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共我飞花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这是你心中所愿吗?他日你若帝临天下,一统这四分五裂的家国天下,你之名将永留史册,且不在始帝之下……,你又怎能此时笑归红尘?!如是手中紧紧攥着那方白帕,眼神落入珠帘之内,带着一丝无奈、一丝犹疑、一丝欲挽狂澜的绝决。父皇先帝所历之事,她不会让它再次发生,绝对不会!“扑通”一声脆响,内殿里传出瓷器坠地的声响。如是人一怔,赶忙将白帕收回袖中,跨步掀帘走入内殿。“哥,你怎么下地了,快回去好好躺着歇息。”如是见如非一身单薄睡袍赤足站在书案旁,脚下是摔碎的青瓷花杯,一地的碎屑茶渣,赶忙走上前去将他拉到床边,按坐下来。“如是,我没事的,别紧张,只是崇政殿内还放着许多奏折待阅呢,今日若不能批完,明日早朝可有麻烦了,加上最近时局变幻莫测,朝中臣子都似满弓之弦蓄势待发,更是大意不得。”如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一觉醒来原本如虫蚀皮骨般的疼痛已经消失不见,连伤口上都被涂上了特制的膏药,沁凉爽适。几天前原本不济的精神像是突然都回来了,此时便觉通体舒泰,精神硕硕。“不行。”如是一把按下他欲起身的身子,正色道:“哥,你就听我的。你伤神数日,全凭体内真气硬撑,此时伤疾虽去,体感轻逸,但若是不细心调理,极易留下病根。所以你现在不!许!忙!”如是不由分说的将他扶到床上,拉上锦被。“如是,你夸张了。”如非笑她如此紧张,却又拗不过她,只得认命的躺了回去,心想待她回宫后自己再去把折子批了。“你想也别想了,折子我已让李总管全数搬去我殿内了,一封不留!而且这几日早朝也不必上了,你就给我好好歇息着。”如是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兄妹近二十年他心中所想她又岂会不知。“唉,如是,我自知你做事向来有分寸,只是这件事似乎太过了点吧。若几日不上朝,我怕朝中大臣会有非议。”如非摇了摇头,并不赞成她如此做法。“岂会,太子殿下常日代皇上处理国之大事,日夜操劳,劳极过甚。校阅三军之时,体力不支,则停朝养息数日,这太正常了啊,那些臣子有什么好说的。”如是说得振振有词,现在惟有调养好他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朝中那班大臣,自会有人监视他们的一言一行,若有什么妄动菲言,她第一时间便会知晓。“如是……。”如非轻唤着她的名字,眼神落在她的身上温柔如水,唇角含笑,却微薄而飘逸。“恩?什么?”如是坐直身体,以为哥哥有事要吩咐她。凤如非笑着看了她半晌,却仍旧不发一语,到是弄的如是有点莫名所以,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没什么不对呀,不解的望向他,目露微疑。“这世上有什么男子能配的上你呢?”过了好半晌,他才笑意盈盈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恩?”如是侧着头,看着面前的兄长,却不似一般女子听到此语必满面娇羞,软语轻嗔,而是颇为慎重的思量了片刻,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看来这辈子我是没人要了,皇兄你可得养我呀。”“傻丫头,胡说什么呢。”如非轻呵道,他这妹妹论样貌、才学皆不输任何人,就连武功恐怕世间亦少有人能及得上。只是这如风般不羁的心性却……“呵呵,我向来不就喜欢胡说八道的麽。”如是撑起身体,挪了挪身子移了个较舒适的位置,浅笑道,似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就岔开了话:“哥哥,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莫要再如此大意了,伤你身亦同伤我身呀,你不会忍心看着你妹妹我也痛苦吧。”“好一个伤你身亦同伤我身,你也知道啊,那怎的月国风华宴上你还会遇刺?以你之武功会伤于匪人刀下?我是决然不信的。”如非蹙着双眉,摇头说道。她不说还好,一说他便觉得那一刻的心痛难耐此刻仿佛又重历了一般。“意外意外……。”如是打哈哈的笑道,若是让皇兄知道这都是自己一手安排,怕不气的不再理她了呢。“哦,如此那我也是意外呢。”如非斜睨了她一眼,鬼才相信那是意外。“不谈这个扫兴的事了。”如是从袖中拿出那方白帕递到他面前:“这条帕子是皇兄的吧。”如非一怔,接过了那条白帕,静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怎会在你这儿?”“是花樱给我的。”如是坦然说道,眼神定定的望着面前的人,不遗漏其丝毫的表情。如非静静的看着手中拈着的白帕,神思像是飘到了千里之外,手指轻轻的摩挲着那块丝润冰洁的帕子。如是也不出声,只是望着他出神的样子,心中却绕过千百种滋味。“自光帝后,凤家的每个帝皇都会碰到一个奇异的女子,一个从天而来的女子,纠葛一生,却终不能相守,这是命也是劫,无人能违无人能抗。”父皇当日的一席话,至今仍言犹在耳,现在回想起来便觉一阵恶寒。“皇兄……。”如是终于忍不住轻唤道。“恩?”如非抬起头,望向她,那双眼是如此的通透、清澈,就连那一丝彷徨亦清清楚楚的落到如是的眼中,那种眼神多少年前从那个人身上同样出现过,只是还未那么深刻而已。“皇兄,你曾答应母后要一直照顾我的。”如是一手握住他攥着白帕的手,低语说道,语气是难得的无措。“恩,只要我活着一天,必会好好照顾你。”如非不假思索的回道,这世上他唯一视若珍宝的女子便只有她了。“皇兄可知前朝皇室当年是何种下场?”如是敛眉低语,忽然问了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问题。“呃……当年始帝破都之时,前朝末帝自刎于金殿上,皇后也悬梁于后宫,而留下的皇子皇女们……。”如非忽然话语一窒,脸上闪过一丝恍然。“而前朝末帝遗留下的皇子皇女们甚至尚在襁褓中的皇孙皆被诛杀怠尽,无一人幸免。那白玉长廊,丹梯朱阶上,那碧波清莲湖中染满了鲜血,那是一代天家贵胄的血,却也是毫无价值的遍流满地。”如是抬起头,一脸的肃穆,惟有一双眼瞳闪过精芒,口中所诉似一幕幕亲眼所见一般,说的那么清晰,那么……冷寒。“别说了……我都知道。”如非低声说道,身体向后仰靠在床柱上,单手微张覆住双眼,似满身疲惫,语恹萧瑟。“明日,花樱将会随天纾前往昭云国。”如是将自己的决定说出。如非缓缓放下手,面色是出乎人意料的平静,这到让如是心中楞了一下。“如是,你把事情想的太糟糕了。”如非忽而一笑,只是那笑容飘渺如云,虽近在眼前,却又让人感觉远在千里之外,飘忽的让人抓都抓不住。不,或许事情比她想象的更糟糕。“哥哥,你一定不要变成父皇那样的人,为着一个女子,荒疏帝业,置百姓家国于不顾,置母后于不顾,置我于不顾,千万不要这样……不要……”如是语气颇为激动的说道,虽贵为皇子公主可是自从母后过逝之后,便惟有他们兄妹二人相依相伴,而那个被称为父皇的人别说抱抱他们了,几乎连看都不怎么看他们,她不希望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变成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如是……。”如非颇为动容的看着她由于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庞,直坐起身体,长臂一揽将她拥入怀中:“不会的,于你于家国,我都不会不顾,如是是我最重要的人呵。”如非淡淡的笑道,一手轻轻的抚着她披散在身后的丝缎长发,那眼神似落在系着黄绸丝幔的红色如意结扣上,却又悠远的似穿越了时空落在了那远古的另一端。母后临终前,曾握着他的手悠悠的说道:“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妹妹,将来作一个真正的好皇帝,不要像你父皇一样……。”这是母后最后的嘱咐也是皇妹的期许。这便是他一生的目标,或许真的已经被注定了呢。俊美的脸上浮起一抹淡笑,轻柔如水,只是那笑着的眉眼唇角何以透着丝丝苦意。这一笑若是她能看见,或许将来的许多事都不会发生,或许一切都将会不同。如是紧紧的拥着身前的人,螓首埋在他的胸前。这是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呵,倾其所有,她都会让他真正的成为这个世上最尊最贵之人,无论付出何种代价,她都在所不惜……。

上一章 支离主目录下一章 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