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回忆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天纾随着领路的宫女来到毓晨宫内,刚踏入外殿,便见一个华服女子双臂交叉环在胸前,脚下不停的来回走动着,仅天纾看着她的片刻,就已经在这广殿内绕了一圈了。领着天纾而来的几个宫女,遵循皇公主之命,皆侍立在宫殿之外。合上朱门,这外殿之内则只余下了她们两人。而天纾则是静静站立在一旁,看着这个不停兜着圈子的女子。一身御用的刺鸾秀凤的华袍,腰束白碧玲珑带,头上则是怪异的插着三支木簪与一身华服颇不搭调。而她耳上所缀的玳瑁琉璃耳环却是他们昭云国上贡的御用珍品,是他们国内顶尖的十位能工巧将花了两年才作出来的一副耳环。左耳耳钉上刻有天宫瑶池图,而右耳耳钉上则篆刻着始帝当年经过凤舆山时九凤现世的奇景,莫说这耳环价值千金,就说它价值□□亦不为过,可此时却带在这名女子身上,可见身份必不寻常。只是凤家皇脉单薄,当朝皇上并无兄弟姐妹,膝下亦只有一子一女。皇妃贵嫔,年纪不像,而且朝帝后宫荒疏这是各国王室皆知的事情,更曾有一度引人嗤笑。那么她的身份是……,天纾尤自思量着。而面前方才还不停兜圈子的女子总算是看到了殿内突然又多了一个人,终于停下了脚步,诧异的望向墨天纾。难道古代的公主都那么有气势的吗?不是说古时候的公主们都是温雅娴静,体态若柳,尤其是气质典雅温婉。可为何她见着的两个公主气势都那么强悍呢?若是皇公主的气势是隐忍而不外发,偶感其强势却足以让人顷刻腿软。但是面前这位皇公主所提到的天纾公主则是一股傲然之气绕其全身,远远的便让人感到压迫感,话未语,气便先短了三分。又是一个只能让人昂视的女子。花樱心中啧啧叹道。来到了这个异时空,真让她大开了眼界,以往这种天资异禀的人跟她的世界完全搭不上关系,可如今却一连见到好几个,真是让她有点负荷不过来。“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天纾笑着走上前去,打破了她兀自遐想。“我,我叫花樱。”花樱楞楞的看着这个走近自己被称为凤朝第一才女的天纾公主,一身华贵却肃穆的黑锻锦袍,襟口,袖口,裙摆上皆用银线刺绘,大气又不失端秀。貌似某段时间有个大品牌特别喜欢这种中国风的服饰,是CHANEL?LOUIS VUITTON?还是VALENTINO?吓,一下子忘记了。花樱又兀自陷入了自己的遐想之中。“我叫墨天纾。”天纾淡淡笑语,只需一眼,她便看明白了面前的女子。她有一双纯然无垢的眸子,似乎有点单纯,但绝不是不谙世事,这种人她见多了,新选入宫的宫女内随便一抓便是一大把,不见得有多特别,只是时间久了,如此纯然的双眸想必也会染上种种算计与阴谋吧。“恩,恩,我知道,凤朝第一才女嘛,真是闻名不如一见。”花樱呵呵笑道,一双大眼都笑成了弯月形。眼神中带着一丝倾慕,如此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子,着实让人欣羡呀!!哎,自己这辈子没指望了,也只能仰望仰望别人了。“才女?……呵呵。”天纾敛眉浅笑,垂首整了整大袖,隐下了唇角边的一丝不以为然。再抬首时仍旧是从容淡雅。慢慢渡到桌边,那张八角桌台上放着一团红布,布上刺绣着什么东西。天纾眼神带着一丝疑惑的扫向花樱,却并未开口询问。也幸亏她没有问,不然花樱还真不知如何回答呢。稀稀唆唆的群珠坠击的声音忽的传来,通往内殿的紫珞长帘缓缓掀起,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如是慢慢的渡了出来,看见站立在桌旁的天纾,脸上勉强扯出了一抹笑容。“如何了?”花樱紧张的凑了过去,问道,一双眼不时的瞟向珠帘之内。这一举一动,一言一态皆落入天纾眼中,更觉疑惑。“无碍了,你若不放心,便进去看看吧。”如是看出她的意图,想来不让她见上一面她是不会安心的,也罢,或许过了今日,他日再见亦是遥遥无期了吧。“可,可以吗?”花樱有点受宠若惊,以为自己闯下如此大祸,这皇公主必然不会再让她接近太子半分,可现下居然允了她进去探望,哪怕只是半时半刻那也足够了。“若你不想去,也可不去。”如是转过身背对着她,渡到墨天纾的身旁,有丝冷淡的说道。不待她话说完,花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虽然整个宫室内燃着苦味浓重的龙涎香,但是一阵刺鼻的腥臭依旧扑鼻而来,花樱不适的皱了皱眉,用袖子打散面前难闻的味道,直到层层幕帷后的黄玉大床映入眼中。花樱脚步一滞,忽然有点害怕,怕看到那终日阳光明媚的男子灰白了双颊,怕看到那张清华的容颜染上憔悴。她几乎是一步步挪着走到了床边,躺在床上沉眠着的凤如非虽然面色苍白了点,但双颊上已经有了血色,呼吸也很均匀,看上去只是一般的睡着了而已。花樱走到床畔旁坐下,静静的看着他沉睡着的容颜,回忆一点点的涌来,一切似乎只是发生在不久前……。“混蛋,混蛋,一群没义气,没仁义的混蛋。”一个穿着休闲服,头戴一顶贝类帽的亮丽女孩口中碎碎念道,要不是她身后背着一把碍眼的桃木剑,此时的她看起来只是想去郊外游玩的普通女孩子。花樱口中一边叨念,一边躲开挡在她面前郁郁葱葱的灌木阔叶。她何其不幸的被师父派到黑龙江的大兴安岭来执行任务……,本来这种危险的事情师父是不会让她单独执行的,她也如此以为。谁知道师父只跟她说,此次任务她必须单独执行,而那些师兄弟们则一人送了她一把符,并恭祝她一路顺风……居然没一个人陪她来黑龙江,好歹送她一程也行啊!原始森林里的东西大多有灵性,而碰到一个法术半桶水的法师,结果不是一般的糟糕。本想钻到枯井里面拔去那棵妖树的根心,一举歼灭它的,奈何老树精比她聪明,在她刚爬下去一米多的时候,用它那经过千百年锤炼的大枝桠一把将她拍到井底去了。在坠落的那一刻,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终于得道了。”虽然她认为这个是个枯井,但是其实她压根就没看到井底。为了避免井底有水呛死自己,她闭上了眼睛也闭上了气。她尽量蜷起自己的身体避免不要摩擦到井壁,但是下坠的速度还是让她很悚。她一直下坠着,似乎这井没有了底,她想该不会直接通到了世界另外一头了吧,那敢情好,她连机票都可以省了,直接就可以穿到美国了……不过会不会穿到太平洋上?身体忽然象撞到了一块棉花上一样,直落下坠的身子被滞了一下。然后她感觉到了周围似乎亮堂了起来。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穿到了美国的时候,“噗通”一声,她掉到了水中。跟想象中阴冷湿臭的井水不同,她感到周围的水是温的。她睁开眼睛,周围流淌的水碧波莹绿,她还想拔拉着四肢往上游呢,却发现那水根本不深,自己完全能站住脚。然后她很勇猛的窜出了水,再然后她被眼前的画面震惊到几乎抽风。一个□□着身体的男子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那一副惊诧的样子她想应该跟她看到那棵千年老妖树的时候差不多吧。“你是谁?”男子似乎承受能力比较强,须臾间便回复了平静的样子,冷冷的开口问道。虽然对方似乎还挺有礼貌的,可是花樱知道他现在应该挺紧张的,光看他光着膀子,肌肉绷紧的样子她就知道了,估计有个什么万一,那男人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打残她的,可是她现在自己也很紧张啊,她可从来没看过男人洗澡啊,神啊,不会长针眼吧。“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男子漂亮的让花樱感到无比嫉妒的双眸染上一层怒气。“我叫花樱,女,22岁,中国农林大学大四生,老爸叫花维,老妈叫金胤……。”神啊,自己在说什么啊。男子紧绷的身子有微微的松懈,似乎放松了对她的警惕,虽然貌似只有一点点。“你从哪里来?”男子的声音不再那么冷的时候,听上去挺悦耳的。“那个……。”花樱忽然抬头望着顶上光彩琉璃的屋顶,砸了砸嘴巴,手指了指屋顶:“我想我大概是从天花板上下来的。”“……从天而降……你来自另一个世界?”男子的问题吓了花樱一跳,难道自己穿越了?她这辈子居然能碰到这种事,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一个人会指着她,对她说你来自另一个世界!“不好意思哈,冒昧问一下,你这里是哪里?”花樱环顾了一下四周,白玉雕砌的圆柱,上面绘着许多图案,可惜离的太远她也看不真切,四周都是轻纱帷幔。而她此时所泡着的池子,据她目测至少有10×15米宽,池子另一端好像有个鸡头在喷着水,可是谁家浴池用鸡头的?大概应该是凤头吧,看来是个有钱人家。“这里是……。”男子话还未说完,忽然朝花樱扑了过来。花樱一惊,本能的浑身一阵战栗,来不及惊呼出口,也没想到惊呼出口,那张漂亮的面孔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她只感到脑袋轰的一下,她想她此时的脸孔大概可以来个单面煎了吧。她一下子贴到了池壁旁,刚想出口说,大家还是保持点距离好。谁想那个帅哥一把将她按到水里,她甚至来不及屏气,一下子呛入一口水,她赶忙运出师门的宁水诀。就在她刚入水的那一刻,她清楚的听到,外面似乎冲进来了许多人,还有佩环叮当的声音。然后她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太子殿下,您没事吧,刚才似乎这里有动静。”花樱听到这个声音,浑身又是一阵鸡皮疙瘩。手一甩刚想环抱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人,花樱的脸咧成了一个大笑脸,一串串的水泡从她嘴里冒了出来,押她吃水是吧,哈哈哈!然后她下手狠辣的一把拧了他的腰,那触感不是一般的好。“没事,我刚才不小心滑了一下,你们出去吧。”是旁边那个该死的押着她的男人的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那群人应了一声,不敢迟疑的退了出去。而花樱此时憋的满脸通红,一感到头顶的压力顿失,她马上窜了出来,趴在池子旁大口喘气起来。“这里是凤朝,而我就是凤朝的太子,凤如非,很高兴能见到你,花樱姑娘。”旁边的男人说道,声音温润一如那凝池碧波里暖暖的池水。“我也很荣幸能见到你。”花樱侧过头看着他,不太诚心的说道,老天爷,她真的穿越了啊。……一想到两人那尴尬的见面,花樱就忍不住想笑。这人哪里像个太子啊,一点都没有太子的威风,到更像个不染纤尘的翩翩公子,他似乎从来不会拒绝别人一样,他可以半夜三更的陪着自己下棋,直到自己输的忍无可忍不下为止。她喜欢看一些传说古籍,他便会把自己私藏的一些绝版书籍给她看,有些古体她看不懂,他也会帮她翻成自己能看懂的楷体,即便他自己的事情已经忙得够他鸡飞狗跳了。她似乎从来没看过他发脾气,跟她混的比较好的几个宫女内侍也说从来没见过他呵斥宫里的奴才。唉……她想他这么个好脾气将来怎么治得住朝中那帮老奸巨猾的大臣们?花樱怔仲的看着面前静静躺着的凤如非,第一次感到一个人居然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可是师父说太过完美的人容易早夭。花樱叹了口气,抬手帮他掖了一下被角,眼神忽然被枕头下压着的一块东西吸引去了目光,虽然只是露出了一角,但她还是觉得这个东西很眼熟。她轻轻的将它抽了出来,原来是一块白帕,上面还提了一首诗,而这首诗却是她写的,只不过是她曾经玩过的一款游戏里的一首诗作而已。那个游戏她玩了不下五遍,里面的诗词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也不知道这诗里哪句话牵动了他的神思,让他如此珍惜。

上一章 落子蛊主目录下一章 支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