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凤阳嫁娶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一辆黑色宽厢的马车缓缓的驶在昭云国与星国交界的山道上。拉车的两匹黑马,个头大小相仿皆是通体墨黑油亮,目光沉稳,就连落蹄,两匹马儿都是同时起落,整齐而划一,落蹄之声轻缓如雨滴琵琶。而赶车的车夫虽一身净洁的简服素裤,但却目光锐利似剑,那双手上既不持马鞭也不拉马缰,就这么盘坐着,看上去到更像在打坐。宽大的车厢内间,一张软塌上斜倚着一个年轻的公子。玄青色的长衫,藏青色的束腰,外披墨色长袍,虽简洁素雅,却雍容自现。“如何?”夜引幽斜卧在软塌上,手摇一把竹扇,闭目淡淡的问道。“额……事情有点出乎意料之外。”站在一旁的年轻男子挠了挠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启齿。“哦?”夜引幽仍旧摇着竹扇,一点都没有很意外的样子。“恩……这瑞凤鎏珠本来已经被六鬼夺走了,我以为他们会前往月国送给月王的呢,谁想到从他们的谈话中才知道,他们居然想把东西送到皇域。因为公子曾经吩咐过,这瑞凤鎏珠决不能落到皇域,所以我们这才出手相阻,谁知道……。”他话突然一顿,下面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诡异到极点的场面了……至今回想起来仍旧是能出一身冷汗。“说下去。”夜引幽睁开双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那男子被他这么一瞧,感觉自己的背脊更凉了。“然后就……。”他将那天所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只见夜引幽原本只是这么静静的听着,却在他说道那似乎有几个穿红袍的人的时候,手一窒,那张开的扇面啪的一下收拢。刹那间那男子感到从他身上有股杀气一晃而过,瞬间即逝,让他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既然如此,那瑞凤鎏珠现在落入谁人之手,恐怕你们也不知道了吧。”夜引幽端过一旁小几上的茶水,轻啜了一口。“额……是这样的。”那男子把头低了下来,本来公子就交代他们看清楚到底瑞凤鎏珠会落入哪国之手,可是谁会知道,这么简单的差事都会被搞成这个样子呢?真是太失败了,要是让其他几人知道,他脸都丢光了。夜引幽见他面色闪烁不定,就知道他在烦恼着什么,不禁笑道:“归邪,你呀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了,所以有时候做事不免束手束脚。”话语一顿,又打趣道:“或者你太在意的只有一个人?”“额”被一语道破,归邪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这下真是变的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了。“呵呵,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边说边从右手无名指上取下一个银戒指,递给归邪。归邪双手接过那枚戒指,恭立一旁,等待吩咐。“你持着这枚戒指去一倘冥峻山上的冥幽谷,那里有个白胡子老头,你将戒指给他看,他自会给你一样东西,你把东西安全带来给我即可。”“就这么简单?”归邪一下子脱口问道,既而转念一想,他刚才才把一件非常简单的差事搞砸,不由脸一红,低下了头。夜引幽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东西拿到之后,你就前往帝都,那里自会有人接应你。”“是。”归邪抱拳回道“去吧。”夜引幽继续打开扇子轻摇着。归邪将戒指贴身藏好,走出内厢,车外正是阳光明媚。那赶车的男子见归邪走了出来,不免打趣的看了他一眼。“看啥,没见过那么玉树临风、风姿绰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啊。”归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是没见过。”车夫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颇为认真的将他浑身上下扫了一遍:“没见过皮那么厚的。”说完后仍旧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死老高……。”归邪恨的咬牙切齿,刚想和他大战个三百回合,却碍于现在情况不太对,只能咬碎了一口细牙,自己往肚皮里吞,那老高还突然非常挑衅的向他一挑眉,当真气得他直翻白眼。算了将来有的是时间报仇,现在赶紧办公子的事要紧,丢了个卫生眼给老高,身形轻轻一跃便没入了一旁的草丛中。“老高,我们变道去帝都。”车内夜引幽的声音徐徐飘出。“是,公子。”老高不敢怠慢,抿起双唇,一声口哨声从口中滑出,时长时短,而那两匹马好像通了灵性一般,听着他的口哨声都停住了步子,转了个方向,往山道另一头跑去。润武三十九年九月十五日那仅现世了十多天的瑞凤鎏珠再次消失在了众人眼中,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最后见到瑞凤鎏珠的人是六鬼,可蹊跷的是,这六鬼居然也随着瑞凤鎏珠而失去了踪迹,好像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几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众人心知,那六人可能凶多吉少了。不久,人中便传出这代表祥瑞之兆的瑞凤鎏珠来的古怪去的也古怪,怕是有大事要发生了。润武三十九年九月二十日月国世子亲赴月国与星国交接的凤阳平原迎娶星国的琉璃公主。此事一出,不易于平地一声雷,震惊了许多人。当初的风华之宴,众人无不揣测,这月国世子会选择哪国公主。私下各人皆意见不一,但大部分人都认为,若是皇公主肯嫁那必是不二人选。却谁料在风华宴上,皇公主遇刺,竟然与月氏王族扯上了关系。看来皇公主是不可能了。那会是哪国公主呢?有人之心当然会更关心这件事,月国若选哪国公主,或许两国会为之联盟,时局战事一触即发到也是很可能的。凡事得提前作了打算,免得到时找不到方向。只是月氏王族至风华宴之后可是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来,却突然之间宣布了要迎娶星国琉璃公主,众人莫不诧异,但细想又都觉得尚在情理之中。中都皇城内有一座高塔,共有九层,顶铺琉璃,壁缀珐琅。内有高僧日夜诵经,在楼顶的宝阁内则放置有凤朝历代君王的牌位,日日受香火供奉。而立于这塔顶之上则可俯瞰整个皇都。此时正值暮至,橙红色的太阳有一半没入了地平线的另一端,天空中绯云薄彩,金红的阳光在空中从云幕内一丝丝射下,使得这帝都内的每一寸土地都似裹上了一层金纱,庄严中带着一抹安宁。此时身着皇袍华服的凤如非、凤如是两人正静静的立在汉白玉栏杆前,望着那逐渐落下的夕阳。“今日一过,那约束五国的百年之期便只剩下不足两个月了。月国与星国联盟怕是必然的了。”凤如非一手撑上白玉栏杆,叹了口气说道。他不喜欢战争,不喜欢血流成河,不喜欢满目苍夷,不喜欢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只是为了她,再多的不喜他也会去做……。凤如是嘴角微微上扬,掀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双手撑上面前的栏杆,身体倾前,闭上双目,狠狠的吸了口气,夕阳打在她身上,在她身后拉出一条长长的剪影。“皇兄,你未曾游历四海,可知星国山峦绮丽如画,月国金楼玉屋倾世,昭云国翰墨文绝天下,至于鎏日……。”如是话一停,侧首看向一旁的如非“日后我可领皇兄游遍五国山川河海。”游遍五国山川河海……这一天会来吗?他似有点期待又有点无奈的笑了笑:“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宫了。”说完转身踏阶而下。如是默默的看着那夕阳片刻,倾身向下望去,庙宇门前皇旗招展,羽枪林立,御林军们皆是站姿巍峨,行步一丝不苟。然后再转首看向队伍前站在骏马一侧的西岭,有如此良将雄军,收复河山又有何难。如是大袍一扬,亦转身踏阶而下。润武三十九年十月十五日 凤阳平原上骄阳当空,草青蔼蔼。一行红服车队在草原上缓缓而行,为首的是两位铠甲将军各骑骏马分行左右两方,身后是一骑愈百人的红巾骑队,骑队之后是一顶红冠百鹊遨翼软轿,从轿顶上垂下红苏锦幔,随着风轻轻摆动着,轿子有八匹骏马驾弛,缓缓而行。从远处望去,就像绿莹草原上正有一团盛火炽烈舞动着一样。轿后又是愈百人的内侍宫女们,随在最后的则是近千人的金甲卫队。走了没有多久,从远方忽然有一骑快马乘风而来,隐约可见马上之人一身青甲。带队的左将军右手一抬,整个队伍马上停了下来。不出稍许一名红衣女子捧着一团香炉,走上前来对着那个举手示意的将军问道:“公主有问,夏将军何以止步?”那位被称为夏将军的男子,紧了紧马缰,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人影,对一旁的红衣女官说道:“请回禀公主,是月国派人前来,看来月世子的迎嫁队伍就在前面不远了。”那红衣女官看着那逐渐奔近的人,点了点头,转身复命去了。不出半晌,那青甲男子已经策马至他们跟前,颈系兰色羽巾,果然是月国的人。“在下杜衡,现特奉世子之命前来相迎琉璃公主。我国的迎娶之队已驻在前方不远。”青甲男子在马上拱手说道。“原来这位便是月国的杜将军,失敬失敬,在下夏泽,这位是秋衍。”左边的将领指了指一旁右手的将军抱拳回礼道。“原来是星国的夏将军和秋将军,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杜衡谦礼道。“哪里哪里,我们这就走吧,莫让世子等久了。”夏泽右手一抬,拔旗提缰,一行队伍又慢慢行去。走了约莫一刻钟,前方便出现了一支红色的长队,静静的伫立在草原之上,像一条火红的巨蟒。“月世子手笔不凡啊,这次你们来了不少人吧。”夏泽看到月国的迎娶长队,不由问道。王族嫁娶,近千人的依仗已是豪华非常,只是这月国的人数似乎远远不止啊。“是啊,世子怕公主路途上会多有不适,所以光侍侯的内侍宫女就将近千人,这还不算留在城内打点的侍人。加上持幡、奏礼乐、端礼器和专为此次王族婚议调派的禁军大约也就四千人左右吧。”杜衡笑着回道,那语气中是掩不住的自豪,当今世上有哪国之富华能比得上他们月国的?恐怕就连皇族都没有他们那么气派。想着想着不禁笑得更开怀了。一旁的秋衍看了眼他那副笑的嘴巴都快裂到耳后跟的样子,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口中不屑的暗哼一声,把脑袋撇向一旁。走在他不远处的夏泽侧过脑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警告他别惹麻烦,秋衍也不知道是真没看见还是假装没看到,反正就是没理他。不过幸亏杜衡正高兴的紧呢,也没听到,夏泽便和他鬼扯了起来。星国的车队慢慢走近,直到两方车队相距十丈开外,这便停了下来。按照凤朝的礼仪新郎迎着新娘跨入自家大门,示意从这一刻起新娘便完全是男家的人了,这道程序一过婚便成了一半,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步骤。这一般人家跨门槛,这王侯嫁娶就复杂了,尤其是一国储君迎娶他国公主为妃,这礼数上便不仅限在跨门槛了,而是要跨疆域了。这凤阳平原则是星国与月国交界之处,这第一个大礼便要在此地完成了。月国的骑队在首领将军的指挥下动作划一,步履稳踏的向一旁退开,在中间留出一条宽一丈左右的过道。只见马队后面的锦蓝宝马华车上,缓缓走出一个蓝袍男子。用银线绣着十二章纹的墨织蓝锦长袍熨贴的穿在身上,腰束深蓝九孔玲珑带,外罩宽襟精刺广袖袍,发箍九烟帝华冠,那面貌在骄阳下竟是华耀无双,静静的站在车撵上,却好似站在山顶云端俯瞰万物一样,那雍容华贵让人不容逼视的气势,让坐在马上的夏泽和秋衍不由的看呆了。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人便是与他们王并世的月国世子吗……果然配得上他们的公主。

上一章 夺珠主目录下一章 九凤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