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九凤再现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一旁的宫人赶忙摆上锦凳,恭立一旁。还有侍者抬出一卷红毯。将红毯从月修容的车撵下铺展开来。月修容看了眼远嫁而来的星国车队,轻捋长袍从华车上踏了下来,原本骑在马上的兵士们,都跨了下来,静立在一旁。望着他们的世子缓缓从他们面前走过。月修容站定在队伍前方,望向星国的的车队,红色的华轿内此时坐着的便是自己即将过门的妻子,那个花容冠绝天下的星琉璃公主,世人或许都将称羡他们。但他自己知道这并非自己所要的,却是必须要的。或许于她而言亦是吧。“在下夏泽见过月世子。”夏泽和秋衍两人纷纷下马,对着十丈外的月国世子恭手拜揖道。“两位将军勿需多礼。”月修容轻摆了一下广袖,淡淡的说道,自是优雅如兰。夏泽再一拜揖,左手一抬一挥,身后的骑队“刷刷刷”向一旁退开,露出了后面的红鸾华轿。艳红的明珞垂帘从内被两名女侍挑开,一身红鸾嫁服的琉璃公主在一名女侍的搀扶下缓步踏上锦凳蹬下软轿,金光闪耀的孔雀衔珠冠上垂下的苏帘遮去了她的脸,隐隐绰绰的让人看不真切。红色的喜服用华姝玟线勾刺,朵朵牡丹,片片藤叶在阳光下折射出不同程度的七彩流光,看上去甚是奢华逼人。方蹬下软轿,一旁的红衣女官赶忙趋身向前,将手中碰着的金花绞织双镂香炉交到公主手上,小巧的香炉正好可以被女子的手掌轻轻握住,然后搀扶着公主往前走去,每走一步,身前便有侍女洒下香花,身后则跟着数名红服女官。月修容亦抬步向前,身后跟着捧着红锦的内侍。新郎、新娘在相距一丈的地方皆停住了脚步,然后按礼制应由双方各执红锦结成双惠牡丹如意结扣,再由新郎牵着新娘前去拜堂便算礼成一半了。此时却见星国的红衣女官们忙碌的端出一个低沿铜盆,里面有火焰燃烧着,不太大,一丛丛的。将铜盆端于公主身前,然后一旁三四个女官皆手捧香炉在公主红鸾嫁衣上晕染着。一股淡淡的红烟四散飘开,月修容眉梢微一挑,不解的望向那位仍旧搀扶着公主的女官。女官低下头,恭敬的说道:“敝国敬仰淼教,而公主亦是教徒。这出嫁前得按照教义跨火盆意喻再生,熏丹衣铭记教训月修容听完后淡淡一笑,表示知晓了。然后便静静的伫立一旁,看她们忙碌着。总算一切妥帖之后,公主在女官的搀扶下,提裙跨过了火盆,接过一旁侍者递过来的红锦,而月修容也接过一旁内侍递过来的红锦。两国礼官则手持红锦一头走到当中,开始打起结扣来。这种结扣非常复杂,两人弄了快有半拄香这才完成,然后便恭身退回一旁。月修容方想扯起红锦迎过公主,谁想那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嘶鸣,如大鸟啼叫,声音悠长绵绵,一声长啸仿佛来自天地另一端。“是凤凰!”那鸣叫未歇忽然有人大吼了一声。两方人马皆诧异的抬头望向天空,莫不惶惶。月修容抬首望天,只见原本飘着几朵絮云的天空忽然被层层阴灰低暗的黑云给遮挡了起来,整片草原刹时变的灰蒙蒙的一片,像是暴风雨欲来的样子。月修容眉头一皱,心想这天变的还真快,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只是还不容他细细思考下面该怎么办,就见几道绚烂的金光从厚厚的黑云中直透了下来,金波流转,光华无限。在这沉穆的草原上看来分外庄重而华美。“啊!是凤凰,真的是凤凰,还是九首凤凰!”不知又是谁大吼了起来。瞬时四周都是人的抽气声和啧叹声。月修容心神一怔,眼神直追那金光的源头,只是黑云里面什么都看不到。紧接着又是一声嘶鸣,被金光穿透的黑云逐渐散开,一时金耀刺目,月修容不得不用长袖遮住眼睑,这才勉强能看向那金光,只见金光深处似有七彩光芒流转,好象有一只巨大的鸟盘桓在琉璃彩光中央。“是九凤!!祥瑞九凤啊。”周围已经陆续有人跪了下来,膜拜着天上的神兽。九凤?月修容心中微疑,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空中半隐在华光后面的大鸟忽然展开雄翅,七彩羽翼流光飞转。大翅一展如遮天蔽月。凤首高昂,尾翼却隐在黑云之后,若是整个身躯显现,该是如何的震荡人心!“难道这世上竟真有瑞凤?”月修容口中喃喃说道,望着空中有着九首的凤凰,心中震惊难耐。若是真有瑞凤,那她百年间都未曾现世,如今突现难道是……。九首齐鸣,震耳欲聋。伴着阵阵嘶鸣之声,金光忽然乍烈,一时目不能视,月修容广袖一挡遮住了那蔽目的金光,片刻之后一切归于祥宁。摆袖抬首望向一旁,却见众人都是怔怔的望向那已经恢复蓝天白云的天空,有的人嘴巴大张,一副惊诧万分的样子。还是几位带队将军反应回来的比较快,只是那面色皆是千变万化。杜衡面上惊中带喜,到是星国的两位将军夏泽和秋衍的面色值得推敲了。月修容看了一眼夏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的样子,再见秋衍却是面色平静毫无异状,不由淡然一笑。手刚一扯那红锦,只见那被打成牡丹的结扣中“噗”的一声掉下一粒珠子,落到草坪上。一旁侍卫着的杜衡见有异物掉下,忙上前警戒起来,先用剑柄挑了挑,见无异状,这才捡了起来,右手刚握住那粒珠子,只觉一阵体寒,那手竟像握了一块玄冰一样,赶忙换到左手,居然变热了,暖暖的有一点点烫手。这东西好生古怪啊!杜衡心中暗忖,双手不停的交握着那粒珠子,果然是左手热右手冷的。月修容见他自己在那里玩的开心的很,不禁低喝了一声。吓的杜衡手中的珠子差点掉了下来。“世子,这珠子有问题。”杜衡赶忙走到月修容身旁,摊开手掌,只见那粒珠子赤红如血,内有光晕流转,确实不象普通之物。“这珠子左手握似火,右手握似冰,古怪的很。”说着杜横双手又交换了一下那个珠子。月修容淡扫了他一眼,眼神落在他掌中的珠子之上,浅笑道:“瑞凤果又留珠。”一句话惊刹旁人,“瑞凤鎏珠,瑞凤鎏珠,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珠红似血,融合阴阳,承天祥瑞。除了瑞凤鎏珠,不可能是其他的了。” 杜衡激动的说道,“世子,这是瑞凤祥授,天佑我国啊。”却见他们世子只是浅笑的望着前方手持红锦端立着的琉璃公主,目色沉稳,无惊无诧。

上一章 凤阳嫁娶主目录下一章 征战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