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突变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言人性命生死,由人自己。生死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知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临窗而设的一张红木大椅上,有一个年轻男子端坐着,方诵完一段话便端起一旁红木桌几上的茶盏,掀开杯盖啜饮了一口。

“好一个我命在我,不在于天,帅……呀!”一张檀木大书桌后,有一个相貌清丽的女子,素容华衣,轻簪绾发。此时正手持一支狼毫在一张景明宣纸上奋笔书写着,待写到慷慨激昂处,不免一声叹喝,手那么一抖,一大滩墨迹落下,整张纸白写,天晓得用毛笔写这些字有多困难。

“呵呵,姑娘何须为一句话便如此激动呢。”墨天祈放下手中的青纹花瓷杯,淡笑道。这位不久前方随天纾到来的女子,性情率真,不拘一格,尤以道家之学颇有研究,到是与他趣味相投。闲暇无事到是可以与她论道说史,颇有意思。

“我一叹此句有破视天命的壮怀激烈,二叹世人却终究逃不过天命所为。”花樱边说边拿开那张被写坏掉的宣纸,另提一张,慢慢将他刚才所述的话语逐字逐句的写下来。这个男子虽贵为一国君王,却深谙道家法学精髓,让她深深折服,他有时侯说出来的话自己虽从未听闻,但细细咀嚼却便觉如醍醐灌顶,以前师父教诲所言自己尚不能明了甚解的话听他一席讲谈后便会觉得豁然开朗,就是整个人也轻松洒脱了起来,一扫来时阴霾不愉的心情。

“世人不皆说:天命如此、天命如此么。”墨天祈浅笑道,清雅的笑容带着一丝自嘲,莫说别人了,连自己都相信一切不过天命如此。

“哎呀,别谈这个了,我讲个笑话吧。”花樱挥了挥手,提议道,总觉得天啊命的这种话题太严肃了,像她这种莫明其妙穿越的人,可非自己意愿,那是不是该怪老天没睡醒呢。

“好,说的不好笑的话,就罚你将云笈七签第三卷背诵一遍。”墨天祈一手撑在桌几上支着脑袋笑道。

花樱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这云笈七签一卷有四百多页四十多万字啊,背出来不如让她死掉算了……,谁知道她粗略说了一卷的内容,他居然会那么感兴趣!!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不过不怕,讲笑话还难不倒她,她清了清喉咙,脑子中忽然莫名的想出了一个段子,未经仔细思考便脱口而出。

她说的那篇小笑话是当时看笑林广记的时候记下的,其实并不好笑,却让她记忆深刻,此时说完她才有点后悔了,连自己都不觉得好笑的笑话,能惹别人发笑吗?

花樱抿了抿唇,眼神看向墨天祈,却见他面色深沉的倚在桌旁,别说笑容了,就连一丝丝的笑意都没见,果然不出她所料……气氛忽然有点僵冷了下来,花樱用笔杆戳了戳脑袋,不知道是否该说点什么来打破这个僵局。

过了半晌,墨天祈忽然展颜一笑,眼眸剔透莹转,笑容温润如水,看的花樱心下不禁暗叹,虽然被莫名踢到这个历史上从未听说过的朝代,但是能见到那么多出色的男子也算捞回点本了吧,21世纪不是没有帅哥,却还真没见过气质这么赞的。果然出身王室,举手投足皆是典雅华贵,这祈王淡雅出尘,皇域的皇子风采绝世,都是自己身平仅见的,不知道皇子殿下的手好点没有,唉……都是自己害的呀,花樱天马行空的脑袋不知道又将神思带飞到哪里去了。

“王兄……。”殿外传来一声急语轻唤,不时片刻,隔着内室与外殿的珠帘便被挑起。墨天纾秀丽的脸庞探了进来:“咦……花樱还在呀。”她见到立在书桌前的花樱楞了一下,随即笑道。

“天纾公主。”花樱颔首示意。

“天纾,那么晚了,听你语气如此焦急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吧。”墨天祈端坐起身体,问道。

“确实”墨天纾眼神朝花樱淡淡一瞥,后者识趣的退出了内殿。

见到花樱挑帘而出,墨天纾则疾步坐到墨天祈对面,压低声音颇为凝重的说道:“皇公主亲率轻骑驻守鄂城,鎏日国一万迎娶车队途径广阳平原,这一切似乎不单纯。”若是她所料不差,近日鎏日与皇域可能会有一股小规模的冲突,双方兵卒皆不过一万,挑不起什么大战,但是四国与皇域约定的时期未到,鎏日擅自攻取,这落人口实之为,却是不智之举。这月国公主下嫁鎏日,看来这星月日三国有心共谋皇域了,现在她只想知道王兄的意思,是不是出兵协助皇域,还是怎么样。

“恩……。”墨天祈轻哼了一声,身体向后仰去靠在椅背上,一手撑在额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眉心。

“王兄的意思是?”墨天纾追问道。

“鎏日与星月合盟,此事不过猜测,若是我国出兵襄助皇域,难保不会将事情往最坏的地方推去。即便鎏日不与星月合盟,到时候我们出兵,这一战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打下的,鎏日若作壁上观,拾渔翁之利,到时恐怕是无人能阻他们了,如此我们岂非害了皇域。”墨天祈如是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想皇公主应该跟他有同样的心思,并不希望昭云加入战局。

墨天纾听王兄这么说,心下不禁暗舒了一口气,以王兄与皇公主的交情,她绝对相信王兄会对皇域倾囊襄助。这并不是她希望看到的,他们昭云地处最西方,正好衔接外夷蛮族,每逢入冬大雪封道之前,那些蛮人都会乘隙劫掠他们边城,抢粮抢女人,来去如风,绝对让人头痛。不过自从她调了十万追云骑过去后,情况改善了很多,不单加强了驻军的实力,顺便训练当地新兵以阻蛮夷,本来若是现在调追云骑回来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最近蛮夷散游的八个大部落居然联合推举了汗王登位,以执新政。那些蛮族士兵战斗力明显加强,调动有序,行动起来则更加猖獗狠厉。所以那十万铁骑是绝对不能调用的。那么余下五万追云骑加十万机动步兵,守住本国安全尚可,若是打仗?还是省省吧。所以当她听到王兄并不准备淌这次浑水的时候着实松了口气。

“宁为盛世犬,不为乱世人,只要天下能一统,谁做皇帝都是无所谓的吧……。”墨天祈缓缓的说道,支在额上的手挡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只是口气却是淡漠的,带着那么一点悲天悯人的无奈。

墨天纾身体微微一怔,片刻后只是徐徐的叹了口气,看来将来谁坐上帝都的那张皇椅,王兄恐怕都将双手奉上昭云国吧,心中虽然有点可惜,但若这是他所愿的,那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不过新皇登基,想来他们这些王族日子应该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所以若有能力她还是会帮皇公主的,与其让月家、星家还是凰家坐上九五之位,不如力保凤家呢。

“王兄……。”天纾轻轻唤道,难得看到他这些日子心情不错,可不想因为 一些事情影响了他的情绪。

“没事,若是没有其它事情了,你就下去歇息吧,顺便把花樱姑娘送回去……。”墨天祈抬手轻摆了一下,脸色有点憔悴。

“好,也请王兄早些歇息。”墨天纾深深的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双瞳一黯,那个爽朗不羁,谈笑如风的王兄何时才能回来呢。

掀帘走出内殿,正好看见花樱躲在外殿一隅,逗弄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咪。

墨天纾静静的打量了她片刻,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天纾公主。”花樱见她走了出来,抱起那只猫咪,微一躬身裣衽道。

“王兄已经歇下了,我送你回宫吧。”天纾伸出手,用手指点了点花樱怀中的小猫的脑袋,那只小猫慵懒的睁开眼睛瞄了她一眼,“喵呜”了一声,随即又闭上眼睛窝在花樱怀中睡了过去,惹的天纾一阵好笑。

“那就麻烦公主了。”花樱单手裣衽道。

“走吧……。”天纾微一扬袍,率先走了出去,而花樱则跟在她身后也走了出去。

夜空灿星繁点,皓月佼佼,自是美不胜收。

墨天纾和花樱漫步在御苑的小道上,身后二丈之外随侍宫女内宦。

“花樱姑娘,这些日子住着还习惯吧。”天纾折了折袖口,随意的问道。

“恩,好极了。”花樱一手抚着怀中的猫咪,笑道,除了没有电视、电脑、空调日子无聊了些之外,还真的是不错,就是光服侍她的宫女都有五六个,就连吃饭都快有人喂了,能不舒服么。

墨天纾侧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随即抬首望着皓月夜空,似是随意的问道:“皇公主托付你的事情,业已完成,不知花樱姑娘是否想回帝都?”王宫内本来就没什么东西,留下她不过承皇公主所意,时日已久,总不能一直这么没名目的强留人家下来。

“其实皇公主不想我回去的吧。”花樱淡淡的说道,她不是闺阁深藏,不谙世事的小姐,有些事情稍有些端倪她还是能猜出个七八分的,她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皇公主,不过她有意或者无意的疏淡她还是能够感觉出来的。为什么呢?忽然晚风一阵吹过,她浑身一个激灵,脑中一寒……难道是因为那个!!心思一颤,手下不禁一紧。

“喵……。”手上原本安静睡着的小猫咪忽然呲牙咧嘴低吼一声。

“咝……。”花樱手一松,那只白猫一下子蹿入了道旁的灌木林中,而花樱的手上赫然多了四条血红的抓痕。

天纾手一扬,身后随侍着的二名宫女便褪身,没入一旁的林中去寻找那只小白猫了。

花樱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背上的数条血痕,怔忡失神,难道是自己与皇子走的太近,招致公主不满?也难怪,像她这种出身不明,毫无身家的女子,如此接近未来的皇帝,公主当然会戒备她了……花樱嘴角掀起了一丝苦笑,只怪自己仍旧以为这个世界人生而平等,而疏忽了在封建社会中,权大于富,富大于民,民大于奴,一切都是泾渭分明,一个阶级的等差,相隔的何止千山万里。

天纾望着她苦笑的秀颜,眼中闪过一丝怜惜,这几日的相处下来,对于她天纾是颇有好感的。在王都宫内,谁都知道她是自己带回的贵客,皆待之为上宾。她到是不娇不矜,待几个侍候她的宫女如友如妹,不但随她们没事打扫宫寝,修剪花草,还踢毽子,放风筝,玩的到是很风声水起,她是不介意她如此而为,想来她们宫内很久都没那么热闹过了。

“回去后,我让侍女送瓶药膏过来,敷上之后不会留疤。”天纾执起她的手,端详了一会说道。

“谢谢。”花樱抬首展颜笑道:“我不想回帝都了,不知道天纾公主是否愿意收留我呢?”

天纾凝视了她片刻,问道:“你可想好了?”随即又展了展广袖,往前走去,不远处金盏宫的灯火辉煌已隐隐可见。

“花樱出身寒微,若公主不嫌弃,花樱愿在宫内为侍,待存有余钱之后便去游历四海。”她本来还想说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想想自己似乎已经给她添过不少麻烦了。

天纾有点诧异的望向她,看来她并不明白,宫女也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更别说想走就走了,况且还得到司鉴府登记造册,到时候她头顶上有就有一堆上司能管着她了,按天纾看,以她的性子出错是早晚的事情,她总不能一直包庇她吧?虽然挺欣赏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觉悟,但她认为还是让她太平点比较好。

花樱见天纾望着自己似笑非笑,心想或许有戏,就更加卖力的推销自己:“其实我会做很多事情的。”

“比如?”天纾笑问。

“呃……让我想想。”她确实会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一时半会想不出来了。

“我到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天纾提裙走上玉栏台阶,狡黠一笑。

“噢??”花樱跟着她步上台阶,好奇的接口问道。

天纾抬袖掩下一脸的笑意,清了清喉咙,说道:“近日来,我见王兄露出了平日鲜见的笑颜,想来应该是与姑娘相谈甚欢,我只要姑娘平时乘我王兄闲暇之时多与他聊聊,便可。每月我按贵妃品阶发你俸禄如何。”凤朝后宫品阶复杂,至上而下设有夫人:贵、德、贤、淑各位正一品。三夫人:惠妃、丽妃、华妃。正一品。九嫔: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二品。芳仪六人。正二品。婕妤九人,正三品。美人九人,正四品。才人九人,正五品。 宝林二十七人,正六品。 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 采女二十七人,正八品。其余各司各典的女官为六品至九品。各国王室虽不及皇室设位甚多,但也设有四妃、昭容、昭媛、充仪、充容等十个级阶。这贵妃乃是王后之下,众人之上的高位,其俸禄自然不菲。

“啊?”花樱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惊的目瞪口呆,听天纾的口气,她不得不把她的话想歪,脸不由红了起来:“祈王殿下博闻广记,胸中藏书百万,能与他聊天是花樱的荣幸呢,公主何须以薪相酬呢,若公主执意如此,恐怕将来花樱与祈王殿下相谈不免处处挂碍,不若现下一般可畅然而谈,想来这也不是公主殿下想看到的。”花樱说话不免有些冲了起来,她又不是东西,谁不要了就踢出去,谁要了就捡回来,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

天纾见她面色有些愠怒,也知道自己太过急躁了,不过还真没想到这个整天嘻笑对人的女子,脾气也是不小的呢,当下歉然一笑:“抱歉,是我太过冒失了,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花樱脸色一缓,赶忙收起自己的晚娘面孔,想到对方贵为一国公主,居然向自己这个平头百姓致歉,不由对这个天纾更加佩服了起来,赶忙裣衽道:“是花樱言语冲撞,还请殿下不要介怀。”

天纾单手一托将她扶了起来,展颜笑道:“好了,咱们都别如此矫情了,你的寝殿就在前面不远,我就不送你了,早些歇息吧。”

“也请公主早些歇息,花樱告退了。”花樱裣衽回道,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唤住了天纾。

“恩?姑娘还有什么事吗?”天纾回身浅笑问道。

“方才我于祈王殿下讲了个笑话,其实这个笑话并不好笑,但是殿下却笑了。”花樱缓缓说道。

“哦?”天纾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却隐逸在茫茫夜色中。

“恩,这个笑话是这样的,有一鬼托生时,冥王判作富人,鬼曰:不愿富也,但求一生衣食不缺、无是无非、烧清香,吃苦茶,安闲过日足矣。冥王曰:要银子便再与你万,这样安稳闲富,却不许你想。”说完花樱便裣衽作礼,转身往自己宫寝走去,此次真是一去不回头了。

天纾望着她远去的方向许久,眼中闪过莫测的神色,正当她出神的想着什么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佩环叮当的声音,墨天纾常年呆在军中,很清楚这种刃环相扣的声音,听着这叮叮当当的声音,来人走势想必很急,只是内宫之中是不允许带刀侍卫擅自行走的。墨天纾不禁蹙眉望向来人的方位。

月色中有一个着玄色战甲的将领从远处飞奔而来,隐约可见他手中高举着一块玉珏,墨天纾见此不禁面色一凛,这是她给亲卫副统领的绯玉珏,只要持此玉珏则可以随时出入宫廷及时奏禀情报,此时见有人持珏匆匆而来,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卑职见过公主殿下。”来人一手扶剑,单膝拜下。

天纾赶忙上前将他扶起,问道:“泽州大营出事了?”

来者忙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墨天纾:“这是程将军让属下交托给殿下的急奏,外夷楚王现屯兵八万驻扎在泽州城外,却并不攻城,程将军怕对方有所图谋,特来请示殿下。”

墨天纾急忙接过书信,挑开封口处的封泥,一目十行的将这封急奏扫过,面色微变,好一个耶律础,墨天纾在心中暗暗将这人骂了几遍,随即将书信折好,对面前的将士说道:“你现在随我去见王上,再做定夺。”

“是。”

墨天纾随即转身,大步流星的朝方才所行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策谋主目录下一章 道口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