亲信,当时他见队首被阻又是漫天箭羽,已经知道不妙,当下翻身藏于马腹之下,这才躲过射杀,那百余亲卫跟着他十数年早已心意相通,也皆是如法炮制,此时他们借着对方检视成果,心有一丝懈怠的时候蓦然出击,即便逃生无望,也定要拖对方来给自己陪葬。

莫卫程本是一员虎将,一把长刃宽刀在他手上斩出凛凛杀气,又由于手中将士尽折,此时莫卫程心中更是羞愤难当,拼着身死也要数折对方。反正他也没颜面回去面对世子了。不过眨眼片刻间已经有五个皇域弓兵被他斩于刀下。

西岭目色一寒,心中却是一松,看此人着甲标识应是领军之人,斩了他就不怕他们后续之兵了,一次小小的奔袭是不会同时出动两将的。

西岭紧了紧手中长剑,身形飞跃,右手一扬,挡下了莫卫程势如劈山的一刀,救下了险些又丧命在莫卫程手下的一个兵士。那个兵士微微一颤便已经收回心神,身形一闪已然滑至一旁对付一边的敌人了。莫卫程见对方一个小小兵士都反应如此镇定,不由暗叹,世子实在太小瞧皇域了。抬首迎上面前一身银甲,背悬弩弓的女子,清冷的月光笼罩在她的脸上,带着肃杀的漠然气息。

莫卫程的近卫们都想靠近他,却被西岭的手下一个个迫开,有意或者无意的给他们留出了一丈的空地。

“喝。”莫卫程大吼一声,手上劲力一动,压在西岭剑上的刀刃又往下压了两分 ,一抽。刀剑之间擦出星星火光。

西岭见势收剑,手腕一转,剑走偏锋,已经向面前男子的肋下刺去。身形快如迅影。虽然她长擅弓射,但剑术也亦不差,剑走行间,如川流如海汇,绵绵不绝。莫卫程虽然师承名门,一路快刀也是鲜有敌手,但此时身心皆是遭受巨创,疲乏之下却是不敌西岭的一路快剑,身上已经有多处被划破,想来自己也撑不了多久。

莫卫程心下一横,双眸一冷,即便一死也要与对方大将同去,此时他已经拼着玉石俱焚的念头了。

只是正在酣战中的众人都没有发现,周围原本清寒的空气,似乎都实体化了出来,空气间相互扭转不时化出一个漩涡状。而原本昏黄的圆月乍然间染上了妖异的红色,诡橘非常。

四周碎石间传来重物拖曳地面的摩擦声,缓缓的、一顿一息。只是这怪异的声音却淹没在众人拼杀嘶喊声中。

翌日寅时三刻,天色依旧墨黑如绸。凤如是一身单袍坐在院内的一方石桌旁。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可是西岭却还没有回来。她并不担心鎏日的偷袭能够成功,那些混迹在城内的鎏日内应早已经被人盯了起来,没有军队攻城他们是不敢妄动的,而且她很相信西岭的能力。只是时辰已经不早了,为何她还不回来?如是心中开始揣揣不安了起来。

思想了片刻,与其在这里干等,她不如前去看看。

鄂城城门之上有一个三旬不到的将士手按长剑默默的看着远方无边无际的平原,西岭将军从入夜开始就未曾见到了,而且500弓兵也被其调出。似乎是要执行某个命令,当然他是不便细问的,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这些下级军官可以知道的,虽然公主没有特意吩咐,但是他隐约知道今晚或有突变,所以更加的谨慎了起来。

“公主……。”耳边传来守城士兵的惊呼声。

石灿听闻忙回转身,果然见城楼的台阶上缓步走来一个素衣女子,不是那个皇公主是谁。

“末将见过公主。”石灿忙单膝点地,拜谒道。

如是见着这个男子,脸色一缓微微一笑,这个石灿便是当日在校场上接下皇兄的人,对他如是颇有好感,如今他正好在西岭麾下,而西岭是最乐于提拔属下的,而且有她的提点,此人将来仕途应该不错。

“城阁之上,石参将不必行此大礼。”如是手虚扶一下,浅笑道。

“夜深露重,这城门上尤其湿寒,公主不便久留。”石灿垂首按剑恭立在一旁。

如是走到他身旁低声说道:“本宫要出城,还请石参将待守鄂城。”

石灿一怔,诧异的盯着面前的女子。不等他反应过来,如是已经低喝一声:“开城门。”声音清越如水却清楚的传到城上城下每个兵士的耳中。

随着一声闷响,一匹白驹从城内奔驰而出。如是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从城楼之上飞跃而下。飞身落在马背上,绝尘而去。城楼上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公主就这么离去,一时半会居然都回不过神。

如是策马在平原上风驰电掣的朝马道口飞奔而去,朦朦黑暗的天空已经渐渐开始泛白。

方才赶到马道口一股浓烈的腥臭便扑鼻而来,如是面色一皱,不禁挥袖挡住了口鼻,只觉胸中隐隐作呕,这不是单纯的血腥气,而是混合了一股浓郁的酸臭,如是面色一变,知道马道口恐怕生出了异变,百年之期内若战会出现什么后果,看来马上就要知道了。

身下的马儿不安的喷着响鼻,不时发出低低的嘶鸣,任是如何驱赶都不再往前走一步了。如是跨身下马。那马儿是如是的爱骑,从一个小马驹开始亲手抚养长大的,彼此甚有感情。兽类对于危险特别敏感,这马儿此时虽然觉得危险将近,却也没有抛掉主人独自离去,只是却压抑不住烦躁的情绪,不停的双脚刨地,低声嘶鸣。

如是也发现了爱马的异状,轻抚了一下马鬓,示意它离开谷内。马儿得到了主人的指示,这才转身往谷外奔去。

天已微微透亮,只是谷内却仍旧是雾蔼重重。如是小心翼翼的往雾霭深处走去,脚下原本干涸的碎石泥块此时却是如同泥沼一般一踩一个坑,暗红的泥浆不出片刻便沾污了她的丝履。如是一边走一边暗压下心中的惊疑不定。如此血泥之地,怕是死过不少人,为何却不见一具尸骸?

晨风飒飒的吹过,在谷口内叫嚣出恣意的怒吼。如是屏息在风声中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噗落、噗落”突然身旁一侧传来细微的石块碎落的声音。

如是眼神一凛,左手一抖,手腕上缠着的丝线便急射而出。

“唉呦……。”一声轻呼在风中隐隐传来。

这声音是……如是心中一喜,手一扬,那丝线如同有生命一般绕回了她的袖中。

“西岭!”果然见一旁的高树下倚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那银色的铠甲上沾满了血迹斑斑,腰畔的箭囊已经见空,而她那把从不离身的缡花剑则被她轻握在手上,剑尖点地。她此时的样子着实狼狈的很。“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如是一手搀着她担心的问道。

“殿下,快离开这里。”西岭神色慌张的拉着如是就往外走,还未跨出几步脚下却是一个趔趄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如是这才发现她腿上有着一道深刻伤痕,约有拇指般宽,从大腿根部一直延伸到膝盖,创口糜烂并不像被冷兵器所伤,到是像肉被化开了一样。

“到底怎么了,你的羽箭队呢?这里怎么一具尸体都没有的?”如是一把搀扶住她,一边仍是追问道。

西岭面色一变,嘴角微微抽搐,抬首望着面前如是,眼神悲恸,手指狠狠的抓在自己的腿上,即便是身上的剧痛也抵不过心中的悲伤:“500羽箭队全军覆没……化骨成泥……。”西岭哽咽的说道,战士作战沙场,马革裹尸,舍身成人本是好事,可是他们却死的那么惨……那些几乎都是她带出来的亲卫……她焉能不悲。

如是惊诧的望了一眼一地的血泥,心中大惊,是什么样的力量能使得500人化为血泥?况且还有鎏日的骑兵……那该有多少人啊!看来这道口内果然生出异变了。

“我先带你回去。”如是搀扶起西岭带着她往谷外走去,此时她也不便细问了,把西岭安全带出去才重要。

两人走了没多久,忽然如是发现周围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原本呼啸不停的晨风如今却不闻丝毫,整个谷内静谧的连一点点声音都听不到,唯有西岭的喘息声在耳边一起一伏。而那些弥漫在四周的浓雾慢慢的散了开来,露出了仍旧灰暗蒙蒙的天空,不对啊……入谷之前这天色朗朗,虽日头只是微露,但肯定是个好天,没理由那么快就变天了呀!难道是……,如是身形一顿,几乎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却未注意自己手指上戴着的银戒指绕过一圈诡异的蓝色。

上一章 突变主目录下一章 夜罗王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