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定诺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皇域鄂城地广人稠,且是边关贸易重镇,所以终日来往的客商骆绎不绝,街道两旁商屋高楼鳞次栉比,街道内小贩客人的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在街道一旁的一间酒肆二楼的雅座内,有一男一女临窗而坐。男子玄衣素带,手持酒杯轻酌浅饮,却雍雅自现。女子则是一身长衣轻甲,犹带一丝灰蒙尘尘,像是刚赶过路一样,只是那面容却依旧清丽洁爽一点没有染上尘垢,此时她正托着下巴望着街道上人来人往兀自出神。

端坐在她面前的男子忽然一抬手,乘着清酒的瓷杯在她鼻端下方滑过。终于那神游太虚的人回过了神。

凤如是吸了吸鼻子,转过脑袋,瞥了夜引幽一眼,砸了砸嘴,随即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看来世间能勾得你魂魄归位的,大概只有酒这一物了吧。”夜引幽持起酒壶续又为她杯内斟满。

“这鎏日国与月国定下婚盟了呢。”短短一句话却害得凤如是差点被一口酒给呛死。

抬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并不接话,犹自喝着闷酒。夜引幽也不去扰她,便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唇边一如既往的带着一丝浅笑,但如若细看便会发现这浅笑比之往昔更加深刻了。

五六杯酒入腹,这才觉得爽了点,本来蹭蹭往上冒的火气下降了不少。

“你今天怎地那么心浮气躁。”见她火灭的差不多了,夜引幽这才闲闲的开了口。

凤如是“啪”的一声将酒杯重重的置在桌面上,脸上漾起一抹冷笑,手指在杯沿上缓缓的游移着,想着想着不禁又冷哼一声,复又倒酒仰喉入腹。

“马上这天下间又要多了一桩佳话姻缘了呢。”夜引幽眼神从凤如是身上淡淡扫过,落到楼外熙攘的街道上,静静的看着。

“他若来,我必然不会让他全身而退。”凤如是冷冷的声音徐徐的传来,夜引幽侧首,正好对上她的眸子,深沉如古井幽谭让人琢磨不透。“或许,这正是你要的。”凤如是忽然面色一转,笑颜如花,那清冷深沉的双眸霎时罩上清亮与笑意。

“公主说笑了。”夜引幽斜倚着窗栏,一手撑颊,淡淡的看着她,面无波澜,唇边的一丝笑容依旧雍雅之极。

“今夜子时,我在城外马口坡的金钟树下等你,不见不散。”说完便起身而立,整了整衣服,转身而去。

“这女人,每次都不问问别人有没有空唉。”夜引幽喃喃一语,却轻笑出声,眼神落在窗外街上,正好瞧见凤如是走出酒铺往城门口走去,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身子一滞,转首抬眸迎上了他的视线,忽而咧嘴一笑,转身而去。

是夜,星月淡淡,那天空中唯有的几颗稀星也在一片浮云背后掩去了光华,鄂城高高的城楼之上有一道黑影快速的掠下,踏走在城外的草坪之上,不时片刻那人影便隐没在了黑夜之中。

在离前方不远的金钟树还有几丈之遥,却已清晰可见有人早已等在了那里,凤如是脚下一停,隧又迅速飞走过去。

“来了?”倚靠在树干上,叉着双手等了她许久的夜引幽,轻言一语。

“恩,来了。”凤如是跃到他面前,回道。

“公主半夜相约,想来应是有什么大事吧。”夜引幽直起身体,整了整长袍出言问道。

“这个啊……。”凤如是歪了歪脑袋,挠了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说,随即捋起长袍盘膝坐在地上:“你让我想想。”

夜引幽浅浅一笑,也随着她坐在了草地上。夜幕下,这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融融夜色中大地一片寂静,唯有晚风吹过耳畔带着凄凄清清的啸啸之声。

这过了许久,才听到凤如是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我要合纵鎏日,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声音清冷如水,在这夜色中透着一股冰雪干咧的味道。

夜引幽侧首望了她一眼,却见她神色肃重的望着远方寂黑的天空,忽然轻笑道:“可惜鎏日的王世子娶的是月国公主,皇公主下手晚了。”

“呵呵”凤如是忽然轻笑了起来,曲起双腿抱膝而坐:“若是鎏日只有王世子这种人,这三十四座城池三千六百里地与吾等而言轻取不过覆掌之力而已,你说是吗,凰羽幽公子。”

“呵呵,你也太小瞧鎏日了吧,好歹人家可是有四十万雄兵呢。”话还未说完,便觉鼻端有一丝馨香飘过,脑袋一偏却发现如是的脸已经凑在他身旁,脸上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甜笑:“你别这么笑,看着挺寒碜人的。”夜引幽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身体,心有一霎那的怔忡。

“算命的,咱们认识也那么久了,帮我个忙总可以吧。”如是笑嘻嘻的说道。

夜引幽眉梢一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凤如是眼眸一垂,抿了抿唇,脸似乎有些薄烫,多亏夜色够浓掩住了她脸上的窘色,稍许静默了片刻,便抬首迎上了面前之人灿若亮星的双眸,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要你娶我。”

“呃?”夜引幽忽的一愣,继而转身笑开了:“公主开玩笑呢吧。”

如是单手一把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扳了过来,认真的说道:“谁跟你开玩笑了。”

夜引幽迎上她那双淡定决然的眸子,敛起了笑容,亦是认真的回道:“皇公主连四公子之中最为清隽的月世子都推拒了,再下何德何能。”

如是眼眸一眯,浅笑道:“怎么?难不成你还嫌弃我?娶我于你而言利有九十九,可不算吃亏呢。”

两人之间静默了下来,气氛有点诡异了起来,如是撑在地上的双手紧紧的攥住那微微露头的青草,虽是觉得有点难堪,但她不会后悔自己所作的决定。

“公主其实是怕星月两国起兵之后,会腹背受敌,婚盟……只是为了牵制鎏日吧。”夜引幽抬手替她拂开额前被风吹散而起的发,直言她背后的目的。

如是轻松了口气,笑了笑也不否认:“即使皇域被瓜分,你也讨不到什么好处的,到时也不过四国混战而已,鎏日未必有所胜算,况且……。”如是话语一顿,忽然娇媚一笑:“你若是想作壁上观,我也是不介意的,与星月之战便只有我皇域出手,你那四十万军队只需好好将养着便可以了,如此好的条件你为何要拒绝呢?”

夜引幽浅浅一笑,侧首望向前方的夜空,这夜黑的如此沉暮,连一丝星光都没有,压的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江湖上恣情纵性的夙灵女侠,却未想过你也会卷入这混乱的王朝纷争中来。”夜引幽淡淡的声音像是蒙上了一层细纱,闷闷的沉沉的,带着一丝几不可觉的叹息。

如是凝眸微沉,忽然将额头抵在了他的肩上,就这么静默了许久,久到夜引幽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却不想她忽然直起身体,双手一把环住他的脖颈,就这么将他拥住,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你……会帮我吗?”

“你何以肯定我会助你?”手轻扶上她的腰,鼻端是馨香缭绕不散,那双灰蒙如尘的双眸中落下点滴连自己都未曾想到的怜惜。

“你会吗?”如是身形向后退去,斜歪着脑袋浅笑的看着他。凤朝正宗帝位传承第一位应是皇子第二位便为皇女,若皇子皇女有所出则顺位第三,然后这第四位则便是驸马了……所以他会答应的……。

“我不会许诺你整个鎏日。”

“可以。”

“星月之所思未必不是我所想,你还敢要我助你?”

“我知道。”

“你我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益而结盟?”

“……恩,大概是吧。”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互相凝视着,忽然间好似都有点看不清对方了,四年的江湖之交,曾经的生死扶持,如今却不知为何走到了这步。两人都没有想过,又或者两人都早已想到?

夜引幽压下心中浮起的咸咸淡淡的苦味,为了他,她真的什么都舍得……,哪怕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

“好……我答应你。”夜引幽伸出右掌平摊在空中。

如是浅浅一笑,伸出手掌与之相覆继而十指相扣,手腕相抵许下彼此之间的承诺。

夜引幽忽而手臂一用力,将面前的如是拉向身前,一手轻搂其腰,淡淡一吻落在其额间眉心之上,这是一个古老的仪式,代表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誓言,永远的生死不渝、不离不弃!

上一章 若与君相伴主目录下一章 策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