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如是天下

桦倾

作者:君莫思归 更新时间:2015-04-24

涂以黑漆的大船上用金粉勾出一道道翻云滚雷纹,远处观去墨色的船金色的纹华丽非常,而一张张招展的船帆上皆用金线精绣着一个鎏字,此船便是栽着那前去风华宴现正往鎏日国王都而返的公主一行。王船内装饰的极其华丽,粉色的丝幔,红木雕花的桌椅,镂凤雕龙的花屏。铺着红绒地毯的地上架着一张软木长榻。一个面目俊朗的男子手中正捏着一粒赤珠把玩着。“琉璃通彻,左手握着似火,右手握着似冰……这玩意当年始帝该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吧。”夜引幽口中似有微讽的说道,不时的在双手间交换捏着这粒赤珠。在他的下方则站着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头微垂着。“回去告诉桑荷,通宝天鉴暂不动用,其它事情也暂不必理会,下去吧。”夜引幽淡淡的吩咐道。“是,公子。”坐下的男子微一颔首,起身,人若鬼魅般飘出。江风习习,连吹来的风都带着江水清咸的味道。夜引幽躺在榻上闭起双目,任那江风拂面,轻卷长发。左手上握着瑞凤鎏珠,拇指尖轻轻的摩挲着,艳红的珠子折射出诡异的如琉璃般光灿的妖红,那珠子内似裹着一团鲜血,正在缓缓流动。只见原本赤红的珠子在夜引幽的掌上忽然被蒙上了一层青雾,那青雾围着赤朱缓缓绕动却正好与珠内之物流动的方向截然相反,两股势力似乎正在互相冲抵。而原本神色安然的夜引幽,那一双剑眉已经微微的皱了起来。“幽哥哥,幽哥哥……。”船舱之外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呼。夜引幽原本平摊的手掌忽的一收,青雾从他指缝间慢慢逝去。睁开双眸,那原本灰朦如尘的瞳孔透射出鬼魅的明蓝,却又片刻即逝。眨眼间仍就是那双清眸。“桦儿,何事如此大惊小怪,莫忘了自己的身份。”夜引幽淡淡的呵斥道,脸上却是一贯的从容淡笑。只见一个粉衣女子,一手提着裙摆,一手端着个盘子匆匆跑了进来。双颊微红,也不知道是太激动,还是跑出来的。“幽哥哥,你快尝尝桦儿做的水晶饺。”凰毓桦匆匆的跑到夜引幽的身旁,用手就捏起一只水晶饺往夜引幽嘴里塞。夜引幽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阻止了她如此蛮横的行为,一眼望向她的纤纤玉手:“你切菜了?怎么手上有伤?”目色微寒,带着一丝不满。“小事拉,你快尝尝看嘛。”凰毓桦依旧不依不饶的把饺子往他嘴里塞。夜引幽看了眼那只被蒸的微黄的饺子,明显没有平时所吃的水晶饺那么的剔透晶莹,而且一股诡异的淡淡腥味从那只饺子里面徐徐飘出,再看一眼她满含期待的脸……终于狠下心一口吃了。恩,这辈子估计很难再吃到如此口味丰富的“佳肴”了,真是五味俱全,夜引幽的脸有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但却被他巧妙的掩饰了过去。“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凰毓桦焦切的问道,一双大眼定定的看着他,闪着希冀之光。“桦儿,你也知道我从来不骗你的。”夜引幽说完一句话,赶忙拿起一旁茶几上的一杯茉莉花茶,连茶叶都来不及拨开就急急喝下,片片茉莉**在口中咀嚼着,这才好受了点。“恩恩!所以你要实话实说。”凰毓桦忙不迭的点头。“这三鲜水晶饺虾肉壳未剥尽,鲜肉未有剁散,而且没放料酒去腥,姜末放的太多,葱段切的太长……。”“停……停……,有那么差嘛。”凰毓桦赶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说的这还像是人吃的东西吗?“很差。”夜引幽很诚实的点了点头,这盘水晶饺有作毒药的潜质。“啊!”凰毓桦一下子跌坐在后面的锦凳上,双手捧着那盘水晶饺,口中喃喃说道:“怪不得他不要吃。”“他?”夜引幽不解的问道,是谁那么大面子可以让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下厨作羹汤?“你的朋友呀,就是头上擦破的那个。”凰毓桦抬起头,看向他,粉嫩的脸上染上一道红晕。“他?你就为着他亲自下厨做的饺子?”夜引幽双眼有点了然的看着她,那小女儿的娇态尽入眼中。“恩,他都不怎么吃东西,所以我想作来给他吃的。”双颊微红,头微垂,一双纤纤玉手上有着几道触目的伤口,可是她彷佛毫无所觉,捧着盘子哀叹了一口气:“可惜人家都不领情。”“桦儿,你莫不是喜欢上他了吧?”夜引幽仰躺在榻椅上,闭目,淡淡的说道。“吓,胡说,才没有。”一瞬间凰毓桦感到自己的脸都快烧了起来,转眸狠狠的瞪向榻上的人,却见他正闭着双目,嘴角擒着一抹淡笑,衬着窗外的碧江蓝天,他静静的仿佛溶于了这江天一色中,似一副绝美的画儿。“他……未必是你能依托终生的良人呢。”一行话从他口中淡淡飘出。凰毓桦低下头望着自己面前端着的水晶饺,一张染着风霜哀愁已呈破碎的容颜慢慢的浮现在眼前:“我只是想让他快乐点,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那双冷若冰谭的双眸,我就会有一种感觉,很奇怪……。”凰毓桦抬起头走到软榻旁蹲下,望着榻上闭眸凝思的人,一手轻扯着他的衣角,似有些不解的说道:“幽哥哥,你有没有碰到过一个人,明明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你却觉得他好像已经死了?”夜引幽微睁双眸斜睨了她一眼,笑道:“那不成行尸走肉了。”“不是这样的。”凰毓桦赶忙摆了摆手:“行尸走肉是没有感情的,可是他有,却被他好像有意识的深藏了起来,他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很大的挫折所以才会这样的?”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夜引幽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便岔开了话题:“此去月国,桦儿可有碰到自己属意的人?”凰毓桦听他如此一问,面色一红,假意清了清喉咙,撇过头避过他闪着笑意的眼神,说道:“没有。”“那可真可惜了,我们桦儿的良人到底在哪里呢。”夜引幽长叹一声,话语中带着一丝调侃一丝戏谑一丝宠溺。“幽哥哥你好讨厌呐,老是管些有的没的。”凰毓桦娇嗔道:“不过这次见到了名闻天下的琉璃公主和天纾公主哦,我真是有点激动呢。”夜引幽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真不明白大家同为公主,又不是见到九天仙女下凡有什么好激动的。“桦儿,你口水都要下来了。”夜引幽调笑她一脸崇拜的样子。凰毓桦反射性的摸了摸下巴,更引来了夜引幽肆无忌惮的大笑声。“好讨厌,我不理你了啦。”凰毓桦果然气的背过身子不再理睬他了。“好桦儿,莫要生气,为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夜引幽笑着安抚道随即又问道。“你到是跟我说说看,这两位公主出色在哪里?”听他如此一问,凰毓桦马上把刚才的不快抛诸脑后,转过身,抿着双唇,思量了片刻,一边回忆一边说道:“琉璃公主真不愧是名动天下的美女呢,那如花般瑰丽的容颜即使是同为女子我都看的不禁失神呢。雪肌玉颜、瑰姿艳逸、体态若柳、飘逸轻扬,真正是倾世美女呢。”说完还不忘长叹一声,啧啧一番。螓首轻摇,似在惋惜自己却非男儿之身,不能将如此娇花藏于袖中。“那天纾公主呢。”夜引幽适时的问道,打断了她的浮想联翩。凰毓桦听到他问道,忽的伸出一只手抓紧他的衣袍,语带激动的说道:“桦儿自认从小在宫中见识过名门大族公子,国之将相,年轻将领也不少了,却从未见过气势如此强悍的人。你都不知道那天她一身滚银的玄色长袍,那昂扬的姿态,那勃发而外的气势就连我国的舒明将军都给比下去了呢。若为公主,当如是呀。”“看来,这天纾公主更得你喜欢么。”望着她由于太过激动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夜引幽浅浅笑道。“恩恩,像天纾公主如此女子,这世间恐怕少有男子配的上呢。”凰毓桦一脸神往的说道,同为公主怎么就差那么多呢唉。想着不禁暗叹一声……人比人气死人呀。“桦儿,你可别妄自菲薄哦。”夜引幽看出她的神色,开口说道。“才不会呢。”凰毓桦笑着摇了摇头:“桦儿自知貌比不上琉璃公主、气势智慧也比不上天纾公主,但是桦儿也有自己的优点的嘛。”“哦?比如像?”夜引幽笑问,话语中透着藏也藏不住的戏谑。“恩……比如……那个。”凰毓桦侧过脑袋想着自己的优点,奈何一时半会竟然想不出来了。“哎呀,不管啦,反正我总有优点的嘛,一时半会人家想不起来啦。”凰毓桦一手在空中挥了挥,有些耍赖的说道。“你这丫头……。”夜引幽笑道随即又问道:“皇公主可有见到?如何呢?”“唉,别提了,我根本就没看清楚皇公主的样子,那天她来我都是低着头的,没敢抬头看啦!不过她声音很好听呢。跟你说哦,那天风华宴上真的好惊险呢,居然有人刺杀皇公主,真是胆大包天。”凰毓桦忿忿的说道,那天她还暗赞红袂之舞乃生平仅见呢,想不到一个转身。一代舞者居然变成了一个刺客,真是让人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连带的那个让她颇为期待的风华宴也不了了之,本来听说当天琉璃公主还会献舞一曲呢,都没看到,唉!“没看见呀,那真是可惜了。”夜引幽暗叹一声,嘴角又掀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深笑。“恩?幽哥哥,你说什么?”心中一时太气愤难平,都没听清楚他说什么。“我说,你以后别再下厨了,你看看你的手。”夜引幽抓起她一只纤手,只见如青葱般修长的手指上零星的布着几条血口子,不深但却也是皮开肉绽。“手是每个人的另一张脸,有人可以从观手而知其性,而你看看你现在的另一张脸,这还是一国公主的手吗?”“哎呀,知道了啦,好罗唆哦你。”凰毓桦一下抽回手,缩到广袖内,蹶着嘴嘀咕道。“呆会我让人把凝膏霜给你送去,每日涂三次,净手的时候伤口切忌碰水,知道吗。”夜引幽细细叮嘱道。“知道了啦,那我先出去了。”凰毓桦站起身体,捧着盘子往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问道:“他叫什么名字?问他他都不理我。”夜引幽被她问的一怔,但旋即明白过来她问的是谁,淡淡的说道:“云澈,流云洁澈的云澈。”“云澈……。”凰毓桦将这两个字在口中细细咀嚼了片刻,随即展颜笑道:“好名字呀哈哈,幽哥哥你好好歇息吧,我先走了。”说完带上门退了出去。夜引幽长舒一口气,闭上双目,捏着瑞凤鎏珠的左手缓缓抬起,慢慢的抵向额前,轻轻的摩挲着,到底该怎么样把它的功效发挥到最大呢?需要好好思量思量呢……

上一章 瑞凤鎏珠主目录下一章 东南西北